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正眺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却感受到了林傲雪的注视,他转过脸去,正好和她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看我干什么”

    苏锐问道,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真是忍不住的看了林傲雪的身子一眼,穿着泳装泡在满是花瓣的浴池中,两条长腿交错着,白皙的肌肤和玲珑的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眼前,此时的林家大小姐完全可以用“风情万种”这四个字来形容。

    被苏锐这样看着,林傲雪不禁俏脸一红,最近她脸红的次数可是越来越多了。

    “你在看什么”为了不让自己的脸红被苏锐发现,林傲雪连忙换了个话题。

    “看你啊?!彼杖竦故撬凳祷傲?,他现在还在打量林傲雪的身材呢。

    “我说的是刚从?!绷职裂┑牧臣崭炝艘环?。

    “在看看海景?!彼杖袷祷笆邓?,苦笑道:“一不小心就想起来之前的一些事情?!?br />
    林傲雪轻轻咬了咬嘴唇:“苏锐,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在我的车里吹口哨,我问你那是什么歌吗”

    苏锐的眼光一闪:“我吹过的口哨太多,已经不记得是哪一次了?!?br />
    林傲雪却摇了摇头:“可是我知道?!?br />
    当时,苏锐所吹的那首曲子里,带着一点淡淡的悲伤,虽然这悲伤隐藏的极深,但还是被林傲雪捕捉到了。她的记性本来就极好,乐感方面的天赋也不错,因此苏锐即便只是吹了一遍而已,她就已经清楚明白的记住了。

    林傲雪不懂音乐,但是有个很懂音乐的朋友,在问了她之后,林傲雪这才知道,苏锐所吹奏的是一首很小众的钢琴曲,名字叫做我们没有明天。

    “我们没有明天?!?br />
    林傲雪轻声咀嚼着这六个字,忽然明白了苏锐身上那一丝沧桑感和隐藏极深的悲哀的来源。

    “要不,你也换上泳装,来泡一下吧”林傲雪鬼使神差地说道。

    此话一出口,就连她也有些意外。

    自己这是在邀请苏锐泡澡吗这,怎么可能这还是自己吗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林傲雪顿时俏脸通红通红,头低下去,似乎不敢看苏锐,这和她平日里强势女总裁的样子可是大相径庭

    “你说什么”苏锐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想到以林傲雪的性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让自己和她一起在观景浴池里泡澡天啊,自己的耳朵没坏掉吧

    即便双方都穿着泳装,即便这观景浴池足以盛得下两个人,但这也太让人颠覆了

    不过当苏锐看到林傲雪那即将低入泳池里的头时,还是会心的笑了笑,或许她也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吧,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好意思了。

    想到这儿,苏锐做了一个决定,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决定实在是有些大义凛然了。

    “没事,你在这泡好了,我马上回去换泳装,咱们一会儿去沙滩上走走?!?br />
    说罢,苏锐便看似潇洒的对林傲雪笑了笑,然后捂着正在心疼的滴血的胸口,一步一步地走回房间中。

    苏锐没下浴池,林傲雪松了一口气,不过,好像她似乎也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换上泳裤,苏锐穿上了另外一件浴袍,然后拿起一个毛巾,走到了泳池边。

    林傲雪正好站起身来,一身水花从白皙的肌肤上流淌而下,实在是美不胜收。

    苏锐恰到好处的把毛巾递给她:“来,擦擦身上?!?br />
    林傲雪这才发现自己没拿毛巾,因此脸庞微红的接过来,开始擦拭身上的水渍。

    擦着擦着,林傲雪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才发现苏锐正盯着自己猛看呢,她红着脸说了一句:“不要脸?!?br />
    苏锐那是连槍林弹雨都不怕的人,这区区一句“不要脸”对于他而言,根本连挠痒痒都不算

    于是乎,苏锐继续光明正大地看着,林傲雪干脆背过身去,只是把背影留给苏锐。

    好吧,这一下苏锐更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了。

    擦干净身上,苏锐已经拿好了浴袍,林傲雪只需要伸一下胳膊便穿好了。

    林傲雪才刚刚围拢浴袍,苏锐就已经微微弯腰拿起腰带,很轻很细心的给她系上了。

    看着苏锐如此亲密却又如此自然的动作,林傲雪有些不适应,但也不好说说什么,让一个男人给自己穿衣服,这感觉怪怪的。

    系好了腰带之后,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的陶醉:“真香”

    “去你的?!?br />
    林傲雪连忙走开,她现在面对苏锐已经处于完全的弱势了,就连抬起膝盖狠狠撞他一下都做不到了。如果再和这个家伙近距离接触下去,还不知道会被他坑成什么样呢

    “这个讨厌的家伙,有意无意间就喜欢给别人下套挖坑?!绷职裂┧植逶谠∨鄣亩道?,瞥了一眼苏锐,这个家伙正咧嘴直笑呢。

    两个人就这样走在海滩上,苏锐的眼睛一直在那些穿着比基尼的姑娘们身上瞄来瞄去,而林傲雪则是在暗自生着闷气,这个色狼老是盯着人家看什么呢心中在怀疑自己对苏锐不好色的判断是不是有些不太准确。

    而苏锐则是自得其乐,带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出来,实在是倍儿有面子。

    就在此时,一个面容邪魅的男人,正拿着望远镜,站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把苏锐和林傲雪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他的眼光有些贪婪的在林傲雪凹凸有致的身材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眼底涌现出愤怒和怨毒。

    曾经在一次商业论坛上,他看到了冰山美女林傲雪,立刻惊为天人,准备对其下手,可是没想到的是,追女泡妞无往而不利的他,竟然在林家大小姐这里吃了闭门羹

    对于他的追求,林傲雪根本就无动于衷,冷眼相待,这也让他从此怀恨在心

    此时,林傲雪和这个男人单独出行,同住一间房,更是激起了他心中无限的怒火

    他有精神洁癖,在过往的泡妞过程中,如果发现了自己的女人不是完璧之身,他立刻就会弃之敝履。已经把林傲雪视为了禁脔的他,绝对不许别的男人染指

    可是现在呢他看中的女人,竟然和别的男人正极为暧昧的并肩走在沙滩上这简直就是对他的公然挑衅

    放下望远镜,挠了挠耳朵,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他的耳朵还是会经常性的耳鸣,而造成这个事件的主要原因就是苏锐在刚刚来到必康集团的时候,从林福章的办公室里找到很多窃听器,用槍柄全部砸碎,当时这个邪魅男人正用耳机认真听着,并且音量还开到了最大,那窃听器碎裂所带来的尖锐刺耳的声响,几乎要撕破他的耳膜

    自从那次之后,他就落下了经常性耳鸣的后遗症

    “苏锐该死的苏锐”邪魅男人又举起望远镜来,看着沙滩上边走边聊的一男一女,语气阴冷的说道:“你敢上我的女人,我便让你再也活不下去”

    这话要是被苏锐听到,他可要觉得自己冤枉死了,要是真对林傲雪做了些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也就罢了,可是他连人家的手都没拉过啊这仇恨被添加的是不是太冤枉了点

    “林傲雪啊林傲雪,我给你面子你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邪魅男人放下望远镜,他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狭长的眼睛里闪动着狠辣的光芒。

    他拿出手机:“找个机会,干掉那个男的,女的留活口,送到我房间”

    “林傲雪啊林傲雪,你就等着吧,今天晚上,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后果”邪魅男人狠狠的把手机摔在床上

    可是,手机才刚刚摔在床上,铃声便立即响了起来

    邪魅男人有些意外,看了看号码,努力的收起脸上的暴戾之气,调整了一下语气,说道:“白秦川,你不好好在发改委呆着上班,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上班多无聊,不如和你聊聊天,谈谈理想?!?br />
    来电话的正是白家的大少爷白秦川,也是白忘川的哥哥

    邪魅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沉:“我没有兴趣也没有心情和你聊天?!?br />
    “欧阳冰原,你什么时候能改一下这个冷淡的性子,长得这么阴柔,性子这么冷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同性恋呢,哈哈”电话那端传来放肆的大笑声

    白秦川正靠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打着电话。

    在首都这座城市,敢当面嘲笑欧阳冰原的人并没有几个,而白秦川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欧阳冰原闻言,眼中闪过了一丝怒意,冷冷说道:“白秦川,你若再敢说一遍,我会首都便打断你的腿”

    白秦川呵呵笑着,丝毫不以为意:“你要是真打断我的腿,这世界上也没有人愿意继续这样打电话逗你开心了?!?br />
    “我真希望你有多远就能滚多远?!迸费舯淅涞溃骸澳闳绻挥惺裁词虑榈幕?,我就准备挂电话了?!?br />
    “别挂啊,你在南海吧”白秦川调戏般的问道。

    “你派人跟踪我”欧阳冰原闻言,立时勃然大怒

    “我才懒得跟踪你,你追林傲雪那么久,她去了南海,你肯定也在,这不用脑子我也能猜得出来?!?br />
    说到这儿,白秦川满脸的笑容骤然消失,语气之中多了些寒冷之意:“欧阳冰原,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妄图动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