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全部都杀了

    叶冰蓝听到这句话,浑身骤然僵硬

    她当了那么多年的警察,自然可以看出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上充满着有如实质的杀气

    这杀气的浓稠程度实在太过骇人,真不知道得杀多少人才能达到现在这个程度根本就像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

    其中一个长的像是个东方人,黑头发黄面孔黑眼睛,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一米七五的个头,身材并不算太强壮,但是叶冰蓝看到他却有种看见猎豹的感觉

    是的,就是猎豹即便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叶冰蓝也觉得心悸仿佛他下一秒就能超越豹子的速度,直接猛窜出去杀死猎物

    另外一个则是个留着短寸的西方人,国字脸,留着淡淡的胡茬,脸型非常的有棱角,穿着一件深绿色的马甲,里面并没有穿衬衣,而是露出一身强劲的肌肉,如果说刚才的人像一头猎豹的话,那么他就像是一只斑斓猛虎,而且是正处于壮年、战斗力极为强横凶狠的猛虎

    这是叶冰蓝活了二十几年来见过的最危险的两个人而他们,明显是自己那失散了十九年的小哥哥的手下

    自己的小哥哥,怎么会拥有这么恐怖的下属而且看这两个人对他的尊敬程度,恐怕小哥哥的地位远超自己的想象

    即便心中如此震惊,但在听到这两人的问话之后,叶冰蓝还是出于职业本能的喊了出来:“不能杀人”

    这里是华夏,如果随随便便杀人的话,将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

    这是为了自己的哥哥好

    因为越是在体制内呆着,叶冰蓝越是明白,这个国家的暴力机关所能够拥有的力量根本就是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即便个人的武力再超强,也是无法和国家相抗衡

    那两个人连看都没有看叶冰蓝一眼,只是等待着苏锐的命令

    苏锐淡淡一笑:“给点教训就好,这里不比西方,不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烦?!?br />
    而苏锐话音未落,却听到那个壮汉老大大声喊道:

    “叽叽咕咕说着鸟语,装神弄鬼个什么多两个不多,少两个不少,兄弟们,给我把他们一锅端了”

    手持武器的十几个人,还打不过赤手空拳的三男一女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个壮汉老大命令一下,所有人便举着武器要围上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个穿着马甲露着肌肉的外国男人忽然转过身来,手在腰间一抹,再抬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漆黑如墨的大号手槍

    这手槍比普通的手槍要大上好几号,看起来和他的气质极为搭配无论是人还是槍,都透着一股凶狠的劲头

    那壮汉老大一下子被唬住了,他看到这槍,先是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下人也同样停下了脚步

    这居然是槍

    只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打架斗殴而已,竟然有人连槍都拔出来了

    另外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并没有拿出槍来,而是手掌往下一震,手心中便凭空多出好几个五叶飞镖

    那飞镖的边缘打磨的极为锐利,在这样的夜晚下依旧能够泛出让人感觉到心悸的寒光

    仅仅是两个人而已,这凝聚起来的气势就已经远远比对面的十几个人要强大的多就像是一片云和一滩泥的差别

    苏锐和叶冰蓝站在两人的身后,一个看起来云淡风轻,另一个则是有些紧张,叶冰蓝看着外国男人的手中槍,想要张口制止,却发现苏锐已经用他的大手,把自己的小手握在了温暖的掌中

    这一下,叶冰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了。

    “觉得自己掏出一把假槍就能吓唬人吗真以为自己是他妈的施瓦辛格”黄毛一见情形不对,连忙喊道,这些兄弟可是来给自己撑场子的,如果这种时候怂了可就太丢人了而且,他也发自内心的觉得这把槍只是拿来吓唬人的

    可是,黄毛的话音一落,他就已经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槍响

    活了那么大,他从来没在现实生活中听过槍声,更没有想过槍的声音原来可以那么响耳膜几乎都要被震破了

    所有人都同时吓得一个哆嗦

    而在下一瞬间,黄毛就听到了自己的金属拐杖发出了一声脆响,然后他的整个身体都失去了重心,不受控制地往一旁倒去

    一发子.弹,竟然打断了黄毛手中的金属拐杖

    如果有高速摄像机在现场的话,一定能够把这金属拐杖被打断的瞬间给录下来,只有放慢了速度,才能知道刚才的开槍瞬间是怎样的惊艳,是怎样的激动人心

    叶冰蓝的槍法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和这个猛于虎的男人相比,她的那点槍法根本就拿不上台面

    她清楚的看到,在黄毛大叫的前一刻,那个外国男人的槍口还指着壮汉老大,在黄毛发声后,一秒钟之内,他把槍口调转了九十度,连瞄准都没有一下,就一槍打断了细细的拐杖腿

    黄毛摔倒之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吓的控制不住在地上哇哇乱叫

    看到这外国兄弟手里的竟然是真家伙,那壮汉老大再也没法淡定了,连忙大吼一嗓子:“快跑”

    他自己跑的比谁都快,转脸就往驾驶座上跑去,这货竟想撇开所有手下一个人逃命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一把真槍啊如果自己不开着车逃命,难道说要陪着所有人把性命丢在这里

    可是,这壮汉老大还没跑出两步,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是那个拿着手槍的西方男人

    他怎么可以那么快刚才明明还站在距离自己好几米的地方怎么现在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当那个黑洞洞的槍口顶在自己的脑门上时,这壮汉老大终于不敢再有所动作了

    可是,他刚才的那一声“快跑”,却犹如在鸡窝里放了鞭炮,所有人都扔掉手里的砍刀短棍钢管,就像火烧屁股一样跑开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老大被人用手槍顶住了脑袋

    就在此时,那个穿黑西装的东方男人双手一扬,手掌间那些闪着寒光的飞镖就全部飞起,犹如天女散花一般呼啸着把夜空划成了无数碎片

    那些寒光狂飞乱闪,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从十几人的腿弯处一一划过

    而这些飞镖在伤人之后,依旧去势不减,皆是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弧,又回到了这个东方男人的手中

    此时,那些寒光闪闪的飞镖看起来依旧刺眼,上面竟然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沾染

    而此时,那些被划过的腿弯处,才齐齐喷发出鲜血来

    这十几个朝四周逃跑的人,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腿传来一阵剧痛,齐齐捂着腿弯栽倒在地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叶冰蓝简直觉得自己要眩晕了,这是什么暗器手法真的比武侠小说中的还要神乎其神

    仅仅两秒钟的工夫,十几个人就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只有那个壮汉老大还站着只不过他的双腿还在不停的打颤

    就算是用机关槍来扫射的话,恐怕也达不到这样的消灭速度吧

    如果这飞镖划过的不是腿弯,而是咽喉的话叶冰蓝简直不敢想象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很显然,无论是腿弯还是咽喉,只要那个穿着黑色修身西装的男人动动手指就可以

    如果,如果自己刚才不喊出那一声“不要杀人”的话,这十几个扒手混混会不会已经变成了死人

    由于黄毛事先被打断拐杖跌倒在了地上,因此这才逃过了一劫

    “兄弟们,你们怎么都倒了,快站起来和他们干啊”黄毛并没有看清楚他的狐朋狗友们是怎么跌倒在地的,感觉好像只是他们往前跑了一步,就把自己的两条腿给系在一起然后摔倒了

    这货还在大声叫喊,他真是被那声槍响吓破胆子了,心中惊慌无比,今天的事情是他先挑起来的,如果兄弟们撑不住场子的话,他肯定是挨的最惨的那一个

    “真是聒噪”

    那个持槍猛男用英语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随后一抬槍口,一发子.弹从其中呼啸而出,正好打在黄毛脸前半米的地面上

    子.弹和地面碰撞摩擦出来的火星,不偏不倚的飞溅在了他的脸上,烫的他哇哇惨叫

    如果持槍猛男的槍口往上面稍稍多抬一公分,那么子.弹在和地面撞击反弹之后就会钻进黄毛的脑袋

    只是极其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已经把他开槍的功力表露无遗

    这得是从三岁开始就练槍,把射击变成本能,才能拥有这样的实力吧

    开过一槍之后,这猛男再次把槍口顶在了壮汉老大的头上,用英语冷冷说道:“敢冒犯大人,你真该死?!?br />
    那壮汉虽然听不懂英语,但是完全能够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那种清晰浓烈的杀意

    这种杀意让他浑身瘫软,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猛男把槍收起来,走上前去,双手拎着他的衣领,就像是在拎小鸡一样,身体一拧,便把这两百来斤的壮汉直接扔出了十几米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此时此刻,叶冰蓝感觉到了强烈的不真实感她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有种要被颠覆了的倾向

    苏锐看穿了叶冰蓝的想法,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轻轻说道:“这是一个你不曾踏足过的领域,它的名字,叫做西方黑暗世界?!?br />
    :手qiang的qiang居然也是违禁词,完全无法上传,我这一章里有三十五个qiang字出现,只能暂时用繁体字“手槍”代替,太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