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平等人刚才搜索的很仔细,确信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可是这个人影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原来,就在张伟平他们仔细搜索的时候,这个人影悄无声息的从实验室的大门中走进来,然后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就这样四肢张开,紧紧贴在了实验室大门上面的天花板上,就像是电影里的蜘蛛侠一般

    张伟平在出门之后,已经准备回值班室去休息了,自然不可能再回头检查一遍,反正监控室里有人呆着,所有的摄像头能够全角度覆盖实验室,稍有异动他们就能立刻赶到

    可是,在监控室内聚精会神盯着监控屏幕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监控画面早就已经被定格,没有任何动静的实验室画面,实际上已经被人变成了一张图片

    自然,无论现在实验室中发生什么情况,都不会在这监控屏幕上出现的

    那个轻飘飘的身影在落地之后,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便朝着核心试验室的主机摸过去。

    此人脚步很轻很轻,如果闭着眼睛的话,根本听不到这间实验室里有人在走路。

    同伴艾克马和格瑞特已经确认过了,这台计算机中装着所有的实验数据,而且他在这里盯了一天,确信林傲雪并没有在上午的事情发生之后前来转移数据

    也就是说,他只要打开了这台计算机,就能得到关于三矬氨仑的最新技术

    经过了格瑞特白天的失败之后,此人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格瑞特并不知道他的存在,因为,上午的两个人本来就是炮灰,用来当做吸引火力的,说的专业一点,就是佯攻。

    上午看起来又是烟雾弹又是刺杀高手的,打的那叫一个激烈纷呈,可是这仅仅是用来吸引火力的佯攻而已,真正的总攻,则是放在了夜间

    他叫马塔,在隐匿的功夫上,绝对堪称组织内部的第一名,可是,他的开锁功夫比这隐匿要更加强悍

    曾经马塔是一名神偷,飞檐走壁溜户撬锁,后来贼心大起在偷盗一个古堡的时候,被古堡的主人生生擒住。

    在当时得知了古堡主人的身份之时,马塔的胆子差点没被吓破。从那之后,马塔便向古堡的主人归顺,在偷窃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一次,格瑞特并不知道马塔这个王牌神偷的存在,如果上午二人能够成功,那么马塔晚上自然也就不用亮相了,这也相当于双保险,足以说明幕后之人是如何的用心良苦了。

    马塔轻手轻脚的蹲在主机的前面,打开了随身的小型笔记本,输入了几个数字之后,滚动条上的数字便开始疯狂滚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放在了主机箱密码锁之上准备等到计算结果出来之后便立刻开始计算

    当然,即便是有着利器相助,他也得需要至少耗费两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完成对于这一点,他早有心理准备

    不过,即便马塔是算无遗策,在他正准备尝试着解开密码锁的第一位数字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漆黑而安静的实验室,只有他自己存在,只有微型手电筒所泄露出来的一点点光亮。

    在这个时候,肩膀忽然被一只手搭住了,马塔不禁觉得浑身战栗,有种发自内心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的,这就是一种鬼贴在后背的感觉

    马塔无比相信自己的能力,他认为,在隐匿潜行方面,绝对不会有人做的比自己更好了

    他并没有因为自傲而在破解密码的时候放松警惕,他的耳朵一直在留心着周围的动向确确实实,他没有听到一点脚步声,没有听到一点衣服摩擦的声音,一只手就这样伸到了他的肩膀上

    这说明什么

    早就听说过古老的东方会闹鬼,马塔并没有相信,可是今天,他真的觉得毛骨悚然、几乎就要相信自己是见了鬼了

    马塔根本没有回头,右手从腰间摸出来一把匕首,直接反手往身后刺去

    不管身后的是人是鬼,他都是保命要紧

    他这一记匕首并不是准备伤到对方,只是想要闪出空间,自己先逃到安全地带再说

    可是,根本没想到的是,他这一记匕首根本没有击中任何的目标,反而他自己的被人抓住了就像一支铁钳一样,把他死死钳住

    腾出另外一只手来,马塔再次摸出一把匕首,还想往身后刺去

    可是,他这次遭受到了同样的下场

    两只手都被钳住

    蹲在地上,被倒剪双手,动弹不得

    苏锐两手一使劲,马塔再也握不住匕首,不受控制的一松手,闪着寒光的匕首便咣当掉落在了地上

    “你是谁放开我你想要什么,我们可以谈”

    马塔说的是英语

    “还想和我谈条件”苏锐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马塔的后脑勺上

    挨了这一巴掌,马塔简直感觉自己的整个脑袋都被强大的力量贯穿了

    无数的小星星从他的脑海中升起,似乎整片天地都颠倒了过来

    马塔眼前一黑,整个身体失去平衡,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浑身似乎都没有力气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看起来简单的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扇晕成这样大脑小脑似乎都被打成了浆糊

    苏锐扇了他一巴掌之后,就没有再管这个所谓的神偷,而是走到电闸旁边,把所有的开关都打开

    刹那间,整间实验室变得灯火通明

    不过,由于实验室是密闭的,而且隔着几重门,即便里面把灯光全部打开,外面也依旧瞧不见任何东西

    马塔捂着头,在地上晕晕乎乎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似乎是不习惯这么强烈的光线,他用手遮挡了一下灯光,当看清眼前的人影时,不禁惊呼道:“是你”

    “你认识我”苏锐挑了挑眉毛。

    “当然,最近经常见到你?!甭硭辽档?。

    在说话的时候,他的手还在悄悄的往一旁的匕首摸去

    刚才他把匕首掉落在地上,苏锐并没有把其踢远

    “你怎么会见过我”苏锐站在距离马塔五米远的地方,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

    “最近在必康集团里经??吹侥??!?br />
    马塔和格瑞特、艾克马一样,都是冒充研究人员混进实验室,从而掌握核心资料的储存地点。这些天来,苏锐在必康集团里简直就是风云人物,上上下下无不是在讨论这个人,马塔自然不可能无视。

    尤其是今天上午,格瑞特和艾克马都是被此人干掉,当时烟雾弥漫,马塔虽然看不清楚,但绝对能够清楚明白的感受到,苏锐有多么的强大。

    因为艾克马极其擅长隐匿刺杀,在这个领域很少有人能够超过他,此人的隐匿功夫在西方黑暗世界都能够排的进前几名,在华夏就更不用说了。苏锐能够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就把艾克马给打成了重伤,足以说明他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强悍

    因此,当马塔看清是苏锐出现制服自己的时候,他也心中了然,自己很难逃过这一劫了

    艾克马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更不是

    可是,他还没活够,现在必须要抓住任何机会,都要奋力一搏

    在说话的时候,马塔的右手已然握住了匕首,然后说道:“你放了我,行不行我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br />
    苏锐的脸上带着微微嘲讽的神色,嗤笑道:“就凭你给我任何想要的东西你给的起么”

    你给的起么

    苏锐说这句话时候的语气非常稀松平常,可是在马塔看来,他却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发出来的威严。

    揉了一下眼睛,马塔似乎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

    “当然给的起,在我的仓库里,有许许多多价值连城的东西,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想我们可以愉快的做出交换,放心,这种交易我是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br />
    “哦是吗你说说你有什么东西,看看什么是我感兴趣的?!彼杖袼坪跞挠行巳さ奈实?。

    马塔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光芒:“我有路易十六的皇冠,有古埃及法老的金面具,有华夏皇帝的玉玺”

    马塔所说的这些东西,都是他利用绝世偷技从一些收藏家的手里偷窃而来的

    苏锐听着听着,眼底似乎开始掠过震惊的神色,这种神色似乎是发自于内心,完全不似作伪

    “怎么样,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随便挑几样送给你,而且日后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这种东西就更多了?!?br />
    “这得让我好好地想一想?!彼杖袼菩Ψ切Φ厮档?。

    就是这个时候

    就在苏锐露出思索神情的时候,马塔紧握匕首的右手猛然一扬,一道寒光便朝着苏锐的心窝激射而去

    “敢阴我,你去死吧”

    眼看匕首就要插进苏锐的心窝,马塔兴奋的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