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把林傲雪送回家的路上,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

    直到车子驶进了林家庄园,在小楼的门前停下,苏锐才说道:“我现在要再多找两个人来?;つ??!?br />
    “嗯?!?br />
    林傲雪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轻轻咬了咬红唇,并没有说什么。

    对于她而言,感谢的话总是没法说出口的,苏锐为她做的这一切,她都记在心里了。

    苏锐看着林傲雪的样子,哈哈一笑:“当然,这其中的开支经费之类的,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我也是穷人啊?!?br />
    林傲雪真想有种翻白眼的冲动,她抬头看着苏锐,眼睛中很是认真:“如果你嫌钱少的话,那么我下个月就把你的工资从三千块提高到三千五?!?br />
    说罢,林傲雪便转身走向别墅的门口。

    苏锐站在原地傻笑个不停。

    看来,林傲雪的吵架功力也是有所提升啊。

    林傲雪本来就是属于刀子嘴豆腐心外冷内热的那一种,自然不会真的不负责日常经费支出,苏锐这是在?;に纳踩?,自然不可能那么小气。

    这个时候,林傲雪的老妈魏淑玲从客厅里走出来,正好见到苏锐,然后眼前一亮

    “哎呀,小苏啊,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呢,快进来快进来,你看看你,每次把傲雪送到门口之后就回去,也不留下来吃个晚饭,你说你客气什么呢,阿姨跟你讲,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千万不要拘束千万不要紧张”

    魏淑玲一见到苏锐,便开启了升级版的话唠模式

    林傲雪无奈地捂着额头,长叹一口气。

    她非常确信非??隙?,在见到苏锐以前,自己的老妈真的不是这样的,虽然平时唠叨的多了一些,但绝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话唠的让人感觉到恐怖和惊悚。

    苏锐脸上的笑容同样灿烂,这家伙瞥了一旁暗自无奈的林傲雪一眼,然后笑道:“阿姨,不是我不想来看您,只是有时候傲雪她会不好意思”

    林傲雪闻言,狠狠瞪着苏锐,两只眼睛简直和刀子一般,恨不得现在就把苏锐给开膛破肚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不好意思,自己为什么要不好意思自己什么时候不好意思了这话是几个意思啊

    心里想什么,嘴上便说什么,因此,林傲雪看着苏锐,冷冷说道:“我什么时候不好意思了”

    苏锐无奈的摊了摊手,心中暗暗乐着,说实话,让这小妞上当也太容易了些。

    魏淑玲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然后对着苏锐说道:“傲雪这孩子面冷心热,脸皮薄,苏锐,你可不要往心里去啊?!?br />
    苏锐同样瞥了林傲雪一眼,道:“您放心,我不会往心里去的?!?br />
    “快来吧,跟阿姨去吃晚饭,你是不知道,你叔叔整天也不在家,傲雪回到家也不说话,我就缺一个能和我一起聊天的人,你今天既然来了,可不准立刻就走,不陪我唠到十点我可不放你回去?!?br />
    苏锐被林傲雪的老妈就这样拉扯着进了客厅,林傲雪双手环胸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来来来,快坐下,我让保姆多做几个菜,好给你补补,你看看,几天不见你就瘦了一圈”

    瘦了一圈么

    苏锐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得意的看着林傲雪,唉,自己真是师奶杀手啊,对于中老年妇女的吸引力总是这么强大,这样怎么可以

    林傲雪的眉头微皱,道:“妈,苏锐不能留在这里吃饭,他今天晚上还有事情?!?br />
    魏淑玲看着自己的女儿,语重心长的说道:“傲雪啊,你可不能这样,人家苏锐来吃个饭又不算什么事,男女之间谈朋友互相到对方家里吃吃饭又怎么了,你老是在这阻挠个什么劲你是不好意思还是不好意思”

    你是不好意思还是不好意思

    对于林傲雪来说,这个问题真的很艰深。

    而苏锐已经觉得自己要憋得肚子疼了,的的确确,这个老太太已经把自己了闺女婿,她这是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喜欢啊。

    当林傲雪还在思考自己好意思不好意思的问题时,魏淑玲又接着说道:“傲雪啊,我跟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都是剩女了,好不容易遇到苏锐那么优秀的小伙子,可得好好对人家啊,老妈我是过来人,听老妈的准没错,要不然当年你爸是怎么被我弄到手的”

    “妈”

    林傲雪简直要崩溃了,她的声音分贝终于提高了一些,让老太太立刻住嘴。

    苏锐捏了捏快要笑变形的脸,然后对着林傲雪眨了眨眼睛。

    “你走不走”

    林傲雪的脸皮薄,这下禁不住被取笑,真是要下逐客令了。

    苏锐再次眨了眨眼睛:“这得看阿姨的意见?!?br />
    魏淑玲看到女儿三番五次把苏锐赶走,实在是有些不高兴了:“傲雪,你怎么能这样,苏锐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客人,你这样可太失礼了?!?br />
    “妈,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他回公司还有事情,再说了,我明天晚上请他吃饭,算是补偿,行不行”

    知道来硬的不行,林傲雪终于开始摆出一副谈判的样子来。

    魏淑玲闻言,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明天晚上你们可要享受二人世界啊,要带苏锐多吃一些好的”

    可是,谁知道,苏锐横插一杠子:“阿姨,明天晚上是天祥集团董事长宋天祥请客,傲雪喊我去作陪的?!?br />
    在这一刻,林傲雪又有了掐死苏锐的心思。

    “什么作陪那可不行?!蔽菏缌嶙宰髦髡诺厮档溃骸罢庋?,我帮你们安排,就后天,后天你们继续一起吃饭好了?!?br />
    说罢,魏淑玲竟然对苏锐使了个眼色,苏锐稍微有些吃惊,但还是开心的给老太太竖了个大拇指。

    这等老太太,实在是华夏丈母娘典范啊如果华夏的丈母娘们都能像她一样,那每年都少出现多少不和谐的事件

    “行行行,就后天晚上,我答应了?!绷职裂┱庖徽饬礁龌畋Ω勰シ璧袅?。

    历尽千辛万苦,苏锐终于走了,而老太太魏淑玲看着苏锐的背影,还在砸吧砸吧嘴:“你看看,这是多优秀的一个小伙子,如果把握不住,实在是太可惜了?!?br />
    林傲雪撇了撇嘴:“就他这样的,整个宁海一抓一大把?!?br />
    魏淑玲不相信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真的吗那我问问你,你从小到大,见过几个比苏锐还要优秀的小伙子”

    林傲雪本来不想回答,可听到这句话,又鬼使神差的思考了一下,不自觉的说道:“还真没有?!?br />
    晚上十二点钟。

    在这个时间段,就算加班的员工也都早已离开,由于白天发生的爆炸事件,研究中心也已经提前关闭。

    现在,必康集团主楼几乎已经是一片漆黑,偶尔会有手电筒的亮光照过,那是张伟平的安保部员工在巡逻。

    经过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他们更加不敢大意,尤其是张伟平这个马屁部长,实在是吓坏了,连忙加班加点加派人手,甚至亲自带着巡逻队值夜班。

    虽然他们都是高薪保安,所拿到手的薪水比一般的白领还要多出不少来,可是,如果林傲雪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可就别想在必康集团继续呆下去了

    “走,去研究中心看看?!?br />
    张伟平亲自带队,走向实验室,在大门上输入了几个密码和自己的指纹,大门便打开了。

    随着大门的打开,一丝淡淡的血腥气息也流露了出来。

    经过了整整一天,这血腥味是还未完全散去。

    闻着这味道,张伟平不禁想起来那被自己处理掉的两具尸体,不禁心中一股恶寒的感觉开始慢慢的散发出来。

    的的确确,对于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张伟平来说,真的是有些太难为他了。

    尽管这是董事长林福章亲自下令的,而且让他不用担心有任何危险,但是在把这两具尸体装进大麻袋扔到垃圾填埋场之后,张伟平的心还是突突突跳个不停。

    不顾上班时间禁止饮酒的规定,张伟平回来之后,在小商店里买了两小瓶十块钱的二锅头,使劲灌下了肚子,这才稍稍舒缓了一些惊悚压抑的感觉。

    而当这漆黑的夜里,他带着手下人拿着手电筒打开实验室的大门闻到血腥的气味时,他的心中再次闪过了一丝慌乱。

    如果按照以往,他一定扭头就走,根本不会再查看什么,可是现在,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或许由于离职的压力,他的心中竟然多了那么一丁点勇气。

    “进去,仔细检查,一个角落一个柜子都不准放过”张伟平深吸一口气,率先跨进了研究中心的大门,然后打开了灯。

    这里不同于别的地方,是集团的核心重地,没有必要为了省电而扩大了危险指数。

    白天的碎玻璃已经被清扫干净,乱掉的桌椅也重新摆放整齐,但是张伟平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脑海之中总是徘徊着那两具尸体的样子,血淋淋的,甚是骇人。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圈,确定没有放过任何的角落之后,张伟平这才说道:“我们离开,把几重门全部锁死,没有密码和指纹,他们插了翅膀也飞不进来?!?br />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偌大的实验室,张伟平这才把门关上。

    等到张伟平带人离开,实验室恢复一片漆黑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从天花板上悄无声息的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