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成为高手之后,蒋晨昏很少骂人,但是今天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直知道自己早就被蒋家人当成一条狗,他也心甘情愿愿意做这一条咬人的狗,可是,他自己认为是一回事,从别人嘴里讲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好歹也比蒋毅鹤大上二十好几岁,这个少爷竟然对自己如此不敬,实在是彻底勾起了蒋晨昏的怒气

    而且,这个蒋毅鹤完全看不出眼前的形势,竟然要拉着自己去送死这一点蒋晨昏当然忍不了了

    如果面对别人的话,蒋晨昏还有可能做到拼命?;ど僖?,就像之前被苏锐废掉两臂的那样,如果他是个胆小鬼,如果他躲在阴影里面始终不出来,也不至于被废掉两条胳膊

    可是,自从知道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五年前拎着一把四棱军刺打穿半个首都的超级猛男之后,蒋晨昏就再也提不起任何的勇气来和他进行对抗了他根本就是不可战胜的

    自己的这点功力,还想要和他来抗衡,根本就是不自量力螳臂当车

    而此时蒋毅鹤大喊大叫的样子,落在蒋晨昏的眼睛里就十个字可以形容:“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蒋毅鹤满脸鲜血,还被踩断了一条胳膊,本就在暴怒关头,此时又听见蒋晨昏竟然敢以下犯上大骂自己,更加的怒不可遏:“蒋晨昏,你居然敢骂我,难道想死吗信不信我回家让老爷子把你就地槍毙了”

    苏锐不屑的看了蒋毅鹤一眼,然后对着蒋晨昏说道:“继续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他辱骂我的妹妹,还扬言废掉我的四肢,我废掉他的四肢,很过分吗”

    当然不过分就算把他杀了都不过分

    蒋晨昏的心中是这个答案,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

    眼前的人可是苏锐,是那个号称烈焰战神的男人

    苏锐继续说道:“蒋晨昏,你是非不辨,为虎作伥,你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听到这句话,蒋晨昏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如果这位爷说要惩罚,就一定是极为严厉的惩罚

    “混蛋,你这样对我,我们蒋家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死吧”蒋毅鹤还在疯狂的大叫,他今天真是痛极了也屈辱极了,从小到大那么多年,他从来不曾受过这种侮辱

    在那个男人的面前,他就像是一只蝼蚁一般

    “你们蒋家不会放过我”苏锐闻言,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我从未在意过他们会不会放过我,可是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会放过他们吗”

    蒋毅鹤捂着断臂,想要再次大骂苏锐,可是在看到他的眼神之后,顿时把后半截话给咽了回去

    我会放过他们吗

    一个人,面对一个大世家,说出这般狂傲的话语,却让人一点都不会感觉到他在吹牛仿佛他只是在阐述一件极为平淡的事情而已

    “五年前的事情,他蒋毅鹤不知道,你会不清楚”苏锐盯着蒋晨昏,说道:“你告诉他,他的哥哥蒋毅刚是怎么残废的”

    听到这句话,叶冰蓝愣住了,蒋毅鹤也愣住了

    而知晓内情的蒋晨昏,似乎是听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平时练功走梅花桩都可以十分稳定的身体,此时竟然开始了持续性的剧烈颤抖

    对于五年前的剧变,叶冰蓝虽然没有在场,但是也从家中长辈处有一些耳闻。

    五年前,蒋毅鹤还在国外上大学,当时他的堂哥蒋毅刚,已经当兵十年,少校营长,前途无量,首都军区有名的年轻俊杰。

    无论是在军界还是政界,蒋家的势力都非常庞大,有这么一个巨无霸家族的支撑,再加上蒋毅刚的表现也还算不错,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以后当将军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唯一的疑惑就是,他究竟能扛上几颗将星。

    当时的蒋毅鹤和哥哥蒋毅刚相比,根本就是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少年,蒋毅刚为人处事老辣成熟,早已经被内定成了蒋家的下一代继承人。

    可是,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军官,竟然在一个雨夜,被另外一个更加光芒万丈的年轻人拎着一把四棱军刺,闯进了蒋家大宅,一个人杀出了一条血路,踩着一路鲜血,直接废掉了蒋毅刚的双腿

    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在蒋家大少爷的膝盖上穿了两个透明窟窿韧带和半月板全部被彻底破坏从此,那个声名远扬前途无限的蒋家大少爷,只能被迫退伍,在轮椅上度过他的一生

    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往事本已经被烟尘湮没,可是此时重新吹开烟尘,蒋晨昏依旧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当时的战栗

    在当时的蒋家大宅,已经有五位老资格高手联合坐镇,要?;そ愀?,并且擒住苏锐,可是没想到,苏锐硬是凭借一己之力,硬生生的破开了这五大成名已久的高手的封锁,乱军之中废掉蒋毅刚

    如果没有那五大高手联手阻挡,恐怕蒋毅刚早就已经变成死人了

    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没有人

    蒋晨昏看着当时不在现场的蒋毅鹤,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你的堂哥你的堂哥蒋毅刚,就是被他被他废掉的”

    蒋毅鹤闻言,浑身如遭雷击

    那位如日中天的堂哥,在风头正劲的时候,突然陨落,从此坐在轮椅上,深居简出,再也不过问家族中的任何事务

    如果蒋毅刚还和当初一样,那么现在的蒋毅鹤根本不会拥有现在的地位

    蒋毅鹤没有亲历现场,但是却从无数人的口中,知晓那个晚上是多么的恐怖,自从那日之后,蒋家的继承人被废,好多方面都开始一蹶不振

    那次事件,在蒋家内部简直和禁忌差不多,谁都不敢提,谁都不能提

    没想到,蒋家的惨案,竟然是这个年轻人一手造成的

    在明白了这个关窍之后,蒋毅鹤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得是多倒霉的运气,才能碰上这个男人居然还要扬言废掉他的四肢

    叶冰蓝的眼眉之中也是完全的难以置信,对于五年前的事情,她正在宁海上大学,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也从长辈们的闲谈议论中听说过一些,没想到,一手造成那个“首都流血夜”的人,竟然就是自己失散了十九年的小哥哥

    那一场动荡,几乎颠覆了首都的格局,许多隐世闭关多年的老人都因此事而出手,但均是未能拦下那个光芒万丈的年轻人,那一夜,首都的几大豪门世家继承人,要么被废,要么身死当场许多世家的大宅内部,已经是鲜血满地

    那一个身影,那一把军刺,几乎成为了所有人的噩梦

    白忘川当时也在国外学习,并不了解那一夜的情形,否则,给他一万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在医药协会的年度酒会上挑衅苏锐

    那一夜,首都很多人都感觉到了灵魂深处的战栗,可是,绝大部分人并不清楚,那个如烈焰般燃烧的男人,为何会闯下如此滔天大祸他的怒意,简直让半个首都都为之颤抖

    可是,最让人感觉到惊悚的还不止是这些

    在首都流血夜之后,被打脸的几大世家根本无法忍受住怒意,联合起来向上面的大佬施压,妄图利用国家暴力机关把苏锐杀掉,以解他们心头之恨

    毕竟,如此公然的打死打伤那么多人,按照华夏的法律,必然会落得个立即执行槍决的下场

    但是,出乎几大世家的预料,在他们提出要求的那一刻,许多势力和好几个从开国以来活到现在的老家伙都纷纷站出来,想要保苏锐一命

    真正了解政治的人都知道,在他们那个层次,法律已经不是能够解决问题的武器了既然这些大佬们站出来保苏锐,那么那些所谓的杀人偿命和所谓的法律已经失去作用了

    当然,国家不可能坐视几大世家的滔天怒火而置之不理,如果这些大家族出了乱子,也不是政府愿意看到的,最后,在多方博弈之下,苏锐的命终于被保了下来

    当然,作为那场惨案的唯一执行者,苏锐也受到了一些惩罚只是在某些人看来,相比较那一夜首都所流的鲜血而言,他的惩罚就有些太轻了

    “开除军籍,驱逐出境,五年不准入境?!闭饩褪嵌运杖竦拇斫峁?br />
    本来,“驱逐出境”这四个字只适用于外国国籍的公民,可是因为首都流血夜,由于众多大佬商谈博弈的结果,于是乎,苏锐也就华丽丽的成为了华夏历史上唯一一个被施以“驱逐出境”四个字的本国人

    对于这个结果,在那些流了太多血的世家眼中,自然是太过敷衍,这点惩罚根本连毛毛雨都算不上,苏锐简直就是他们最大的仇人,不凌迟处死都不行,居然只是开除军籍,驱逐出境五年

    可是,这一次华夏政府的几位高层没有再考虑几大世家的想法,强势出手,压下了这些言论,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对于这件事情,没有人敢再提

    那一次的首都流血夜,也铸就了一个男人的铁骨神话

    :感谢sea林逸舟、用户49491169、海西浪人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