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问题,苏锐不禁哑然失笑。

    “你目前还没有嫂子,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如果我愿意的话,你可以有很多嫂子?!?br />
    “吹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么”叶冰蓝的笑容很甜,看来苏锐的答案让她很满意。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锐的回答之后,她竟隐隐的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

    苏锐这还真的不是吹牛,如果在西方黑暗世界,他随便亮一下名头,肯定有很多胸大腰细臀翘的外国妹子飞扑上来的,那才是真正的艳福无边。

    “哥,我说完我的故事了,你还没说说你的故事?!币侗兜难壑写牌诖骸案詹旁诓凸?,你说你搬砖头扛水泥拧钢筋,脏活累活一肩挑,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之前苏锐所说的都是一笔带过,根本没有详细的介绍,在这个世界上,虽然只和苏锐相处了短短五年,但是叶冰蓝毫无疑问的把他当成了内心深处最亲密的那个人。

    对于这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小哥哥,叶冰蓝自然很想要知道他过往的故事。

    苏锐摊了摊手,表示了一下无奈,然后看着自己失散多年的小妹妹,忽然涌起来一股冲动,他在此刻,竟然想要把这些年经历的一切全部都告诉叶冰蓝

    两个人虽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那种深深植入骨子里的情感,却是无法消融的。

    想了一下,苏锐还是摇了摇头:“其实我在国外是混过黑道的?!?br />
    “混黑”叶冰蓝的眼中先是露出一丝震惊,然后便闪现出来有些心疼的神色来。

    她并没有追问的太多,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在少年时期进入社会之后,没人管没人问,相当多的一部分都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这不仅不是正路,更是一条不归的路。

    从小和她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小哥哥,退伍之后,为了生计,竟然要去混黑。

    国外的黑帮,叶冰蓝虽然只是在电视中看到过,但也完全可以想象那些场景。

    那得多危险是不是每天都要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是不是都朝不保夕,随时都可能会被一颗子.弹给结束生命

    而事实上,苏锐所过的日子,要比叶冰蓝所能够达到的想象极限还要惊险。

    此刻,叶冰蓝的心中对混过黑道的苏锐没有任何的瞧不起,只有心疼,很心疼。一想到自己寻找了那么多年的小哥哥竟然过着如此危险的生活,叶冰蓝不禁有一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哥这些年”叶冰蓝欲言又止。

    苏锐则是清晰的看出来了叶冰蓝眼中的那深深担忧,自然明白她的真实想法,他微笑着握了握这位“小妹妹”的手,安慰着说道:“不用担心,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br />
    “真的都好起来了吗”

    “真的都好起来了?!彼杖竦Φ?。

    “好?!币侗兜愕阃?,既然苏锐说好起来了,她也不会再追问下去,就算生活一如既往的不好,她也要和苏锐并肩来面对那些终会过去的糟糕。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苏锐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这才想起来林傲雪的宝马还停在市中心的停车场呢。

    “那我们还是一起打车回去好了?!?br />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载满了人的皮卡忽然停在了二人面前

    苏锐的眉毛挑了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上前一步,站在了叶冰蓝的身前。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背影,叶冰蓝的眼中闪现出回忆的神色,似乎在小时候,他就是这么站在身前,替自己遮风挡雨。

    副驾驶室的门打开,一个拄着拐杖的黄毛从上面挪下来,他看到苏锐,立刻喊道:“大哥,就是他”

    听到黄毛这样喊,皮卡车斗上的人纷纷跳下来,至少有十几个把苏锐和叶冰蓝团团围住

    他们每一个人都拿着砍刀或者钢管,显然是来者不善

    “不要怕?!彼杖衽す防炊砸侗端档?。

    “我是警察,还会怕他们”叶冰蓝说着,就要从口袋中掏出警官.证,却没想到她今天穿的是长裙,根本就没带这证.件。

    “有我在,你不用动手的?!彼杖竦纳艉芮?,却能够给人带来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嗯?!币侗兜懔说阃?,她见识过苏锐的身手,轻轻松松可以搞定四五个小混混,可是这眼前有足足十几个人,他一个人肯定应付不过来。

    不管怎么样,叶冰蓝都不会选择袖手旁观,十九年前,苏锐为她遮风挡雨,十九年后,她要和苏锐并肩作战。

    从驾驶室中走下来一个叼着烟的壮汉,这个家伙穿着背心,一身腱子肉看起来颇为吸引眼球。

    他抽了一口烟,斜眼看着苏锐,问向那个黄毛:“就是这家伙害我们折损了三个兄弟”

    黄毛对苏锐咬牙切齿:“是他,就是他,逼着我们哥几个在公交车上不得不跳车我们追踪查找了那么多天,今天终于是把他们给逮到了”

    原来,在苏锐带着林傲雪第一次体验首都公交车的时候,这黄毛正是那辆车上面的扒手,由于苏锐的强势制止,这几人不得不从高速行驶的公交车上跳下,这个黄毛的一条腿还被旁边的一辆私家车当场压断

    这些天来,黄毛也放弃了偷盗事业,而是让人开车带着他在这附近不断转悠,想要报上次的跳车之仇

    终于,这一次在西华街附近发现了苏锐的行踪,这让黄毛大喜过望,连忙打了个电话,请自己帮派的老大带着所有弟兄全部赶过来。

    这是本地一个颇为猖狂的扒手团伙,这个壮汉老大也是有名的狠人,少年时期就曾经差点把人砍死,几年之后出狱,没有一技之长,只能组建个盗窃团伙,没几年的工夫,这团伙竟然也被他给发展壮大了起来。

    伤了三个手下,这严重的影响到了老大的每日进账,因此这个人必须要砍,好多年没砍过人,他的手也开始痒痒了起来。

    而此时,苏锐显然也认出了这个黄毛,他冷笑道:“这世道还真是变了,扒手都能那么猖狂,怎么,上次还没把你打到爽是吧”

    黄毛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上次苏锐下手实在太狠,他现在一想起来还感觉到腿肚子在发颤。

    “老大,就是他,你要帮我报仇”黄毛连忙喊道。

    “报仇当然要报,伤了我们几个弟兄,我要是不替他们报仇,怎么当你的老大”壮汉老大的如意算盘打的非常好,他看这西华街地处偏僻,晚上行人极少,不过是一男一女而已,动手之后坐着车就跑,肯定没什么问题。

    可是,当这老大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看到了一身长裙的叶冰蓝,在这个瞬间,他觉得非常惊艳,自己的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

    这个老大可以确定,在过往的那么多年里,他绝对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

    “老大,动不动手”黄毛问道。

    咕咚

    这老大咽了一口口水:“把男的打残,女的抢走?!?br />
    这十几个扒手也都被叶冰蓝的美丽给迷住了,既然老大这么说了,他们也不能继续欣赏,先把苏锐废了再说,至于那个女人说不定老大抢走之后玩腻了可以赏给哥几个爽一爽。

    真的是太漂亮了

    听着那个老大的话,叶冰蓝的眉头皱了皱,眼睛里流露出厌恶的神色。

    “长得太漂亮了,终究是会带来危险啊?!彼杖竦餍Φ目戳怂谎?,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些小蟊贼给放在心上。

    “死到临头还敢猖狂,给我动手?!崩洗笃沉怂杖褚谎?,嘿嘿一笑,继续欣赏叶冰蓝的美色。

    十几人打一个,在这群扒手看来,他们百分百必胜,根本没有任何失败的可能

    叶冰蓝把包放在地上,攥紧了拳头,立刻就要冲出去

    可是,在她刚刚迈出步子的时候,就被苏锐给拉了回来

    “我说过,这里交给我,不需要你动手?!?br />
    说完这句话,苏锐再一次站在了叶冰蓝的身前。

    叶冰蓝是警察,外表虽然漂亮,但绝对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她当然不会同意苏锐的观点,也不想看到自己刚刚找到没多久的小哥哥有受伤的风险,只是,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两道人影似乎是破空而至,速度极快

    这两人在空中都是齐齐一个翻身,以一种极其潇洒且有效的姿势翻进了包围圈,在这群扒手的头顶上留下了黑色的影迹

    叶冰蓝都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够用了,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高手怎么可以那么矫健刚才的那个空中翻身,似乎自己只有在武侠片的特技中才能看得到啊

    这个时候的叶冰蓝还不明白,她对于世界的认识,只是比较明朗化的一部分,那些黑暗的地方,几乎可以称之为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地方充满着血腥,充满着杀戮,没有任何规则和情义可言,

    那些扒手则是没有叶冰蓝那么高超的眼力,他们只感觉到眼前一花,头上似乎有一阵风刮过,两个人影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两个人进入包围圈,立即转身,面对着苏锐,右手握拳放在胸前,身体前倾四十五度

    叶冰蓝似乎觉得这动作有点熟悉,思考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是曾经中世纪西方上流社会用以表达最高敬意的礼节骑士礼

    “大人,我们来迟了请您恕罪”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叶冰蓝了解一些西方文化,也懂很多英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愈发震惊

    “确实是迟了那么一点点,起来吧?!彼杖竦淖旖枪雌鹨凰课⑿Φ幕《?,说道。

    这两人直起身体,看着周围大眼瞪小眼的一群扒手,杀气腾腾地说道:“大人,这些人敢冒犯您,要不要全部杀了”

    :加更一章,加油,还有,好多违禁词,凡是我中间加了符号隔开的,都属于违禁词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