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淑玲虽然八卦,但智商也不算低,她和老伴儿也早就交流过此事,一致认为自己的女儿最近神经绷得太紧,对自己的要求又那么高,因此出去旅行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五十来岁的女人依旧是压不住那颗八卦的心,连忙问道:“去哪里”

    “暂定去南海?!绷职裂┑拖卵哿?,盯着桌子上的玻璃杯,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她的眼神竟然有些躲闪,似乎是不想和自己的老爸老妈正面对视。

    “去南海那是个好地方啊?!倍杂谡飧龅胤?,林福章自然不会反对,因为他和魏淑玲都非常喜欢去那里度假。

    魏淑玲两眼释放出八卦的光芒来:“和谁一起去”

    林傲雪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说道:“和苏锐?!?br />
    魏淑玲一拍巴掌:“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这是去提前度蜜月吗哎呀哎呀,真不错啊,你们俩进展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的多”

    “妈,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绷职裂┎唤弈蔚乃档?,这个八卦妇女中毒太深,已经是没救了。

    林福章知道原委,但也没想着帮忙解释,而是笑着问道:“去几天”

    “暂定三天吧?!闭獗叩氖虑樘?,林傲雪也不想离开太久,毕竟好几个项目的总负责人都是她。

    这个姑娘,真是把自己逼的太狠了。别的老板都是压榨员工,而她却是自己压榨自己。

    “出去玩玩也好,好好收拾一下,放松放松,调整一下心情?!绷指U驴醋排源1沟难?,不禁流露出心疼的神色来。

    “嗯?!绷职裂┑愕阃罚骸拔蚁壬下トチ??!?br />
    看着女儿的背影,魏淑玲用胳膊肘捅了捅自己的男人,低声说道:“喂,老林,你说傲雪跟苏锐在这旅行的过程中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林福章瞪了她一眼:“年轻人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嘛真是越老越八卦?!?br />
    说罢,林福章便也起身上楼,这倒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关心女儿的终身大事,只是因为他已经看透,三矬氨仑是女儿的命中劫数,唯有苏锐才是女儿逢凶化吉的唯一选择,至于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那就由他们去好了。

    命运的选择,谁都躲不掉。

    苏锐从林家庄园出来之后,并没有立即回到东方珍珠酒店休息,而是开着林傲雪的另一辆宝马车前往宁海市中心的商业街,一个人总会感觉到有些寂寞和无聊,去看看灯红酒绿也是不错的。

    本来他还想要去薛如云的酒吧看一看,但是这时间才七点多,距离夜生活的正式开始,还有些太早了。

    把车停好之后,到商业街上随便找了一家餐厅,点了份简餐之后,苏锐便坐在座位上,隔着窗玻璃看起了夜景。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老大,任务完成,约翰逊死了,黑血佣兵团也被彻底铲除?!钡缁澳嵌舜戳嘶畦麝椎纳?,只是,这声音中透着一丝疲惫。

    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你们比我给的时间晚了三天?!?br />
    黄梓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因为中间遇到了点困难,邵梓航也受了伤,所以”

    听到这话,苏锐的眼睛中骤然释放出来一抹寒光:“你说梓航受了伤”

    “是的?!?br />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带着其他人一起去的么一个小小的黑血佣兵团居然能挡住你们的脚步”苏锐觉得有些意外,要知道,按照他本来的意思,铲除整个黑血佣兵团,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可是现在看来,双子星完成任务的时间比自己预想的要晚了三天,而且双子星之一的邵梓航还受了伤。

    听黄梓曜的口气,这伤势应该还不轻,否则的话以他的性子根本不会对自己提起。而且,苏锐非常的了解黄梓曜,如果他都说自己遇到了一些“困难”,那肯定是极大的困难

    “本来围歼黑血佣兵团的时候,并没有花太大的力气,很轻松的就清掉了他们的大本营,可是后来被约翰逊跑掉了,我们在追击的过程中遇到了几个前来阻拦的高手,梓航也因此负了伤?!?br />
    “整个西方黑暗世界,能让梓航负伤的高手也不算多,那几个人是谁,你认得么”苏锐压低了声音,眼神往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注意这边,才说道。

    这件事情已经出乎了苏锐的预料,那几个前来阻拦追击的高手,显然不是黑血佣兵团里面的人,说不定就是冥王哈帝斯帐下的高手

    “不认得,他们都蒙着面,我们也有伪装。梓航受伤之后,我们便没有再追,但约翰逊已经被我一枪打爆了头,必死无疑?!?br />
    相隔几万公里之外,黄梓曜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护士给自己清洗伤口,脸上的肌肉疼的有些颤动??扇氖钦庋?,他依旧能够在电话里保持平静的语速并且不被苏锐发现,这个人的意志力真的很不简单。

    “梓航的伤势怎么样”

    “一发子弹打中了肩膀,已经做了手术?!?br />
    苏锐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估计你也受了伤,没有告诉我而已,你们好好养伤吧,稳住大本营,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报告?!?br />
    黄梓曜在电话那端有些愕然,他自认为已经伪装的足够好了,又怎么会被苏锐发现不对劲的

    “好?!被畦麝孜弈?,什么都瞒不过自己的老大。

    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我在华夏还需要待一段时间,说不定还需要你们过来帮我,耐心养伤,然后等我的消息?!?br />
    苏锐说罢,便挂了电话??醋挪AТ巴饷娴娜死慈送?,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西方的形势已经越来越复杂了呢。

    邵梓航正躺在黄梓曜旁边的那一张病床上,浑身缠满绷带,他听着黄梓曜的话,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明明浑身上下伤了好几处,你为什么只说我一发子弹穿过肩膀那明明就是差点穿过心脏好不好”

    黄梓曜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没用否则的话咱们一定能留下一个来,我没实话告诉大哥都是给你留面子了?!?br />
    邵梓航又不满意了,刚要回嘴,却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

    “手术做完你就好好躺着吧,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别浪费在和我斗嘴上了?!被畦麝桌淅涞幕亓怂痪洌骸胺凑阆衷谝泊虿还??!?br />
    邵梓航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确确实实,他现在浑身缠满了绷带,哪里还是黄梓曜的对手

    苏锐打完了电话,他要的简餐也被服务员端了上来,今天他的位子比较靠角落,也是这间餐厅里比较安静的一个区域了。

    如果没有林傲雪,没有三矬氨仑的话,那么自己的人生也不会改变,也会依旧呆在西方那片天空下,对着这个世界的东边方向轻轻叹息。

    可是,没有如果,这一切都是宿命,命运的选择,让人无法逃避。

    正当他准备埋头对付食物的时候,忽然眼角中走进了一个极为熟悉且惊艳的身影。

    一身碎花长袖连衣裙,娇俏中透着飒爽,姣好而高挑的身材被薄薄的裙子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来者正是叶冰蓝。

    此时的她脱下警服,穿上裙子,却比许多的超模都要惊艳。

    一进入这间餐厅,她便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长得好看也就罢了,偏偏身材还那么好,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很多女人对着她释放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有些男人因为光顾着看她而忘记了自己女朋友还在身旁,或多或少的都被掐了几下狠的。

    苏锐的心情也好了起来,西方黑暗世界所带来的雾霾消散了不少。他站起身来对叶冰蓝招了招手:“冰蓝”

    叶冰蓝本来只是难得有个休息的时间,一个人出来逛逛街,却没想到在这里听到了这个称呼,在这个城市,极少有男人会喊她“冰蓝”。

    转过脸,却看到了苏锐的笑脸。

    叶冰蓝笑着走过来:“没想到你也来体验生活了?!?br />
    “什么叫我也来体验生活了,对我来说,这顿饭很奢侈的?!彼杖裰噶酥缸约鹤郎隙丝榍恼丈占ε欧?。

    自从上次大闹分局的事情之后,叶冰蓝早就把苏锐当成了身份不得了的大少,在她的眼中,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们几乎全部都是花花公子的类型,很少有热血有正义感,像苏锐这种真是少之又少,因此这并不影响她和苏锐成为关系更进一步的朋友。

    而且,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叶冰蓝隐隐有了一种和苏锐并肩作战的感觉,在这片并不算晴朗的天空下,他们正用各自的努力方式,傻乎乎的努力着,哪怕减少天空中的一丝阴霾,也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偌大的世界中,能够拥有一个志同道合的战友,不得不说是件极为不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