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让我走,是我自己要走的?!彼杖褚×艘⊥?,脸上带着嘲讽的意味。

    他不是没给过宋天祥机会,只是他自己不珍惜而已。

    “你要走,你走的了吗”宋天祥说道:“我说过,今天我必须要一个说法?!?br />
    苏锐干脆不走了,再次回到凳子上坐下:“你想要的说法,是什么”

    宋天祥沉声说道:“很简单,你必须要受到法律的惩罚?!?br />
    “法律”苏锐闻言,怔了一下,然后嘲笑着说道:“看你是个老实人,我问你,你觉得是法律重要,还是道德重要”

    宋天祥一时间没搞明白苏锐为什么会有此一问,不知道该用什么答案来回答。

    他确实不是个恶人,只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孩子出口气。

    看着宋天祥的表现,苏锐摇了摇头。

    “虽然你年纪大了些,但是头脑还算清醒,法律固然重要,但在有些时候,道德才是衡量事情的那一把尺子?!?br />
    宋天祥的眼中涌现出凝重之色,沉声说道:“我还是不能放你走?!?br />
    苏锐摊了摊手:“那就看你能不能留得住了?!?br />
    林傲雪在一旁不吭声,只是目光中渐渐开始凝聚着冷芒。

    这个时候,从门外进来了四个警察,站在了苏锐的身旁。

    其中有一个警察已经掏出了明晃晃的手铐,他出示了一下工作证件,严声说道:“我们是宁海市局的刑警,你涉嫌一桩故意伤害案件,需要跟我们回去调查?!?br />
    苏锐转脸看向宋天祥:“你这种手段未免太低级了些?!?br />
    宋天祥摇了摇头:“你错了,有些时候,越低级的手段才越是有效果的?!?br />
    “其实,你的心中自有是非对错的一把尺,可是为了儿子,你却心甘情愿的被蒙蔽了双眼?!彼杖袼档?。

    他刚说完,那个出示工作证的警察便不耐烦的说道:“啰嗦什么啰嗦,还不赶快带走”

    说着,他身旁的一个警察就把手铐往苏锐的手上铐去

    苏锐的眼中放出一抹寒光来:“配合调查就配合调查,没有必要非得带上这个东西吧?!?br />
    在苏锐看来,手铐真的是个极为侮辱人的工具,在五年之前,他也曾被手铐铐住,不止,那一次不止有手铐,还有脚镣。

    因此,苏锐每次见到这个东西,心理上都会产生一些波动。

    对于心理素质极为出色的他而言,这种心理上的波动是极为罕见的,一旦波动出现,那么将预示着极为不好的后果。

    那名领头的警察说道:“犯罪嫌疑人,就要有犯罪嫌疑人的觉悟还要讲什么条件”

    苏锐却把手往后面一背,道:“我刚才没看清楚你的工作证,我也不知道你这个警察是真的还是假冒的?!?br />
    宋天祥就这样在背后看着苏锐,他想要仔细观察,这个让他步步受困的年轻男人究竟会以什么样的底牌来脱身。

    那个警察的脸上涌起一丝戾气,怒极反笑:“好,我让你看个清楚”

    说罢,他掏出工作证来,再一次伸到了苏锐的面前

    “你叫马东方?!彼杖衲畹?。

    这个叫马东方的刑警冷笑道:“这下可以跟我们走了吧”

    “不能?!彼杖褚×艘⊥?。

    “我没犯罪,凭什么跟你们走”苏锐扬了扬眉毛。

    “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甭矶剿档溃骸暗搅司掷?,你自然就明白,这位宋先生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都提供给我们了?!?br />
    宋天祥微微点头,他真的不相信苏锐能够跟警察这种国家暴力机关相抗衡,除非有逆天到极点的关系,否则那些证据,足以把他今后的十年都囚禁在监狱里。

    林傲雪跨前一步,站在苏锐和马东方之间,声音一片清冷:“你们不能把他带走?!?br />
    马东方看着林傲雪的脸,眼睛中闪过一片惊艳之色,然后嘲讽的说道:“林总裁,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就能够阻挠警察办案,当心我把你当成嫌疑人一起带回去调查”

    “你们的嫌疑人就是这么规定的吗”

    林傲雪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苏锐轻轻的把自己拉在身后,然后对她说道:“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在外面等着我的消息就是?!?br />
    林傲雪有些迟疑,点了点头。

    “还有,我一天不出来,你就一天不要离开林家别墅?!彼杖穸V龅?。

    看着苏锐认真的眼神,林傲雪有些担忧:“会在里面呆很久吗”

    “不会很久,大概四五个小时还是需要的?!彼杖裥Φ?。

    林傲雪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她知道,自己也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才行,如果苏锐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呆在看守所里面不能及时出来的话,她必须要营救他。

    他为她做的太多,她必须为他做些什么。

    马东方冷笑着看着苏锐,说道:“真是大言不惭?!?br />
    身为一名老资格的刑警,他这种事情见的太多了,如果有心整人的话,犯罪嫌疑人根本别想在短时间内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苏锐看着马东方,微微一笑:“我们走吧,希望你不要后悔?!?br />
    “这句话应该由我对你来说才是,有些事是做不得的,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甭矶嚼淅涞目戳怂杖褚谎?。

    “哦你这是在警告我,还是在暗示我暗示我得罪了什么人”苏锐这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无疑就是在表达对马东方等人的怀疑了。

    “暗示你我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甭矶酵屏怂杖褚话?,嘲讽的说道:“把手铐给这位喜欢说大话的兄弟戴上,然后带走?!?br />
    说完这句话,马东方还看了坐在一旁的宋天祥一眼,后者微不可查的对他点了点头。

    马东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来,在两个小时之前,他的银行卡上就收到了一笔足以抵得上他两年工资的款项。

    作为警察,每年的外快并不多,主要靠基本工资,马东方虽然不是个好刑警,平时也是能捞一点就捞一点,但是一次性进账那么多钱,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在刚刚接到领导的“授意”时,马东方还有些担心,毕竟这笔钱虽然算不得巨款,但若是真的追究起来,后果也绝对够他喝一壶的。

    可是,当他看到那些确凿的证据时,马东方还是放下了心,其实这起案件只要他完全依照法定程序办理,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苏锐的行为确实造成了故意伤害罪,这十几万块钱拿的是无惊无险。

    他们的金主,自然就是天祥集团的宋董事长了。

    这个犯罪嫌疑人虽然看起来有些滑头有些棘手,但是这种人马东方这些年见得多了,回去带到审讯室里,就算是再硬的骨头,不出两个小时也保证让他吐口

    “真是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彼杖癜阉嵌说谋砬榫∈昭鄣?,哪里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冷笑两声,迈步就走。

    不过,在即将迈步的时候,苏锐又转过脸来,对宋天祥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话:“千万不要傻不拉几的被人当枪使?!?br />
    宋天祥摇了摇头:“我想我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br />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彼杖褚馕渡畛さ厮档?。

    “我说过,把手铐给他戴上”马东方对自己的手下人喊道

    苏锐的“嚣张”行为彻彻底底的惹恼了他这让这位老资格警察觉得很没面子本来看在十几万带来好心情的份上,他和苏锐多废话了几句,却没想到对方已然蹬鼻子上脸了

    这不仅是蹬鼻子上脸,还把他们踩得灰头土脸

    一旁的警察正要给苏锐戴手铐,可是后者却突然转过身来,盯着马东方,眼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还愣着干什么戴手铐”马东方继续吼道

    苏锐没有再继续反抗,伸出两只手,让锃亮的手铐再一次铐在了他的手腕上。

    是的,再一次。

    苏锐眯了眯眼睛,似乎被这一抹寒光刺痛了视觉神经。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可是,总会有人经常在有意或者无意间碰触到逆鳞,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是会选择忍气吞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会选择一步站出来,用你的拳头去砸烂那一张趾高气昂的脸

    “马东方,你是马东来的弟弟吧”苏锐忽然说道。

    “你什么意思”马东方一时间没弄明白苏锐为何忽然会这样说

    马东方确实是马东来的弟弟,而这个马东来,上次受到副局长张元兴的指示,想要在审讯室里让苏锐屈打成招,结果却被苏锐一记匕首给钉在墙上,三拳两脚就给打成了重伤

    关键是,张元兴和马东来等人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揍得那么惨,还无处说理,在医院养伤的时候,宁海市纪委就已经专门派人下来调查了,这两个警察界的败类已经自身难保。

    这倒好,打跑了一个哥哥,来了一个弟弟,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苏锐靠近了马东方,眼睛微微眯着,对他说道:“我想对你说的是,不要以为自己做过的那些坏事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很公平,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有恶报?!?br />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锐的话,马东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这个寒颤是由一丝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寒意所引起的

    看着他的样子,苏锐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包间。

    林傲雪看着苏锐离去,眼神有些复杂,转过身去,面容在一秒钟之内恢复一片冰冷。

    她看着坐在座位上的宋天祥,很认真也很冰冷的说道:“接下来,我会用尽全力对付天祥集团,我保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