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白秦川的话,欧阳冰原狭长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光芒来。

    “我要动谁你的话为什么总是那么耐人寻味”

    “冰原,咱们两个知根知底,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没意思?!钡缁澳嵌?,白秦川的脸上真是一点笑容都没有,如果仔细看的话,似乎他的眼中还凝结着寒霜。

    “你是想要保住林傲雪的男朋友”欧阳冰原冷笑:“他有什么面子,能让你来为他求情”

    “我不是为他求情,我是来保住你的命”白秦川看到欧阳冰原如此的不识抬举,也有些不爽了,语气之中透出一股浓烈的警告意味

    “大言不惭”欧阳冰原根本听不进去,要让他放过苏锐这个情敌,根本就没可能,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苏锐和林傲雪滚大床的场面,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就觉得简直要疯掉了。

    那是自己看中的女人,怎么能和别的男人睡一张床

    想到这儿,欧阳冰原还不等对方再说些什么,立即挂断了电话

    “这个白痴,难道想死吗”白秦川听着电话被挂断,棱角分明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不可遏制的怒意。

    想了想,他立即又回拨了过去

    欧阳冰原正在生气,看到白秦川的电话又打回来,便气冲冲的按了接听键。

    还不待白秦川说些什么,欧阳冰原便先冷着脸说道:“我想做什么,没有人能够管的了,我想要的女人,也终究有一天会睡在我的床上”

    白秦川听了,眼中闪过不屑的意味:“欧阳,你是不是以为你很厉害是不是以为你手段多样我警告你,如果你挂了这个电话,你会后悔一辈子”

    欧阳冰原最不喜欢别人威胁他,哪怕是白秦川也不行,他本想再次挂断,可是忽然却从对方的话语之中嗅出来一丝不一样的意味。

    如果每次都凭借一时头脑发热来办事的话,那么欧阳冰原也绝对不会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秦川冷笑两声:“看来你也不是那么不可救药。欧阳冰原,你知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我那个笨蛋弟弟跑到宁海,被人打的吐血?!?br />
    “我知道?!迸费舯肥堤倒饧虑?,但也没有上心,以白忘川那种高傲性子,说不定招惹了宁海的什么大少爷,发生点冲突也是正常现象。不过,敢把白家二少爷打成这个模样,这人还真是挺有胆色

    “那你知不知道,蒋家的蒋毅鹤和蒋晨昏前两天也到了宁海,两人同时被人折断双臂”

    “什么”听到这句话,欧阳冰原的瞳孔骤然凝缩

    或许白忘川被人打的吐血的消息不能让他上心,但是蒋晨昏和蒋毅鹤同时重伤,这就太让人震惊了

    要知道,在首都的这个圈子里,蒋晨昏可以称得上是有数的高手这样的人,都能被人折断双臂

    “到底是怎么回事蒋家作何反应”欧阳冰原此时忽然觉得自己对时事的关心有些太少了,很多事情都在发生着意想不到的变化

    白秦川继续冷笑:“蒋家的反应就是把断了两条胳膊的蒋毅鹤关了三天禁闭”

    “什么”

    白秦川的这句话再次震撼了欧阳冰原他握着手机,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

    “而我现在要告诉你,那个把我弟弟打的吐血、把蒋晨昏双臂折断的男人,他的名字叫苏锐?!?br />
    “苏锐”欧阳冰原的眼中顿时浮现出惊讶的神色,难道说,白秦川口中的苏锐,就是那个陪在林傲雪身边的男人就是他,把蒋晨昏蒋毅鹤的胳膊全部折断,还让蒋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欧阳冰原都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是不是很惊讶”电话那端,白秦川似乎对自己的话语所造成的效果很满意。

    “为什么”此时,欧阳冰原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

    “你慢慢会知道的,有些事情你不了解,但你一定会经历?!卑浊卮ü逝榱艘幌?,看来他似乎并不准备告诉欧阳冰原实情。

    关于五年前的那个血色之夜,他的印象也很深呢

    “记住我的叮嘱吧,不要妄图动他,我手底下的夜莺也很想要杀他,可是她却杀不了?!卑浊卮ㄓ峙壮鲆桓霰冉险鸷车幕疤?。

    “夜莺”欧阳冰原闻言,狭长的眼睛中不禁浮现出来一个玲珑娇俏的身影来,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对于这种女人,他一贯都是非常感兴趣的。

    “以她的身手,都杀不掉苏锐”欧阳冰原说道:“她可是跟了你白家大少爷十年的保镖?!?br />
    “所以,有些事情,你还是自己权衡一下吧,我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卑浊卮ㄋ低?,便冷笑着挂断了电话。

    优哉游哉的吹了声口哨,白秦川喊道:“夜莺,你进来一下?!?br />
    没有人答应。

    白秦川的心头顿时掠过一阵不妙的感觉

    “夜莺夜莺”

    再连喊两声,还是无人应答

    门被打开,肌肉男大狼出现在门口。

    白秦川阴沉着脸问道:“夜莺去了哪里了”

    “我不知道?!贝罄俏蜕推乃档?。

    “她去找他了”白秦川脸上的阴云一层又一层

    这个“他”代表的显然是苏锐

    “大少,我不知道?!贝罄侨缡邓档?,他抬起头看了白秦川一眼,眼神复杂

    “她把我说过的话都当成了屁话吗”白秦川怒不可遏

    大狼默不作声,眼底似乎飘过一个身影,那个身影站在黑夜中,好似有种顶天立地的味道

    “她不知道这样会送命吗”白家大少真的有种血冲脑门的感觉

    大狼犹豫了一下,说道:“夜莺这五年来和疯子一样玩命训练,恐怕和他也差不了多少?!?br />
    “那也不行”白秦川怒道:“大狼,你去把她给我找来”

    “如果我去了,那您的安?!贝罄怯行┯淘?,欲言又止。

    “我的安危不需要你来操心”白秦川低吼着:“你要把夜莺给我安安全全的带回来,听到没有”

    大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信心:“我只能尽力试试?!?br />
    “不是尽力,是必须”

    白秦川的眼睛血红,等到大狼走出去之后,他把桌子上的茶杯重重摔在地上

    “根本没到动手的时候,给我添什么乱,添什么乱”

    从小到大,白秦川几乎没有那么失态的时候,可是这一次,他明显是动了真怒

    挂断了白秦川的电话,欧阳冰原怔怔地坐在椅子上,本来邪魅俊美的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

    那个跟在林傲雪身旁的男人,真的有那么厉害能够让蒋家的蒋天苍都有所顾忌这到底是什么身份白秦川的话值不值得相信

    算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次行动,还是取消算了。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思考,欧阳冰原终于做出了决定,只是,这个决定让他好不甘心。

    林傲雪是他的禁脔,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滚大床,他就有种想要发疯的冲动

    深呼吸了几下,欧阳冰原拿起手机,拨通了之前的那个号码。

    此时,距离他下达任务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小时。

    在这一个小时里,真的可以发生许多事情。

    连续打了手下人两个电话,都没有接通手下肯定已经去执行任务了

    欧阳冰原阴沉着脸,然后重重的一拳砸在了茶几上

    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两分钟,他便站起来穿好衣服,把行李收进手提箱,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林傲雪正和苏锐在这酒店的私家沙滩上面散步,很久没有到海边来玩的林家大小姐,心情早已十分放松,她索性把拖鞋和浴袍放到一旁,穿着泳装就走进了海里。

    心情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一切都没有关系。现在的林傲雪也非常能放得开了,哪怕让苏锐用眼神吃她几口豆腐,她也不是特别的在意。

    苏锐的眼睛一亮,然后他也同时感觉到有许多的目光都朝这边射来。

    这些眼光中全部都带着色眯眯的意味,没办法,林傲雪的容貌本来就极为精致美丽,此时脱下浴袍露出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更是让海滩上的那些色狼眼睛都挪不开了

    “红颜祸水啊”

    苏锐一边念叨着,一边把浴袍扔在一边,快速跟上。

    “你不会游泳,小心一点?!?br />
    苏锐想要上来牵住林傲雪的手,却被她拒绝了。苏锐只能始终跟在她身后三四米的地方,欣赏着这个泳装女神在海浪中的娇俏样子。

    这个女神一步一步的往海里走着,很快海水就已经没到了她的腰间,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感受着海浪的轻轻拍打,林傲雪笑的很开心。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林傲雪一步一步走着,可是下一步本该踩在沙滩上,她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踩住了柔软的东西。

    林傲雪吓得一缩脚,透过清澈的海面,她似乎看到了水下有一张男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