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跟从代表着黑暗的冥王没多久,这就遇到了代表着光明的太阳神,马塔真的不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对于冥王的手段,马塔很清楚,一想到自己背叛他的下场,就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背叛冥王,在此之前,马塔从未考虑过这件事情,也从不认为有这种可能性??墒?,现实总是喜欢恶作剧的,戏剧性地给了他这种两难的抉择。

    他实在是搞不清楚,为什么太阳神阿波罗有心要收下自己,难道,他不应该杀了自己才对吗

    苏锐看着马塔,说道:“其实这个选择一点都不难,跟着我,就可以活,不跟着我,就会死,而且是马上死?!?br />
    马塔的眼神中充满着犹豫,充满着挣扎。

    “大人,我想斗胆问一句,您为什么会想要收下我”马塔抬起头来,鼓起勇气问道。

    “不杀你或许是因为”苏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自然有我的道理。你放心,如果你跟着我,以后就可以留在华夏,不回西方,哈帝斯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他冥王哈帝斯就算再厉害,也不敢一直把手伸到华夏来,他若是手伸的太长,不用我出手,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把他的手臂砍了?!?br />
    “谁会砍”马塔下意识的接话,忽然意识到自己此举非常不妥,连忙说道:“请大人饶”

    苏锐摆了摆手,示意完全不在意:“你以为,华夏的黑道比起西方黑暗世界差得很远,但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家,真的就和你们想象的一样吗”

    “好,大人,我愿意追随您左右?!甭硭沼诓辉倬澜?,只是这个决定对于他来说还很艰难。

    背叛一个人,然后追随另一个人,这感觉总有点怪怪的。

    苏锐沉默了一下,说道:“接下来你就在华夏呆着吧,如果需要你的出现,我自然会给和你联系?!?br />
    马塔抬起头来,面色有些古怪:“大人,您就不担心我现在回西方去找冥王”

    是的,苏锐这个决定,对于马塔而言,自然有些不可思议简直草率的无以复加。

    刚刚收服了一个人,转眼就把其放走,而且还不对其施加任何的限制,这难道不怕被收服的人再次叛逃吗

    听到马塔的话,苏锐淡淡的一笑,毫不介意:“如果你走了,那么就说明我并没有完全让你归顺,那就是我的能力问题,而不是你的问题?!?br />
    听到这句话,马塔浑身陡然一震,然后深深的看着苏锐,再次低下头去。

    “大人,我愿追随您?!?br />
    “找个地方呆着去吧?!彼杖癜诹税谑?,然后打开实验室的大门,走了出去。

    偌大的实验室,只剩下了马塔一个人,似乎,只要给他一些时间,再次盗取三矬氨仑的核心机密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只不过,这位在西方黑暗世界名头响亮的神偷只是转脸看了那存储着核心资料的主机箱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对于这份能够带来巨大无边利益的机密文件,他的眼睛中没有任何的留恋。

    这个夜晚,维多利亚并没有上床入睡,而是端着一杯红酒,光着脚站在阳台的地毯上,聆听着大海的声音。

    海浪声很空旷,很悠远,让人不舍离开华夏是个迷人的地方。

    洗完澡之后的维多利亚站在那里,浑身上下只是简单的穿着一件黑色的短款睡裙而已,性感的身材在略显紧身的睡裙之下清晰地凸显出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阳台的扶手上探出了一只手

    有人竟然从阳台之下爬了上来

    这可是君澜凯宾酒店的顶层,距离地面有几十米的距离,谁能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维多利亚没有多想,右脚高高抬起,一个姿势极其标准却更加凶猛的跆拳道下劈,重重的向那只手袭去

    看不出来,维多利亚这性感的身板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让人感觉到惊恐的能量,这凶狠的一记劈腿,和她的表面完完全全不相符,没有人能够猜到,这个拥有着极为尊贵身份的女人,竟然可以同时拥有这样的身手

    虽然只不过是一招而已,但完全能够看出来维多利亚并不是花拳绣腿,绝对是身经百战才能够拥有这样的本能反应,这一腿若是劈实了,恐怕那只搭在扶手上的手会立刻粉碎性骨折

    预想之中的骨裂声并没有响起。

    维多利亚发现,自己的脚已经完全无法寸进,刚才的那一只手竟然凭空伸出,死死抓住了她的脚后跟

    这一记凶狠无比势大力沉的下劈,竟然被这一只手挡住了

    维多利亚想要抽回脚去,却发现根本做不到那只手抓的实在太牢,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维多利亚面色一寒,正准备发出下一记杀招的时候,就看到了苏锐的脸。

    这个家伙,好端端的坐电梯上来敲门就是了,为什么非要从阳台爬上来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如果被误伤了怎么办

    “真是差点被你劈死?!?br />
    苏锐一个翻身进入阳台,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不走电梯”看到苏锐出现,维多利亚的惊喜还是比较多一些的,但是心中依然疑惑,就算你身手很高很强,放着好端端的电梯楼梯不走,非要在几十米的外面爬来爬去,万一出了点危险怎么办

    “是啊,我为什么不用电梯”

    苏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同样感觉到有些疑惑,貌似他还是第一次想起这个问题。

    一道曼妙的身影忽然划过他的脑海,让苏锐的身体猛然一震难道说是因为秦悦然

    为了避开她,自己才从阳台爬上来

    凭什么啊,自己心里又没有鬼

    想着上次在这天台之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苏锐不禁不自觉地露出一丝苦笑,生活真是狗血剧,什么不靠谱的剧情都有可能发生。

    看着苏锐发愣的样子,维多利亚不由得感觉到暗自好笑,于是笑着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的脚给放下来”

    苏锐闻言,发现自己还把维多利亚的脚给攥在手心里呢

    自从刚才抓住之后,他就一直没松手

    顺着柔滑的脚掌一路看上去,笔直的小腿和充满弹性的大腿已经让苏锐觉得自己血脉贲张。

    可是,当他的眼睛再继续向上看时,两道血箭瞬间从鼻孔中飚射出来

    由于维多利亚穿着一身短款睡裙,在刚才进行下劈动作的时候,由于抬腿过高,她的裙边高高撩起,已经贴到了腰上

    而随之暴露在苏锐眼前的,就是黑色的蕾丝内衣

    即便不是性感的丁字裤,但这样也是极具视觉冲击力,苏锐只是扫了一眼,便清晰的看到了维多利亚某个私密部位的轮廓

    那样饱满而私密,让人感觉到血脉贲张

    维多利亚的性格开放,再加上对苏锐极有好感,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事情,反而这裙边掀起来的巧合正是她内心所希望出现的场景对于一个之前敢于穿着浴巾诱惑苏锐的女人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严格的说来,顶多就是不小心的走光而已。

    可是,在那个名叫英吉利的国度,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要看到维多利亚的“走光”而不得呢。

    苏锐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讪讪的把维多利亚的脚给放下,那裙底的风景也随之从眼前消失。

    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绝对毫不含糊百分之百的妖精。

    看着苏锐,维多利亚的眼底闪过一丝不知名的光彩来,似笑非笑的问道:“好看吗”

    “还不错?!彼杖竦难劬姑淮尤棺由鲜栈?,依旧盯着那个部位。

    在不自觉的回答过维多利亚的问题之后,苏锐这才反应过来,把目光转移开,看着维多利亚,不禁觉得有些恼火。

    自己好歹也算是她的领导,那啥,就这么不尊重自己还有没有一点做下属的样子

    苏锐不爽的看着维多利亚:“你信不信,我这就打你的”

    维多利亚仿佛知道苏锐要说什么,干脆利落的转过身来,撅起短款睡裙无法完全包裹住的臀部,眼中放出一丝电流,说道:“那你就来打呀?!?br />
    苏锐盯着那极为诱人的弧线,手伸出去,却只是在空气中虚空抓了抓,终究还是咽了口吐沫,把目光强行从维多利亚的臀部上转移开。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穿的是短款的睡裙吗本来裙摆就只到大腿根部,这么一撅屁股,直接把内衣露出来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于是乎,苏锐感觉到自己流鼻血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经常流鼻血,这不会是一种病吧

    在这个女人面前,为什么自己愣是找不到男人的主动权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得找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否则自己这个老大也就不要再当下去了。

    维多利亚递给苏锐一张纸巾,让他擦一擦鼻子上的血,笑道:“让你打你不打,以后可没这机会了?!?br />
    苏锐撇撇嘴,用纸捅了捅鼻孔,道:“你都还没问我是来做什么的,一开场就诱惑我,还有没有点节操了”

    维多利亚用嘲讽的眼神看着苏锐,然后两根手指在肩膀上一挑,睡裙的一根肩带直接断掉

    ps:感谢小睦姑姑、千峰万林、天空化工厂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