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如果叶冰蓝知道,苏锐只不过是一个在宁海第四福利院长大的孤儿时,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看在你上次请我吃早饭的份上,今天的晚饭我请了?!彼杖翊笫忠换?,豪气干云的说道。

    “我请你吧?!币侗堆锪搜锸掷锏陌咨?,脸上的笑容甜的有些醉人:“发奖金了?!?br />
    “那也不行,你赚钱不容易?!彼杖窦岢肿潘档?,“我来请?!?br />
    的确,叶冰蓝的付出,远比她几千块的工资回报要多的多。这个女孩子正在以着超出常人的毅力,咬牙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那好吧?!币侗肚纹さ奶颂?,对服务员说道:“我也要一份照烧鸡排饭?!?br />
    “看来咱俩的口味还差不多嘛,真是缘分?!?br />
    苏锐看着叶冰蓝的脸,发现这次见到她,并不像之前那样,脸上写满了疲惫,看来这个丫头最近一段时间休息的还算不错。

    只不过是一份照烧鸡排饭而已,叶冰蓝可不会认为这是巧合或者说是默契,笑道:“你这套近乎的方式也太俗气了,要是这样说的话,这里至少有一半人和你吃的一样?!?br />
    “最近不是很忙”苏锐看着叶冰蓝穿着碎花长裙的模样,真的有些美不胜收之感。

    “还好,最近的案子不太多,难得休息一天,就出来逛逛街买买衣服?!币侗兜钠现H肥岛昧诵矶?,当然,这和上次苏锐在警察局的“暴力”行为有着极大的关系。

    自从那一次,叶冰蓝从心态上便不再那么累了,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人。

    鸡排饭很快上来,两人边吃边聊,这堪称极简的简餐,竟被两人吃了大半个小时才吃完。

    “还要陪你逛逛吗”苏锐看到叶冰蓝只是拎着一个包包,并没有买什么衣服。

    “我都看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太喜欢的?!币侗痘瘟艘幌蚂穆砦脖?,笑道:“反正平时都穿警服,就算买衣服也用不到呢?!?br />
    苏锐听了不由地有些感慨,他看着叶冰蓝那好看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你们确实很不容易,别太让自己累着?!?br />
    叶冰蓝点点头:“只能让自己尽力了?!?br />
    “我送你回去吧,都快八点了?!彼杖窨戳丝词直?。

    “八点钟而已,距离我们平时吃加班夜宵的时间还差几个小时呢?!币侗都虻ゲ痪獾囊痪浠?,却透出了她工作时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个世界,对于警察总有着太多太多的误解。

    看起来,叶冰蓝并不想回去,和苏锐聊天,让她挺开心的,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好久没有聊的这般开心了,这让她挺舍不得回去的。

    像是看穿了叶冰蓝的想法,抑或是苏锐也有这种想法,笑道:“要不,咱们找个咖啡馆继续聊天吧”

    叶冰蓝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神秘的一笑:“跟我走吧,带你环游宁海?!?br />
    “环游宁?!彼杖裰缸怕繁叩囊涣竟怀?,笑着说道:“你不会是要带我坐公交环游宁海吧”

    叶冰蓝笑着点点头:“正是如此,你别嫌寒碜啊?!?br />
    “我当然不嫌寒碜?!彼杖癜押蟀刖浠把乖诙亲永?,他并没有告诉叶冰蓝,林傲雪的宝马740还被他留在停车场。

    “那就走吧?!币侗犊雌鹄葱酥峦Ω叩?。

    两个人就这样登上了环城公交末班车,这种公交是宁?;废?,一趟下来就得两个多小时,公交司机也挺不容易的。

    苏锐和叶冰蓝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低声聊着天,腿靠在一起,身子离的那么近,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这两人却也是无话不谈,除了没有提及双方的家世和一些秘密之外,几乎把能聊的都聊了一个遍。

    “你以前在国外是做什么呢”

    聊了一个小时之后,叶冰蓝终于知道苏锐并不是来自首都的顶级大少,至于上次一个电话就能让首都纪委派人调查张元兴副局长,那完全是秦冉龙的家世显赫、关系通天,和苏锐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当然,这都是苏锐的说辞而已,他只是简单的说自己曾经当过兵,后来出国工作过一段时间,如果把自己西方黑暗世界的事情说给叶冰蓝听,恐怕这位女警花听了之后就要对自己上手铐了毕竟自己在宁?;褂幸怀∶?,叶冰蓝他们到现在也没破案。

    “什么活都干过,搬砖扛水泥拧钢筋?!彼杖裉颂郑骸霸嗷罾刍钗铱墒且患缣??!?br />
    “我才不相信,就你这细皮嫩肉的?!币侗度滩蛔〉囊Τ錾?。

    这个时候,公交车停了,她一看站台名,连忙说道:“走,下车,我带你看个地方?!?br />
    苏锐有些好奇的跟着叶冰蓝走下车,当他看到站台的名字时,不禁有些愣住了。

    因为站台名赫然是西华街。

    这是苏锐之前带林傲雪来过的地方,也是宁海第四儿童福利院的旧址。

    “十几年的时间,真的是沧海桑田?!?br />
    和苏锐并肩走在安静的西华街上,叶冰蓝感慨着说道:“现在的宁海,真的连十几年前的建筑都很难找到了?!?br />
    苏锐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前几年到处在拆迁,到处都是大工地,现在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之前的城郊结合部已经完全变了样子?!?br />
    每一个城市都是这样,游子们回到家乡,却连家都找不到了。

    苏锐说到这儿,看着叶冰蓝的眼睛,很认真的问道:“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叶冰蓝一笑,笑容落在苏锐的眼中,显得极为动人:“因为我想要和你分享?!?br />
    苏锐心中一动:“分享分享什么”

    “难得遇到一个这么聊得来的朋友,我想和你聊一聊我的故事?!币侗端直吃诤竺?,微微仰着头,看着今天难得的清朗夜空,眼神之中透出回忆的神色。

    “这些故事,我还从来没有讲给别人听过?!?br />
    “好?!彼杖窈苋险娴牡懔说阃?。

    如果你的朋友愿意和你分享她不为人知的过去,那说明她已经对你充满了绝对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建立在真诚真挚的基础上,是无价的情感。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一间便利店的门前,看着夜空下的寥寥行人,目光悠远。

    “我的户口是在首都,从四岁半到十八岁上大学之前,我都是在首都长大?!币侗痘匾渥潘档溃骸岸谒乃臧胫?,我都是生长在这片土地上?!?br />
    苏锐已经猜到了,在叶冰蓝从西华街站下车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很奇怪吧,我对四岁半以前的记忆,到现在都非常的清楚?!币侗段⑿ψ潘档溃骸盎蛐?,这是老天让我把这些东西都记住,人终究是不能忘了本的?!?br />
    叶冰蓝的眼中流露出怅惘的神色来:“曾经,我和很多的小伙伴一起长大,我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没有父母?!?br />
    苏锐浑身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冰蓝他的身体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定在原地,连动弹一下都难以做到

    叶冰蓝却没有注意到苏锐的异常状态,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们都是孤儿,虽然没有父母,但是却一点也不缺少关爱,现在想来,那段时间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开心最无忧的时光了?!?br />
    苏锐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明显有些滞涩心脏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

    “可是后来,福利院发生了一场大火灾,几乎被烧成了一堆瓦砾,有好多老师和小伙伴都没能从那场火灾中生还?!?br />
    说到这儿,叶冰蓝的语气带着一丝悲伤的味道,仿佛对那火灾的无情还历历在目,对于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来说,那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即便当时叶冰蓝只有四岁半,但也把这一切记的十分清楚。

    “我幸运的活了下来,和一些幸存的小伙伴一起,被转到了另外一家福利院,没过多久,便被现在的父母领养了?!币侗兜难壑幸丫姆鹤爬峁猓骸拔蚁衷诘母改付际呛萌?,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但是那些幸存下来的小伙伴,却绝大部分都找不到了,甚至,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br />
    这是真正的离别之殇,随着时间的推移,年少的许多人都消失了,有些遇见的人仅仅是过客,有些遇见的人却会在你的生命力驻足一生。

    在福利院长大,会对很多少年的心理造成畸形的影响,这些少年在十三四岁走进社会之后,有很大一部分人便开始依靠盗窃、厮混为生,不到二十岁就可能进过好几次少管所,看待社会的眼光也异常偏激,因此叶冰蓝说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的确是很有道理。

    童年时都是无忧无虑的,但一旦长大,那些分歧与变化便不可逆转的出现,伴随一生。

    苏锐已经不讲话,从开始到现在,他的身体一直冰冷,完全不符合常态

    叶冰蓝轻轻的擦了一下眼睛,带着泪光笑道:“你可不要取笑我,也别因为我的身世而震惊,咱们两个谈得来,我才会对你说这些?!?br />
    说着,叶冰蓝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串红色的小手串。

    说是手串,似乎只是一条简单的红线而已,红线的圈很小,看起来应该是小孩子戴在手腕上的。

    也不知道洗了多少次,红线几乎已经洗的发白,而在线的另外一端,系着一个红色的小塑料扣子。

    就是那种小女孩棉袄上面经??梢约降乃芰峡圩?。

    看着这个躺在手心里勉强可以称之为手串的小红绳,叶冰蓝的眼底释放出柔和的光芒来:“这是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耍关系最好的小哥哥送给我的,后来他离开了福利院,就在火灾之前,也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br />
    流了那么多的血,受了那么多的伤,经历了那么多的故事,苏锐自认为自己早已心如磐石,根本没有什么再能触动他,可是这一次,当他看到叶冰蓝手中的那个小红绳时,不知不觉,已经是满眼泪光。

    无数的过往,已经呈井喷式的爆发出来,在他的眼前一一呈现。

    “小冰,好多年没见?!彼杖袂崆崴档?。

    听到这个称呼,叶冰蓝也浑身一震,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苏锐眼中的泪光。

    风吹雨成花,

    时间追不上白马,

    你年少掌心的梦话,

    依然紧握着吗

    云翻涌成夏,

    眼泪被岁月蒸发,

    这条路上的你我她,

    有谁迷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