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要见自己

    也对,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老爷子不可能不出面。

    听到父亲的话,蒋毅鹤一个激灵,赶忙从担架上下来,甚至都没需要别人搀扶

    他断的是胳膊,并不是腿

    看着自己儿子的迅速转变,蒋白鹿实在是气不过,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说道:“我们蒋家怎么就出了你这种怂包软蛋”

    花园里,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人正在用剪子修剪着花草,他看起来精神矍铄,虽然已经年届八十,但身体依然很好,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眼不花背不驼,可见年轻时打下的功夫底子有多么的身后。

    这就是一手创立蒋家的蒋老爷子蒋天苍

    当看到这位老人的背影时,蒋毅鹤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和压抑了,小的时候,每每见到爷爷,他都会本能的感觉到害怕,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

    看到蒋晨昏和孙子蒋毅鹤同时耷拉着胳膊走进来,他放下手里的剪刀,对一旁站着的警卫员说道:“取我的刀来,我要耍一把?!?br />
    警卫员有些犹豫:“首长,您的身体”

    这警卫员跟着蒋老爷子已经好几年,他很少见到蒋老爷子耍刀,一般是以练习太极居多,如果因为耍刀而把身体弄出什么问题来,这责任他可就担当不起了。

    “我的话你也敢不听了我的身体怎么样我自己知道给我拿刀来”蒋天苍瞪了自己的警卫员一眼,后者应了一声,连忙跑开。

    到现在,在这个家里,依然没有人能够有胆量忤逆蒋老爷子。

    蒋毅鹤有些战战兢兢,他不知道老爷子一见自己的面就要拿刀是个什么意思,总之他觉得有些冷风嗖嗖的从他的后背吹过。

    “爷爷,您找我”蒋毅鹤犹豫了一下,率先开口道。

    蒋天苍老爷子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眼神中有着冷意。

    “首长,这次主要是我不好,没?;ず靡愫咨僖??!苯炕枰菜档?。

    蒋毅鹤闻言,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同时哼了一声。

    对于这个敢下脚踩断自己臂骨的下人,蒋毅鹤可谓是恨极了他??墒?,他却根本没想到,如果不是蒋晨昏出手踩断自己的手臂,苏锐说不定已经要了他的命了,从这一点来说,蒋晨昏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救命恩人。

    “晨昏?!苯觳钥醋耪飧鏊降慕掖笳谝桓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声叹息,蒋晨昏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晨昏,你也快五十了,年纪也不小了,就这么跟着小辈去胡闹年轻人争风吃醋争强好胜,你跟着掺和什么”

    蒋天苍一直很欣赏蒋晨昏,曾经的少年在武道上天赋很足,也肯下苦功,因此很少出言责备,因此这一次显然是对他失望了。

    “首长”蒋晨昏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把你当成蒋家人,给你取名蒋晨昏,可是你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真正的当成这个家族的一份子?!?br />
    蒋天苍再次叹了口气:“现在,小辈们让你去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哪怕是一些毫无道义毫无原则可讲的事情,你都会二话不说的去做,你真以为我老糊涂了,每天打打拳养养花,这些事情我就都不知道”

    蒋天苍抬起头来,眼睛中没有半点浑浊之态,甚至,站在他对面的蒋晨昏甚至感受到了一种刺眼的精芒

    这种精芒和蒋老爷子的年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锋锐的眼神似乎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岁的老人身上

    “首长,晨昏辜负了您的栽培?!苯炕韫律碜?,深深的低下了头。

    “别人怎么说你,我从来不会当回事,蒋晨昏就是蒋晨昏,我四十年前看中的人,绝对不会有错?!苯觳栽俅翁鞠⒘艘簧?,“可是这一次,你太让我失望了?!?br />
    蒋晨昏依旧弓着身子低着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老爷子如此失望,想必他心里也是极为不好受吧。

    这个时候,警卫员已经抱着一柄刀跑了过来。

    看这样子,这柄刀应该还不轻。

    蒋老爷子双手取过刀,眼光在上面细细的扫了一遍,就像是在看自己的老战友一般。

    这柄刀陪着他好几十年,曾经在某次保卫战中,他率领的连队奉命殿后,子.弹打光了,不得不和敌人肉搏,他老蒋就是用这把刀,生生的砍死了十九个敌人

    “这把刀重二十斤?!苯弦铀治兆诺?,挥舞了几下,动作并不算快。

    他年事已高,即便平时身体保养的再好,也不敢做出太用力的动作了。

    蒋天苍看着蒋毅鹤,眼神很淡:“你能拿得动它吗”

    蒋毅鹤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摇了摇头:“爷爷,我胳膊断了,拿不了刀?!?br />
    “就算不断,你也拿不起来?!苯觳缘难劬锷凉恍┖尢怀筛值囊馕?。

    “爷爷,我当然能拿起来?!苯愫撞环乃档?,不就是一把二十斤的刀吗顶多跟一袋米差不多重

    “你拿不起来?!苯觳钥吹剿镒硬唤雒挥辛旎嶙约旱囊馑?,还在强词夺理,不禁更加失望。

    “我老了,你们却还没有长大?!苯觳园训蹲又刂氐牟逶诮畔碌牟萜荷?,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感觉

    蒋毅鹤闻言,浑身震了一下

    “苏锐,这名字我知道?!苯觳运档溃骸拔迥昵暗氖虑?,我还历历在目,这是蒋家的耻辱,更是我的耻辱?!?br />
    蒋晨昏的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些年来,蒋老爷子一直严令禁止谈论五年前的流血之夜,如有违反立即严惩,可是今天,他却自己率先讲了出来足以说明他内心里的情绪开始大幅度的震荡

    “苏锐,真该杀”蒋毅鹤愤恨的说道。

    “该杀”

    蒋天苍闻言,眼中浮现出一抹失望的情绪:“如果到现在,你还认为这件事情的责任全部在苏锐身上,那真是太让我寒心了?!?br />
    听着蒋天苍的话,站着的两个人均是感觉到难以置信

    拎着一把四棱军刺,把蒋家大宅杀了个对穿,把蒋家最优秀的第三代子弟废掉双腿,一辈子按在轮椅上,前途尽毁,蒋老爷子竟然不怪苏锐

    这怎么可能

    “他的年纪和你们差不多,可是,你看看他,再看看你们?!?br />
    “我不怪他,是因为他曾经狠狠的打了我的脸,让我看清楚,这后半辈子是怎样的失败?!?br />
    说完之后,蒋老爷子便拔起地上的刀,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里。

    “蒋晨昏,都是你他妈干的好事”蒋毅鹤见到老爷子离开,依然毫不悔改,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蒋晨昏的身上。

    蒋晨昏也不想再做任何的解释,反正这种心寒之于他而言,也是家常便饭了。

    “毅鹤少爷,您还是好好养伤吧?!彼低?,蒋晨昏便准备离开,老爷子对他的失望,让这位年届五十的蒋家第一高手感觉到很不舒服。

    “哼,蒋晨昏,你踩断了我一条胳膊,你以为这件事情就能轻易结束了吗”蒋毅鹤阴沉着脸说道。

    “少爷,如果能让你消气的话,要不您来踩断我一条胳膊?!苯炕枳忱?,面无表情。

    “踩断你一条胳膊”听到这话,蒋毅鹤不禁怒了:“你就是让我踩,我能踩的断吗你这是在羞辱我”

    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蒋毅鹤就连爬个六楼都会上气不接下气,更别提有力量断人手脚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蒋晨昏的确是在为难他。

    蒋晨昏依旧面无表情:“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毅鹤少爷你想多了,您还是明说吧,要我怎么样才能让您感觉到满意”

    “三天之内,把叶冰蓝丢到我的床上?!苯愫字沼谒党隽怂闹幸匾丫玫南敕ǎ骸拔乙盟棱枘嫖业南鲁 ?br />
    蒋晨昏转脸就走:“毅鹤少爷,很抱歉,老爷今天已经警告了我,所以,以后这种事情,麻烦你还是找别人吧?!?br />
    “蒋晨昏,你就是个该死的混蛋”蒋毅鹤对着前者的背影愤愤大骂道。

    这个时候,从里院跑出来了两个警卫员,他们来到蒋毅鹤的身边,道:“毅鹤少爷,请跟我们来一下?!?br />
    “干什么”蒋毅鹤扬了扬眉毛:“老爷子要见我”

    “不,首长说了,要关您三天禁闭?!?br />
    听到这话,蒋毅鹤的眉头一皱,旋即整个人便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不远处的台阶上,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男人正目光阴鸷的看向这边。

    此人眉目英俊,脸色极白,应该是常年呆在房间中见不到太阳的缘故。

    只是,和这英俊的脸有些不相称的是,他的眼神极为阴沉,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型。

    这个男人用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膝盖,即便天气已经开始热了,但是他的腿上,还盖着一条薄毯。

    医生说,那两记军刺,已经破坏了他膝盖内的所有组织,哪怕手术也无法修复,这辈子,他是别想再站起来了。

    “苏锐,你拿走了我站起来的权力,我也不能让你有站着活的资格?!?br />
    曾经光芒无限的蒋毅刚双手扶着轮椅,眼睛中尽是冰冷。

    可是他却不知道,当年苏锐那把军刺的目标并不是他的膝盖,如果不是那几大高手逼的太紧,那膝盖上的窟窿,就会出现在他的喉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