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招再现

    貌似苏锐和林傲雪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前者对林家大小姐纠缠不休,林傲雪一怒之下便赏了他一记膝撞。

    苏锐被林傲雪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大为不满:“我说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别动不动的就使出你的断子绝孙脚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林傲雪显然也没想真能顶伤苏锐,就凭后者的恐怖身手,她也根本不可能碰得到这个家伙。

    上一次在机场,他一定是故意让自己顶到的这个讨厌的家伙

    “你管我?!绷职裂├淅涞?。

    很酷很有型。

    “我管你我当然要管你”苏锐气的咆哮道:“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随心所欲,男人都喜欢听自己话的女人,现在不是母系氏族社会,女人不能太有主见不能太强势不能把男人当小绵羊,你看看,你这些条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条都没错过”

    林傲雪淡淡地撇了撇嘴:“我没把你当小绵羊?!?br />
    苏锐知道是自己的比喻不恰当,同样撇了撇嘴:“我就是打个比方,把自己比喻成小绵羊而已?!?br />
    林傲雪看也不看他:“没见过那么丑的小绵羊?!?br />
    苏锐顿时要抓狂了,黑线爬了满脸:“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说话的时候给人留点余地能不能多给我一点尊敬多给我一点爱的关怀当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林傲雪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嫁不嫁的出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苏锐简直感觉自己要被折磨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福章风风火火的打开办公室的门,见到苏锐一身染血之后,脸庞上的担忧之色也越发浓重。

    “你们没事吧”

    显然,身为必康集团的董事长,林福章已经听说了刚才在实验室里发生的危险事件,夏清向他短暂的汇报了之后,他便丢下手头的事情急匆匆赶来。

    他没有先问自己的女儿怎么样,而是同时对女儿和苏锐说“你们没事吧”,不得不说,仅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细节而已,对于下属而言就很暖心。

    虽然苏锐不是他的下属,但是听了这句话也不免对林福章高看几分。

    “还好?!绷职裂┧档?。

    林福章看到了女儿脖子上的青紫痕迹,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无限的怒意:“该死的混蛋”

    自己的公司里发生了这样的危险事件,女儿的人身安全遭到了极大的威胁,自然让林福章愤怒无比

    “知不知道是谁干的”

    “两个人,已经死了一个,另一个也半死不活,我正准备去审问一下?!彼杖袼档?。

    “是苏锐救的我?!本驮谡飧鍪焙?,林傲雪忽然插嘴说道。

    苏锐闻言,挑了挑眉毛。

    林福章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女儿话语中的意思。

    看着苏锐的满身鲜血,林福章的眼睛中闪过了歉意和感激的神色:“这次真的多亏你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br />
    林福章现在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苏锐能够来帮自己,真的是自己多年修来的福分,想想之前还给他开出了每个月两百万的价格,自以为是表示诚意,现在看来实在是有些侮辱人了,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无价的。

    “没关系,这不算什么事情?!彼杖竦难劬χ杏泻獗懦觯骸八歉移鄹喊裂?,我自然不会让这些人好过?!?br />
    林傲雪闻言,也同样挑了挑眉毛,她的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不久前苏锐看到自己被扼住脖子的发疯样子。

    那一个强有力且蛮不讲理的公主抱,让林傲雪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种眩晕的感觉。

    “死人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交给我来处理?!?br />
    从这一点上来看,林福章还是很仗义的,至少不像很多人一样,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就来推卸责任,这一点让苏锐很满意。

    如果林福章说出什么“人是你杀的,你自己去跟警察解释”之类的话,苏锐肯定先赏他一巴掌,然后转脸就走,从此之后再也不踏进这必康集团一步。

    既然林福章这么说了,苏锐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凭借前者的关系,搞定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这次的事件和之前的窃听器事件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做的”林福章像是想起来什么,问道。

    之前苏锐可是从林傲雪的办公室里找出了好几个窃听器,甚至还有一个伪装成了扣子安在了她的衣服上,这种事情就太让人感觉到恐惧了,身边好似处处有眼线,似乎做什么都要被别人盯住一样,实在是别扭的很。

    屋漏偏逢连夜雨,窃听器事件调查到现在还没有眉目,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让人很难不把两件事情连接到一起。

    “有这个可能性?!彼杖癯烈髯牛骸暗亲罟丶奈侍馐?,我们现在并不知道是不是还有第三个人没有露面?!?br />
    苏锐的这一句话,仿佛给林家父女当头敲响了警钟让他们顿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之前的刺杀中,似乎只有两个人是行动者,可是,苏锐他们并不能够确定,暗中是不是还隐藏着第三个人,乃至第四个人

    要知道,如果不是苏锐的出现,格瑞特肯定就轻轻松松的完成了任务,那个刺杀功夫极其高明的艾克马也就不用露面了

    到那时,苏锐他们会不会以为,整个行动的实施者只有格瑞特一个人

    由此揣度开来,似乎真的有可能存在其他还未暴露的人

    而这无疑是相当于给必康集团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

    林福章深吸了几口气,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官场沉浮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那么危险的情况,似乎林福章此时也没什么底气,很显然,站在他旁边的苏锐比他更有资格来表态。

    隐隐的,林福章已经开始以苏锐的意见为主了,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是这样的。

    “等我审完再说吧?!?br />
    苏锐并不对自己的审讯报以百分之百的信心,毕竟这些人都是死士,并不一定能够从他们的嘴里获得想要的消息,说不定审到一半那货就服毒自杀了,因此,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才可以。

    “好,苏老弟,你去审案子,我去负责后续的处理和跟进?!?br />
    林福章知道在这方面苏锐是专家,自己再怎么插手也都没有用,于是拍了拍苏锐的胳膊,然后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说道:“傲雪,好好跟着苏锐?!?br />
    林傲雪点了点头。

    “苏老弟,再次拜托你了,我就把女儿交给你了?!辈恢懒指U掠忻挥幸馐兜?,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实在是棱两可大含歧义。

    “呃”苏锐瞥了林傲雪一眼,见到后者正看着自己,两道目光相对之后,她便把眼睛转移开来。

    苏锐一笑:“林老哥,你放心便是?!?br />
    得到了苏锐的肯定回答,林福章这才放心的离开。

    他前脚刚走,苏锐便想要出去,而林傲雪则是跟在身后。

    “我不是说了吗我去审人,那种场面不适合你去?!彼杖褚蛔?,差点撞到了跟在后面的林傲雪:“你就乖乖在这里等着?!?br />
    “董事长让我跟着你的?!绷职裂┛伤阏业搅死碛?,她是真想亲自审问一下那个想要盗去三矬氨仑配方的人。

    “一会儿场面比较血腥,我怕对你造成什么心理创伤?!彼杖裎弈蔚乃档?。

    虽说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大美女跟在身边确实挺爽的,可是不也得分时候吗这种情况下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董事长已经发话了?!绷职裂┲崔值厮档?,自从苏锐说出还有可能存在潜伏着的第三个人的话,就让她感觉到处处不安全了,只有跟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才可以找到那份难得的安全感。

    “你平时不是从来不把董事长的话放在眼里的吗”苏锐看着林傲雪,似笑非笑。

    林傲雪的面色上腾起一缕红晕,不再言语,绕过苏锐,走向门口。

    “等等?!?br />
    苏锐忽然叫住了林傲雪:“我准许你去,但是得等一下?!?br />
    “怎么了”

    林傲雪诧异的停住了脚步,只见到这个家伙跑到一旁的衣架上,从上面取下来一条白色的丝巾,站在林傲雪的身前,不由分说的围在了她的脖颈上。

    林傲雪愣在原地,似乎都忘记了反抗,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般,任由苏锐随意施为。

    如果是熟悉林傲雪的人,见到她这个样子,恐怕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

    在打架斗殴方面,苏锐是宗师级的人物,可是在穿着打扮方面,苏锐显然就是菜鸟了,他给林傲雪系的丝巾就像是在系鞋带一样,好端端的丝巾被他围的要多丑有多丑,林傲雪已经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造型,表情有些怪异。

    而苏锐却满足的拍了拍手,说道:“好了,这样别人就看不出你受过伤了,大功告成”

    林傲雪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把那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丝巾给取下来。

    只不过她看着苏锐志得意满的样子,嘴角泛起一丝动人的笑容。

    :感谢95127、书友2606166、武汉北极熊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