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能看出不寻常,并不代表着就能找到最终的答案。

    张元兴和马东来等几人因为身受重伤需要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市局知道内情的那些高级领导对这件事情始终都是讳莫如深,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都守口如瓶

    有些人则是暗暗后怕,在宁海这个地界上,真的是卧虎藏龙,说不准哪一天你就会不小心踢到了铁板,把自己的脚踢骨折而不自知

    最最让人惊慌的是,在那次打人事件之后,首都里就已经发出了命令,让宁海市纪委开始着手调查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元兴

    这可是首都利直接发出的声音啊,在以往,几乎没有这种先例,足以说明那个打人者在首都所拥有的能量是何其庞大,何其让人惊恐

    一个电话,就可以掀翻一个厅官

    苏锐看着马东方,脸上的笑容犹如春风拂面,只是这看起来暖和的笑容让马东方浑身十分冰冷。

    “我劝你,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还是不要乱收别人的好处,否则的话,说不定自己的脑袋都保不住?!彼杖竦档?。

    马东来被苏锐的气势完全震慑住,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收了宋天祥的好处,但是你必须搞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在半个小时之前,马东方觉得十几万很重要,可是在半个小时之后,当他知道苏锐就是把自己哥哥打的重伤住院的凶手后,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一些。

    得罪了自己不该得罪的人,一失足成千古恨

    “真的是你把我哥给打成重伤的”马东方看着苏锐,神色变幻,脑海里不断的分析着整个事件的利弊

    在这个角色里,他必须要当一个合格的投机者,否则的话真的有可能把自己的一生都给搭进去

    这并不能说明他胆小,有些时候,适时的认怂是非常聪明的举动

    “我没有必要否认,是我?!彼杖裥ψ潘档?,那灿烂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人畜无害。

    如果不承认,只能说明他没实力,如此光明正大的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承认打人者是自己,足以说明苏锐很有底气

    马东方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的双手交叉,纠结了一下,才说道:“你走吧?!?br />
    “我没听错吧你让我走”苏锐玩味的说道。

    “你没听错,走吧,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当我抓错人了?!?br />
    马东方说完,抬起头来,正好迎着苏锐的戏谑目光,眼皮不禁狠狠的跳了跳,一股不妙的感觉在他的心底升起

    “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当你抓错人了”

    苏锐脸上的笑容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是的,无限嘲讽那眼神就跟看一个傻子一样,毫无分别

    “你让我来我来了,你让我走,我岂能那么容易就走”

    苏锐的话让马东方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来的时候,这家伙十分不愿意,为什么此时自己让他走了,他却不想走脑子进水了吧

    知道苏锐的身份比较强硬,因此马东方自然不可能真的说他脑子进水了。

    “为什么不走你难道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等我把你恶意伤害罪给坐实了,你就想走也走不了了”马东来有些着急的低吼道。

    “恶意伤害罪”苏锐的嘴角掠过轻蔑的笑容:“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

    他扬了扬手,那两只手铐的链条虽然已经断掉,但铐环依旧卡在他的手上

    此时的马东方忽然觉得手铐上的那一抹寒光是如此的刺眼。

    “我之前就说过,有些时候,手铐这种东西戴上去很难,取下来更难?!?br />
    苏锐把那断了的链子扔到马东方的面前:“我刚才之所以挣断手铐,只是想说明取下来很简单,但现在我要告诉你,想要取下这个东西,也会比较困难?!?br />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马东方发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的处于了弱势,即便他穿着一身警服,即便他手里有枪,但是在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男人面前,却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

    “既然你穿着这身警服,就应该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可以做?!?br />
    苏锐盯着马东方:“很抱歉,你的哥哥就是这样进医院的,恐怕你也要重蹈覆辙了?!?br />
    马东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想要跑出去喊人帮忙,却发现自己的腿肚子一直在打颤,两条腿根本不听自己使唤

    可是,出乎马东方的预料,苏锐并没有上来动他,而是同样坐在凳子上,道:“今天晚上,我们就这样相对而坐好了?!?br />
    马东方战战兢兢的问道:“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苏锐说道:“我并不介意告诉你实话,我在等人?!?br />
    “你在等谁”马东方下意识的问道。

    苏锐这一次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微微扬起头来,看着审讯室的天花板:“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我想,他们也应该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br />
    方全阳正在办公室里喝着茶,已经很晚了,他这位市局的副局长还没有离开。

    看了看时间,估计事情办得也差不多了,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宋总啊,我是方全阳?!弊员颐胖?,方全阳微笑着抿了一口茶。

    “方局长,今天的事情,真是多谢你了?!彼翁煜橐谰勺谧硐陕サ陌淅?,一个人对着满桌菜,慢慢的吃着,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些美味佳肴吃在他的嘴里有没有味道。

    “宋总客气了,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有些事情,能帮忙的我自然会帮忙,而且弘扬正气是我应该做的?!狈饺艉呛切Φ溃骸拔颐腔峋∪Π严右扇怂兄ぞ荻几诔隼?,还贵公子一个清白?!?br />
    宋天祥点了点头:“方局长,大恩不言谢,我已经让秘书把谢礼给贵夫人送过去了。如果你明天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晚饭?!?br />
    方全阳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他心中很高兴,只不过是一个顺手的小忙而已,就赢得了宋天祥的关系,看起来还挺划算的,只是不知道,他所说的那份“谢礼”,具体又是价值几何

    对于这一点,方局长还是充满了期待。

    挂掉了宋天祥的电话,方全阳摆了个很舒服的姿势,望着窗外的夜空,眼睛微微眯着笑起来。

    然后他又拿起座机,给马东方打了个电话。

    “马东方,记住,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嫌疑人的口供给搞齐,必须深刻透彻”方全阳淡淡说道。

    “方局,我这边”马东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对劲。

    可是,方全阳却没意识到自己这位铁杆下属语气中的不对:“你不要诉苦,我知道这件案子有些困难,但是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是我给你的命令”

    说罢,方全阳就挂断了电话。

    审讯室里,马东方握着电话,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精彩来形容。

    现在他和苏锐的角色已经完完全全的颠倒了过来,似乎苏锐才是穿着警服的警察。

    很显然,马东方这个当弟弟的并没有他哥那样的狠心,如果是马东来在这里,说不定早就先开枪了,把苏锐打死再说,晚些时候再安排一个袭警之类的罪名。

    马东方并没有这样做,这也就再某种程度上避免了他遭遇和哥哥一样的下场。

    苏锐就这样坐着,马东方脸上的冷汗不断的滴落而下。

    他在等人,他在等谁

    马东方的心里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答案,他看着并没有反锁的审讯室大门,却没有任何的力气和勇气离开。

    因为,苏锐不让他走。

    在他的眼光里,似乎有一种让人无法质疑的坚定与威严。

    “算算时间,也该快了吧?!彼杖竦淖旖锹冻鲆凰课⑿?,只不过这微笑中带着一点点的冷意。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别克商务正风驰电掣的行驶在首都至宁海的高速公路上

    “胡闹,真是胡闹,宁海的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难道说他们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一个身穿夹克衫的男人坐在副驾上,气的直拍大腿。

    “他们自己太笨,怨不得别人。上次这位爷就已经大闹宁海警局了,他们不吃一堑长一智,难道还要别人替他们擦屁股总想着收好处,就愣是没想过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焙笈诺囊桓瞿腥舜┳盼髯?,扣子没有扣上,眼睛中带着锋锐的意味。

    “咱们可不就是赶过去给人家擦屁股的么大半夜的,从首都跑到宁海,容易么”夹克男看起来对宁海警方牢骚满腹。

    “你以为我想跑啊,如果逼的那位爷发疯,恐怕真的不好收场了?!蔽髯八Ц缒﹃派弦驴圩?,道:“我可不想再看到几年前的事情重演?!?br />
    “我们都不想看到那些事情重演,可是,不可否认,这一次绝对会有人从中做些手脚?!闭飧鍪焙?,后排右侧的一个中年男人终于出声了,这一路上,他一直都是一声不吭。

    此话一出,前面几人都是露出了凛然的目光来,只不过那个眼中带着锋锐意味的男人却有些不屑的说道:“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那些宵小之徒再怎么蹦跶,也不会是这位爷的对手?!?br />
    “烈焰,可是我的偶像啊?!蔽髯澳锌吭谧紊?,仰天长叹。

    ps:好吧,容我自恋一下,我实在是觉得烈焰这俩字霸气无边,所以咱们这次主角的代号,就是烈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