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来阳光明媚,宁海的天气少有的蓝,正是出行的好日子。

    林傲雪换上一件白色运动装,下半身是简单的牛仔裤,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盘起头发,而是轻松利落地扎着马尾辫,里面穿着一件红色的运动t恤,整个人显得充满了活力,抛弃了职业装和高跟鞋,此时她的形象和平日里的冷艳总裁截然不同。

    其实,这件红色运动t恤,还是苏锐昨天送给她的,衣服的前面写了一个大大的“妃”字,林傲雪并不知道这个字印在衣服上是代表什么意思,以为只是简单的装饰,不过这件t恤式样简约而且非常合身,因此她便也穿上了。

    “我走了?!绷职裂┒宰鸥改杆档?,王远则是跟在她的后面,拎着两个手提箱,而金泰铢和霍尔曼早就已经等在了门口如果苏锐不在林傲雪的身边,那么他们两个人就一定在。

    “路上小心点?!绷指U屡牧伺呐募绨?,关切地说道。

    魏淑玲也凑上来,眨了眨眼,极为暧昧的说道:“好好和苏锐相处哦,蜜月快乐”

    林傲雪不禁一脸黑线。

    没有男人不喜欢和女人单独出行,尤其还是像林傲雪这样漂亮的女人。

    苏锐也一早就起来了,简单利落的白色薄款夹克,里面同样是一件红色t恤衫,只不过和林傲雪不同的是,他这件衣服的胸前印着另外一个字。

    “真是令人悠然神往的三天?!彼杖裆炝烁隼裂?,便拎着箱子下楼,王远已经开着车等在门口了,他们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飞机。

    林傲雪今天的心情也很不错,常年呆在一个地方的人,对旅行这件事情都会抱以期待。她靠坐在车窗旁,感受着阳光温暖的晒在脸上,浑身都暖洋洋的。

    下一秒,她就隔着车窗看到了从酒店走出来的苏锐。

    同样的白色外套,同样的红色t恤,同样的牛仔裤,甚至两人都戴着遮阳帽,看起来就像是情侣装一样。

    苏锐的袖子卷到肘弯,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林傲雪看着这个走在阳光下的男人,忽然觉得这家伙竟比自己平时看起来要帅了那么一点点。

    可是,在贱人苏锐面前,一切的美好都只能持续短短的一分钟,因为,林傲雪看到了苏锐胸前的字。

    那个字被苏锐非常彻底的暴露出来,好像恨不得所有人都看到一样

    林傲雪胸前印的是个“妃”字,而苏锐的胸前,则是印着一个张扬跋扈的“朕”字

    林傲雪差点崩溃,这个混蛋,难道说他是皇帝,而自己是他的妃子吗

    在这一刻,林傲雪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时候也没法换衣服了,于是乎,她只能把外套的拉链拉起来,尽量挡住那个字。

    如果被别人看到,真的是丢死人了

    别说自己和他没有半毛钱的情侣关系,就算是有,买情侣装也不能买那么弱智的啊他把自己当成了十三岁的小孩吗什么品位什么眼光

    “傲雪,我发现咱们两人的衣服很般配哦?!彼杖裥γ忻械乃档?。

    林傲雪一声不吭,而驾驶座上的王远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二人的t恤衫,则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确实很般配,实在不能再般配了”一贯见到林傲雪都是冷冰冰的模样,此时看着她和苏锐穿着“朕与妃”的情侣装,王远简直笑的不能自已。

    一路上,林傲雪都没理睬苏锐,不过这个家伙倒也不在意,和王远不停的聊天打屁,看起来很是开心。

    尽管林傲雪很有钱,苏锐选的还是经济舱,用他的话来说,这是要带着她接接地气。

    即便对苏锐不理不睬,但林傲雪的心情还是十分轻松的,她很快就忘记了那件让人羞恼的情侣装,尤其是在飞机离开地面冲上云霄的时候,她仿佛感觉到整个人都轻快了起来,那些压在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也随之而去。

    “出来旅行一趟还是不错的?!彼杖窨戳丝戳职裂?,眼里满是笑意。

    至少,他的目标实现了,如果那些刺杀的事件一直徘徊在林傲雪的脑海里,那么对于她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时间久了,整个人都会精神崩溃掉。

    林傲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傲雪,你还记得上次咱俩在飞机上见面的情形吗”

    上一次,同样是坐飞机,同样是邻座,如今两个人的状态和那时候相比,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记得?!绷职裂┟缓闷钠沉怂谎?,那时候苏锐看自己长得漂亮,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好几个小时,后来林傲雪实在忍不了了,便赏了他一膝盖。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苏锐还真是自己最厌恶的人,可是这才过了多久,他就成了最信任也最依赖的人,在很多时候,命运都会让人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飞机在两个小时之后便降落了,只是,林傲雪不知道的是,金泰铢乘坐另外一架航班,几乎和她同时抵达南海。

    南海的天空很蓝,万里无云,阳光很刺眼,林傲雪很快便感觉到自己的上衣有些穿不住了,她看着苏锐已经把上衣脱了系在腰间,她也有样学样,脱下外套露出姣好的身材,不过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才意识到胸前的字。

    苏锐往林傲雪的胸前瞥了一眼,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没关系,这里反正没有人认识你,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林傲雪取出墨镜戴上,心想苏锐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也没再坚持。

    到底是热带,南海的大街上已经全部是短裙吊带了,椰子树伸展着叶子,整个城市都充满着浓郁的度假气息。

    两个人并没有在机场多做停留,拦了一辆车,直接赶去了酒店。

    反正一切都交给了苏锐,林傲雪也乐得当个甩手掌柜,她只负责放松心情和看看风景。

    最近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压抑太压抑了,经历了很多不曾经历甚至不曾理解的事情,林大小姐的世界观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出租车司机师傅很健谈,他从后视镜里打量着两位这一对男女,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小两口是来南海度蜜月的吧”

    林傲雪立即反驳:“我和他不是小两口?!?br />
    司机师傅看着两人的情侣装,笑道:“这是新婚就闹别扭了,姑娘,我劝你一句啊,蜜月就只有一次,千万别不开心,不然会很可惜的?!?br />
    苏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师傅说的对啊,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们是小两口的呢”

    “那当然,你们穿着情侣装,又那么有夫妻相,想让人不把你们当成小两口都难啊?!?br />
    “师傅真是好眼力?!彼杖窨戳丝丛谝慌悦谱挪豢陨牧职裂?,着实心情大好。

    “姑娘,我可是过来人,实话跟你说,我一看你和这小伙子就是天生一对,可别闹别扭了,你看,南海的风景那么好,快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吧?!?br />
    听了司机的话,林傲雪的眉头挑了挑,她本就不是一个多么在意别人眼光的人,是啊,这里又没有人认识自己,何必自寻烦恼呢至于苏锐想要自恋,就让他继续自作多情好了。

    万星国际酒店,在南海来说,应该是属于顶级的那一类了,苏锐早就预定好了海景房,一报上姓名,服务员便把他们带到了房间。

    一路上的热带美景,配合上这旅途的心情,林傲雪不禁有种迷醉了的感觉。

    看着推着行李车走在前方的苏锐,林傲雪轻声说道:“好像应该谢谢你?!?br />
    “好了,我们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钡搅朔考渲?,苏锐示意服务生可以离开了。

    林傲雪的眼睛完全被房间吸引,却忘了苏锐话语之中的那个词“我们”。

    颇为宽敞的房间,有着大大的落地窗,从房间中就可以毫无阻碍的看到海上的风情。

    落地窗之外,是一个足以上百平方的露台,边角上则是一个观景浴池,水池中洒满了花瓣,可以躺在里面一边感受着温热的水流,一边欣赏着南海的景象。

    海浪,沙滩,蓝天,海鸥,还有在视线尽头若隐若现的船只,林傲雪真的觉得心灵都被填满了,她在感动为这景色而感动。

    而在洁白的床单上,服务生也很有爱心很有创意的用玫瑰花瓣围出了一个心的形状,林傲雪想要在床上坐一坐,却又不忍心把这些花瓣丢弃,于是便拿出一张纸巾来,把所有的花瓣都细心地收集起来,装进包里。

    只是,在这时候,她从包包里不小心掏出来一片树叶,这是一片广玉兰的叶子,尽管已经泛黄,但还依旧能够看出来一丝绿意。

    看着这片叶子,苏锐的眼波也温柔了起来。这树叶是他当时为林傲雪遮阳的,却没想到这姑娘那么有心,一直保存到现在。

    收好花瓣之后,林傲雪坐在床边,说道:“我想睡个午觉,你回你的房间吧?!?br />
    苏锐一脸无辜:“我的房间”

    “是啊?!绷职裂┎恢浪杖窈锫舻氖裁匆?。

    “这里就是我的房间?!彼杖窈俸傩Φ溃骸耙彩悄愕姆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