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不,姐夫,姐夫,你别走啊?!鼻厝搅吩谒杖竦暮竺?,满脸的八卦神情:“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这样太强悍了吧”

    苏锐满脸鄙夷:“我至于吗”

    秦冉龙会错了意,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对,对,对,您不至于,您王霸之气一放,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

    “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彼杖裾媸遣幌肜碚飧龌斓凹颖康?。

    “姐夫,你是不知道,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当然了,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但是,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奇怪啊,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她没上过我”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

    苏锐冷冷一笑,叫了个计程车,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一大早的,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br />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以为你回了首都,就能躲得掉吗”

    想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眉毛挑了挑,便随便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

    不过,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肷砩舷碌募∪馊汉茉瘸?,身材也偏颀长。

    在这个健身房里,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每天早晚必来锻炼,已是坚持多年,风雨无阻。

    经?;嵊写┳判愿械男」媚镎宜钰?,这位帅哥倒是来者不拒,对谁都很热情,不过当别的女人有想要更深一步和他发展关系的时候,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此时,在他正在卧推杠铃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正在旁边利用健身球做拉伸运动,练习着身体的柔韧性。

    这个女人留着清爽利落的齐耳短发,带着黑色的口罩,看起来有些奇怪。

    她的紧身衣也是一样怪异,就像是潜水服一般,把脖子到脚踝都包了个严严实实,许多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因为谁也不会在健身房里穿这套衣服。

    在女人的旁边,也有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的男人,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冷厉,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大狼,听说我弟弟在宁海被人打了”肌肉男卧推着杠铃,脸上还带着笑容,似乎这样的重量一点都不让他觉得吃力。

    “是的,大少?!闭飧雒写罄堑睦渚腥说懔说阃?,一说话有些瓮声瓮气的感觉。

    “我那个弟弟啊,从小就聪明,从小就光芒万丈,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有时候会聪明过头了?!?br />
    这个正在卧推杠铃的肌肉男,正是白忘川的哥哥,白家大少爷白秦川

    “二少爷的脏腑都受了不轻的伤,至少要在床上休整一个月才行,府里已经给联系了宁海最好的疗养院?!贝罄浅辽档?,眼中释放出危险的光芒。

    “那个人回来了”白秦川放下杠铃,话锋一转,淡淡问道。

    大狼没有答话,沉默就代表了默认,他的眼中浮现出一个身影,那个身影,好似顶天立地。

    这个人影在他的脑海里一出现,大狼那肌肉遒劲的身体竟然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白秦川正拿起毛巾准备擦擦头上的汗水,此时清楚的看到了大狼的动作,不禁玩味地笑道:“大狼,你怕了”

    大狼摇了摇头,依旧不说话。

    白秦川一口气喝掉半瓶水,叹了口气,说道:“你终究还是怕了?!?br />
    大狼闻言,微微低下头,身上的锐利意味有些收敛,眼光也不如之前那般精芒四溅。

    “这是他对我们的警告啊?!卑浊卮ǖ难劬χ型赋龈丛幽衙鞯囊馕独?。

    “我那个弟弟真是太喜欢自作聪明了,一头心灰意冷的老虎,却非要把他的斗志激发出来,这样真是太危险了,如果哪天他这样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我肯定不会觉得意外?!?br />
    大狼听了,身体轻轻一震。

    “白莺,你怎么看”白秦川转而问向了那个穿着全身紧身衣的女人。

    “我叫夜莺?!焙谝屡死淅渌档?,似乎完全不买白秦川的账。

    “好好好,夜莺,你回答我的问题?!?br />
    “杀了他?!币馆旱纳糁斜ズ爬淇嶂?。

    “杀了他”白秦川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嘲讽地说道:“好像五六年前你也没能杀掉他啊?!?br />
    夜莺的大眼睛中闪动着不知名的光芒:“这一次,一定不一样?!?br />
    “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在我没同意之前,你们任何人都不许轻举妄动?!卑浊卮ú亮瞬辽砩系暮?,把毛巾放下,郑重地说道:“说白了,这件事情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无论怎样,都不许插手”

    夜莺没说话,大狼点了点头。

    “好吧,我也得上班去了?!卑浊卮ㄊ掌鹧纤嗟谋砬?,无奈地说道:“身不由己啊?!?br />
    苏锐顶着两个黑眼圈回到公司,直接就趴在办公桌上呼呼大睡,失去的精力可得好好的补回来,不然这样继续虚耗下去,对身体的伤害可就太大了。

    一天两天还看不出来后果,等到真的积少成多了,恐怕身体里的毛病就要呈爆炸式的迸发出来。

    总裁林傲雪走到这边,下意识的往苏锐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后者正极其懒散的趴在桌子上大睡,她的眼角不禁闪过一丝怒意。

    这个该死的家伙,昨天晚上竟然真的撇下自己,去和那个叫维多利亚的女人喝茶聊天去了

    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一来办公室就呼呼大睡这不是在影响办公室的工作氛围么

    林傲雪在回去的路上都非常不爽,从昨晚到现在,她连一句话都没有说,此时看到苏锐的样子,心情似乎更差了。

    员工们都注视着林傲雪,看看他们的总裁会怎么对待这传言中的男朋友。

    许多人都在恶趣味的猜测,猜测苏锐是不是昨天晚上和林傲雪大战的太久了,今天早晨连眼睛都睁不开,不过看总裁的表情,应该也不全是这个原因,要不然总裁怎么会这般生气

    林傲雪冷冷的看了一眼曹天平,说道:“让他去我办公室?!?br />
    说罢,她踩着高跟鞋便蹬蹬蹬地离开了。

    曹天平连忙推了推苏锐:“喂,快点起来,总裁让你去她的办公室?!?br />
    “我不起?!彼杖衩悦院乃档溃骸拔铱苫姑凰荒??!?br />
    “没睡够大哥,我求求你了,快起来吧,不然我在总裁那里没法交差啊可是她硬要让我把你叫起来的”

    集团总裁和市场部一组的组长,中间还隔着好几级,一般情况下林傲雪和曹天平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此时跨了那么多级别直接发号施令,这曹天平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完成不了,自然无法对得起总裁的厚望啊

    苏锐被晃得实在不爽了,这个死胖子,到底还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站起身来,苏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便前往林傲雪的办公室,不过,这货临走之时倒还丢下了一句话。

    “死胖子,你等着,等到几个月后唐妮兰朵儿来宁??莩岬氖焙?,我会搞到内场前区的票子,但一定不会给你?!?br />
    曹天平闻言,胖脸迅速的垮了下来。

    进了林傲雪的办公室,苏锐看着那个穿着白色套裙的姑娘,不禁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困意也消退了不少。

    美女总是养眼的,美女也是提神的。

    “那啥,你找我”苏锐问道。

    “嗯?!?br />
    林傲雪清淡地回了一声,继续低头看新一期的自然科学杂志。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看你上班时间公然睡觉,来找你谈谈?!?br />
    苏锐的眉毛挑了挑:“谈谈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难道说是想让我在你的进口沙发上再睡一会儿说的也对,在办公桌上趴着睡觉实在是太累了?!?br />
    林傲雪冷冷说道:“鉴于你上班时间公然睡觉,而且没有任何悔改的意识,因此扣发你本月工资的三分之一,以示惩戒?!?br />
    :感谢肥du嘟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