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叶冰蓝嘴上没有解释,但是她的行为无疑已经说明了一切

    看到此景,蒋毅鹤眼中的阴沉变得更加浓郁

    他把目光从两人的手臂处移开,然后定睛看着苏锐,脸色怨毒。

    看着蒋毅鹤的表情,苏锐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别人对他露出这种神情。

    蒋毅鹤冷笑两声,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叶冰蓝,我追了你那么久,你连理都不理我,首都人都等着看我的笑话,可是我却不离不弃,而现在你却找了这么一个货色,这个野男人哪里比得上我”

    听到“野男人”三个字,叶冰蓝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蒋毅鹤,我警告你,你无论怎么骂我都可以,但你不能骂他哪怕一个字也不行”

    “不要自视甚高,在我心里,他比你强一千倍,一万倍?!币侗兜谋砬橹醋哦笄?br />
    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男人能够和自己的小哥哥相比

    苏锐闻言,看着紧紧攥住自己胳膊的叶冰蓝,心中有暖流汩汩流淌而过。

    “一千倍一万倍”蒋毅鹤怒极反笑:“比身家,比家世,比长相,他哪里比得上我”

    “蒋毅鹤,我最讨厌你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没有你爷爷和你爸,没有你们蒋家,你还能骄傲的起来吗”看来叶冰蓝对此人的反感已经到了极致,见面还没两分钟的工夫,就已经呛的火药味满天飞。

    听到“蒋家”两个字,苏锐的眼睛眯了眯,释放出一股危险的味道来。

    “没有我们蒋家,我会怎样可惜,你的这种假设不成立”蒋毅鹤冷冷笑道:“叶冰蓝,我追了你那么久,你还给脸不要脸,在外面勾搭野男人,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叶家的那两个不能生育的人收.养你,你他妈的就是个野种”

    叶冰蓝的脸色由青变白,身体在轻轻颤抖

    这个词,从小到大,她真的听过很多次,无论是在那个所谓的爷爷奶奶家,还是在外面,流言蜚语总是挡不住的钻进她的耳朵

    叶冰蓝在大学毕业之后执意到宁海来工作,和这一点的关系很大

    她本能的想要攥紧苏锐的手,苏锐却松开了她的手。

    叶冰蓝的身体再次一颤。

    而此时他的小哥哥,已经把胳膊伸过来,把她的身体紧紧搂在温暖的怀里

    蒋毅鹤把这些情景清晰的看在眼底,他把手中的那一束玫瑰花狠狠扔在地上,然后重重的踩上几脚

    “叶冰蓝,你个臭婊子,真是给脸不要脸”蒋毅鹤暴怒的说道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蒋毅鹤就被叶冰蓝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这些年,他一直对叶冰蓝念念不忘,虽然他的床伴三天两头换,个个都是容貌漂亮身材也好,可是他还想要征服叶冰蓝,不为别的,只是满足自己的那份征服

    这些年来,叶冰蓝虽然一直拒绝他,但也从来没谈过别的恋情,所以蒋毅鹤还勉强能够耐住性子,偶尔玩一玩浪漫,一直以来,他都对叶冰蓝志在必得,因此,当他看到自己心仪的女人和这个男人紧紧搂在一起的时候,这位蒋少爷简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气的爆炸了

    苏锐听到蒋毅鹤的话,眼中的冷光再一次凝聚

    他紧紧地搂着叶冰蓝的肩膀,感受着“妹妹”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五年前的情景又开始从他的眼前缓缓闪现。

    那一次,流了很多血,死了很多人。

    再后来,坊间开始悄悄的流传一句话烈焰一怒,流血漂橹

    他是烈焰,是一团跳动着的火,他可以照亮这个世界,同样可以燃烧这个世界

    “我忽然想杀人了?!?br />
    苏锐低声说道。

    是的,他说的是想杀人,而不是想打架。

    叶冰蓝是他的亲人,是他失散多年的小妹妹,这才刚刚找到,他怎么能够容忍别人对他的亲人说出如此侮辱的话来

    在西方黑暗世界里历练了那么多年,苏锐早就做到了理智战胜情感,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无法控制住了。

    听到苏锐的声音,叶冰蓝的身体再次一震,她知道,自己的哥哥要为了自己而发狂。

    “哥,不可以,千万不可以”叶冰蓝抱着苏锐的腰身,有些担忧的劝阻道,在见识到了小哥哥的两个手下的强绝实力之后,她真的不会认为小哥哥在开玩笑他说想杀人,那就是真正的想杀人

    如果小哥哥为了自己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叶冰蓝会遗憾后悔一辈子的

    听到了叶冰蓝的呼唤,苏锐眼中浓重的血色淡了一些。

    “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彼杖衽牧伺囊侗兜募绨?,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叶冰蓝,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嫁进我们蒋家,是你天大的福气,你的那些长辈也都想促成这门亲事,而你却不好好珍惜,不知廉耻地跟这种野男人搞在一起?!苯愫桌淅湫Φ?。

    “蒋毅鹤,你别说了,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些长辈,难道真的就是我的长辈吗”叶冰蓝冷声回答,同时依旧紧紧抱着苏锐,生怕他因为自己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自己只是被叶家收.养的一个女孩子而已,不仅不能为那个所谓的家族做出任何的贡献,还要拖他们后腿。在那些长辈们看来,叶家培养叶冰蓝长大成人,给她这种天大的恩赐,自然是要让她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而嫁给蒋毅鹤,让叶家和蒋家世代交好,无疑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嫁进了蒋家的大门,对于叶冰蓝来讲,无异于一只孤儿院的小草鸡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她有什么不满意的

    蒋毅鹤抬起脚,又在那鲜花上重重的蹍了几下:“等我回去,就亲自去一趟叶家,把你这不知廉耻的行径告诉他们,我看看他们的脸往哪搁”

    “还想要和我们蒋家交好,做他们几辈子的千秋大梦去吧”蒋毅鹤狞笑道:“就你这种,脱光衣服给我上我都不上”

    盛怒之下,蒋毅鹤已经不知道素质为何物了,他把自己的丑恶嘴脸彻底暴露了出来

    叶冰蓝尽管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可是,她依旧紧紧抱着苏锐的腰身,生怕他会不理智冲出去

    但是,她去发觉,自己的手臂轻易的被苏锐给掰开了

    他浑身带着一股森寒的气息,就这样踏前了一步

    蒋毅鹤的嘴角掠过轻蔑的笑容:“怎么,你这个野男人,在我面前,也想充大尾巴狼”

    苏锐摇了摇头:“你真该死,我想,如果我杀了你,恐怕你们蒋家也不会说什么?!?br />
    “哥,别冲动”叶冰蓝喊道,她知道,就算自己冲上来,也是无法阻止苏锐的

    “杀了我你知道我在蒋家是怎样的地位吗”

    蒋毅鹤对着阴影处摆了摆手:“出来吧,给他一点教训。不要太狠,打断四肢就可以?!?br />
    一个身影从阴影中走出来,露出了他的脸,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长袍,长的精瘦,鬓角微白,浑身透着阴鸷的气息,看起来是个高手

    苏锐依旧看着蒋毅刚,甚至没有往这人的方向看上一眼

    叶冰蓝看到了这个身影,忽然想起来一些坊间的传言,连忙着急的大喊道:“蒋毅鹤,你不要胡来这里是律的地方”

    蒋毅鹤对叶冰蓝低声咆哮:“法律在你们的面前,我就是法我让人打断这男人的四肢,我再上了你给脸不要脸臭婊子给我动手”

    可是,他话音未落,忽然眼前一花,一记至刚至猛的拳头已经挥到了自己的眼前

    拳头和鼻梁一接触,脆弱的鼻梁骨便瞬间塌陷下去,发出咔嚓的脆响,无数的鲜血在他的脸上炸开

    只是这简单的一拳而已,蒋毅鹤的鼻涕与眼泪以及鲜血就一起涌出来

    刚才还算不错的面容,此时已经完全的扭曲了

    随后,苏锐的右臂挥出,反手一记巴掌,直接把蒋毅鹤扇倒在了地上

    蒋毅鹤晕头转向,整个脑袋都嗡嗡直响,直到此时,他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毕竟,从刚开始他挨打到现在躺下,也不过短短的一秒钟时间而已

    “一而再,再而三,敢对我妹妹出言不逊,我若杀你,谁人能挡”苏锐的话语中透出了冰冷的杀意

    说罢,苏锐抬起脚,直接要往蒋毅鹤的胸口踩去

    若这一脚踩实了,恐怕蒋毅鹤会胸骨大面积骨折,身死当场看苏锐的动作,根本就没有半点留手的意思

    “给我住手”

    与此同时,那个站在阴影中的中年人一声大喝,话音未落,他的一记拳头已经挥向了苏锐的侧脸

    叶冰蓝在身后看的非常清楚,这个中年人似乎只是跨了一步,就在瞬间来到了苏锐的跟前

    “要小心”

    叶冰蓝刚喊出声,中年人的拳头就来到了苏锐的脸前

    拳势凶狠,虎虎生风

    看这一拳的力量,恐怕就算面前的是块钢板,也可以被毫无花哨的打碎

    似乎早就知道这一拳会来,面对如此凶狠的招数,苏锐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直接转过身,左拳挥出,和这记刚猛的拳头不偏不倚的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