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部的张伟平也算是可以,在偌大的集团主楼中,居然收拾出一间不小的杂物间,两个血淋淋的身体就扔在里面,确切的说,一个身体已经变成了尸体,另外一个还处于昏迷之中。

    张伟平看着满身是血的苏锐和林傲雪并肩走来,连忙上前说道:“总裁,姑爷,他们就在里面?!?br />
    听到“姑爷”两个字,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而苏锐则是拍了拍张伟平的肩膀:“干得不错?!?br />
    “请姑爷对下一步行动进行指示”张伟平知道自己已经让领导很欢心,自己也非常愉快,浑身上下更加充满了动力。

    “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br />
    “是,请姑爷放心”

    张伟平抬头挺胸,一个立正敬礼,然后他转脸对着陈大武说道:“听到姑爷的命令没有从巡逻队调二十个人过来,就守在这里,谁也不准进”

    陈大武闻言,也精神抖擞的跑出去了。

    “准备好了么”苏锐站在门前,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傲雪。

    这句话,他曾经也问过薛如云,只不过后者虽然嘴上回答准备好了,但是实则心理却没有准备好。

    而这一次,林傲雪是否准备好了呢

    苏锐看着她精致无比的侧脸,摇了摇头。

    在当时被扼住脖子的惊悚之下,林傲雪并没有太过惊慌,可是现在一旦镇静下来,想到即将要面对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她的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

    “把它戴上吧?!彼杖竦莞职裂┮桓鲆淮涡钥谡?。

    看着后者迟疑的目光,苏锐笑道:“这是从你办公室里找到的?!?br />
    把苏锐的笑容映入眼中,林傲雪莫名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你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里找到这个什么时候找的”

    “就在茶几下面,刚刚拿的,你没看到?!?br />
    苏锐说着,看到林傲雪还没接过口罩,干脆自己拆开,举着口罩就往林傲雪的脸上罩去。

    林傲雪本来本能的想要躲开,不过一想到刚才苏锐给自己系围巾的样子,顿时身体僵硬了,任由后者把口罩戴在自己的脸上。

    张伟平带着一众手下眼观鼻鼻观心,愣是忍住没往这边瞅上一眼。

    给林傲雪戴上了口罩之后,苏锐对她伸出了一只手:

    “来吧,跟我一起,去看看你现在和未来的敌人们?!?br />
    林傲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手放在苏锐的手上,这个动作对于她而言着实有些太艰难了。

    “跟我来吧?!?br />
    苏锐倒也没有再在这个关头继续为难林傲雪,他不由分说的直接拉住了林傲雪的手腕,把她牵进了房间中。

    林大小姐只能跟在身后,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牵手腕,感觉怪怪的。

    一打开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便迎面扑来让林傲雪不禁有了窒息之感

    幸亏苏锐已经提前给她戴上了口罩,否则这位林家大小姐肯定已经吐个昏天黑地了

    饶是如此,她也是眉头紧皱,面色苍白

    “张伟平这个笨蛋,也不知道开窗户?!?br />
    苏锐走上前去,把唯一的一扇窗户给打开,清风涌进来,让屋子里的血腥气息被吹的淡了一些。

    那个极其擅长隐匿刺杀的艾克马,满身是血,依旧处于深度昏迷之中。

    而格瑞特平躺在地上,脸色铁青,身体已然变得完全冰冷。

    看到这个景象,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痕。

    就是这个脸色铁青的家伙,差点让自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离开。

    像是看穿了林傲雪的想法,苏锐说道:“利益的力量是无穷的,它可以让任何人都变得丧心病狂?!?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的眼光中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意味,继续说道:“他们为了巨大的利益,可以轻易杀人,可以轻易杀很多人?!?br />
    苏锐的语速很慢,从其中并不能听出任何责备的意思,但是林傲雪却第一次有了自责的想法。

    或许,自己根本不该那么高调的把三矬氨仑的论文刊登在自然科学杂志上,闷声发大财就好了,为什么要那么张扬非要把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这不怪你?!彼杖裾娴南裼涤卸列氖跻话?,似乎完全能够看透林傲雪心中的想法:“你并不知道三矬氨仑的背后有如此大的风险,换做我是你,站在你的角度,我也会这样做。你记不记得,在你宣布三矬氨仑新的合成方法之后,必康的股票出现了连续五个涨停?!?br />
    “这就证明你是对的?!彼杖竦难酃饷髁粒骸盎蛔鋈魏我桓鋈?,处于你的位置,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千万不要再自责了?!?br />
    林傲雪点点头,眼中有着一抹柔和。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你站在一边看着就好,如果有些环节你觉得实在看不下去,那就闭上眼睛?!彼杖袼档?。

    “好?!绷职裂┱飧鍪焙蛉春芴?。

    苏锐没有去管艾克马,而是蹲在了格瑞特的面前。

    谁说死人就不能说话

    他从身上掏出一把折叠的小刀,然后把格瑞特的外衣割开,很快,他整个人便毫无阻碍的呈现在苏锐的面前。

    皮肤已经铁青,胸膛凹陷下一大块,很显然,在苏锐的那六记暴怒的重拳之下,他的胸骨不知道断了多少处。

    林傲雪的眉头皱了皱,还是没有转移开眼神。

    苏锐低下头,一寸一寸的仔细查看他的皮肤,看他那认真的样子,林傲雪的眸光微动。

    正面看完,苏锐又把格瑞特的身体给反过来,仔细的看了看他的后背,似乎除了一些伤疤之外,并不能看出来什么东西。

    没有疑点,或许就是最大的疑点。

    苏锐转头看向林傲雪,说道:“你说过,这两个人是你在半年前亲自招进来的”

    林傲雪点了点头:“其实也不能算是招进来,毕竟之前我通过猎头已经对他们发出了邀请,这两人都在国内实力很强的两个大学担任副教授的职务,科研能力很强,否则我也不会让他们进入必康的核心研究室?!?br />
    “而且在进入公司之前,我和他们很仔细的聊过,在学术方面,他们的造诣很深?!?br />
    “他们平时的性格怎么样与人相处方面呢”

    林傲雪扫了一眼满是血污的格瑞特,还好这里的空间不小,否则的话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恶心和惊悚。

    “他们和别人相处的都还算可以,毕竟这些科研人员都把心思放在搞研究上面,人际关系比较淡,但总体说来这半年以来并没有和别人发生过矛盾,应该说性格还算比较和善?!?br />
    林傲雪说的没错,在整个必康集团,科研中心是最和谐的部门,人人扑在研究上,课题组把大方向一定下来,大伙一分工,忙好手头的事情,就不会有什么矛盾了,这一点和其他部门很不一样,也不存在责任推诿的问题。

    “可是,我感觉他们今天的表现,完全不符合你所说的和善二字?!彼杖衩纪分遄牛骸罢馊肥堤闯A?,如果真的要伪装,伪装半年也挺辛苦的?!?br />
    林傲雪不禁想起来自己被格瑞特扼住脖子的情景,对方眼中的狰狞可怖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她很赞同苏锐的话。

    “的的确确,要用半年时间来隐藏起自己的本性来,确实太辛苦了?!?br />
    “我再向你确认一遍,他们的入职确定是半年以前中间有没有别的人员进来”

    林傲雪回忆了一下:“确实是半年以前,而且这半年以内科研中心没有任何的人员变动,他们是必康人事最稳定的部门,想要进来的门槛很高,离职率非常低?!?br />
    苏锐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也就是说,在他们进入必康的五个月之后,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法才研制成功”

    “确实是这样?!?br />
    “他们不可能有这种预见性?!彼杖袼档?。

    “你说的没错?!绷职裂┙庸凹绦治觯骸叭蟀甭氐男潞铣煞椒ㄖ皇且桓銮珊?,是我们在一个试验方向完全失败的情况下偶然得到的惊喜,当时没有人想到这种失败的化学反应竟然能够生成三矬氨仑,他们自然不可能在五个月前就料到这一切,从而事先潜伏在必康里?!?br />
    “是的,这样也太天方夜谭了?!?br />
    “只有一种可能?!绷职裂┏烈鞯溃骸八橇礁霰槐鹑烁章蛄??!?br />
    “你再想想,这其中有没有不对”苏锐的眼眸微眯:“仔细的回想一下,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br />
    林傲雪眉头微皱,逼着自己把前面的过程又回想了一遍,包括被扼住脖子的情形。

    “眼神?!绷职裂┏聊艘幌?,说道:“我感觉到他的眼神很凶狠,难道说是收买他的人掌握了他的把柄,把他们给逼急了”

    “逼急了也不可能有这种身手?!彼杖癫唤肫鹄窗寺砟浅康拇躺蹦芰?,那一把仿若从黑暗中刺出来的匕首,真的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这种实力,就算是放眼整个西方黑暗世界,也是能够算得上是高手了。

    “人不对?!彼杖褚慌陌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