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无论林傲雪平时有多么淡定,此时也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尖叫

    那个男人带着防水眼镜,就这样躺在海浪中,不知道已经闭了多久的气

    当他看到林傲雪的时候,终于咧开嘴笑了笑,一串气泡随之上浮

    林傲雪的脚,也恰恰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双手一抓,他便把林傲雪扯倒在了水中,然后抱着她的身体猛跑几步

    当苏锐看到林傲雪尖叫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可是此时,他和林傲雪之间还隔着五米的距离

    如果是在陆地上,这五米的距离对于苏锐而言,可以说是眨眼即到,可是这是在齐腰深的海浪中,对他的行动有着不小的阻力

    看着那个隐藏在水里的男人抱着林傲雪就跑,苏锐也是迈开步子追了上来

    “苏锐,救我”

    林傲雪终于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她甩开头上的水花,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对苏锐喊道

    在一个月以前,苏锐由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慢慢地闯入了她的生活,而现在,已经成为了她生命里最值得信赖的人

    在那个男人抱起她狂奔的时候,林傲雪的脑海里立刻闪过苏锐的影子只有他才能救自己

    苏锐的两只眼睛喷出无限精光,他没想到敌人竟然那么狡猾,一直隐藏在水中,甚至为了不被自己发现,半截身体都埋在沙子里

    这是苏锐的失误,完全不应该有的失误他必须要承认,刚才的他被林傲雪穿着泳装的性感模样扰乱了心神注意力也分散,并没有预知到即将发生的危险

    眼看着就要抓到抱着林傲雪狂奔的男人,这个时候,苏锐却没有伸出手去,反而是转过身体,看也不看,一脚侧踢

    有人偷袭

    一个穿着黑色潜水衣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尖刀,才刚刚从水面下露出半截身体,苏锐的一脚就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肩头

    咔嚓咔嚓,一大片的骨头碎裂,他的身体也被苏锐踢出了水面,在空中侧飞出了老远

    苏锐这含怒一脚的威力绝对不是盖的,虽然是踢在肩头,但是强大的力量已经透过表皮和骨骼传导到了他的体内,震伤了他的脏腑

    人还在空中倒飞着,他就已经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通

    那个潜水员整个身体都栽进了海面,激起一丈高的水花然后人不见了踪影,只有丝丝缕缕的血水从海面之下不断的泛上来

    那个抱着林傲雪狂奔的男人转脸看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同伴如此的不堪一击刚才苏锐踢出的那一脚,简直和踢小孩差不多

    来不及去查看同伴的伤情,这男人继续狂奔着,在少爷把这任务交给他的时候,他还并没有太当回事,甚至有些不屑,不就是干掉一个男人绑架一个女人吗在过往的那些日子里,他做这些事情可以称得上是轻车熟路,完全没有任何的难度可言。

    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少爷的惩??墒呛苎现氐?br />
    可是眼下,他根本没法考虑这么多东西,苏锐每一步都在迅速的逼近,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这让他不禁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如果早知道结果如此,那么自己就事先多带几十个人来了,反正自家少爷有的是钱,更不缺为他卖命的人

    不过还好,前面不远处就是自己同伴的快艇了只要成功登船,他就不相信苏锐还能追的上

    这一场追逐战,看似时间过了很久,可是不过也就十来秒钟而已

    海面看似还很平静,那些在沙滩上玩耍追逐的男男女女们并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一场怎样惊心动魄的追逐战,那些才附近骑着摩托艇玩着帆板和冲浪的男人们似乎也都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傲雪,?;ず米约?,我来了”

    苏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花,喊道。

    林傲雪听了之后,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虽然她现在依旧没有脱离危险,但是也不会像之前那般紧张了,似乎她也明白,只要苏锐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他一定能够成功地将自己救下来的

    林傲雪并没有像许多遭遇相同境地的女孩子一样去反抗,去挣扎去撕去踢去咬,她知道这样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既然苏锐已经出手了,那自己还要担心什么呢

    “听他的话,?;ず米约??!绷职裂┬闹邪蛋迪氲?。

    聪明的女人,在相处起来,总会省却很多的力气

    此时,又有两个男人拦在了苏锐的前面

    这两个男人的速度同样很快,他们都是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裤,之前在这边玩着帆板冲浪,当苏锐冲到他们附近的时候,这两人驾驶着帆板迅速靠向这边,为同伴的逃离创造了宝贵的时间

    此时的海水已经齐胸高了抱着林傲雪的男人趁着同伴给他创造的机会,又逃出了十来米的距离

    但是林傲雪就比较惨了,水面太高,她被胳膊夹在腰间,头部几乎处于海面以下,只能努力的向上伸着脖子,才能避免呛水

    饶是如此,她也是尝到了海水苦咸苦咸的味道,激荡的水花打在脸上,让她连睁开眼睛都很困难

    而不远处,那辆等待已久的快艇,已经调转了船头,朝这边风驰电掣的驶了过来

    当看到快艇的时候,苏锐的眼神也瞬间阴沉了下来,敌人的安排一环紧紧扣着一环,从抢人到拦截再到逃离,设计的十分周密详细自己只是出现了一个失误而已,就被他们如此迅速的把握到了该死的混蛋

    在回到华夏之前,说实话,苏锐并没有把华夏的黑道放在眼里,因为他觉得在越来越法治的社会环境下,在维稳手段越来越多样化的政府面前,已经没有多少真正的黑帮生存的空间了。因此,在他看来,能够真正威胁到林傲雪生命安全的,只有西方黑暗世界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

    可是,这一次苏锐觉得自己错了他在追逐的过程中,甚至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在散发出冷汗

    是的,那汗水很凉很凉,和他现在正在逐渐升高的体温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为什么只是因为这个失误吗

    当然不止

    如果,如果那个抱着林傲雪逃跑的男人想抓的并不是活口,如果他手里有一把刀,在苏锐未成功解救林傲雪之前就划开她的脖子,那么苏锐就算想救也来不及

    明白这其中的危险,因此苏锐更加不能原谅自己

    明明是自己带林傲雪来放松来度假的,为什么自己的心态却放松了起来抑或是美色当前,自己控制不住

    定力就那么差吗

    如果林傲雪今天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么苏锐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自己的

    想到这些,苏锐甚至想要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

    这两个事先在这里玩帆板冲浪的男人,无疑再度激起了苏锐的怒火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烈焰一怒,流血漂橹

    这是五年前那些老人对苏锐的评价,在首都的那个小范围的圈子里,也已经流传开来

    今天这些人成功的触及到了苏锐的逆鳞,他将会施展出怎样的报复手段来

    苏锐停下了脚步,他的眼神越发阴沉,因为他清晰的看到,这两个男人的手里都有着槍

    他们均是带着狞笑,一脸狰狞的看着自己,而槍的扳机已经压下了一半

    在他们的眼里,槍才是最终极的武器

    双方相隔有三米的距离,而子.弹想要跨越这短短的三米,只是需要零点零零几秒连一眨眼的工夫都不需要

    他们好歹也是在自家少爷的高压逼迫下练过多年槍法的高级保镖,如果三米的距离都能失手,还还不如抓紧赏自己一颗子.弹了

    “敢动我们少爷看中的女人,你还真是找死了?!逼渲幸蝗擞脴尶谥缸潘杖袂崆岬阕?,脸上的笑容越发狰狞。

    苏锐本来已经准备动手,可是却又停了下来,因为对方这句看似非常简单的话里,所流露出的信息量极大

    这种信息量,只是相对而言的,拦截的两人自然不会认为自己走漏了什么消息,而且这个苏锐已经马上要成为死人,多说两句也没什么。这些年已经有太久没有遇到能把他们哥几个逼迫的如此狼狈的人了,如果一槍就打死,会不会太无趣了些

    可是苏锐却从这句话里品尝出很多东西来这也让他的心稍稍的安了下来

    如果他们所说的是真的,有个所谓的少爷觊觎林傲雪的美色,想要将其抢到手,那么林傲雪的人身安全就能得到相对的保证

    至少那个抱着林傲雪狂奔的家伙不会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而且,从阻截者的话语里分析,这应该不是西方黑暗世界所为,每一个环节的实施者都是华夏人,这也就让林傲雪的危险指数再一步的降低了。因为无论怎样,华夏都还是有规则可循的,这些人即便再疯狂,也都还是会保持着理智,但是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人可不一样那里有的是杀人狂魔,来一场屠杀简直就跟砍瓜切菜差不多

    看来,对方不是为了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而来,只是单纯的觊觎林傲雪的美色

    “你们的少爷是谁”苏锐沉声问道。

    :感谢asdfgd兄弟的超级给力捧场,感谢leon13、hui2972292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