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发三分之一好你个林傲雪”苏锐登时就怒了:“哥哥我一共就三千块的工资,你扣掉一千还有两千块,就两千块啊,这里是宁海是全华夏数一数二的高消费城市你让我怎么活下去每天吃馒头吗”

    “虽然我也不差这一千块钱的工资,但这事关男人尊严啊,我虽然脸皮比较厚,但也不是个不要脸的人啊”

    林傲雪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撒谎?!?br />
    居然还说自己要脸,真是太不要脸了。

    苏锐:“”

    “如果你不服,那就再扣一千?!绷职裂┛醋潘杖褡タ竦难?,冷然说道。

    “你扣吧你扣吧,最好把我的工资都扣光光”苏锐真是忍不了这个小妞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姥姥的,上次给你检查房间时打的赌到现在还没兑现呢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你的屁股

    “你别以为我不敢全部扣完?!绷职裂┧亢敛煌?。

    苏锐看到林傲雪的样子,撇了撇嘴,心里说道:“好男不跟女斗,我跟你置什么气看你的样子,我还治不了你”

    “喝茶是个提神的好方法啊?!彼杖翊蛄烁龉?,眼角瞄到了办公桌上一个图案精致的茶杯,立马换了个话题。

    精致的茶杯正冒着袅袅的热气,里面飘着一朵完全展开了的莫斯比花,看起来极为的赏心悦目。

    林傲雪感觉到有些不对,顺着苏锐的眼神看过去,顿时升起警惕之心

    这可是自己从欧洲小镇的民间艺人手上淘回来的杯子,如果再被苏锐抢走,自己真的就没有喜欢的杯子用了

    可是她的动作再快,也不会比苏锐的手快,这货夺过泡着花茶的杯子,哈哈一笑,张嘴就是一大口

    苏锐喝了一大口之后,却没有咽下去,而是瞪大眼睛望着一脸怒意的林傲雪。

    然后,一股红意从他的脖颈处升起,瞬间蔓延整个脸部,就像是被煮熟了一样

    苏锐涨红了脸,控制不住的一张嘴,满满的一口花茶就喷在了林傲雪的桌子上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响起

    苏锐捂着冒着热气的嘴,咆哮道:“林傲雪,你这是存心害我啊,你这是开水,开水”

    整层楼都能听到苏锐痛苦的咆哮。

    “我也没说不是开水,你自己抢过去喝的?!?br />
    林傲雪看着苏锐被烫的乱跳的样子,再也忍不住,脸上的笑容轻轻绽放开来,就像是一池被风吹皱了的春水。

    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苏锐有些看的愣住了,甚至似乎忘记了微肿的口舌。

    林傲雪扔过来一盒纸巾,道:“把我桌子擦干净?!?br />
    说完,她便去沙发上坐着,翘起二郎腿看着窗外。

    苏锐自己犯的错也认了,于是拿起纸巾悻悻地擦起桌子来。不过,话说回来,能够一边擦桌子一边欣赏着林傲雪的绝美容颜,倒也是一件极为不错的事情。

    擦完桌子,苏锐继续捧着茶杯,到林傲雪的身边坐下,两人之间就只隔着十公分的距离。

    林傲雪觉得有些别扭,不过倒也没躲开。

    她看了看苏锐,说道:“这次行业年会,天祥集团没有一个人出席?!?br />
    林傲雪口中的天祥集团,自然指的就是宋亿利和他老爸的公司了。他们在宁海乃至全国也算得上是排名前列的大型医药集团,和必康一样,同是华夏医药协会的副会长企业,这一次天祥集团竟然没有出席每年一度的行业酒会,不得不让人感觉到震惊和意外。

    苏锐看到林傲雪和自己有聊天的意思,顿时心情大好,看来自己的美女调教计划已经初见成效了。

    “他们不出席倒也正常,出席了就不正常了?!?br />
    苏锐心想,宋亿利一个肾都被自己踢的衰竭了,此时还不得好好躺在床上养着,如果能在酒会上见到他才是出奇了呢。

    如果这货再敢在自己的眼前出现,那么一定见一次打一次,见次打次,见次打次

    “我知道宋亿利受了伤?!绷职裂┳忱纯醋潘杖竦难劬Γ骸笆遣皇悄愀傻摹?br />
    “是我?!彼杖褚裁幌肼髯帕职裂?,这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秘密,毕竟李阳那天带着人公然来投降自己,就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为什么”

    “因为他对你有好感,我寻思着我不能有这么一个情敌,所以我把他给打了一顿?!?br />
    林傲雪的额头上又爬上了一道黑线,这个讨厌的家伙,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什么情敌不情敌的,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正常说话,我知道不是这个理由?!绷职裂┧档?。

    她也不是傻子,自从那天黑帮老大李阳带着人来向苏锐投降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许多事情。

    “就是这个理由?!彼杖衽牧伺男靥牛骸耙蛭业呐癫蝗萸址?,侵犯她就是在侵犯我?!?br />
    林傲雪如果力量足够的话,现在一定已经把苏锐从这十几层丢下去了。

    “如果你再不说实话,以后的半年内你都领不到工资?!绷职裂┪孀哦钔?,实在是不愿意看这个讨厌的家伙,仿佛只要多看他一眼,就会让自己的眼球多一丝污染似的。

    “因为和他发生了一点摩擦?!?br />
    苏锐并不打算没脸没皮的扯下去,他简单地说了一句,倒也没有细讲,有些东西太过黑暗,还是不要告诉林傲雪为好。

    之前对林傲雪三番两次的堵截追踪都是宋亿利派人干的,就冲这一点,苏锐只是踢废他一个肾就已经是太便宜这个家伙了,杀了他都不为过。

    不过这些事情,他真的不想让林傲雪知道,不清楚是出于何种原因。

    看到苏锐不想说,林傲雪也没有细问:“宋天祥约我吃饭,我还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br />
    “他约你吃饭”苏锐的眉毛挑了挑。

    “是的,我去还是不去呢”林傲雪用征询的眼神看着苏锐,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这种习惯。

    “去,为什么不去这可是有免费的大餐吃啊”

    “你的观点总是和别人有所不同?!?br />
    “那当然,我一贯的特立独行?!彼杖袼伎剂艘幌?,说道:“这个老头子约你吃饭做什么难道是他儿子泡你没成功,他老子继续来泡他们以为这是接力赛呢”

    现在,林傲雪已经不想把苏锐扔下楼去了,她想自己跳下去。

    “苏锐”林傲雪一拍桌子,恼火地说道:“我在和你讨论正事,如果你不认真讨论的话,那么,到此为止吧”

    “别呀,你看看你,看着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怎么还是个火药桶脾气,一点就着啊人家都是在开玩笑的好不好”

    “不好意思,你的幽默感,我实在是理解不了?!?br />
    说罢,林傲雪便站起身来,道:“我要去实验室了,你自便吧,另外,杯子不能拿走?!?br />
    “还去看你的三矬氨仑”

    “当然?!绷职裂┧蛋?,便率先走出了办公室,似乎对苏锐在自己办公室里很放心。

    既然林傲雪都不在了,苏锐继续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吹着热气喝了几口花茶,把杯子给林傲雪留下,便也关门离开。

    话说,用美女的杯子喝茶,这种间接接吻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啊

    回到办公桌,苏锐就看到了可怜兮兮的曹天平,这货正因为唐妮兰朵儿演唱会的事情而烦恼呢。

    他之前得到了苏锐的口头允诺,说能够帮他搞来一张内场前区的票,因此也没有再继续订票,这两天官网的票票都已经订光了,结果此时苏锐说一定不把票子给他,这让曹天平迅速的郁闷起来。

    要知道,唐妮兰朵儿可就是他的生命啊

    “锐哥,哦不,锐爷,您高抬贵手,大人有大量,快点帮我弄到一张门票吧”曹天平蹲在苏锐的旁边,很没有骨气的摇晃着他的大腿,哀求着说道。

    “要想让我帮你弄到门票,也不是不可以?!彼杖裱壑橐蛔?,说道。

    “好好好,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苏锐瞥了他一眼,道:“你再去让陈雷刚喝一杯痰,我就给你弄门票?!?br />
    “不行啊,我和他无冤无仇的,再说了,他之前不是喝过一杯了吗”一提起这件事,曹天平就觉得自己的胃里有些翻江倒海。

    “你和他没有仇,不代表他和你没有仇,他上次喝掉的可是你吐的痰,他能不仇恨你这就是涉及到一个站队的问题了?!彼杖衽牧伺乃募绨?。

    “可是,同事之间要以和为贵啊,我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去招惹他”

    苏锐看了陈雷刚一眼,这货正在电脑前装着整理客户资料,实际上却是在偷偷往这边瞄着。

    “其实我本来真的想跟他握手言和的?!彼杖袂崆崽镜?。

    “得了吧,你让人家喝了一杯痰,人家不把你当成毕生的仇人就算不错了,还怎么能握手言和”曹天平撇着嘴。

    “我说你个死胖子,你到底站在哪一边”苏锐横眉立目。

    “当然是站在你这一边了?!辈芴炱搅⒖腾ㄚǖ厮档?,开什么玩笑,为了唐妮兰朵儿的演唱会门票,节操算是个什么东西

    苏锐继续低声说道:“我真的发现这小子这两天看我们的眼神不对劲,感觉跟一肚子坏水儿似的,一定一定在酝酿着什么阴谋?!?br />
    曹天平道:“至于吗我怎么没发现他在看我”

    “那是因为你太迟钝了,脸上的肉太多,把眼睛都要挤没了还能看见个屁啊”

    苏锐继续拍着曹天平的肩膀,道:“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让他再喝一杯痰,我就给你弄到内场前区的门票,怎么样,你看着办吧?!?br />
    曹天平正想说什么,忽然一阵轻微的声响传入了他的耳朵

    这个胖子组长正在凝神分辨是什么声音的时候,就见到苏锐一脸凝重

    下一秒,他的身形就已经消失在了座位上旋风一般的朝着研发中心实验室的大门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