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看着这蒋家的两个人,看着他们颤栗而惊恐的样子,忽然有些失去了惩罚他们的兴致。

    曾经死去的生命不可能再复生,曾经流出的鲜血也不可能倒流而回,那些种下了的仇恨,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化,也有可能会继续加深。

    可是,现在去回想那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人生已经因为那次的事件而发生了转折,而且是颠覆性的转折。

    “蒋晨昏,你为虎作伥,是非黑白不分,我刚才问你,我该怎么惩罚你”苏锐又重新说了一遍。

    蒋晨昏闻言,眼中闪过复杂难明的神色,他现在双臂已经全部骨折,还能再遭受怎样的惩罚

    看着他的样子,苏锐摇了摇头:“你去把蒋毅鹤的另外一只胳膊掰断,我就让你们安全离开?!?br />
    一旁的蒋毅鹤听到这话,立刻大吼道:“蒋晨昏,你敢弄断我胳膊,我就拧断你脖子我们蒋家养了你那么多年,你不能做这样的事你不能听他的话”

    他不敢对苏锐再发飙,但是对蒋晨昏吼两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个可怜的傻逼大少,到现在还看不清楚形势。

    蒋晨昏听了苏锐的话,站起身来,似乎已经把蒋毅鹤歇斯底里的话语给自动屏蔽了,然后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

    看着蒋晨昏一步步走来,蒋毅鹤有些慌了他已经被踩断了一只胳膊,不想再忍受这种强烈的剧痛了可是,看这蒋晨昏的态势,真是准备尊重苏锐的命令了

    “蒋晨昏,你若敢来,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回去就让老爷子对你用家法”

    闻言,蒋晨昏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少爷,如果我不折断你的胳膊,你觉得我们能够活着离开宁海吗是性命重要,还是胳膊重要”

    性命和胳膊哪个重要

    蒋毅鹤听到这话,又看了看一旁负手而立的苏锐,终于认清了现实。

    而当他的目光扫过一旁的叶冰蓝,眼睛深处顿时流露出一丝怨毒憎恨的神色

    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三番五次的拒绝自己,自己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宁海,怎么会被打的那么惨,甚至还断了一根胳膊不,他的另外一条胳膊也是马上就会断掉

    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蒋毅鹤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在了叶冰蓝的身上

    “少爷,抱歉了”

    他还在怨恨着,蒋晨昏已经抬起了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肘关节处

    由于蒋晨昏双臂已多处骨折,并不能用手把蒋毅鹤的胳膊掰断,因此只能采取这种暴力的踩踏

    这种踩踏和用手掰断所造成的伤势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是后者,在三个月内完全可以复原,骨头并不会被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前者的话,就一定要通过手术来修复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完全修复

    蒋毅鹤又是一声惨叫,然后便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接连几下剧痛,已经让他血气浮夸的身体近乎崩溃了

    “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们?!彼杖窀究炊济挥型飧龇较蚩瓷弦谎?,冷冷说道。

    “好?!?br />
    蒋晨昏想要把蒋毅鹤背到后背上,却发现他的双臂已断,根本不可能承受住任何的力量,连一袋豆腐都拎不起来,更别说背起一个一百好几十斤的大活人了

    苏锐看着他为难的样子,道:“别在这里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喊人来帮忙就是了,你以为我会相信这附近只有你一个人吗”

    听到这句话,蒋晨昏面色剧变

    他他是怎么猜到的自己还有三个手下也是跟着一起来的,只不过在远处没有现身而已

    苏锐实在是没有和蒋家人继续打交道的兴趣,直接拉着愣在一旁的叶冰蓝,两人进了电梯

    蒋晨昏看着苏锐的背影,眼中升起深深的忌惮之色,然后对着远处招了招手,三个人影才跑了过来。

    送叶冰蓝上楼,苏锐并没有进入她的房间,而是站在门口微笑着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br />
    叶冰蓝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今天绝对是她人生中震撼最多的一天

    “哥,进去坐坐吧,我还想和你聊聊天?!币侗端档?,她不舍得好不容易找到的小哥哥就这样离开。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彼杖翊蚨狭艘侗兜幕?,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作为警察,支持不支持我的做法”

    叶冰蓝闻言,顿时怔住了

    她是警察,而苏锐却在一夜之间让几大豪门世家流血漂橹,站在她的角度,该怎么做是不是应该给这个公然杀人的家伙戴上手.铐然后送他去刑场法不容情,来一场大义灭亲

    “要告诉你,我所杀的或者要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彼杖窨吹揭侗对谒伎?,思考的样子很专注。

    都是该杀之人

    叶冰蓝现在也慢慢明白了,有些时候,法律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对法律条文的愚忠,只会让自己固步自封。

    “我会站在你这边,无论是十九年前,还是现在?!币侗吨笔幼潘杖竦难劬?,柔软的眼波流转。

    “我是多此一举了,从你的眼神里,我就看到了答案?!彼杖袂崆嵝Φ?,然后伸出手,把叶冰蓝使劲的搂在了怀中。

    叶冰蓝被这样大力的抱着,心中的幸福感却有种要满溢而出的错觉。

    “哥,能找到你,真好?!币侗对谛睦锴崆崴档?,眼中又有晶莹闪动。

    苏锐告别了叶冰蓝,便回到了东方珍珠酒店,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找到失散了十九年的妹妹太过激动,还是回想起了五年前的血腥之夜,苏锐洗完澡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

    一贯能够在两分钟之内就进入深度睡眠的苏锐,此时竟然出奇的失眠了

    第二天,林傲雪吃完早餐,便看到苏锐已经开着她的宝马来到了门口。

    车门打开,和苏锐一起走下车的竟然还有两个男人。

    一人穿着白色的西装,另外一人则是穿着一件迷彩色马甲,露出了强有力的腱子肉。

    很显然,这二人就是位列太阳神座下十二神卫的金泰铢和霍尔曼了

    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看着这两个人,似乎已经明白了苏锐的用意。

    金泰铢和霍尔曼早就知道了他们的?;ざ韵?,因此便向林傲雪点头示意了一下。

    虽然他们是太阳神的神卫,但是,他们不仅可以?;ぬ羯?,还可以?;ぬ羯竦呐?。

    至少,在金泰铢和霍尔曼的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如果让苏锐知道,恐怕他又要抓狂了。

    “这是我给你请来的超级保镖?!彼杖裰噶酥刚驹谏砗蟮牧轿焕淇崮?,不得不说,带着这两个人在身后,都会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林傲雪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好?!?br />
    她并没有说太多,对于西方黑暗世界盯上自己的事情,她已经认识的越发清楚了,苏锐就是她现在最信任的人,既然他说这两个人是超级保镖,就一定是超级保镖,林傲雪连他们的来历也不会多追问的。

    “咳咳,那啥?!彼杖袂嵘人粤肆缴?,道:“他们两人是从美利坚过来的,所以,在华夏的所有开销就交给你负责了?!?br />
    苏锐可不是小家子气,不过必康集团财大气粗,多宰几分也不错呢。

    听到这话,金泰铢和霍尔曼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因为他们的华夏语还不太熟练,否则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的老大不同于往日。

    林傲雪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问题,所有的活动经费我来承担,如果需要薪水的话,就以你工资的三十倍为基础好了?!?br />
    苏锐的月薪水是三千块钱,三十倍的话,就是九万。

    当然,如果真正亮出金泰铢和霍尔曼这太阳神卫的招牌,每个月九万块钱,他们还真不放在眼里。

    林傲雪之所以这样说,也不过是开开苏锐的玩笑而已。

    说完这句话,林傲雪便先钻进了车里,这一次,她选择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坐在后座上。

    苏锐听了林傲雪的话,登时冒火了:“好你个林傲雪,居然敢玩我,我三千,别人九万,这活还能不能干啊”

    林傲雪别过头去,似乎露出一丝微笑:“你又不缺钱?!?br />
    “可我缺尊严?!彼杖褚涣撤吲淖思菔徊?。

    金泰铢和霍尔曼对视一眼,迅速拉开车门,坐在后排。

    不过,这一次太阳神大人亲自充当驾驶员的角色,让这两人的内心深处有点微微的不自在。这件事情要是传回西方,自己也是老有面子了。

    当然,金泰铢和霍尔曼这两个猛男可不是那么虚荣的人,他们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一路上都集中注意力,时刻警惕着,眼睛眨都不眨地注视着窗外。

    “你们两个,老盯着窗外的姑娘们看什么”苏锐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视镜,笑着用英语说道:“我们华夏的姑娘怎么样”

    霍尔曼瓮声瓮气地回答道:“都没有您的夫人漂亮?!?br />
    他口中的“夫人”,指的自然就是林傲雪了。

    林傲雪的英文不错,当她听到霍尔曼的话时,就知道这两个人已经对自己有了些误会,一丝淡淡的红意爬上了她的脖颈。

    林傲雪转过脸去,正好看到苏锐在摇头晃脑的哈哈大笑,似乎对霍尔曼的回答很满意。

    这小子,别看五大三粗的,这脑子真是太上道儿了

    林傲雪撇了撇嘴,开什么玩笑,就苏锐那吊儿郎当的样,自己还会成为他的夫人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