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雪闻言,差点摔倒,连忙快走两步,赶在自己的老妈跟前堵住了卫生间的门,满脸涨红地说道:“里面没人?!?br />
    “没人没人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魏淑玲也不是白活了那么多年,显然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女儿有些不正常。

    平日里对待自己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什么时候见到她这样紧张啊

    越是紧张,便说明其中越是有猫腻。

    “我没紧张?!绷职裂┒略诿徘埃骸拔衣砩弦ノ郎湎词?,你快走吧?!?br />
    “我听里面有水声,是不是有人在洗澡”

    “没有,我刚才放水的,忘记关上水龙头了?!绷职裂┱娴木醯米约阂槐沧佣济蝗龉敲炊嗟幕?,今天一股脑儿全部凑齐了。

    “放水”魏淑玲一脸不相信的神情:“那你快去关上啊,这样放水多浪费?!?br />
    “你快走吧,我这就关上去?!绷职裂┧浪赖沧∽约旱睦下?,就算是个不正常的人也能看出这里面有不正常了。

    “傲雪,你快告诉我里面是谁”

    魏淑玲也不想陪着自家姑娘再玩捉迷藏了,她玩味的看着闺女,问道。

    “里面没有人,真的没有人?!绷职裂┒伎旒彼懒?,都怪苏锐,这时候洗什么澡啊

    听到外面的声音,苏锐麻溜的穿好了衣服,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拉开门。

    是的,就在林傲雪说完“真的没有人”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身后的门被从里面打开,苏锐正擦着头,一脸笑意的出现在母女二人的面前。

    “阿姨,早上好?!彼杖窆Φ?。

    林傲雪差点失去重心,栽倒在他的怀里

    这个混蛋

    自己一心要拦着,却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主动把门打开了

    林傲雪气冲冲的瞪着他,却发现苏锐满脸笑容,老妈魏淑玲的表情也由阴转晴,而后阳光灿烂。

    “原来是小苏啊哎呦,我当是谁呢,你看刚才傲雪紧张的,又不是外人,你说她何必呢,直说不就成了”

    这老太太还真是犀利啊,苏锐挠着头皮:“傲雪她可能害羞吧?!?br />
    “是啊,刚谈恋爱可能都会害羞一些,不过小苏你别介意,以后慢慢就好了?!?br />
    魏淑玲满脸笑意,她本来就有心把苏锐变成自己的女婿,今天早晨看到苏锐还在女儿的卫生间里洗澡,显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呃,我会慢慢习惯的?!彼杖袼底?,还似笑非笑的瞥了林傲雪一眼。

    “你们乱讲什么呢”林傲雪看到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乱七八糟说个不停,竟然完全把自己给无视了。

    魏淑玲不满的瞥了自己女儿一眼:“小苏,你说傲雪也真是的,之前我还劝她要多注意和你搞好关系,她嘴上还一百个不愿意,可是你看现在,竟然偷偷摸摸的就把你给拿下了拿下了就拿下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是值得一家子都好好庆祝的好事啊傲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说你”

    魏淑玲刚要开启机关枪模式,就被林傲雪无奈的打断了:“妈,你那么八卦做什么我和苏锐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br />
    “我就知道你不承认,我也不指望你承认,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蔽菏缌嵋坏阋膊荒?,乐呵呵的对着苏锐说道:“小苏啊,昨天晚上在这里睡的好吗”

    苏锐听到这个问题,转脸看了林傲雪一眼,正好迎见了她那杀气腾腾的眼神,立刻回了她一个得意的目光,道:“挺好的,就是没法翻身,地儿有点窄?!?br />
    事实上,苏锐说的是椅子比较窄,没法翻身,可是这话落到魏淑玲的耳朵里,可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

    当然,在这种语境之下,让人没法不往歪了想啊。

    “没法翻身”魏淑玲闻言,极为暧昧的笑了笑,然后看了看林傲雪的床:“嗯,傲雪的单人床确实太窄了些,今天我就去逛逛家具城,给傲雪换个双人床”

    林傲雪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苏锐绝对是故意的造成歧义和误会的

    她俏脸通红:“妈,你在乱想什么呢我和苏锐真的是什么都没法发生,昨天晚上他睡的是椅子,我睡的床你看你都想哪里去了”

    魏淑玲瞪了女儿一眼,然后转脸对苏锐说道:“小苏,傲雪她说的是真的吗她让你睡的椅子”

    苏锐点点头,发现林傲雪正在瞪自己,于是笑着说道:“确实是这样,我昨晚睡在椅子上,傲雪睡的床,阿姨,您可千万别误会?!?br />
    魏淑玲一脸不相信的神色,她轻轻的拍了拍苏锐的胸膛,说道:“小苏,我知道我们家傲雪比较强势,你俩谈恋爱,肯定她要占主导地位,但你也不能惯着她,不能什么都由着她胡来,她昨天晚上可以让你睡椅子,今天晚上就可以让你睡地板,你”

    “妈,你还是不是我亲妈”林傲雪一脸的无奈,直接把她老妈使劲推出房间,然后忙不迭的把门给关上。

    靠着房间门,林傲雪满脸通红,大口的喘着气,睡裙之下高耸的胸脯上下剧烈起伏着,划出一道道晃人眼睛的弧线。

    看着林傲雪的窘态,苏锐真想开怀大笑。

    “喂,我看你老妈实在是太想把我变成你家女婿了,要不你也考虑一下,完成她老人家的心愿”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你还嫌不够乱吗”林傲雪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出去吧,我要洗漱了?!?br />
    “你洗漱就洗漱,让我出去干什么”

    无论苏锐怎么死皮赖脸,林傲雪都没有再让他留在房间内。

    于是乎,没法观察到美人出浴的苏锐,只能悻悻然的跑到顶楼的健身房,拿那些健身器材出口气。

    说来也真是的,林家的这些健身器材纯粹就是为了装饰,如果不是每天有保姆打扫,肯定已经落了一层灰。

    苏锐已经洗过了一次澡,因此这次锻炼也就悠着了一些,免得过会儿还得冲个澡,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估计林傲雪就要郁闷了。

    反正这次两人的关系已经进展了一大步,过犹不及可就不太好了。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就已经听见了魏淑玲的声音从一楼直接穿透两层楼板传到了这间健身房里。

    这得多强的内力和多大的嗓门才能办到的事情啊

    “小苏,和傲雪下来吃早饭啦”

    林家的早餐很简单也很寻常,熬的喷香的小米粥,油条包子烧麦都有,而且都是厨房李婶自己做的,再配上清炒的几样小菜,很有营养也很清爽。

    魏淑玲和老公坐在两个年轻人的对面,她一边吃着饭一边笑眯眯的打量着苏锐,那是怎么看怎么感觉到满意。

    林福章多少知道些内情,但是看到苏锐和女儿在房间里呆了一夜,还是会感觉到有些意外这两个年轻人的进展速度,真的超出自己的预料了吗

    虽然苏锐也不错,但是当父亲的没有不疼闺女的,他真的很想把苏锐的底细全部摸清楚,可是自从他上次开口被彻底拒绝之后,就已经没了这个心思。

    两个中老年人的心情各不相同,但目光的位置都是相同的,全部集中在苏锐身上。

    苏锐两口吞掉一个喷香的牛肉包,然后抬起头来,无奈的说道:“阿姨,你和林老哥总是这样看我,我会觉得很别扭的?!?br />
    阿姨和林老哥,这辈分算是直接喊的乱掉了,不过那两人倒也不介意,林福章笑道:“苏老弟,多吃点啊?!?br />
    魏淑玲则是说道:“小苏,我问你个问题?!?br />
    “什么问题”苏锐捏着一根油条嚼着,感觉很舒服。

    每天早晨,如果能够不慌不忙的吃一顿热乎乎喷喷香的早餐,就是一件很难得的幸福了。

    “你和傲雪,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什么”

    听到这话,苏锐的气管差点被油条给噎住,连忙捂着喉咙咳嗽了起来

    林傲雪也和他做了同样的动作,两人咳的满脸通红

    至于林福章,本来正在优哉游哉的品着小米粥,结果一个不留神直接喷出来

    只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而已,就造成了如此强大的杀伤力,看来魏淑玲这能力还真没几个人能够比得上。

    “老婆子,你胡说什么,傲雪和苏锐发展到那一步了吗就算他们现在开始谈恋爱,那距离结婚还早着呢”林福章一边用纸巾擦着衣襟,一边说道,他刚才可是把小米粥喷的自己衣服上都是,自己这老婆说起话来,真是一天比一天不靠谱。

    “怎么还早着呢苏锐和傲雪都不小了,别说他们没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傲雪的几个同学不也都当了爸妈了吗现在他们恋爱就得奔着结婚的目标去”

    林傲雪咳嗽了半天,才分辩道:“我们根本没有恋爱,怎么可能结婚”

    “没恋爱你们都能睡到一个房间,当我是傻子啊?!蔽菏缌崴档溃骸傲职裂?,你同不同意不要紧,华夏自古以来就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同意就行,不需要征求你的意见?!?br />
    苏锐真的不敢再吃下去了,生怕一口油条把自己个噎死,正当他准备放下筷子的时候,又听到魏淑玲霸气外露的说了一句:“这样吧,这件事情就由我来做主,苏锐,你嫁给,不,傲雪,你嫁给苏锐,就这么说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