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局的审讯室里公然动枪,而且对象还是副局长

    恐怕这在全华夏所有的警局里,都是破天荒的独一份了

    陈志山见此也有些急了,他对罗飞良说道:“罗局长,你的手下这样做,你也不管管”

    罗飞良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管我恨不得也这样做。就算他不拔枪,我也要拔枪了?!?br />
    说着,他右手撩开自己的夹克衫,果然,他的左手正握在枪把上

    饶是陈志山脾气再好,此时也不得不怒了,这是要骑在自己的头上拉屎啊

    “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违反了”陈志山站在罗飞良的身前,指着他的胸口,满脸的愤怒。

    “违反了什么”罗飞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上官墨说道:“上官,三秒钟之内他还不解开,立刻开枪”

    “你们敢”

    陈志山一听到这话,顿时急了

    而马东方在一旁真的快吓尿了,他本来就憋了一膀胱,现在更是有些控制不住了。当了那么多年的刑警,马东方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势啊,这简直就是华夏开国都没有的先例难道这群从首都来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真的敢在这里开枪,打死一个市局的副局长

    他们难道不知道,打死一个副局长要承担什么样的刑责不,这已经不是副局长的问题了,就算他们打死的是个普通人也要判死刑的

    这也太扯淡了吧

    可是,活了那么久,马东方却没认识到的一点是真正的生活远远比你的世界观要扯淡的多

    想到这儿,马东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锐,后者依旧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完全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这边的争斗如此激烈,已经动了枪,可是这位爷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这是真正的坐山观虎斗

    目光从罗飞良等人的脸上扫过,看着他们如此的维护苏锐,为了此人甚至不惜和宁海市局彻底撕破脸皮,几乎闹到了非生即死的地步,心中的后悔和怨恨终于呈汹涌之势喷发出来

    能够把自己的哥哥和张元兴副局长打成了重伤住院几个月,并且被打的人还一声不吭,丝毫不敢提出什么异议;能够让首都中央组织部连夜下文,任命一个直辖市的副局长,就是为了来解救他;能让一个正处级的官员为了他不惜向副厅级拔枪,甚至还说出什么数到三就地击毙的话来这说明什么

    答案已经非常明显,昭然若揭

    看着苏锐那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面容,马东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在狠狠的抽动,这人绝对是一个来自于首都的顶级大少,拥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恐怖身份

    自己究竟是上辈子干了多少坏事,才能在这辈子招惹这么一个怪胎

    “暴徒,暴徒快召集”陈志山还想说把特警队召集起来,可是一支枪就这样突兀的伸出来,然后重重的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在这一刻,陈志山清晰的感觉到了枪口的冰凉

    这种冰凉的意味让他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股凉意配合着罗飞良冰凉的眼神,甚至让陈志山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冻的凝固了

    如此公然,如此嚣张,如此跋扈,如此狂妄

    罗飞良说道:“虽然你是局长,我是副局长,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有丝毫的让步?!?br />
    枪口死死顶住陈志山的额头,后者又惊又怒

    “你们还是政府官员吗简直和土匪无异有本事你就开枪打啊,把我和陈局长都打死,他做鬼,我也去陪着他,下辈子他还要当我的老领导,我还要当他的下属,我还要为他服务你们打啊,快开枪”

    方全阳在那儿大声吼道,双眼通红,目眦尽裂,看起来大义凛然,只不过这兄弟在被枪指着脑袋的关键时刻还能不轻不重的拍出一个马屁,真是有点恶心。

    苏锐听了,在一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见识到这个方全阳的不要脸之后,他今后完全可以把天下第一不要脸的位置拱手相送了,那么恶心的话都能如此大义凛然的说出来,实在是让人感觉到反胃。论脸皮厚的程度,恐怕苏锐根本不是这个方全阳的对手。

    人要脸,树要皮,电线杆子要水泥,虽然苏锐不要脸,但他毕竟还是个有那么一丝底线有那么一丝节操的人,可是这个方全阳就不同了,仅仅从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底线,没有任何的节操,说他是纯婊一族都是抬举他了。

    罗飞良用枪指着陈志山的头,说道:“你或许会很自信,觉得我在打死你之后,会同样被投入监狱里,可是你错了,你不了解内幕,内幕也远远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br />
    “如果你死了,恐怕我只是会受到一个处分而已,两年过后就会自动消除,而你呢,真的就死了活该”

    “如果在你和苏先生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那么上面宁愿让你和这位方局长全部身死,也不会让苏先生断一根头发”

    罗飞良这句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无疑是极为庞大的,他所说的“上面”,指的自然是陈志山和方全阳穷其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其实,罗飞良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如果那句话说出来,真的会掀起惊涛骇浪。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位新来的副局长即便在暴怒关头,也还是有着理智的

    那句还没说出来的话就是“哪怕把你们所有人都拉去陪葬,上面也不想看到苏锐发疯”

    一个人就是能够拥有那么大的价值,就是能够造成那么大的威慑力,就是能够让那么多人感觉到恐怖惊慌和忌惮

    罗飞良的表情认真,绝对不是作伪,本来陈志山就知道这个空降下来的副局长有着特殊使命,可是一直都没有认真的考虑过,现在想来,他们的特殊使命,或许就是在?;ふ飧龇缸锵右扇?,不,什么犯罪嫌疑人,是这位苏先生

    听到罗飞良的话之后,陈志山浑身的寒意更加的浓烈了,难道说,上面为了保住这个年轻人,把他这个市局局长牺牲掉都在所不惜

    越是了解政治,越是会知道这其中有多么的黑暗,越是在官场中接近上层,越是知道有些潜规则是不能违背、有些高压线是不能触碰的。

    在当官的那一刻,陈志山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一辈子一定不会做出太多得罪人的事情,一直小心翼翼,谨小慎微,靠着老好人的名声竟然也慢慢爬到了宁海市局局长这个高位。不碰高压线,不碰忌讳点,不得罪大人物,这是他的为官准则。

    可是,现在陈志山被枪指着的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他发现,自己一贯的行事准则终于被打破,似乎他已经触到了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高压线而且这高压线中,有着强大到让人感觉到恐怖和战栗的电流

    而方全阳却根本不相信这一切,他的政治觉悟和敏感度可要比自己的老领导低的多了

    “我告诉你们,今天过后,我就要去首都告状,我要把你们的恶行全部告诉上面的领导,让他们来惩罚你们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方全阳满脸通红,歇斯底里,声嘶力竭,哪里还有半分市局副局长的样子

    他也是被逼的彻底急了

    可是,着急是没有用的,因为拳头决定一切。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硬道理。

    “真是和苍蝇一样聒噪”罗飞良皱了皱眉头:“上官墨,我不是让你数到三就开枪的吗怎么还让他废话那么多”

    上官墨不爽的撇了撇嘴,看了看陈志山,说道:“罗处,是你先跟那个老头废话的,别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啊?!?br />
    罗飞良狠狠的瞪了自己的手下人一眼,沉声说道:“数数”

    “没问题?!?br />
    上官墨看着方全阳,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芒来:“我数到三,或许你还有三秒钟的活命时间?!?br />
    “一”

    刚才还有些不屑和愤怒,有些癫狂和歇斯底里,可是在这个“一”字被喊出来之后,方全阳整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是的,他没法控制住自己的心绪,一股临死之前的恐惧感忽然悄悄的爬上了他的心头

    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就可以造成如此大的心里变化

    他真的喊不出“你敢开枪你就试试,我就算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之类的话了,因为他似乎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对方真的会开枪,而不是在做做样子

    现在的方全阳,也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这些首都空降而来的官员,为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不惜和整个宁海市局撕破脸皮,他也不会去思考,撕破脸皮之后双方的关系该如何处理,因为,他要死了

    “二”

    上官墨又念出了第二个数字

    整个审讯室里静悄悄的,只有数字的声音在回荡,不,与之而来的,还有急促的呼吸声

    在念出第二个数字的时候,上官墨已经把手枪的扳机压下去了一半

    是的,一半

    只要再往下多压一毫米,这手枪的子弹就将钻进方全阳的头颅然后在他的脑浆之中炸开到时候再也没有人能够救的了这位市局的副局长了

    生活,就是这么扯淡就是这么惊悚

    ps:感谢肥du嘟兄弟的月票支持,新书的成绩不太好,没有任何理由再给自己找借口,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一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