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去的路上,夏清的眉头还是微微皱着,有些放不开。

    “在想什么”苏锐转脸问道。

    “我在担心殷秀美,就像你说的,她看你的眼神充满了仇恨?!毕那宓S堑乃档溃骸拔遗滤岜ǜ茨??!?br />
    “报复我”苏锐点了点头:“不得不说,确实有这种可能性,殷秀美还真干得出来这种事情,我之前把她逼的也太狠了些?!?br />
    “这不怪你,她这种目中无人的女人就应该体验一下这种感觉?!焙芟匀?,夏清对于殷秀美也是没有半点好感,“可是你要小心一些,小心提防她?!?br />
    “小心提防也没用,该来的总会来,你也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彼杖穸韵那逦潞偷男π?,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把殷秀美给放在眼里,这个女人的报复与否根本不是苏锐需要考虑的事情,当然,只要她做的不是太过分,苏锐也会给她留条活路的。

    “嗯?!毕那迩崆岬懔说阃?。

    回到公司之后,苏锐一把抢过夏清手里的包装袋,说道:“反正林傲雪也和我同层,就让我顺路带给她好了?!?br />
    夏清连忙夺过来:“这可不行,这是她嘱咐我办的事情,如果你把这个泳装给她,那得成什么样子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这泳装不错哦?!彼杖窦用恋男α诵?,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坚持:“要不咱们某天抽个时间去游泳吧”

    夏清俏脸微红地摇了摇头,她就知道苏锐打的什么主意,才不能让这个家伙得逞。

    夏清来到林傲雪的门口,琢磨着千万不能把苏锐和自己一起去买泳装的消息告诉她,否则的话,事情可就大条了。

    “林总,买好了?!毕那灏延咀暗莞职裂?。

    后者的脸庞有些微红,轻轻点了点头:“嗯,多谢你了?!?br />
    “不过,可能不是你想的样子?!毕那蹇嘈ψ潘档溃骸罢庖丫俏铱吹降淖畋J氐氖窖??!?br />
    林傲雪的脸更红了:“好,我一会儿看一看,先放这里吧?!?br />
    夏清出了门,正好看到了一旁偷听的苏锐,立刻对其示威性的挥了挥拳头。

    苏锐根本不用做这些多余的动作,只要用眼神在夏清这小奶牛的胸前多停留个几秒钟,后者就满脸通红落荒而逃了。

    林傲雪正准备拆开泳装看一看,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还没等她同意,苏锐就笑眯眯的走进来。

    “你来做什么”

    “那啥,我刚才看到夏清神神秘秘的拿着这个袋子到你的办公室,里面装的什么”

    苏锐伸手就要把那装着泳装的袋子抢了过来。

    林傲雪连忙把泳装塞到办公桌下面:“这个不能给你看?!?br />
    还好自己下手快,否则的话要是被苏锐抢走,自己真的没脸见人了。

    此时,林傲雪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像是要发烧了一般。

    苏锐看到林傲雪的样子,觉得心情大好:“让我猜猜,里面是泳装”

    “不是?!绷职裂┘峋龇袢?,还强装着用眼神和苏锐对视来表示自己很镇定,可是那红透了的脸颊却出卖了她。

    “我也不仔细问了?!彼杖裱沟蜕粜Φ溃骸拔叶疾碌搅??!?br />
    林傲雪贝齿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怎么样,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没心情?!?br />
    “胡说,对于明天的旅行,你就没有那么一丁点的期待”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没有人不期待旅行,尤其是对于一个很久不给自己放假的女人来说。

    其实,林傲雪一般在午饭之后,都会小憩一会儿,可是今天却全无睡意,她满脑子都是关于南海的事情,这会儿干脆坐在电脑前开始看南海的相关信息了。

    苏锐看了看手表:“好好休息,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已经到达目的地了?!?br />
    林傲雪点了点头。

    苏锐的身体微微前倾,低声说道:“再告诉你一个秘密?!?br />
    “什么秘密”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br />
    说罢,苏锐便大笑着走了出去,林傲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嘴唇竟勾起了一丝绝美的弧度。

    首都,一座占地颇大的宅院内。

    如今能在寸土寸金的首都拥有这种古典大宅的人,非富即贵,地位远不是一般民众所能够想象。

    这所宅院并没有牌子,但是门口却有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在站岗。这两人身体协调,肌肉强劲,眼中精光闪动,很显然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军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救护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停在了门口

    车子来到之后,从宅院里跑出好几个黑衣人,和车上的人帮忙一起把上面的一个担架抬下来

    而担架上躺着的,正是追到叶冰蓝追到宁海被苏锐打断了两条胳膊的蒋毅鹤

    蒋毅鹤被抬下车,躺着望着天空,眼中满是浓浓的怨毒,他的两条手臂已经打上了石膏,但还是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他的整个脸都是肿的,尤其是鼻子处,又红又高,脸部几乎已经完全变形,之前那个风度翩翩的首都阔少此时根本不复踪影

    而同样断了两条胳膊的蒋晨昏则是冷脸跟在后面,他的腿没受伤,可以自己走。

    这一次的事件,对于蒋家来说,无异于极大的震动

    五年前,在众多高手的?;ぶ?,蒋家前途无量的第三代领军人物蒋毅刚被废掉双腿,从此只能成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废人,而五年后的现在,蒋家的另外一位少爷蒋毅鹤,则是被踩断双臂,即便通过手术能够勉强复原,也会留下相当一部分的后遗症

    当蒋毅鹤受伤的消息传回首都,蒋家人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五年前那个被血光充斥的夜空,那一个血色的夜晚,将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里。

    “毅鹤,怎么会那么严重”

    一个中年男人从内院小跑出来,见到蒋毅鹤的样子,立刻震惊了

    这个男人名叫蒋白鹿,是蒋毅鹤的父亲,也是蒋家第二代的老三

    尽管他已经事先知道自己的儿子受伤,可是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蒋毅鹤一声不吭,甚至都只是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就把眼神给转移开了。

    蒋晨昏声音低沉:“三爷,怪我没?;ず靡愫咨僖??!?br />
    蒋白鹿的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晨昏,不怪你,你也负了重伤,那个疯子,没有几人能够挡得住,毅鹤还不知死活的去招惹他唉”

    很显然,蒋白鹿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如何,事情发生的过程他也已经得知了。

    本来还一脸怨毒的蒋毅鹤,听到这句话,顿时怒了起来:“爸,你怎么说话呢我是你亲儿子,亲儿子你不帮着我说话也就算了,什么叫我不知死活”

    “去招惹那个疯子,难道我还得表扬你,夸你识大体为了一个女人而已,差点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给搭进去,难道还不值得骂”蒋毅鹤怒道,本来看到儿子受伤他很心疼,可是现在又被气得不行,从小到大,这儿子他一直都管不了。

    听到这话,蒋毅鹤沉默了一下,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浑身上下充满着恐怖气息的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眼中的神情更加的怨毒。

    “你怕了是不是现在觉得我说的对了”蒋白鹿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哪里还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可是你也不能这样说你还要感谢蒋晨昏,你知不知道,我的一条胳膊就是他给踩断的”蒋毅鹤近乎咆哮道。

    苏锐踩断他一条胳膊,他还只是出于愤怒的边缘,而被他眼中的“下人”蒋晨昏踩断胳膊,则是真真正正的触及到了他的底线现在他心里对蒋晨昏的恨,甚至不比对苏锐的少多少

    蒋晨昏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低下头去,并没有答话。

    “蒋毅鹤,你给我闭嘴”蒋白鹿冷声喝道:“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没有你晨昏叔,你根本不可能从宁?;钭呕乩?,他踩断你一条胳膊,却是救了你一条命连这点都看不透,你这心胸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蒋毅鹤听到父亲的话,身体在担架上气的颤抖个不停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回到家里父亲不仅仅没个好言好语的,甚至还这般出言讽刺训斥,这让他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蒋晨昏抬头说道:“三爷,其实不怪毅鹤少爷,他才刚刚手术过,正处于心理和生理上的恢复期,因此有点情绪也实属正常?!?br />
    蒋毅鹤闻言,冷笑道:“蒋晨昏,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如果你真是我们蒋家的第一高手,为什么当时不冲出去和那个家伙拼命被打的像一条死狗一样,就不要再装好人了别人都说你是蒋家的一条忠狗,我看你还差得远呢”

    蒋晨昏闻言,继续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从他的眼底闪过一抹谁也看不到的阴沉

    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不堪,蒋白鹿简直快要被气炸了肺,如果不是儿子脸上青一块肿一块,他一定狠狠一巴掌抽上去

    蒋白鹿声音低沉的对儿子说道:“老爷子要见你,你最好不要躺在担架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你腿没受伤,给我站着走进去见他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