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秦悦然红扑扑的俏脸和如夜晚河水般清澈的眼光,苏锐的心砰然跳了一下。

    “亲密个毛线啊?!彼杖翊蟠筮诌值厮档溃骸叭思彝训谝淮渭娑荚寂诹?,咱俩在这坐到半夜只挠挠脚心,这算哪门子的亲密简直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br />
    秦悦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应该算是比较亲密吧,我今天这是怎么了”

    秦悦然捂着发烫的脸颊,有些不可思议,如果换做别人这样挠自己的脚心,恐怕她早就一个耳光抽过去了。

    苏锐对她没有任何的戒备心,她对苏锐也是一样,不知是出于对弟弟事情的感恩还是出于自身的信任,她就是这么放心,这是一种没有理由很奇怪却又实实在在的信任感。

    如果换做别的男人,和这样的极品尤物在天台上独处一夜,还指不定发生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如果夏清知道,不会吃我的醋吧?!?br />
    秦悦然本来是在心中说的这句话,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竟然小心念叨了出来,这一下还把她自己给吓了一跳。

    不过,能够冒出这种想法来,说明她还是个非常合格的闺蜜,处处替夏清着想。

    可是,现在不都流行防火防盗防闺蜜吗闺蜜可是最潜在的情敌。

    “吃醋个毛线,我和她是清白的,我和你也是清白的,谁吃谁的醋”

    苏锐瞥了秦悦然一眼,忽然幸灾乐祸地笑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告诉别人咱们孤男寡女在这天台上呆了一夜什么都没干,别人会相信吗”

    这一刻,秦悦然恨不得掐死这个讨厌的家伙。

    “我困了?!?br />
    秦悦然说道,其实也难怪,两个人一直聊到凌晨三点多,要是再不休息一会儿,恐怕天都要亮了。

    “那我送你回房间吧?!闭司铀杖裢菊急刚酒鹄?,却看到秦悦然已经裹上毯子窝在沙发里,舒服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不回房间,我就在这里睡?!?br />
    “喂,你就这么睡了那我怎么办”苏锐气结,这女人真是够小家子气的,睡觉也不给提供一张床

    “我可不管你?!鼻卦萌槐兆叛劬π∩盗艘痪?。

    这姑娘还真是,说睡就睡,毫不含糊。

    苏锐有些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悦然在一分钟之内就进入了梦乡。

    这睡眠质量,真是好的没治了。

    苏大帅哥真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他靠在这双人沙发上,喝着矿泉水,看着辽阔的海面怔怔出神,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我本不想再掺和这些事情,过去了的我也不想再提,可是你们却有些按捺不住了?!彼杖裉稍谏撤⑸?,两只手臂枕在脑后,对着夜空说道。

    在他旁边一尺的距离,秦悦然正蜷缩在薄毯里,睡的正香甜,睫毛轻轻眨动,表情安宁恬静,似乎是梦见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或许在今天晚宴的时候,这位秦家的大小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今天晚上竟然会在天台的沙发上睡觉,而且身边就是苏锐。

    对于这位从来不曾和男性有过过密交往的大家闺秀来说,这件事情着实有些过于疯狂了。

    苏锐把手中的矿泉水喝干,然后毫不忌讳的拿过秦悦然的杯子,倒了满满一大杯红酒。

    他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手臂呈四十五度向上,对着夜空,像是在和虚无的星光轻轻碰杯。

    “干了这杯吧,为了纪念,为了忘却,更为了铭记?!?br />
    苏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禁想到今天下午把赤着上身的极品尤物苏炽烟逼到墙角的情形,他眯了眯眼睛,眼中释放出一股危险的味道。

    一口气喝掉这一大杯红酒,苏锐凝视着空空的酒杯,轻声说道:

    “我的人生,终究由我自己来掌控?!?br />
    声音很轻很淡,却有种别人无法质疑的坚定。

    在来到华夏之前,苏锐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迅速的转变之前的想法。

    按照他原来的意思,他甚至可以一辈子都不回华夏。那五年为期的驱逐出境,彻底让他寒透了心。

    可是,当他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对这一片黄土地的热爱不禁从未消散,甚至有增无减。

    那种热爱和热忱是深深的镌刻在骨子里的,无论经过多少风霜雨雪都无法抹去。

    当今天白忘川忽然上前挑衅的时候,当这个骄傲阴险的白家少爷再一次提起所谓的驱逐出境之时,苏锐内心深处覆盖的尘埃终于再次翻腾起来。

    扬尘,意味着风起。

    风起,意味着要变天了。

    关于今天那些通过白忘川向那些人转达的宣言,苏锐真的只是临时起意而已,但是这临时起意却有着好几年的伏笔。

    从被“驱逐”之日起,苏锐就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放弃,彻底的心灰意冷,可是他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不仅从未放弃,甚至还为了这一天而时刻准备着。

    因此,今天的宣言,看起来几乎就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白忘川的刺激,让苏锐时隔几年后再次有了心寒的感觉,这也是对他今天晚上冲动行为的最好解释。

    也许这并不是太恰当的时机,但是对于苏锐来讲,这已经不重要了。

    好几年的蛰伏等待,在他走下飞机踏上华夏土地的那一刻,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在飞机上对林傲雪的喋喋不休疯狂犯贱,实际上只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紧张而已。

    是的,英勇无敌的太阳神阿波罗,在独自一人面对黑暗王座千名铁骑的时候,都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紧张,而这一次,他真的紧张了。

    从维多利亚的房间中走出来,苏锐更加的无法释然,直到他弹奏出那首我们没有明天,秦悦然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之后,他终于释然。

    该来的总会来,总不可能逃避一辈子,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它提前一些呢

    苏锐长出一口气,把高脚杯轻轻的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继续窝在沙发里那动作轻柔的,似乎是在怕吵醒了秦悦然。

    他看了一眼窝在身旁熟睡的姑娘,心里感受到了一股温柔的信任。

    我们都被这世界温柔的爱着,不是么

    苏锐坐起来,给秦悦然拉了拉薄毯,想要把她盖的更严实一些。

    可是没想到,这个举动似乎是影响了秦悦然,她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揉了揉没有睁开的安静,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之后,身体再一次歪倒。

    不过,这一次倒下的方向,却是苏锐这边。

    眼睁睁的看着秦悦然完全无意识地双手搂着自己的脖子,把脸埋在自己胸前,还舒服的蹭了蹭,就像一只睡着了的小狗一样,苏锐不禁哭笑不得。

    他怕吵醒秦悦然,只能轻手轻脚地拉过薄毯,盖在她和自己的身上。

    为了让她睡的更安稳,不至于一个不小心失去重心滑到沙发下面,苏锐腾出一只手来,从背后揽住秦悦然,当然,他的手和她的背之间还隔着一条薄毯。

    但是,这样看来,也无异于苏锐紧紧的把秦悦然抱在怀中了。

    这是一个极为暧昧极为旖旎的姿势,这是一件恋爱中的男女都会做的事情。

    这样一来,苏锐的另外一只手就没地方放了,总不能放在自己的背后吧,他干脆两只手都环住秦悦然,把她紧紧抱在怀中。

    “这是艳福吗应该不是吧?!?br />
    苏锐看着怀中熟睡的美人儿,感觉到胸前的衣襟被对方的口水打湿,不禁苦笑着自问自答。

    依然是全无睡意,那就睁大眼睛看看星空好了。毕竟,像这样晴朗无霾的夜空,真的已不太多见。

    等到秦悦然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六点半了。

    天色已经完全大亮。

    她迷迷糊糊的,感觉从来没有睡的这么踏实香甜,昨天晚上甚至做了一场好梦梦见自己成功逃婚,家人竟然没有反对。

    由此可见,秦大小姐受的压迫真的蛮深的。

    只是,今天晚上的枕头,怎么那么的暖和

    秦悦然舒服的再次把脸在苏锐的胸膛上蹭了蹭,然后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了苏锐的笑脸。

    “你醒了”苏锐笑着说道。

    “你耍流氓”

    秦悦然发现自己竟然是窝在苏锐的怀中,后者还伸出两条胳膊把自己紧紧抱着的时候,她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又羞又惊又怒。

    她还以为是苏锐故意这样的呢。

    “我耍什么流氓啊,拜托,大姐,是你自己梦游非要钻我怀里的,为了防止你掉下来我才搂着你,一夜没合眼,两条胳膊和腿都被你压麻了,你要是睡醒了,就拜托赶紧起来,我可撑不住了?!彼杖衩缓闷厮档?。

    秦悦然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是搂着苏锐的脖子,后者顶着个黑眼圈,看起来真的是一夜没合眼。

    难道说,他没有说谎,真的是自己主动凑过来的

    秦悦然睡觉不老实,她自己是知道的,小时候经常睡着的时候在床的这一头,等醒了之后就到了另外一头。因此,当她看到苏锐的黑眼圈时,对这句话就没什么怀疑了。

    只是,自己怎么能在睡梦中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还是当着苏锐的面

    秦悦然连忙坐好,不过,在离开苏锐温暖的胸膛时,她还是觉得有些不舍,这种不舍源自于内心深处,几乎是本能的感觉。

    “你为什么一夜不睡”秦悦然有些发窘地说道。

    脑海中忽然想起昨天苏锐给自己盖毛毯的情形,秦悦然的眼波顿时温柔了起来。

    :感谢书友334360和小睦姑姑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