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雪几乎是拉着苏锐从家里逃出来的。

    如果不逃出来的话,她恐怕就要被自己老妈的几句话给憋死。

    是的,饭还没吃完,她就一把拽起苏锐的手腕,两个人就这么跑了出来。

    而此时苏锐的另外一只手上还捏着一根油条。

    可是,貌似有点不对劲。

    魏淑玲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对自己的老伴儿说道:“还说他们两个没谈恋爱,你看看傲雪,还主动拉起苏锐的手往外跑呢”

    林福章一脸笑意的摇了摇头,年轻人事情,他觉得老年人还是少管一些的比较好。

    是啊,正如魏淑玲所说,林傲雪怎么就拉着苏锐的手一起往外跑呢

    她为什么不是自己跑出去

    等到拉着苏锐的手狂奔到了车上,林傲雪才长长出了口气,依旧心有余悸。

    前排坐在驾驶座上的王远眼睛都直了,他可是第一次见到大小姐主动拉着别的男人

    姑爷就是姑爷,这地位根本不是一般男人能够相比的看来,大小姐真是彻底的对这个男人敞开了心扉

    在奔跑的过程中,苏锐一直是被林傲雪牵着手腕,这个家伙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看起来略微有那么一丁点贱贱的感觉。

    喘了几口气之后,林傲雪才说道:“我妈真是个八卦的人,根本解释不通,幸亏我们提前跑出来了,不然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br />
    对于林傲雪来说,刚才的这一句话,真的很长。

    苏锐笑眯眯地瞥向自己的手腕,看着那纤手还依旧抓着自己,调笑道:“我可没要和你一起跑出来,是你把我拉出来的?!?br />
    “什么”

    这个时候,林傲雪才顺着苏锐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手,顿时满脸红晕,连忙松开

    “这是怎么回事”

    林傲雪完全不记得自己有做过这个动作

    可是,自己的手刚才确确实实是拉在苏锐的手腕上

    这世界怎么了

    苏锐笑眯眯的靠近她的耳边,鼻孔间瞬间钻进来女生特有的淡淡的幽香。

    “我告诉你,有些时候,人的这种动作都属于下意识,在某些时候来讲,近乎于本能?!?br />
    苏锐看着林傲雪通红的脸颊,真想轻轻的亲一口在苏大帅哥眼里,这绝对是出于对美的欣赏和尊重,和色无关。

    林傲雪不吭声,她是在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本能的行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唉,反正你都拉了我的手了,无论你以后跟你老妈如何解释,也别想解释的通了?!彼杖窆Φ?,看起来很开心。

    “你就那么开心吗”林傲雪看他幸灾乐祸的样子,直接伸手又在他的腰间拧了一把

    苏锐很是配合的叫了一声,而这一声又勾起了林傲雪的回忆,如果不是苏锐早晨也这样惨叫的话,根本不会把自己的老妈招来,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了

    林傲雪越想越气,越想越闹心,干脆又伸出手来,连续掐了好几次

    在前排的王远看来,这真的和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无异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br />
    王远心中默念着这句话,把注意力集中在前方,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去看后视镜里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如果林傲雪知道王远是抱着这种心态的话,恐怕也要扣发他半个月的薪水,以示惩戒。

    暮春初夏,阳光温柔风也和煦,这样的日子犹如缓缓流淌的溪水,安宁间带着波光粼粼。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了好几天。

    这几天来,林傲雪几乎不敢回家,每天回去都要面对老妈的叨唠,在这种情况下,她自然也不愿意苏锐上门,那样的话,更是有口说不清了。

    西方黑暗世界这些天来也没什么动静,那个神偷马塔被苏锐收服之后,后者一直就没联系过他,不过这马塔也还算是个说话算数的家伙,一直呆在华夏的一间宾馆里,从未有离开的想法。

    与其回去面对冥王大人的惩罚,不如跟着太阳神好好地混了,那样的话,或许还有一条不错的生路。

    苏锐闲来无事,去财务部晃荡了一圈,又引起了这个部门所有美眉的轰动,现在他在集团内部的人气可谓是极高,几乎没有人能够盖的过。

    他来是想问问周安可具体的休假日期有没有定下来,之前说是一月之后,现在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不过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如愿见到周安可,只能悻悻然离开,跑去食堂提前吃午饭。

    现在的苏锐是整个必康集团里最自在的人,没有谁敢管他,也就是陈雷刚在暗中对他使出憎恨的眼神,表面上还是不敢有一点的不敬。

    而和苏锐的绯闻女主角林傲雪就没有那么自在了,她在看文件,不,也只是看起来在看文件而已,她的目光已经停留在一个页面上许久了,明显是在走神。

    虽然距离实验室的暗杀事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是林傲雪并不能够完全调整过来,她还是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沉重,呼吸也放不开,每次踏进那个实验室,似乎都有种血腥气息迎面扑来的错觉。

    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林傲雪真的感觉到自己有必要去休息一番了。

    是的,这一次的暗杀事件不仅对她、甚至对整个必康集团都造成了重大的影响,以前的林傲雪只是一心扑在技术和集团的管理上,从来不曾想过,这个社会上竟然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

    即便事先对事情走向都有过预判,但是当实验室腾起烟雾的那一刻,她还是觉得,所有的预判都没有任何用处。

    该来的,总会来,而且会远超出你的想象。

    西方黑暗世界、人皮面具、暗杀、尸体、以及脖子上那还残留着的青紫印痕,这些词语、这些情况全都清晰地昭示着这一切并不是假象。

    尽管苏锐只要稍稍递过来一个眼神,或者他短短的三言两语,就能给自己增加不少安全感,回想起这件事来不至于那么恐怖,也能有信心面对未来??墒?,林傲雪发现自己的心态真的需要调整一下,仅仅依靠苏锐的轻言安慰是不够的,也只是暂时缓解而已。

    可是,该怎么调整

    林傲雪并没有找到合理的方法,就像一个憋闷了很久的人找不到宣泄口一般。

    这个原因也直接导致林傲雪这两天精神状态都不太好,有些烦躁,无论是文件还是实验报告都看不下去,经常走神,往往眼睛在一个页面上停留许久都不翻页。

    午饭时间到了,林傲雪也没有任何的食欲,她喝着杯中的莫斯比花茶,坐在办公桌前继续发着呆,办公室的门却直接被推开了。

    林傲雪瞥了苏锐一眼,这个讨厌的家伙,现在进自己的办公室从来都不敲门了。

    不过她倒也习惯了,对于苏锐这种性格的人,你根本无法限制他什么,你越是想着限制他,他就越来劲。

    “嗨,美女,今天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苏锐坐在林傲雪的对面,毫不客气的端过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花茶,感觉很是舒爽。

    这个杯子,林傲雪才刚刚喝过水。

    现在看来,林大小姐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无所谓了,这个贱人,无论如何防着他,他都能弄到自己的茶杯,现在只要苏锐不把自己的杯子拿走,他爱怎么喝就怎么喝。

    当然,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林傲雪并没有说,她似乎觉得苏锐并没有之前那么讨厌了,而且这个男人的口气很清新,完全没有任何的异味。

    不知为什么,在这一点上,苏锐和别的男人却是大相径庭。

    有些时候,林傲雪在和公司科研人员开会的时候,那些整天埋头科研不修边幅的理科男总是能用浓重的口气把她熏到想逃离实验室,后来林傲雪忍无可忍,干脆规定开会之前所有人必须刷牙,这也成为必康研究中心一个非常奇葩的规定。

    和这些人相比,苏锐能够拥有如此清新的口气,自然显得很另类了。当然,对于任何女生而言,这一点也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这时候,林傲雪看着苏锐在喝着花茶,她的眼神不禁闪烁了一下,似乎想起苏锐那天在认真地给自己涂抹完药水之后,用嘴给自己轻轻吹气的样子。

    是的,那种充满阳光的清新气息真的很好闻呢,现在想来,林傲雪觉得那味道还犹在鼻间。

    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曾经青紫的伤痕,这几天已经变得极淡,马上就要不见踪影,这也多亏了苏锐的神奇药水。想到这儿,林傲雪的目光再次闪烁了一下。

    “你看我干什么难道我又变帅了”

    苏锐放下茶杯,发现林傲雪正在盯着自己,不禁似笑非笑的问道。

    被苏锐发现了,林傲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脸庞立刻红了起来,两朵红晕配合着雪白精致的脸颊,真的是美艳无双。

    “你真好看?!彼杖窨吹搅职裂┝澈斓难?,不禁愣了一下,真的是太漂亮了,这个样子的林傲雪,足以让人感觉到惊心动魄。

    林傲雪脸上的红晕不自觉地又多了几分,她把眼帘低垂下来,低声说道:“无聊?!?br />
    最近这些日子,林大美女脸红的频率可是呈直线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