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雪在房间里使劲冲着热水澡,即便这里的天气很热,但是浑身湿透地被海风大吹特吹,不感冒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袍出来,不知道苏锐从哪里找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来,快喝了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br />
    “好?!绷职裂┒似鹜肜?,喝了一口,却被辛辣的味道呛的连着咳嗽了两声。

    “好辣?!绷职裂┲遄藕每吹拿纪?,看起来不太想喝。

    “喝下去,不然会感冒发烧?!彼杖竦纳袂槲潞?。

    “你从哪里找来的姜茶”林傲雪捏着鼻子喝完,感觉有些纳闷,这酒店也会提供这种服务吗

    “我对他们的厨师长说,如果不煮这姜茶,我就把厨房砸了?!彼杖裎⑿ψ潘档?。

    一股暖流从林傲雪的身体里面流淌而过,她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br />
    苏锐点了点头,但并不是太相信林傲雪的话,毕竟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血腥和惊恐,没经历过的人甚至能把精神吓出一些什么毛病都有可能。林傲雪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错了,怎么能够如此迅速的走出来

    “我是说真的?!笨吹剿杖癫⒉幌嘈抛约?,林傲雪辩解道。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多做解释呢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笑一下?!彼杖裾A苏Q劬Γ骸爸挥行π?,才能说明你心情变好了?!?br />
    林傲雪看了看苏锐,想要牵动一下嘴唇,却实在有些艰难,完全没有做到,她有些微恼地捶了苏锐的胸口一拳,便转过脸去。

    只是,在转脸之后,林傲雪有些忍俊不禁,嘴角轻轻牵出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来。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样菜,便相对着慢慢吃起来。

    不过,林傲雪看起来有些食不甘味。

    终于,她放下了刀叉,淡淡的说道:“苏锐?!?br />
    “干什么”苏锐一直为自己的粗心而有些内疚,此时有些没看明白林傲雪的眼神。

    “问你一个问题?!绷职裂┛醋潘杖竦难劬?,眼神平静。

    “必须回答吗”苏锐隐隐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我希望知道?!绷职裂┑?。

    “问吧?!彼杖裆钗艘豢谄?。

    “金泰铢是你的什么人”

    “就是这个问题吗”苏锐松了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br />
    “可是,他喊你大人?!绷职裂┱饬礁鲎质怯糜⑽乃档?,只不过她省略了金泰铢的完整话语。

    想到他把自己称为“大人的女人”,林傲雪就有些微羞,也有些微恼,自己什么时候成他的女人了

    苏锐一怔,心想这也不能怪金泰铢,毕竟他对自己着实尊敬到了骨子里,这种东西完全无法隐藏。

    “是这样的,这是我的外号,外号?!彼杖窀尚α缴?,有些掩饰地说道。

    “真的是外号吗谁会用大人两个字来当外号”林傲雪看起来有些不相信,事实上,她也只是对西方黑暗世界不太了解而已,否则的话,凭借她的聪明才智,真的有可能猜到苏锐的身份。

    “真的?!彼杖裎⑿ψ潘档?。

    “那好吧?!绷职裂┑挂裁挥性偌绦肺?,她看的出来苏锐是有所隐瞒,那就只有等他想要告诉自己的时候再说吧。

    “要不要喝点酒压压惊”苏锐问道,他还是不太相信林傲雪如此迅速地调整了过来。

    “不用?!绷职裂┚芫怂杖竦暮靡?,“我要努力习惯这样的生活,我也正在习惯这样的生活?!?br />
    苏锐不禁有些疑惑,这样说来,是自己改变了林傲雪的生活,还是她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晚上,林傲雪又在浴室里呆了很久,仿佛要仔仔细细地洗去白天那一身风雨。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苏锐开始自动脑补里面的情景,自己开始微微苦笑起来。

    林傲雪洗完之后,用浴巾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走出来,虽然她和苏锐现在已经处于了绝对信任的状态,但也不想让这个色狼占自己一分便宜。

    苏锐已经打好了地铺,就在林傲雪的大床旁边,看着他躺在地上独自乐呵的样子,林傲雪有些犹豫。

    他这么辛苦的?;ぷ约?,为了自己不惜面对那么多的危险,自己还要让他睡在地上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也太不合乎道义了

    可是,和他睡在一起,就算什么也不做,会不会也很不合适

    经过了今天的事情,林傲雪彻彻底底的认清楚了自己的危险处境,如果不是苏锐的话,那么一切都将不堪设想。想想自己先前还怪罪苏锐只开了一间房,现在看来是自己误会了他的用心良苦。

    林傲雪纠结了好一会儿,才神色复杂地说道:“要不,你你到床上来睡吧”

    苏锐本来正双手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晃荡着,听到这句话,顿时像是见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苏锐震惊地问道。

    不知是不是洗澡的时候浴室里热气太多,林傲雪现在的面色有些微红,她看着苏锐,表情有些纠结:“我看这床也挺宽的,要不应该也不会”

    林傲雪断断续续的,可是苏锐却清楚的知道了她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

    苏锐站起身来,就这样站在穿着浴巾的林傲雪对面,鼻孔里甚至已经钻进来淡淡的香气,很诱人。

    “你要干嘛”林傲雪看到苏锐一直看自己,不禁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我的林大小姐,你真的是个好人?!彼杖窈苋险娴厮档?,然后不管林傲雪那略显愕然的神色,直接睡在地铺上,同时用被子盖住头。

    “好了,我的大小姐,你可以脱了浴巾睡觉了?!彼杖袼档?。

    林傲雪忍俊不禁,然后关上灯,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和苏锐接触了之后,她微笑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多了。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两人清清淡淡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这个夜晚看起来很美好。

    等到林傲雪的呼吸声越来越均匀平缓之后,苏锐爬起身来,走到阳台上,就这样扶着栏杆站着,似乎是在思考事情。

    此时,一个身影好似从半空而来,直接落在了露台上,轻手轻脚,没有半点声音

    “找到那个肩膀受伤的人没有”苏锐淡淡的问道。

    苏锐口中的这个“肩膀受伤”的人,就是在林傲雪初被绑走时,那个拿着尖刀穿着潜水服从水下偷袭苏锐却被后者一脚踢断肩膀的家伙。

    回想了整个事件,也只有他是可能存在的活口,其余人全部被暴怒之下的苏锐和金泰铢当场干掉了。

    虽然救回了林傲雪,破坏了对方的企图,但是在苏锐看来,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一天不把幕后之人找出来,苏锐便一天寝食难安

    想要在林傲雪身上打主意的人多如牛毛,苏锐必须一个一个的招出来,一个一个的灭掉他绝对不会允许今天的失误再一次出现

    那些人口中的“少爷”,到底会是谁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那个肩膀受伤的人他是唯一的突破口

    金泰铢的面色依旧冷酷,道:“找到了?!?br />
    “在哪里”

    “已经死了?!?br />
    “死了”苏锐有些意外,自己的那一脚虽然威力很大,但顶多就是踢碎他的肩膀而已,应该不会致死的。

    “死在海里,脖子上有致命的伤口?!苯鹛╊侠鲜凳档幕卮鸬?。

    “刀伤”苏锐的眼睛中释放出冷冽的光芒来:“这就可以算得上是灭口了,在我们动手的时候,附近一定还有他们的同伙?!?br />
    “他们口中的少爷,会是谁呢”

    苏锐仰起脸来,感觉到有些不太舒服,敌人在暗处,他们在明处,简直就相当于活靶子。

    “大人,您不必着急,相信他们还会有下一次的?!苯鹛╊哪抗庖黄謇?,敢绑架太阳神大人的女人,在金泰铢的心里,他们已经变成了死人。

    “下一次么”苏锐负手而立,轻轻叹息:“我不能不着急啊,还有很多人冲着傲雪而来,解决一个是一个,老是这么悬而未决的也不是个办法?!?br />
    金泰铢在一旁默然不语,他只是个金牌打手,并不是智囊军师。

    想到“军师”两个字,金泰铢的眼中划过一道亮光:“大人,要不要把军师给召到华夏”

    在说这话的时候,金泰铢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始终穿着宽大黑袍带着青面獠牙魔鬼面具的身影,没有人见过他的脸,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模样,可是,这个终日笼罩在黑袍中的神秘家伙,却是整个太阳神殿的军师,也是苏锐最可以信赖的智囊级大佬

    而且,甚至苏锐都没有见过他的真实模样

    “军师这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苏锐思考了一下:“需要他的时候,他自然会过来,不需要我多说什么的。让他和双子星好好镇守大本营,最近那边说不定会有一场恶战?!?br />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那副模样,如果来到华夏,别人还会以为他是玩spy呢?!?br />
    spy

    金泰铢的嘴角有些抽搐,真不知道黑袍军师听到大人如此的评论,魔鬼面具后面的那张脸会是个什么表情。

    “对了,还有一件事?!?br />
    “大人请吩咐?!?br />
    “以后在华夏,尤其是在林傲雪面前,不要叫我大人?!?br />
    “是,大人?!?br />
    苏锐闻言,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真想把这个愣头愣脑的家伙狠命抽一顿,怎么看起来酷酷的,就是那么不开窍呢

    :新年第一天,之前说过要爆发抢所以,我会尽力保持三更,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