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对”

    林傲雪一时没搞明白苏锐的想法。

    “是的,我们从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br />
    苏锐看了她一眼,则是说出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判断。

    “在我看来,他们并没有被别人收买?!?br />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林傲雪不解。

    “这两个人并不是你亲自招进来的那两个科研人员了,只是脸比较相似而已?!彼杖袼档溃骸笆韵?,他们每天都是戴着大口罩穿着无尘服,有人甚至还戴着护目镜,一般人也不会在意他们的面容?!?br />
    林傲雪点点头,然后又摇头:“必康实验室没有指纹是进不去的,而这种指纹一经录入是没法修改的?!?br />
    “指纹这种东西,想要伪装成一个真的,我至少有十种以上的方法?!彼杖裰缸拍橇礁鋈?,冷笑道:“连脸都可以伪装,更何况是指纹”

    林傲雪忽然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父亲和自己找专门的机构设计出来的安保系统,在这些人的面前,竟然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这个社会,究竟还有没有一点安全感可言

    “你刚才说什么脸都可以伪装”林傲雪这才回味过来,后背上不禁有一股凉气冒了起来。

    “我的判断应该不会错?!?br />
    苏锐眼中的寒芒在一点一点的凝聚,他走到格瑞特的身边,手指在他的脸颊周围使劲的搓弄了几下,拽住下巴的皮肤,用力一撕

    林傲雪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苏锐把死者的整张脸都给撕下来了

    这场景实在是太过惊悚,林傲雪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身体也轻轻的颤了一下。

    饶是她的心志比同龄人要坚韧许多,此时也觉得心脏发颤

    苏锐手里拎着的确实是一张脸,更确切的说,这是一张由人的脸皮做成的面具。

    很精致的做工,如果不是刚才想到了这一点,苏锐真的可能被这个人皮面具骗过去。

    这张人皮面具,来源就应该是之前的那个科研人员。

    苏锐沉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你亲自招进来的那两个研究人员已经死了很久了?!?br />
    林傲雪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她睁开眼睛,看着苏锐手里的人皮面具,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冰凉冰凉的,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里,全部都充满了浓烈的寒意

    “这个人皮面具,毫无疑问是从之前的那个科研人员的脸上一点点撕下来,然后用特制的工序加工过,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br />
    苏锐一拽那脸皮面具,很有弹性和韧性,就像是橡皮筋一样,一拉老长。

    “这样的做工真的不错?!?br />
    苏锐把手中的人皮面具随便往旁边一扔,这种精致的东西要是放在西方黑暗世界,估计能卖出不少的钱。

    林傲雪实在不忍再看,不过这是她硬要跟着进来的,此时退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她清楚的看到,在苏锐撕下了人皮面具之后,露出来一张黑人的脸

    本来以为这杀手是个白人,没想到竟然是黑人带着人皮面具伪装的

    “看到了吗,就是这样?!彼杖褡叩搅职裂┑纳砼裕骸笆遣皇怯行┎皇娣?br />
    林傲雪摇了摇头:“还好?!?br />
    “相信我,我会让他们全都付出应有的代价?!?br />
    “未来可能会遇到很多事情?!彼杖穹鲎×肆职裂┑募绨颍骸坝形以?,就不用怕?!?br />
    很简单的几个字,就让林傲雪浑身的寒意尽数消失。

    她很信任眼前的这个男人,发自内心的信任。

    再没有什么能比互相信任的感觉更好了。

    苏锐传递给林傲雪一个温暖的眼神之后,道:“这一次,你出去吧,接下来的事情,我真的不想让你看到?!?br />
    不知为何,看到苏锐认真的眼神,林傲雪的心中一动,便点了点头,主动走了出去。

    她也的的确确需要调整一下,今天的事情对她的世界观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必须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行。

    虽然苏锐的温暖眼神抵消了那人皮面具所带来的惊悚,但是心中的阴影还并没有完全消散,当然,这种影响在一时半会儿肯定是会存在的。

    “我在办公室里等你?!痹诠孛胖?,林傲雪说道。

    她完全是无意识的说出“等你”这两个字,而对于过往的她而言,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

    苏锐关上门,便走到艾克马的面前。林傲雪一直呆在这里,他总是无法放得开。

    在他的脸上摸索了一下,也同样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很显然,之前的那两个科研人员,已经不知葬身何处了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然后用脚尖在艾克马的身上捅了几下。

    艾克马是个白人,剃着光头,身材矮小精悍,也正是这样的身材才让他能够在刺杀者榜单中排名靠前,如果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恐怕移动就不能那么迅速了。

    在苏锐踢了他几下之后,艾克马便悠悠醒转。

    醒来之后,他见到苏锐的脸,立刻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可是这样更加牵扯了他的伤口,里面又冒出鲜血来

    “我劝你不要乱动,这样只会加速你死亡的过程?!彼杖竦档?。

    膝盖骨、掌骨、肩胛骨全部被四棱军刺刺穿,尤其是肩胛骨的那一处伤势,苏锐当时拿着军刺在骨头缝里面硬生生的转了几个圈,把周围的组织全部破坏掉了,就算能够侥幸讨来一名,这个艾克马也是个残废了。

    艾克马颓然的放下双手,他知道,自己落入了这个魔鬼的手里,很显然他们的行动失败了。

    只是,不知道格瑞特怎么样了

    苏锐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冷冷一笑,说道:“你的那个同伴,已经去见了上帝?!?br />
    什么

    听到这句话,艾克马的心脏骤然一紧

    他一转脸,便看到了格瑞特的尸体

    而且,这尸体露出来的是格瑞特的本来面目,他脸上的人皮面具已经不在了

    艾克马的脸上闪过一线惊恐的神色来,他连忙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人皮面具也不见了踪影

    人皮面具其实非常有技术含量,市面上流传的几款也都能卖出天价来,这种变态的东西在华夏几乎没有,这个男人是怎么发现的

    此时艾克马不禁想起了对方恐怖至极的身手,他对自己的刺杀功夫很自信,如果能够给他充足的潜伏条件,那么让他干掉一些超级高手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三招两招就把自己打成了残废,在他的面前,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这样的实力,如果放到西方黑暗世界里,绝对可以成为至高的存在

    艾克马完全无法掩饰心中的惊恐

    华夏果然是名不虚传,东方古国的确不是能够以常理来揣度的。来来到华夏之前,就有人提醒过艾克马,让他们多警惕一些,可是没想到,尽管他们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但还是遇到了如此强大的对手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问”苏锐盯着艾克马。

    如果对方不说的话,他真的不介意来采取一些血腥的手段,反正他也没打算让这个家伙活太久。

    艾克马犹豫了一下,还是忍着疼痛和惊恐,道:“如果我说出来答案,能保证我活下去吗”

    “我不喜欢别人跟我讲条件?!彼杖窭渖?,他眼中释放出的寒芒让艾克马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你来问我来回答?!卑寺碇荒苡沧磐菲ご鹩ο吕?,他并不知道眼前的狠人会不会把自己的性命留下来,但是,能多活一分钟便多活一分钟,说不定到最后因为自己配合的好,这个家伙善心大发把自己给放了呢

    当然,对于苏锐来说,这种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你们来自哪里”苏锐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我们是来自西方黑暗世界?!卑寺硪彩怯凶约旱男【啪?,他本想搬出西方黑暗世界的名头吓一吓苏锐,却没想到后者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艾克马见此,以为苏锐根本不理解西方黑暗世界的概念,于是便想着再加一把火:“西方黑暗世界和东方的黑道迥然不同,这里的打打杀杀在西方黑暗世界真的连毛毛雨都算不上,我和格瑞特都属于黑血佣兵团,黑血佣兵团在西方黑暗世界里属于排名前三的势力,就算把华夏所有的黑帮全部集合起来,也不是黑血佣兵团的对手?!?br />
    艾克马吹了个牛,想要让苏锐知难而退,放自己一条生路,毕竟黑暗世界排名前三可是一件天大的难事。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苏锐听到这句话,直接踏前一步,一脚踩在了他的膝盖骨上

    而这个膝盖骨,就在不久之前,才刚刚被苏锐的四棱军刺给洞穿了

    艾克马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苏锐虽然没有踩断他的骨头,但是这一下伤口被踩踏还是让他有了生不如死的疼痛感觉

    “说谎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彼杖窭淅渌档溃骸叭绻岛谘侗耪庵中伦橹寄芘诺慕叭?,那么宙斯和十二天神将置于何处如果你的话传回西方,我想黑血佣兵团将不复存在”

    :感谢神剑和书友2606166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