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他们感觉到心颤,每一句话在他们看来都比过山车还要来的危险刺激

    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结束,意味着他还要追究下去

    苏锐看着陈志山,看着方全阳,他的目光从每一个宁海市局警察的脸上扫过,就像是锐利的刀子一般,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只要稍稍对视一下,就立刻低下头去

    “陈局长,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抓吗”苏锐轻轻拍了拍陈志山的肩膀。

    陈志山自然不知道原因,毕竟他是宁海市局的一把手局长,这种小事还不会上报到他这个层面。

    陈志山看了方全阳一眼,这货现在还瘫软在地上,裤子湿嗒嗒的,眼神呆滞,还没从刚才接近死亡的感觉中回过味来。

    “因为我把天祥集团的宋亿利给打成了重伤?!彼杖鹬噶酥阜饺艉吐矶?,“这就是他们要抓我的理由?!?br />
    陈志山点了点头,他没法说出什么反驳的话,看眼下的情势,就算苏锐一时兴起把宋亿利给杀了,他们这群当警察的也无能为力

    那宋亿利碰上苏锐,也只能是活该倒霉

    “把他打成重伤,或许在你们看来,是我的错,可是,当时宋亿利想要杀了我,这样说来,我只能是被迫自我防卫,如果真的追究起来,还是他有动机在先?!彼杖裼檬种盖崆岬牡懔说愠轮旧降男靥?。

    陈志山这个时候有些不明白,苏锐为何要给自己解释这些。按理说,凭借他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来说这些的。

    真的没有任何的必要,可是他还是继续说下去。

    罗飞良几人都默然了,这宋亿利确实是不开眼,竟敢招惹这位曾经几乎掀翻半个首都的超级猛人,真是死不足惜,苏锐只是把他打成重伤,真是太便宜这个小子了。

    “而你们的这位副局长和这位刑警队员,在没有弄清楚事情具体经过的前提下,或者说是在收受了天祥集团董事长宋天祥的贿赂之下,在我和宋天祥的饭局上把我逮捕,然后就要逼问出事情经过?!?br />
    苏锐的话让陈志山的腿肚子都在打颤。他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对于局里一些警察的办案风格,他确实了解的比谁都清楚,有些时候为了一些关系户的面子,或者完成一些破案指标,冤假错案真的是不可避免。

    可是,把这位爷当成了冤假错案的对象,岂不是拿着头往枪口上撞,能有好果子吃吗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他们,有没有收受宋天祥的好处,如果没有的话,我会向你们道歉?!?br />
    陈志山看向方全阳,后者已经恢复了神智,在听到苏锐所说的话后,立即低吼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是一派胡言,血口喷人”

    苏锐淡淡问道:“是吗”

    上官墨同样一瞪眼睛:“说实话”

    当看到这上官先生的眼神时,方全阳顿时又回想起刚才那种令人感觉到心颤的死亡感觉

    顿时,他低下头去,不敢再做任何分辩

    “真是警界败类”上官墨狠狠的骂了一句

    马东方也低着头不说话,对于这种人,苏锐不会有任何的好感,更不会有一丁点的怜悯之心,这种人继续呆在警察队伍里,只能是害群之马

    看到此景,陈志山已经明白了一切

    “陈局长,现在看到你的手下如此胡作非为,你明白我刚才对你所说的话了吗”苏锐淡淡说道:“我说你无能,并不是信口开河?!?br />
    他目光郑重的看着苏锐,说道:“苏先生,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所有问题都调查清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br />
    苏锐摇了摇头:“不是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而是给你的良心一个满意的交代?!?br />
    说罢,苏锐便转身走出这间充满了异味的审讯室,而陈志山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涌上一抹心悸后怕的潮红。

    罗飞良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对这位一把手局长说了一句,便转身走开。

    “陈局长,我从明天起正式开始协助你的工作,重点督办这次事件的进展?!?br />
    听了这句话,陈志山知道,或许从今往后,宁海市局真的要变成另外一番模样了

    “苏先生不好意思,让你”

    跟在苏锐的后面,罗飞良想要道个歉,说句“让你受苦了”,可是发现这句话实在是不太合适,一时想不到别的合适词语,因此罗飞良便被他自己给噎住了。

    “你们是哪个单位的”苏锐往前走着,头也不回,淡淡问道。

    “国安第一局重案四处?!甭薹闪妓档?。

    “重案四处看来他们还真是看得起我啊,都把你们这些专办大案要案的人都派过来了?!彼杖竦挠锲艿?,听不出悲喜感觉。只是罗飞良觉得,他好像对自己这一行人并不怎么欢迎。

    “不,不是,上面对您比较重视,所以才派我们过来协助您?!甭薹闪寄艘话淹飞系暮顾?,他这才发现,只不过是简单的对话而已,苏锐就能给自己造成如此之大的压力

    “协助”

    苏锐说到这里,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罗飞良:“恐怕是监视吧,怕我搞出什么乱子吗”

    很显然,上面把罗飞良他们几个派到这里,自然有着这一层意思。

    可是,罗飞良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否则不是当着这位爷的面打自己的脸吗

    “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确实是来协助您的”

    罗飞良还想继续解释,却被苏锐打断:“其实你也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的,需要你来协助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对了,你有空的时候帮我给那几个还在担心我发疯的老东西带个话?!?br />
    “您要我带什么话”恐怕整个华夏也只有苏锐敢把那几位老人称为“老东西”了

    “担心我发疯是没用的,我如果想要报复的话,他们谁也拦不住?!?br />
    说完,苏锐便转身走出宁海市局的大门。

    如果我想要报复的话,他们谁也拦不住。

    仔细咀嚼着这句话,罗飞良苦笑不已。

    把他们派到宁海来,实则就是为了灭火,今天之所以能够灭火成功,是因为这位爷根本不想发火。如果真的有一天他下定决心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么自己是根本拦不住的,也只有当炮灰的份了

    上官墨站在他的身边,看着苏锐的背影,两只眼睛放出光来:“偶像就是偶像啊,连威胁人都那么帅”

    罗飞良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根本没有和他讲话的。

    钱万星问道:“罗处,上头还说要我们对他的行为进行跟踪,以便发现不对及时控制。我们还要跟踪吗”

    罗飞良看了这个脑子不灵光的属下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觉得你能跟踪的了吗”

    钱万星想了一下,回答道:“很难,如果被他发现,那就不太妙了?!?br />
    上官墨捅了捅他:“那你还在这里废话”

    钱万星摇了摇头:“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帮忙教训一下宋天祥和他儿子以此赢得苏锐的好感”

    “你觉得我偶像需要对你表示什么好感吗”上官墨真是不想理睬这个家伙:“你要是做的太裸了,只能招致他的反感”

    苏锐出了警局,正好看到了林傲雪的车在门口等着。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司机兼保镖王远正趴在方向盘上打盹,正流口水的时候,听到了敲车窗的声音。

    抬头一看,正是苏锐。

    王远立刻面露喜色,连忙打开后排车门,让苏锐上来。

    “姑爷,你可终于出来了”王远揉了揉眼睛,看起来很激动。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锐坐上车,便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大半瓶这一晚上没喝水,可把他渴坏了。

    “还不是小姐让我在这里等你的。她很担心你,让我一直等着,你要是不出来,我就不许走?!蓖踉缎ψ潘档?。

    “那我要是一年都不出来呢”苏锐一想到这是那个冰山小妞的决定,不禁觉得心间有一股暖流流淌而过。

    认识林傲雪的时间越长,越是能够清楚明白的发现,她外表虽然看似冰冷,却实则是个面冷心热的女人,只是用冰山般的外表把自己深深的伪装起来。

    “大小姐说了,你要是一天不出来,我就在这里等一天,一年不出来,我就在这里等一年?!蓖踉独值溃骸翱蠢创笮〗愣怨靡阌们橹辽畎??!?br />
    苏锐撇了撇嘴:“是你等我,又不是她等我,应该是你对我用情至深才对?!?br />
    说到这儿,两个贱人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了,姑爷,大小姐也就是说说而已,她估计你得六个小时才能出来,没想到你五个半小时的时候出来的?!蓖踉都访寂鄣乃档溃骸翱蠢茨忝橇┠鹾苌畎??!?br />
    苏锐听着林傲雪的估计,觉得这女人还真是聪明,六个小时,绝对是基于很多事实才形成的判断,而且估算的那么准确,确实很不容易。

    或许,林傲雪已经通过这件事情,猜到了许多东西。

    这个女人太聪明,能够瞒得住她的事情,并不太多。

    “时候不早了,送我去东方珍珠酒店吧?!彼杖袼档?。

    王远却摇了摇头:“不行,大小姐说了,你一出来我就得把你接回去?!?br />
    “接回哪”

    “林家庄园啊?!?br />
    :感谢wdew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