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用尽全力对付天祥集团,我保证。

    林傲雪的语气虽然很轻,但是却掷地有声。

    苏锐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自己总该为他做些什么。

    这就是林傲雪的初衷,她的想法很简单,目的也很简单。

    以她的性子,没有必要对宋天祥隐藏自己的目的,该说的话她自然会讲,该做的事情她自然会做。

    比如,把天祥集团当成敌人。

    “傲雪,你这是何苦呢”宋天祥知道自己此举肯定会得罪林傲雪,却没想到这位林家大小姐的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狠她绝对不是在说笑

    拼尽全力对付天祥集团宋天祥不禁苦笑,自己树立了这么有决心的敌人,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呢

    “何苦”林傲雪看着宋天祥,冷冷说道:“请宋总注意一些,如果苏锐在警察局里面受到了不好的待遇,我定当一千倍的将之奉还给你决不食言”

    林傲雪对宋天祥说出那句话后,便拎着包离开,在有生之年,她都不会再想跟宋家人说上一句话。

    只有宋天祥知道,刚才林傲雪的表现是多么的强势,多么的让人惊诧

    等到这两位青年中的佼佼者分别离去,宋天祥这才发现,自己的唐装已然被汗水打湿

    摇头苦笑了一下,他伸出手,想要端起桌子上的红酒杯,可是没想到,就在他的手刚刚触及到高脚杯时,忽然颤抖了一下,把整杯酒都碰倒在了地上。

    看着那鲜红如血的酒液,宋天祥的脑海里忽然莫名响起了苏锐刚才对自己所说的话来。

    “千万不要傻不拉几的被人当枪使?!?br />
    仔细的咀嚼了一番,宋天祥并没有弄明白这句话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深意,可是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意却已经从他的心底升起来了

    回到林家别墅之后,林傲雪便径直来到了老爸林福章的房间,推开门,林福章正在看着一本书,而妈妈魏淑玲则是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看着韩剧,两只眼睛都肿着,很显然刚才被剧情感染的哭了一场。

    看到林傲雪来了,老两口一个放下手中的书,一个放下笔记本,连忙站起来。

    平日里,很少有林傲雪主动来到他们房间的情形,在更多的时候,这位林家大小姐都是在吃完饭后,把自己独自关在卧室里,门都不出一步。

    “傲雪,什么事啊”

    魏淑玲擦了擦眼泪,笑容满面的站起来,可是她的宝贝女儿却直接把她这个当妈的给无视了。

    林傲雪看着林福章,说道:“我要对付天祥集团?!?br />
    “对付天祥集团”听到这话从女儿的嘴里说出来,林福章感觉到非常的诧异,要知道,自己的女儿虽然在商场上面的天赋不错,但从来没有那种一击致命的心思,这一次竟然主动要求对付宁海的天祥集团,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林福章心中有千般的疑惑,可是他并没有多问,女儿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因为一时冲动做出过任何事情,只要她决定了,那就一定有这样做的理由

    但是,天祥集团财力雄厚,在真正实力方面并不比必康逊色多少,如果双方真的开战的话,那么估计也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站在林福章的立场上,他并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眼下必康的新项目正在设计中,近期就可以在首都开工建设,所需的资金量极为庞大,如果在这个时候还要调集资金去对付别人,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看着女儿一脸严肃的表情,林福章清了清嗓子,然后郑重地问道:“傲雪,你确定你真的要这么做你已经思考成熟了”

    “不需要思考?!?br />
    林傲雪看着自己的父亲,淡淡说道:“因为苏锐?!?br />
    这一次,苏锐并没有被押送到新南分局,而是来到了宁海市局,因此也失去了见到叶冰蓝的机会。

    很相似的审讯室,看着这间密闭的房间,苏锐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些往事从他的眼前电闪而过。

    “时间真的很快,一晃,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贝髯攀诸淼乃杖袂嵘鞠?。

    “把你的犯罪事实全部交代出来,为什么要殴打宋亿利致其重伤”马东方坐在对面,厉声问道。

    苏锐的嘴角掠过一丝轻蔑的笑容:“因为他欠揍?!?br />
    “你这是什么态度”马东方一拍桌子,他必须把苏锐的口供全部弄出来,这才能保证让这个讨厌的家伙进入监狱呆个十年八年的,把他抓进警察局,只能说明任务刚刚完成了一半。

    苏锐看着马东方,眼中掠过了一丝怜悯之色,他举起了双手,让对方的目光停留在双手间那银光闪闪的手铐之上。

    “马东方,你知不知道,这种东西戴上去容易,取下来其实也不难?!彼杖褚馕渡畛さ乃档?。

    “取下来当然不难,因为我有钥匙,但你没有?!甭矶嚼淅渌档?。

    看来,这个犯罪嫌疑人真的很不配合啊。

    “是吗”苏锐话中有话地说道:“但是有些时候,这种东西戴上去很难,取下来更难?!?br />
    “搞什么弯弯绕绕,快点交代”

    马东方极不耐烦地说道,在玩智力方面,他显然不是苏锐的对手

    可是,在下一秒,他的眼睛就瞪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苏锐把他的双手举至和脸平齐,攥着拳头,缓慢的平移着。

    马东方清楚的看见,这手铐间的锁链在慢慢变形

    以之力对抗钢材,这是正常人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绝对不可能

    苏锐的面部表情丝毫不便,脸色也没有涨的通红,他看起来很淡定的望着马东方,双手还在缓缓加力

    从警那么多年,马东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竟然有人可以徒手把手铐拉扯的变形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传奇的多

    啪

    一声让马东方感觉到浑身颤栗的清脆响声终于响了起来

    两个手铐间的环链顿时崩飞

    马东方简直整个人都僵硬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他和苏锐的角色好似已经完全反过来了

    苏锐挣断了链子之后,两只手便恢复了自由,剩下的铐环完全不影响自己的行动了。

    活动了一下手腕,苏锐玩味着看向依旧呆愣在原地的马东方,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哥哥马东来是因为什么住院的”

    马东方一愣,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凄惨无比,身体多处骨折,手掌甚至还被匕首穿透

    事后,无论马东方怎么询问自己的哥哥,他都没有把受伤时候的具体情况说出来只是,平日里高调跋扈的哥哥,在那次受伤之后,变得谨小慎微,每次问起那晚的事情,眼睛里都会出现惊恐之色

    他为什么会问出来这个问题难道说他就是那个把哥哥打进医院的凶手

    这可能吗

    当马东方想到这儿的时候,那断裂的手铐正巧映入了他的眼帘

    马东方的眼皮情不自禁地狠狠跳了跳

    他终于反应过来,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局面多么危险

    几乎是本能的,马东方拔出枪来,指着正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苏锐,近乎吼道:“你要做什么给我坐下”

    苏锐撇了撇嘴:“真是没用,你慌什么我又不能对你怎么样。但是,如果你对我再凶一点,我就不保证你会不会变成他那个样子了?!?br />
    果然是他干的

    明白了这一点,马东方的眼中瞬间升腾起怒火来

    “你也别愤怒,愤怒也没有用的,你看看你哥,不还是被打落牙齿和血吞吗”苏锐攥了攥自己的拳头,微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被打的那么惨还不吭声我就告诉你答案好了,这个世界上,拳头硬才是硬道理,其他的都是白搭?!?br />
    “你是谁你是什么身份”马东方并没有收起配枪,依旧指着苏锐,只不过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惊慌

    自家哥哥被打的那么惨,回头还守口如瓶,马东方早就意识到了不对,回头想来,打人者一定是地位极高权势滔天的那种人,否则的话,以哥哥马东来的性格,绝对不会忍气吞声的他当初可是别人踩了他一脚他就要打别人一拳的家伙

    “我是什么身份”苏锐伸手捡起断裂的铁链,放在手里把玩着:“这还真是个有难度的问题,不得不说,你把我问倒了?!?br />
    即便手中有枪,可是马东方却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的身前依旧处于完完全全的弱势。

    紧张的不应该是他吗怎么会是自己

    马东方不是傻子,能够面对警察的手枪还如此云淡风轻的男人,能够把自己的哥哥打的近乎残废还能让他不吐露一个字的男人,绝对不是自己应该招惹的

    可是,他已经招惹了

    而且,据说自己的哥哥马东来是和市局的副局长张元兴一起被打成了重伤,事后张副局长也同样没有任何的追究两人就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言,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事情经过

    就算是有人来慰问,他们都会说是自己不小心碰的

    谁家不小心碰一下会把全身碰的骨折好几处是个傻子也能看出其中的不寻常

    :感谢神剑和颖丽奕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