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的房间是你的房间”

    看着苏锐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林傲雪隐隐有一种掉进圈套的感觉。

    “我是说,这是你的房间,也是我的房间?!彼杖褚槐菊乃档溃骸耙簿褪撬?,我只订了一间房?!?br />
    “这怎么可以”林傲雪顿时惊了:“这里只有一张床?!?br />
    “可是这张床很宽?!彼杖裥Φ溃骸八且徽潘舜??!?br />
    “无论是单人床还是双人床,这都只是一张床?!绷职裂┌选耙弧弊忠У暮苤?,她都快抓狂了,难道说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打的和自己睡在一起的主意这绝对不行

    “你再去开一间房?!绷职裂┱?。

    “不行,现在是旅游旺季,酒店早就客满了,一间房很经济很实惠,两间太浪费?!彼杖衩嗣亲?,他似乎很喜欢看到林傲雪抓狂的模样:“再者说了,咱们之前不是有过共处一室的体验吗那天晚上在你的卧室,你睡床我睡椅子,不也相安无事吗”

    “那你为什么不事先多订一间”林傲雪觉得好无奈,省钱也不需要挑这个时候吧

    “因为安全起见?!彼杖竦谋砬楹鋈欢嗔艘凰垦纤嘀骸傲职裂┩?,难道说你忘记了之前在宁海发生的那些事情如果我们分隔在两间,夜里发生什么危险情况,我根本来不及救援,或许敌人无声无息的把你绑走我都不知道?!?br />
    林傲雪这才想到,自己的危险依旧没有解除,还无时无刻处于敌人的暗中环伺之下

    想到这儿,她的脸色顿时又有些黯然,刚刚还飞扬的心情此时又沉重起来。

    苏锐一见,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而且这次旅途也将会成为徒劳一场。

    他同样坐在床边,正色说道:“林傲雪同学,你明不明白,无论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你首先需要做到的一点是必须学会习惯现在的生活?!?br />
    “习惯现在的生活”

    “是的,有些事情既然不能改变,那么我们就必须去学着接受并且适应它?!彼杖窈苋险娴厮档溃骸熬偷笔窃诳嘀凶骼职??!?br />
    林傲雪转过脸来,同样认真的说道:“可是,你住在这里,让我没有办法苦中作乐?!?br />
    很好,林傲雪的恢复速度远远超出苏锐的想象。

    开什么玩笑,不是情侣关系的一男一女共住一间,而且房间内只有一张床,那洗澡怎么办,上厕所怎么办,换衣服怎么办

    苏锐的脸上立刻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睡觉我可以打地铺,你要是换衣服我可以闭上眼睛,你要是上卫生间我可以捂上耳朵”

    上卫生间就捂上耳朵是不想听到水声吗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林傲雪的俏脸微红,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气的。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我一直都是个正人君子?!?br />
    苏锐说完,立刻展现出来色狼本性:“那啥,你看外面的泳池多漂亮,要不要咱们一起去体验一下”

    林傲雪当然不同意,但是却对阳台上的观景浴池有些渴望。

    看着她的眼神,苏锐微微笑了笑:“想去泡澡吗咱俩可以一起啊”

    林傲雪恨不得掐死这个讨厌的家伙:“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要回宁海了?!?br />
    “那好吧,我不掺和,你就换上泳装在这里泡着,我闭上眼睛,就算看见了也装作看不见,行不行”

    “什么叫做就算看见了也装作看不见”

    林傲雪可不放心,这就是不相信苏锐的人品。她找来一个毛巾,说道:“转过身去?!?br />
    “你要干嘛捂死我吗”苏锐看着林傲雪手中的毛巾,大感不解:“这样别人会说你谋杀亲夫的?!?br />
    林傲雪真是拿苏锐没有一点办法,面对这个色眯眯的家伙,她真是连半点抓狂的力气都没有。

    就像苏锐之前所说的,如果不能够改变,那么就去学着适应其实在这一段时间里,林傲雪一直都是在慢慢适应着苏锐,同时也是在慢慢调整着自己。

    “我是要挡住你的眼睛?!?br />
    看来,这就是林傲雪想出来的方法,自己换泳装,绝对不能让苏锐看到。

    “那好吧,看你那么不信任我,我的心里还挺难过的?!彼杖褚涣车谋?。

    林傲雪哪里会相信他的鬼话,拿过毛巾把苏锐的眼睛给系的个严严实实。

    “不许解开?!?br />
    林傲雪说罢,便从行李箱中找出泳装来,然后拿着走进了淋浴间。

    这个,虽然淋浴间的门是磨砂玻璃,但是真的要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到朦胧的身体。

    林傲雪还是客气的,没有把苏锐的手给绑上。

    “他会偷看吗”林傲雪的手才刚刚解开牛仔裤的腰扣,便想到了苏锐那色眯眯的眼神,一时间有些犹豫。

    “算了,来都来了,别想那么多了,反正隔着玻璃也看不到?!绷职裂┧底?,便把自己的t恤给掀了起来,露出了无限美好的身体。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的俏脸有些微红,就在这个时候,林傲雪的脑海里忽然回想起那一次苏锐在林家庄园为她检查房间的时候,苏锐拉开抽屉,看到了她叠的整整齐齐的内衣,却没有多看一眼,依旧神色清明的检查。

    如果当时林傲雪从摄像头中看到苏锐碰一下她的内衣,或者露出色眯眯的光芒,那么她一定不会同意再让苏锐出现在林家。

    君子慎独,一个经常在美女面前色眯眯的男人,在独处的时候却毫无色心,这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这个家伙,一定都是故意装的那么色?!绷职裂┮ё抛齑?,冰山美女的思路一贯是简单直接,看来她因为刚才的那个念头,已经把苏锐当成了正人君子。

    苏锐被挡着眼睛坐在沙发上,咧着大嘴直笑,他之所以没有伸手去解开毛巾,因为他特别容易满足只是听着卫生间里传来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就已经让他很爽了。

    是的,那换衣服的画面,他已经自动脑补出来了。

    五分钟后,林傲雪才走过来,一把扯掉了他脸上的毛巾。

    苏锐满怀期待的睁开眼睛,本以为会看到林傲雪身着泳装的魔鬼身材,可是后者在外面穿着一个长长的浴袍,从上到下也就露出了半截小腿而已。

    “我去观景浴池,你老老实实的在房间里呆着?!绷职裂┧档?。

    事实上,从这一点来讲,林家大小姐确实有些太过于保守了,她似乎并没有看到,远处的沙滩上,每一个女人的泳装都要比她的布料少。

    “好,你去吧,我不看你就是了?!彼杖褚舱酒鹕砝矗骸胺判?,我人品杠杠的?!?br />
    林傲雪倒也没和他争辩,似乎真的把他当成了个正人君子。

    走到天台的观景浴池旁边,用手试了试水温,竟然还是温热的,想必服务生在二人办理入住的时候就已经放满了水。

    水温让林傲雪很惊喜,看着一池的玫瑰花瓣,她不禁露出来了迷醉的神情。

    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苏锐正在房间里盯着自己看,林傲雪两只脚先后迈入浴池,然后脱下浴袍,让整个身体都浸泡在温热的水中。

    尽管只是看到了一个穿着泳装的背影,但苏锐还是有种极度惊艳的感觉。这种惊艳程度,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被这样的水流包裹着,林傲雪觉得浑身轻松,那些压力和阴影也都已经随之而消失不见。

    和风,蓝天,美人出浴。景不醉人人自醉。

    苏锐并没有遵守刚才的话,而是走到露台上,坐在浴池边上,和林傲雪一起,眺望着海与天的尽头。

    看到苏锐贸然走出来,林傲雪微微惊讶了一下,她还试图用手去遮掩自己,不过她看到苏锐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多做停留,而是出神地望着远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林傲雪暗暗羞恼了一把,这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吗而且自己的泳衣还算比较严实,基本没露出什么来,想到这儿,她便又把手放下了。

    只是,不自觉的,她的目光便停留在苏锐的脸庞上。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他有很多故事?!?br />
    看着苏锐眯着眼睛望着海天一线的地方怔怔出神,林傲雪的心中一动,她似乎从苏锐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沧桑的感觉。是的,这种沧桑,好似经历了许多风雨,完全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身上所该拥有的东西。

    这一抹沧桑,让林傲雪的表情开始缓缓复杂起来。

    她已经开始接触了苏锐,也在慢慢通过一些渠道了解他的过去,虽然已经不甚全面,但至少,苏锐的神秘面纱在朝着她慢慢揭开。

    而且,林傲雪也越来越想要去主动了解苏锐的事情,从那一枚能够吓退两个西方黑暗世界高手的金色勋章开始,到后来的金泰铢和霍尔曼,林傲雪都能感觉到很多的不同寻常。

    有一位名叫王铮的采花界前辈曾经说过,对男人的好奇心是女人沦陷的开始,这句话已经被无数人亲身证明过了,只是,在林傲雪的身上,能否应验这一点呢

    :感谢dslq、骑驴撞学的红包,感谢天降瑞雪的还记得去年dslq兄弟的红包轰炸,那场面确实够壮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