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晨昏的名声在首都很响亮,他是首都蒋家多年的仆人。

    蒋家虽然势力庞大,但是家族的一个仆人是没有资格拥有那么响亮的名声,蒋晨昏之所以众所周知,是因为他有另外一重身份蒋氏一族的第一保镖。

    没有人知道蒋家还有没有别的隐藏底牌,至少,表面上的第一保镖就是他。

    虽然他姓蒋,但和蒋毅鹤却没什么血缘关系,只是蒋老爷子曾经一时善心大发在路边收.养的无名小乞丐,给他取了个蒋晨昏的名字而已。.

    没想到的是,在进入蒋家之后,这个小乞丐学起功夫来天赋极高,悟性极强,很快就找不到了对手,如今年届五十,浸淫在武术中多年,所学所练十分庞杂,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这一次,蒋毅鹤来到宁海,也把蒋晨昏带在了身边,有这个蒋家第一保镖坐镇,他做起事情来自然是百无禁忌,为所欲为

    在来之前,蒋毅鹤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叶冰蓝不顺从的话,那么自己就让蒋晨昏把她丢到自己床上去

    这也是蒋毅鹤面对苏锐底气十足的唯一原因

    蒋晨昏之前一直站在阴暗的角落里,当他看到少爷和陌生男子争辩几句的时候,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年轻人血气方刚,斗斗嘴什么的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当蒋毅鹤要求他断掉苏锐的四肢,然后把叶冰蓝擒住的时候,蒋晨昏便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对于这位蒋家的第一高手而言,这种事情一点都不陌生,他之前也干过许多次。

    他不会在乎蒋毅鹤的命令是对还是错,即便他很清楚的知道,动辄断他人手脚废他人四肢的行为是极为不对的,可是这是蒋家少爷的命令,他没有资格也没有兴趣去评论这件事情是对是错,他只要听话,就足够了。

    没有蒋家人,就没有他的今天,虽然他姓蒋,虽然他看起来在蒋家里地位颇高,但是那些嫡传子弟都是把他当成了一个纯粹的打手,或者一条很听话会咬人的狗,仅此而已。

    他本来准备遵从蒋毅鹤的命令,去废掉苏锐的四肢,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就已经一拳把少爷的鼻梁骨打断,甚至已经祭出了杀招

    苏锐身上的杀气极为浓郁,让蒋晨昏浑身的汗毛都要炸开了他知道蒋毅鹤现在在蒋家中拥有着怎样的地位,如果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事,那么蒋家的那些人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

    根本没有来得及想太多,蒋晨昏就已经一拳轰向苏锐这是他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招数,这么多年来,伤在他这一双铁拳之下的高手不知有多少

    他已经不在乎会不会把苏锐给打死,不管怎么样,蒋毅鹤在他的眼前不能出事

    可是,和蒋晨昏预想的并不一样,他这一拳并没有把苏锐的头颅打的脑浆四溅,反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面对自己的刚猛攻击,这个年轻人不闪不避,反而一拳回击自己

    这是想要拼拳力吗真是自不量力

    蒋晨昏非常自信,自信自己可以把苏锐的拳头给打碎

    可是,仅仅凭借自信,并不能够带来胜利,最重要的,还是要讲实力。

    如果换做别人,挨了这一拳,肯定不死也要残废,但是苏锐不同

    两只拳头对上的那一刹那,蒋晨昏忽然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对方的拳头传导到了自己的体内

    是的,就是磅礴,只有这个词才能够形容他此时的感受

    两拳相撞,原地迎击的苏锐一步不退,而带着冲击之势迎面而来的蒋晨昏,却一声低吼,整个人倒飞而回摔在了三四米之外

    这个场景的视觉冲击力是极强的,叶冰蓝本来心都已经到了嗓子眼,可是看到苏锐干脆利落的把蒋晨昏给击飞,顿时还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自己的小哥哥,竟然能够强悍如斯

    长在首都的大家族,叶冰蓝自然听过蒋晨昏的名头,传言此人极为狠辣,下手很重,经?;岣诮业沾拥艿纳砼宰霰o?,这也让那些蒋家第三代更加的有恃无恐。

    可是,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竟然被小哥哥给当场砸飞

    蒋晨昏捂着肩膀,倒在地上,在忍受着那剧痛的同时,依旧处于难以置信之中

    自己浸淫在武术之中那么多年,时至今日,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如此轻易的击败自己,可是这个年轻人竟然一拳就把自己给打飞了而且他还是在处于守势的情况下

    右臂传来阵阵剧痛,右拳也完全麻木,蒋晨昏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骨和臂骨是不是在这一拳的力量下被打的多处骨折

    蒋毅鹤本来以为只要蒋晨昏出手,这个苏锐就死定了,可是事实总是喜欢给别人惊喜,苏锐不仅没死,还一拳把他的超级打手给砸飞了

    “我说过,我如果要杀他,没人能挡得住”

    苏锐又重新说了一遍,而听到此言的蒋毅鹤,则是连胆子都要吓破了

    “你不能杀他”

    此时此刻,蒋晨昏忍着剧痛,在地上大喊道

    “我刚才说的话,你以为是在开玩笑吗”苏锐的脚已经抬了起来,准备踩到蒋毅鹤的胸口上

    “他是蒋家的少爷,如果你杀了他,蒋家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蒋晨昏着急的喊道

    “死无葬身之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苏锐转过脸来看着不远处的蒋晨昏,摇了摇头,冷笑道:“很抱歉,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威胁我?!?br />
    说罢,苏锐一脚重重踩下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蒋毅鹤捂着自己的右胳膊,痛苦的吼着

    苏锐的一脚,并没有落在他的胸口,而是踩在了他的右臂肘关节处

    从刚才的声音来看,他的肘关节应该已经被踩成了碎片,绝对的粉碎性骨折

    依靠现在的医学技术,除非经过特种植入,否则一定不可能完全康复

    “你刚才说要断我四肢,在要你的命之前,我也同样断你四肢,应该不算过分吧”

    蒋晨昏见此,顿时急红了脸,顾不得右手已经骨折,竟悍不畏死的冲上来

    即便失去了一条胳膊的协助,但不可否认,他依然是个高手

    “真是个蒋家的好奴才”

    苏锐冷冷一笑,面对着冲过来的蒋晨昏,身体一个猛烈旋转,左腿好似一条钢鞭,从半空狠狠的抽向蒋晨昏

    苏锐这一下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太快,让蒋晨昏无法躲避,只能硬抗

    后者右臂重伤,只能用左胳膊堪堪抵挡这势大力沉的鞭腿,可是这样,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一声和刚才那咔嚓声极为相似的声音响起,蒋晨昏的两条胳膊都耷拉了下来他的身体也被抽飞了好几米,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滑落在地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嘲讽的说道:“蒋晨昏,你还真是人如其名,天天昏头昏脑的不长记性,五年前我饶了你一命,现在你还想找死,我今天废了你两条胳膊,不算多吧”

    五年前我饶了你一命

    听到这句话,蒋晨昏仿佛感觉到两条胳膊的疼痛都好似不存在了一般,他大脑中的感觉,只有震惊,只有震惊,无限震惊

    这这怎么可能

    五年前五年前想着五年前发生的事情,蒋晨昏这位蒋家第一保镖的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一直留存在他脑海深处的那个浑身染血的身影,和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开始了缓缓重合,终于,两道身影严丝合缝的重叠在了一起,没有任何的误差

    他,就是他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让蒋晨昏感觉到恐怖的话,那么五年前的那个人无疑是其中之一

    他来了,他竟然回来了那个几乎将半个首都横扫的狂人、疯子,竟然回来了

    那一夜,整个首都几乎相当于发生了十级地震,无数人因为他而倒在血泊中

    五年前自己就没能接下他一招,五年后依然如此那种无力的感觉,深深的根植在蒋晨昏的心底

    蒋晨昏这才发觉,自己的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刚才自己竟然听从了蒋毅鹤那个蠢货少爷的命令,去废掉苏锐的四肢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再也挑不出来比这更脑残的举动了

    现在,蒋晨昏终于明白,苏锐的的确确有资格对蒋毅鹤说出那句话来我如果要杀你,没有人能够阻挡

    是的,没有人能够阻挡,哪怕千军万马依旧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个时候,倒在地上捂着断臂大喊大叫的蒋毅鹤依旧没有停下来,他挣扎着望向蒋晨昏这边,愤怒地喊道:“蒋晨昏,我蒋家养了你几十年,你就算是条狗,也得为我把他给咬死”

    蒋毅鹤不知道五年前的事情,但蒋晨昏是一清二楚的,当他听到了蒋毅鹤所说的话时,眉头使劲皱了皱,冷喝一声:“蒋毅鹤,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他妈的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