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

    听到西装男提起这个许久都不曾有人提起过的名字,车厢里的气氛顿时沉默了。

    沉默到凝滞。

    在过往的几年里,这个名字在那个特定的圈子里都是个禁忌,众人心照不宣,谁都不敢提,有些心怀贬义的人会以“那个疯子”来代替,有些心怀敬意的会以“那位爷”来称呼,“烈焰”这两个字,真的有太久的时间不曾被人提起。

    时间久了,好像大家也都渐渐的忘记了这两个字,忘记了这个曾经威震四方的代号。

    可是,此时西装男重又提起,众人这才发现,尽管这名字放在记忆深处许久,却是从未蒙尘,此时翻开重看,仍旧是光芒万丈。

    短暂的沉默过后,这辆别克商务里的讨论气氛又热烈到了起来。

    “五年期满,这位爷悄无声息的归来,或许是想要报当年之仇吧?!?br />
    “报仇我感觉他并不是这样的人,毕竟当年的事情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处理的还算公平?!?br />
    “公平有公平可言吗如果有公平的话,就不会发生当年那些事情了?!蔽髯澳昵崛说溃骸安还茉趺囱?,我都要站在我的偶像这边?!?br />
    “上官墨,你至于么那么激动干什么”

    “我不激动才怪,有人贬低我偶像,我觉得不爽,怎么了”那个名叫上官墨的西装男愤愤地说道:“白忘川那小子也是个纯傻逼,自以为自己很聪明,他知道这位爷曾经被驱逐,却不知道烈焰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这种没有眼色的家伙只配当个傻逼?!?br />
    这个世界上,敢骂白家二少爷白忘川傻逼的人并不多,而这个西装男上官墨却是其中一个。

    “其实这件事情白忘川的用心阴险了些,也太明显了些,他低估了那位爷的实力,却高估了自己的信心?!奔锌四械阃?,表示完全赞同。

    “白忘川并不太清楚那几年前的事情,这次胡乱挑衅,被那位爷揍的是一个惨,真是痛快?!?br />
    “那位爷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向首都的那些人发出警告,他想告诉那些人,他回来了?!?br />
    西装男听到这话,眼中闪现出狂热之色来。

    这段时间,宁海依旧风平浪静,可是首都却已然不同了,表面上或许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暗流已经开始汹涌,许多人都坐不住了。

    只不过一个名字而已,却惹得那么多人如坐针毡,恐怕古往今来也只有苏锐一人了。

    这个时候,坐在后排右侧的中年男人再次发话了:“这位爷一贯嫉恶如仇,这几天来三番两次的被宁海警局找麻烦,上头担心他再发起疯来搞出什么乱子,因此才派我们几个连夜赶来?!?br />
    “罗处,我们这次要在宁海呆多久难道说一直待到这位爷离开”夹克男问道。

    “你们呆多久我不知道,我是必须要陪着他?!甭薮Υ蚩嫔硇钠ぐ?,从里面抽出一张红头文件来。

    那是一张任命书。

    把他从首都国安局某处室直接调到了宁海市公安局副局长。

    在苏锐被马东方带走的短短半个小时之内,这张任命书便已经到了罗飞良的手上

    从首都到宁海,从国安到公安,这样跨区域和跨系统的调动,在一般人看来根本无法想象

    可是,罗飞良知道,这张任命书是真的,从事情发生到任命书送到自己的手上,竟然只花了短短半个小时

    也就是说,上面那些大佬从作出决定到完成这次调动的所有手续,顶多只花了十分钟

    在某些行事极为冗杂繁复的机关里面,能够如此高效率的办事,实在是太不多见

    罗飞良知道自己此行的重任,因此一路上都没有讲话,倒是上官墨,在得知自己将要同赴宁海为苏锐解决问题的时候,反而兴奋的不行。

    “还有多长时间能到宁海市局”罗飞良沉声问道。

    司机回答:“我们已经下了高速,晚上不会堵车,顶多半个小时就能到?!?br />
    “希望在这半个小时里面,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br />
    罗飞良目光凝重:“还能再快一些吗”

    方全阳副局长喝完一杯热茶之后,便再给马东方打了个电话。

    马东方看着手机来电显示,又看了看苏锐,表情有些为难。

    “接吧,让他过来一趟?!彼杖袷疽?。

    这个马东方倒也是颇怂的,明明警察局是他的地盘,但他却如此的惧怕苏锐。

    马东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方全阳的声音便从那一端清晰的传来,带有一丝不耐烦的味道。

    “马东方,你搞定了吗这都多久了”

    “方局长,我我这边遇到了一些困难?!甭矶狡沉怂杖褚谎?,结结巴巴的说道。

    “遇到了什么困难你也是老刑警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审讯都搞不好吗”方全阳听到这边还没搞定,顿时有些火大,心中不禁责怪起来,这马东方到底是怎么搞的。

    “是啊,方局长这边真的有些困难,要不要不您还是过来一趟吧”马东方的声音越发结巴了

    “要你有什么用”

    方全阳一听这话,顿时气的不行了,自己好歹一个副局长,还要亲自过去审讯这样的手下真是不如不要一群草包

    “方局长这”

    马东方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方全阳给打断:“马东方,我告诉你,一个小时之内,你如果搞不定询问笔录,你就等着受处分吧”

    说完,方全阳便气的挂断了电话

    马东方听着电话那端的忙音,看着苏锐,似乎是在请示该怎么办。

    苏锐俨然已经是马东来的领导了。

    笑了笑,他淡淡说道:“那就等着吧?!?br />
    到现在马东方都没有猜到苏锐是在等什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这位大爷要等,他只有陪着一起等下去,否则肯定会落到和自己大哥一样的下场。

    就在方全阳刚刚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以为又是马东方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不耐烦的想要挂断,不过当她扫了一眼来电号码的时候,却直接怔住了

    这是宁海市局一把手局长陈志山的号码

    “陈局长,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有什么事吗”方全阳的脸上带着一丝微微谄媚的笑容,虽然双方一个是正局长一个是副局长,但双方地位的差距还是颇为明显的。也许方全阳奋斗一辈子都无法爬到他的位置上。

    当然,这位陈志山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到时候,各位副局长就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谁的关系硬,谁就能攀登上局长的宝座。

    这样显赫而耀眼的位子,谁不想争一把谁不想拼一次哪怕为了这件事而撕破脸皮也在所不惜

    “老方啊,你在局里吗”陈志山问道。

    “我在局里,正好有个案子需要我盯一下,所以一直没回去?!狈饺粲行┱凑醋韵?,这一次又给局长留下了个好印象,如果他退休的时候能给上面推荐一下自己接任他的位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你在那里就好,我马上赶过去,估计半个小时能到?!?br />
    听陈志山这样说,方全阳顿时很诧异:“怎么回事陈局长,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我直接处理就行,您就不要再跑一趟了?!?br />
    “不行,这次我必须到?!背轮旧降纳舸盼薹ㄑ谑蔚哪兀骸罢庖淮未邮锥剂沟骼匆晃桓本殖?,不知道怎么的,上面为什么那么着急,你先在局里守着,估计那新任副局长也快该来到了,等到了之后你先帮我接待,我随后就到?!?br />
    说到这儿,陈志山语气中带着凝重:“这是首都来的客人,千万千万不许怠慢了?!?br />
    方全阳点了点头,很是不甘心的说道:“我明白了,陈局长?!?br />
    对于方全阳而言,这电话所带来的自然不是个好消息。

    他一心想着向上爬,能够接替陈志山的位置,虽然市局有好几个副局长,但他并不是最没希望的那一个,如果再多做一些努力,说不定就可以成功了。

    可是,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会从首都空降过来一名副局长这完全不符合惯例啊

    难道说,这位新来的副局长有着极大的背影和通天的关系,准备接任宁海市局局长

    方全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却说不出来不对的地方在哪里。

    他越想越来气,为了这个位置,自己从基层干起,辛辛苦苦奋斗了那么多年,才终于有了碰到那个位子的希望,可是,首都就这样空降下来一名副局长,直接就把自己的希望给破碎了

    而且这位副局长是连夜调来的,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的关系很硬,硬到了让宁海市组织部可以在夜里为他加班简直硬的让人发指

    方全阳把手中的紫砂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看着一地碎片,他实在愤怒到不行。

    “搞什么东西,新官上任要立威么这都十一点多了,想立威挑这个时候,有毛病么”方全阳洗了把脸,努力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毕竟将来都是同事,也能一见面就撕破脸。

    但是方全阳已经下定了决心,日后一定要给这个初来乍到不懂事的副局长上上课,穿穿小鞋

    就在他还在思考怎么给对方穿小鞋的时候,一辆别克商务已经迅速的接近了宁海市局大院

    :感谢干爹丶的捧场,好吧,看到这位给力兄弟的id,我立刻去注册了另外一个号亲爹丿,真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