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坐在书桌前,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翻看着,自从刚才苏锐向林傲雪道过谢之后,两个人就保持着这种一直无话的状态。

    林傲雪则是坐在床沿上,眼睛看着窗外的月光,怔怔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锐合上书本,回想着刚才两人笑呵呵的却又重归无言的尴尬境地,打量着林傲雪依旧微红的面颊,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子。

    “喂,林傲雪同学?!彼杖裥ψ盼实?。

    “干嘛”林傲雪从遐想中回过神来,看着苏锐笑眯眯的样子,忽然觉得这家伙接下来的话肯定没安好心。

    “我们商量个事情行吗”

    “什么事情”林傲雪越发觉得不妙了起来。

    “我觉得你太可爱了,想要亲亲你?!彼杖竦谋砬橐苍椒⒉永?。

    “滚?!绷职裂┑那瘟澄⒑?,没好气的瞪了苏锐一眼。

    在认识苏锐之前,林傲雪无论是语言还是表情都保持着冰山一般的状态,只是经过了这一段时间之后,她的表情和语言愈发的生动形象,偶尔还会带有一丝活泼的气息当然,这也仅仅是在苏锐的跟前而已。

    但是,相对于之前而言,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又是一阵沉默,苏锐一直笑着打量着林傲雪,而后者则是低头不去看他。

    终于,似乎是忍不了这种不加掩饰的注视了,林傲雪气哼哼的说了一句:“我睡觉了?!?br />
    然后,这位林家大小姐竟拉开床上的薄被子,直接躺了进去,闭着眼睛,根本不管苏锐。

    看着躺下休息的林傲雪,苏大帅哥真的有些愣住了,这也太开放了吧难道说,这是她故意而为之,是对自己的某种心理暗示

    苏锐不知道林傲雪是不是在对自己进行暗示,这个家伙还自我纠结了一下,然后才摇了摇头,反正依照她的性子,是真的没把自己当回事。

    不过这女人真的很认不清楚自己啊,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对于苏锐这种丝男来说具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吗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幸好我是个好人,不然你就危险了?!彼杖衩嗣亲?,自言自语。

    林傲雪闭着眼睛,睫毛轻轻眨动着,似乎根本没听见苏锐的话。

    看到林傲雪不理睬自己,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喂,你就这么睡了,大半夜的,我怎么睡你反正不能让我再坐车回酒店吧”

    林傲雪还是不吭声。

    “那我可就睡这里了?!?br />
    “你随便?!绷职裂┲沼诨馗戳艘痪?,然后翻过身去,把无限姣好的背影留给苏锐。

    看着这曲线起伏的背影,苏锐端起桌子上的水,润了一下火烧火燎的嗓子,然后把转椅调成了一个非常舒适的角度。

    “喂,我可是有个梦游的习惯,万一半夜迷迷糊糊的摸到你床上,你也不要大惊小怪的?!彼杖窭值?。

    “那我就把你踢成太监?!绷职裂├淅涠乱痪?,不过这话语虽然冰冷,但却带着一丝微笑的意味来,很奇妙的感觉。

    苏锐也终于不再调笑,调整好了睡姿之后,柔和说道:“今天都累了,好好睡吧?!?br />
    月光从窗户外面洒进来,皎洁的颜色铺满了房间,如此安详的一夜。

    第二天早晨六点,苏锐的生物钟便准时把他叫醒,这个家伙有个强项,就是随时随地能够进入深度睡眠,无论是在自然条件恶劣的野外,还是在这比较舒服的转椅之上。

    只不过保持一个姿势久了,总会感觉到肌肉酸痛,苏锐撑着凳子站起身来,看着窗外的阳光,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又是美好的一天。

    每个清晨,都要充满希望。

    林傲雪也已经醒来,看到苏锐的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道:“你在椅子上睡了一夜”

    美人就是美人,即便刚刚睡醒,头发略微有些蓬乱,脸颊稍稍有些浮肿,也依旧是别有一番风情。

    “是啊?!彼杖窨醋潘飧蹦Q?,有些挪不开眼睛,笑道:“你是不是感觉到内疚了”

    “有什么好内疚的?!?br />
    林傲雪想到昨天竟然和苏锐共处一室一整夜,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的心脏忽然加速跳了一下,一丝微微的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

    这种事情真是难以置信,即便在一个月前,也绝对不会发生在林傲雪的身上。

    她抬起头,发现苏锐正用亮亮的眼光注视着自己,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小心思。

    “是自己想太多了?!绷职裂┟抛约何⑷鹊牧臣?,心中想道。

    “那啥,傲雪同志,不介意我用一下你的卫生间吧”

    苏锐一句话便把遐想中的林傲雪拽回了现实。

    “不行?!绷职裂┪叛?,立刻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这卫生间只有她一个人用过,苏锐这个混蛋竟然也要用,这都哪跟哪啊。自己和他的关系,貌似还没亲密到这份上吧

    “可是我想冲个澡,你知道的,昨天晚上在警察局里呆到了半夜,现在睡醒一觉,连脸都没洗,你就忍心看我邋里邋遢的去上班”苏锐可怜巴巴的说道。

    “其他房间也有卫生间?!绷职裂┎豢赡苣敲辞嵋椎娜盟杖竦贸?。

    “可是我就想用你这里的,反正不能让我用李婶的吧?!彼杖裥嶙帕职裂┑牡逑?,看着素颜女神的精致面容,不禁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美好。

    “我都进了警察局了,用一下你的卫生间洗个澡,这种小小的要求你不会不满足吧?!彼杖穸郧?,晓之以理,毫不气馁。

    林傲雪忽然觉得自己拒绝苏锐这个小小的请求实在是有些太小家子气了,毕竟他也为必康集团做了那么多危险的事情,于是咬了咬嘴唇,说道:“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苏锐看到有了一线希望,双眼放光。

    “只是我要先用一下?!彼低?,林傲雪便微微红着脸进入了卫生间,苏锐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正想跟着进去呢,结果差点被用力关上的门撞到了鼻子。

    这下苏锐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睡了一夜觉,女神同志也有些憋得慌了。

    那啥,谁说美女去卫生间里都是补妆的

    终于,等了两分钟之后,林傲雪才红着脸打开门,结果正好看到了贴着门偷听的苏锐。

    “你去洗澡吧?!?br />
    林傲雪说着,右手在苏锐的肋间狠狠一拧,后者一声惨叫。

    不过,被美女这样拧,也算是痛并快乐着吧。

    苏锐怀着一副丝心态进了卫生间,贱人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不过,他根本没发现什么换洗下来的内衣之类的东西,林傲雪的卫生间十分干净,就连一个头发丝都没有。

    于是乎,苏锐只能悻悻然的开始洗澡。

    苏锐洗澡的速度很快,五分钟就解决了所有问题,林傲雪之前进了一趟卫生间,已经把毛巾浴巾和拖鞋全部都给他准备好了。

    “怎么有种小媳妇给老公收拾东西的感觉呢”

    苏锐摸了摸鼻子,看着叠的整整齐齐的浴巾毛巾,不禁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那啥,咱们丝就是如此容易满足,知足常乐嘛

    如果让别的男人知道苏锐此时的想法,估计会气的发疯,有林傲雪这样的女神给收拾东西,还说自己容易满足,这简直就是欠雷劈啊。

    这个时候,林傲雪的房间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妈,你进来怎么不敲门”林傲雪有些不满的说道。

    她的八卦老妈魏淑玲同样不满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撇着嘴说道:“你从小就让我尊重你的权,可你是我的女儿啊,你的房间门我还不能随便进吗”

    “有事吗”林傲雪真是怕极了自己的老妈那张比机关枪还要厉害许多倍的嘴巴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怎么跟妈妈说话呢这女儿真是不贴心?!蔽菏缌岱叻卟黄降母锌?。

    林傲雪不禁捂着额头,她无奈的说道:“大早上的,有什么事吗”

    魏淑玲这才想起来,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你房间里有人发出惨叫声,于是就过来看看了,怎么样,没事吧”

    “什么惨叫声”

    林傲雪正在疑惑,忽然脸色一变

    可不就是自己在苏锐的肋间掐了一把,后者叫的比杀猪还惨吗

    “怎么回事”

    魏淑玲非常敏锐的发现自己女儿的表情有些不正常,心中立刻担心了起来

    “怎么会吓得脸都白了快跟妈妈说,刚才是不是有人闯进来想要对你图谋不轨”魏淑玲的语气也凝重了起来

    一想到苏锐还在自己的卫生间里洗澡,林傲雪就觉得整个头都大了,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有,没什么事,你快出去吧,我要换衣服?!绷职裂┝鸵阉下柰馔?。

    可是,林傲雪的演技实在是有些太差了,她越是这样,魏淑玲的心里就越是疑惑

    “这里面一定有事?!蔽菏缌峥醋抛约旱呐?,用怀疑的语气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如果没事的话,你会是这个表情吗”

    “真的没事,你快出去吧?!绷职裂┮涣辰辜?,还在把她妈往外面推着。

    “我才不相信?!蔽菏缌岵嘧哦渫郎涞姆较蛱颂骸拔郎淅镉腥嗽谙丛杪鹞夜タ纯??!?br />
    :感谢神剑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