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必康这种制药集团来讲,研发中心一直是最核心也是最机密的地方,每年林家父女投在研发上的资金得有数亿之多,不管是安全性还是先进性,都是极为领先的。

    本来必康集团有一个专门的研发大楼,但是核心实验室一直放在集团主楼里,林傲雪每天都会去实验室检查,一些重要的实验课题她也会亲自上阵操作。

    尤其是在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方法研制出来之后,这里更是重中之重,实验室中时时刻刻都有高级保安在驻守着,摄像头在全景监控。

    风险意识比较强的林福章早就亲自主导对实验室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和安全升级,仅这一项投入的资金就有几千万之多。目前,只有集团指定的高级研究人员才有资格进入这间实验室,并且在进入之时,必须经过指纹验证,

    如果这种合成方法没研究出来,那么对于林傲雪来说,生活还将会是一成不变的,必康已经成为了行业内排名前列的制药大鳄,往后的道路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风雨。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当你有了钱,或者是拥有了能够获得巨大利益的方法,毫无疑问,在那些贪婪之人的眼中,你就像是夜色中闪闪发光的夜明珠一般,那些人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你手里的东西,并且随时准备下手。

    他们下手的狠辣以及隐蔽程度将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防不胜防。

    就像这次爆炸一样。

    由于研发中心和外面隔着几层钢制安全门,因此里面的爆炸就算传出来,声波也已经变得非常轻微

    必康集团的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一种什么异响,但是苏锐却不一样,在过往的那些年中,他对这种声音可以说是无比的熟悉

    可是,林傲雪还在实验室里面

    苏锐飞一般地来到核心研究室的大门前,用最快的速度输入了密码。

    作为林福章请来的贴身保镖,苏锐自然拥有实验室的密码,只不过他平时嫌全身消毒太麻烦,根本就没有进去过几次

    好端端的实验室,怎么会发生爆炸

    从声音上来判断,这爆炸的规模不会太大,但是,这已经足够对林傲雪的生命造成影响了

    连着打开实验室的三重门,就看到偌大的空间内烟雾缭绕能见度不足三米

    烟雾弹

    在判断出了这一场爆炸是烟雾弹搞出来之后,苏锐的心稍稍放下来一些,因为,烟雾弹毕竟不会造成伤亡只是起到迷惑视线的作用

    在烟雾弹骤然爆发之后,正在查看小试数据的林傲雪顿时感觉到了不妙,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出声,而是轻轻的蹲了下来,一步一步地挪到了试验台后面。

    在挪动的过程中,她还顺手把最新的小试数据撕的粉碎

    因为林傲雪知道,这一个烟雾弹的最终目标,要么是自己,要么是这最新的实验数据当然,这里的电脑里还有着加密的三矬氨仑合成方法那无疑是让很多人都垂涎三尺的东西

    烟雾扩散开来之后,实验室里的很多人都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要么靠着桌子蹲下观察情况,要么开始在烟雾中摸索往门口跑去

    而这样的混乱,无疑是那个爆炸制造者所需要的

    不知道那烟雾是什么东西做成的,实验室里的能见度已经越来越低能见度已经不足一米了

    林傲雪的身体轻轻伏在地上,屏住呼吸,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脚步声很混乱,不时传来尖叫声,这让林傲雪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实验室里是全无菌环境,此时的通风装置已经关闭,只是打开了内循环系统,所以烟雾一时半会儿是散不出去的

    时间拖得越久,对林傲雪也越不利

    在这混乱的脚步声,她似乎清晰的听到了一个沉稳的步伐正在向她所在的核心实验室靠近,越来越近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人的脚步声不可能那么的稳重且迅速,在惊慌且视线受阻的情况下,脚步一定是杂乱无章的,而不会像这种一样,似乎已经提前把路线演练过许多遍

    林傲雪攥紧了拳头,手心之中已经满是汗水她尽量把呼吸放的平稳一些,不让心跳的那么迅速

    对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她而言,这种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平均水平冰山女神的心里素质看起来也是不错的

    “要是他在就好了?!?br />
    这个时候,不知为何,林傲雪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了苏锐的脸。

    沉稳且迅速的脚步声,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不要慌乱,全部安静谁也不要站起来随意走动在没调查出情况之前,谁都不准出去”

    苏锐站在门口,根本看不清前方有什么,接连推开两个想要从他身边逃出大门的人,高声喊道

    苏锐知道,只要实验室的大门一打开,那么所有人都会蜂拥而出,现场的混乱程度将比现在要高上很多倍到时候再调查谁是始作俑者根本就无从谈起了

    在浓浓的白色烟雾中,视线受阻,但是声音的穿透性还是可以保持的

    当林傲雪听到苏锐的声音之时,她使劲攥起的手掌微微松开,似乎心跳也变得稍微缓慢了一些

    他终于来了

    在自己最心慌最需要他出现的时候,苏锐真的奇迹般的出现了

    听到苏锐的声音,那个走向林傲雪所在地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继续朝前走去。

    林傲雪的手心再次攥紧了。

    其实那个潜伏的爆炸制造者如意算盘打的非常简单,只要制造出混乱,肯定有人会打开实验室的大门四散奔逃,这里没有人经过特殊训练,也没有过这种爆炸模拟,到时候现场肯定混乱不堪。

    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从从容容的拿到最新的实验数据和合成方法,然后同样装作慌乱的样子从中离开。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苏锐的出现完完全全地打破了他的计划

    他守在大门口,一个人都不放出去,摆明了要在实验室内把所有问题都解决

    苏锐吼了一声,效果不是很大,毕竟在生命都受到危险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听从别人的话。

    又有三个人朝实验室的大门挤过来,苏锐抓起两个人直接扔回去,正要去抓第三个的时候,忽而间一抹寒光从他的眼底骤然绽放

    一柄匕首就像是隐藏在白色烟雾中的毒蛇一般,对着苏锐轻轻吐出了致命的毒信子

    对方的速度很快,由于攻击的实在是隐蔽突然,在苏锐才刚刚觉察到的时候,那把匕首就已经刺破了他的衣服

    “该死的”

    不能硬抗,便只能闪开,苏锐的身体迅速向后弓去,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匕首的刀尖已经划开了他的衣服,只要再往前前进十公分,就能刺破他的小腹,割断他的肠子

    阴险毒辣,一击必杀,这一定是经常刺杀的人才能拥有的能力

    苏锐一个旋转闪身到了一旁,这个时候,那个刺杀者已经扑到了实验室的第一重大门上大声喊道:“这个人想要阻挡我们出去他想把我们全部憋死在这里大家全部朝着大门冲啊不然都会死在这里的”

    此人说的是华夏语,还有些略微生硬

    “居心叵测”

    听到他的声音,苏锐眼中的寒光大盛

    他一震袖子,一把甩刺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一按按钮,四棱军刺便从手柄处凶悍地冲了出来,闪耀着的乌光昭示着死亡的光芒

    这个人如此一喊,更加剧了实验大厅里面的混乱,一些实验员们都开始跌跌撞撞的往出口处挤过来

    与此同时,那人的匕首一横,再次朝着苏锐的咽喉划过来

    几米的距离,几乎瞬间就到

    很厉害的高手

    可是,兵器上总是一寸长,一寸强

    苏锐手中的四棱军刺比短短的匕首要长上很多倍

    刺杀者认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很少有人能够比拟??墒?,苏锐却能够用眼睛在重重雾气中清晰的捕捉到他的前行轨迹

    就在匕首距离苏锐的喉咙还有一尺的距离时,就再也寸进不得

    因为握着匕首的那只拳头已经被闪着乌光的四棱军刺扎透了

    苏锐胳膊一撤,四棱军刺便在空中挥洒出一条细细的血线

    而那个刺杀者再也握不住匕首,因为他的手掌已经出现了一个透亮的血洞触目惊心

    刺杀者深深知道,完不成任务,回去便也只有死路一条,他只有尽全力的拖住苏锐,另外一边的同伴才能够有机会成功的完成任务

    他们计划周密,本以为这次任务会轻松完成,可是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一个苏锐,几乎一个人便扭转了整个局面

    还好,他们这次任务是两个人同时完成,一个人去寻找核心机密,另外一人则是负责暗中观察,如非必要,绝对不会出手暴露自己。

    若不是苏锐的一声大喊让他们的计划被打乱,说不定这个手持匕首的刺杀者到现在还不会冒泡呢

    他藏在暗处,可比呆在明处的作用要大得多

    刺杀者本想干脆利落的干掉苏锐之后,再和同伴一起寻找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他们已经观察了好几天,把寻找以及逃跑路线全部看的清清楚楚,只等着这一天了

    但是现在,看起来机会已经相当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