这一上午对于苏锐而言,无疑是极度幸福的。

    教林傲雪游泳,拉拉小手搂搂抱抱属于正常现象,林傲雪倒没意识到什么,苏锐则是有些自控不能了。

    近距离观察着这个泳装之下的绝美身体,看着那凹凸有致的曲线在自己的眼前起起伏伏,苏锐不禁觉得口干舌燥。尤其是那些或有意或无意的摩擦,让苏锐同志心中难免的生出一种渴望来。

    林傲雪的悟性倒也是奇高,只不过一上午而已,就学会了蛙泳和仰泳,苏锐坐在池边,看着她的身体仰着漂浮在水面上,着实有些美不胜收之感。

    生活,如果就是这样,应该也会不错。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感觉到一道光线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道光线极淡,但是苏锐的感觉却异常明显

    在他眼角的余光中,那道光线一闪即没,可是苏锐已经凭借着那超出寻常的感觉,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道异常的光线

    在阳光如此柔和的时候,怎么会有这样一道集聚的光线

    这是某些镜片的反射

    苏锐回头一望,大海之上漂浮的一艘游艇映入了他的眼帘

    几乎没有多想,他一个翻身进入水中,抱起还在仰泳的林傲雪,然后左冲右突,朝着房间狂奔而去

    周围人都在撇嘴,心想这兄弟也太猴急了些,想做那啥事情也不用那么着急吧

    也有人持不同意见,如果让他们守着林傲雪这个大美人,恐怕一整天都不愿意从床上下来

    林傲雪被苏锐这样突然抱起,只是在最初的时候稍微惊讶的轻叫了一声,然后便意识到了将要发生什么,神情顿时恢复了平静。

    有苏锐在身边,自己便不需要太过担心了吧。

    林傲雪在努力适应这样的生活,而且,她的适应速度远超苏锐的想象。

    她的双手紧紧搂住苏锐的脖子,为的是给他减轻一些重量和负担??墒橇职裂┤疵挥幸馐兜?,由于两座山峰太过高耸,她这个动作,几乎已经把山峰紧紧贴在了苏锐的脸上

    可惜这个关头的苏锐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如此艳福,他速度极快的冲上楼梯,并没有乘坐电梯,整个人就像是豹子一样,卯足了力气,带着林傲雪狂奔上了顶层

    打开房间门,苏锐一声大喊:“金泰铢”

    一个身影顿时从露台外面翻身而上,也不知道他之前是如何呆在这里的

    苏锐把浑身还在滴水的林傲雪放在床上,说道:“擦干身上洗个澡,我去去就回”

    想到苏锐这个时候还想着关心自己别着凉,林傲雪觉得心中的那一抹暖流更深了。

    她抬起头,便见到浑身上下只是穿着一条泳裤的苏锐已经冲出阳台门,一个鱼跃直接就翻了下去

    这可是酒店的顶层这样的动作会直接摔死的林傲雪不由得惊呼出声

    “您别担心?!苯鹛╊蜕推乃盗艘痪?,便转过脸去,背对着林傲雪。

    林傲雪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她知道,苏锐一定是去追击敌人了

    苏锐从顶层鱼跃而下,身体借助几个阳台做了缓冲,整个人就落在了地上,简直比电影特技还要来的炫目

    脚刚一沾地,他便朝着沙滩狂奔

    那一艘游艇上又闪过了一道光线,似乎在观察他

    苏锐眯了眯眼睛,因为这光线有些刺眼

    抢过一艘摩托艇,苏锐便驾驶着朝游艇冲去

    那游艇静静的停在远处的海面上,似乎是在等着他

    苏锐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泳裤,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可是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一样,敌人根本无法轻视他

    那个穿着黑色比基尼的性感女人依旧举着望远镜,面容冷漠,看着苏锐越来越靠近的身影,她的眼神之中透出一抹战意。

    这一丝战意,越发旺盛。

    放下望远镜,这女人弯下腰,换上了一件齐臀紧身裤,上身也套了一件紧身背心,露出平坦小腹,但是这紧身背心却足够紧身,根本无法全部遮掩住小麦色的山峰。

    蹬上一双皮靴,这女人便完成了换装,如果是那些喜欢制服扮演的男人,看到她的这身装束,恐怕会直接冲动的不能自已。

    女人依旧戴着与这气候格格不入的黑色口罩,整个人已经酷到了不行

    等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苏锐已经不需要用望远镜来观察了,一路驾驶着摩托艇狂奔的他,此时距离游艇还有不到一百米

    这样的距离,对于全速前进的摩托艇,几乎就是眨眼即到

    就在这个时候,女人拿出手枪,略略一瞄,便对着越来越近的苏锐扣动了扳机

    就在她拿出手枪的时候,苏锐就已经事先意识到了不妙,一个鱼跃,舍弃了摩托艇,直接翻入水中

    女人又连续开了几枪,子弹射入大海中,激起一片水花

    而苏锐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似乎知道这样的手段并不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她随手把枪扔到了海里,然后从一旁的地上捡起来一个刀囊。

    这个刀囊体现了浓浓的华夏风,一龙一凤绣的是栩栩如生,绝对出自于绣艺大师的手笔,女人深深看了刀囊一眼,然后从其中抽出两把犹如小臂长的短刀

    这短刀比一般的匕首要长两倍,带着雪亮的寒光,阳光照射在上面,所反射出来的光芒似乎是能亮瞎人的眼睛

    此时,在甲板的正前方,一个人影已经冲天而起,扬出一大片水花,挥挥洒洒,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

    与此同时,女人也猛冲了过去,此时的苏锐身体尚在空中,毫无借力点,正是杀了他的最好时机

    那两把雪亮寒刀,交叉挥动着,像是要直接绞断苏锐的咽喉

    可是就在这时,在空中翻滚的苏锐,忽然一扬手,几个黑色的暗器便脱手飞出

    苏锐不是浑身上下只是穿着一条泳裤吗又怎么会随身携带暗器

    在苏锐这种实力的人手中,手里的暗器简直和子弹没什么两样,尤其是近距离的攻击,更是让人不得不防

    女人看起来也知道这暗器不能硬抗,一个闪身,旋转着后退

    在后退的同时,她手中的双刀挥舞着,乒乒乓乓的清脆撞击声不绝于耳

    被那些黑色暗器逼的连续后退了五米,女人也失去了最佳的攻击机会,苏锐的两只脚已经稳稳的踩在了甲板上

    与此同时,那些被打落的暗器,也掉落在地

    女人定睛一看,那些所谓的暗器,竟然全部都是手枪的零件

    显然苏锐早就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招埋伏,在海里竟然把自己丢下的手枪捡了起来并拆成了零件

    看着这个带着黑色口罩的女人,苏锐的眼睛里释放出一抹寒芒来。

    “白莺,你还想杀我”

    显然苏锐认得这个女人

    她就是和大狼一起跟随在白秦川身边的女人

    口罩女人冷冷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叫夜莺?!?br />
    听到这话,苏锐好像想起来什么往事,摇了摇头,轻轻说道:“我们本不该成为仇人的?!?br />
    “我们注定成为仇人?!币馆豪淅渌档?。

    说罢,她的身体再度飞起,仿若一道黑色的闪电,直接当头劈向苏锐

    苏锐面对着这雷霆万钧的一击,身体微微侧移了一小步,双手化掌为爪,在这一片黑色闪电之中,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夜莺的手腕

    夜莺被抓住手腕,丝毫不乱,一脚踹向苏锐的腹部,同时手臂一震,手掌扯开,手中的两把寒刀如风火轮般脱手旋转起来如果苏锐不后退的话,他的手腕一定会被锋利无比的短刀给割断

    在此情景下,苏锐的身形不得不后退

    夜莺竟然用了一个两败俱伤的法子逼退了苏锐如果苏锐刚才不退的话,那么即便他的手腕被割断,夜莺也同样会受到重伤因为两把短刀旋转的方向,正是她的方向

    “你师父他还真大方,这两把随身兵器就这么传给了你?!?br />
    看着重新被夜莺抓在手里的两把短刀,苏锐的眼睛眯了眯,这两把刀的名字为“龙凤呈祥”,一个很传统很有喜意的名字,被安在两把寒芒刺人的短刀身上,实在是有些怪异了些

    可是苏锐知道,这两把刀,曾经被江湖上排为“华夏兵器榜”上的第十名这个排名所蕴含的价值,就已经无需赘述了这一对短刀如果拍卖的话,一定是价值连城

    “你不是我的对手?!彼杖竦档?。

    “那是五年前?!币馆旱难劬χ新冻鲋醋诺哪抗?。

    “五年后也一样?!彼杖窀菏侄?,一股强大的自信从他的身上透发出来

    “那也要打过才知道?!币馆豪淅涞?,手中刀光一闪,这是她准备出手的前兆

    苏锐伸出手,做出了一个阻止的动作:“在这之前,我能不能问一句,为什么你对我有这么深的仇恨我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

    苏锐能够清晰的从夜莺的眼睛里感受到那种仇恨,那是一种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情绪

    可是,苏锐实在是想不出来,自己和这个冷酷妞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自己也不是个随便的人啊

    “因为我姐姐死在你手里?!?br />
    夜莺说罢,手一扬,两道白色光芒暴烈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