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闻言,再擦一把脸,发现自己的鼻子又开始喷血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妖精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鼻血要流

    苏锐再次用冷水扑了扑脸,有些惆怅地看着镜子中的美人儿,眼中的火苗完全熄灭。

    “为什么来到华夏”苏锐正色说道。

    维多利亚靠在门框上,轻轻的伸了个懒腰,胸前的两座山峰似乎都要冲破浴巾的阻挡了,那弧线让人感觉到心惊肉跳。

    “回答我的问题?!彼杖褡忱?,近距离地盯着维多利亚,他的胸膛似乎要和对面的高耸山峰贴在了一起。

    “我想来为您服务?!蔽嗬橇⒄竞?,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过,这穿着浴巾立正,怎么看都有股子诱惑的味道。

    “继续说?!彼杖窭湫?,自己明明对她说过了,不许来华夏,不许暴露自己在华夏的消息,看来这女人还是不听话啊。

    不听话,就得接受惩罚。

    “我知道您不让我来华夏,可是我还是想要来看一看,看一看您过的好不好?!蔽嗬且桓笨闪赓獾谋砬?。

    “这不是理由,我事先叮嘱过你,不许来华夏?!彼杖袼档溃骸澳训?,你是要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么这样极有可能暴露我在华夏的消息,我不想引来太多的麻烦?!?br />
    这个女人,是不是欠打屁股了

    “我不会暴露的?!蔽嗬堑溃骸霸谖鞣胶诎凳澜?,知道我们之间关系的人并不多,而且还都是信得过的人,那些人并不知道太阳神帐下的白金面具战士是英吉利的维多利亚?!?br />
    “小心驶得万年船?!彼杖衽Π炎约旱哪抗獯游嗬切愿械拿嫒萆献瓶?,然后又落在了她的性感的胸部上真是的,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我没有欺骗您,我就是想来看看您在华夏过的好不好?!蔽嗬且彩掌鹦θ荩骸澳恢?,当我知道您在华夏一个月只有三千块华夏币的收入时,我都快急死了?!?br />
    “我缺钱吗”苏锐反问。

    “不缺,可是这点薪水在我看来就是侮辱您?!蔽嗬堑?。

    苏锐摇了摇头:“咱们认真说话吧,这次来到华夏,到底是为什么”

    “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蔽嗬橇成系男θ葜鸾ハ韵?。

    苏锐眼神一凛:“怎么,你也在打这个主意”

    “不是我,我是猜到了,您之所以在华夏,肯定就是为的这个吧?!蔽嗬撬档溃骸罢庵趾铣煞椒ㄔ诨牡南?,已经传遍了西方黑暗世界,有不少人都蠢蠢欲动起来?!?br />
    对于苏锐而言,这无疑是个坏消息。

    “可是,前一段时间,黑蜘蛛的科斯切尔尼秘密派了两个高手来到华夏,却灰头土脸满身是伤的回去了,这件事情并不是秘密?!?br />
    维多利亚解释道:“先下手为强,有不少人都等着看科斯切尔尼成功的消息,毕竟黑蜘蛛只不过是个二流势力,但是随便拿出几个高手来,还是可以震慑住华夏的,绑回几个人,更是手到擒来?!?br />
    苏锐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些狂妄自大的家伙,真以为华夏是那么好欺负的么如果他们真的有胆子来犯,他们将为之承受极为恶劣的后果?!?br />
    维多利亚美眸瞥了苏锐一眼:“还不是因为有您在”

    “不是?!彼杖褚×艘⊥罚骸氨鸫虿?,你接着说?!?br />
    “许多人都对这件事情抱有期待,但是科斯切尔尼却带回了失败的消息,当然,这也相当于在某种程度上保住了他的命,这种合成方法就是烫手山芋,和双刃剑差不多,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哄抢,凭借他的势力,还不足以保下这张合成方法,只能说是有失有得吧?!?br />
    “你说的没错?!?br />
    “失败的消息让西方黑暗世界大为震惊,可是,无论多少人上门找科斯切尔尼,向他询问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导致这样的结果,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说明原因,只是说遇到了厉害的高手?!?br />
    “再后来,科斯切尔尼被众多势力追问的烦不胜烦,便干脆整个人都玩起了消失,不知道躲哪里去了。许多蠢蠢欲动的势力都试探不轻华夏的虚实,一时间没敢动手,都把那份心思给压下来了?!?br />
    说到这儿,维多利亚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不过,别人不知道原因,我却是知道的。您在?;つ歉雠?,是不是”

    “你怎么看出来的”苏锐摸了摸鼻子。

    “您对毒品不感兴趣,并且严禁所有手下沾毒品,自然这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对于您来说也没有太大的用处除了能拿它换些钱以外?!?br />
    “但,您不缺钱?!蔽嗬俏⑽⑿Φ?。

    苏锐解释道:“她的父亲有一位朋友和我有旧,我答应他来?;け乜导?,虽然我并不想来,但这是个承诺?!?br />
    维多利亚笑道:“您不想来,但可以随便从十二神卫中挑几个派过来啊,西方黑暗世界现在正是动乱的时候,许多势力都躁动不安,您不坐镇大本营,真的好吗”

    苏锐的眼睛从维多利亚的身前转移开,看着浴室的吊顶,眼神有些复杂的意味:“你不了解,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这是我的个人行为,关乎一个承诺?!?br />
    “到底是承诺”维多利亚似乎有些不理解这种行为方式,在她看来,至少有十种以上的方法比现在的更加简洁有效。

    “是的,这个承诺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彼杖竦难凵衿?,似乎已经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雨夜:“关乎生命?!?br />
    跟着太阳神那么久,维多利亚很少见过苏锐那么的严肃认真,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自己已经不能再多问了,那也许是他心目中的禁地。

    “我还有一个问题?!蔽嗬撬档?。

    “问吧,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彼杖竦?。

    “我穿成这样,您就不想做点什么吗”维多利亚微笑着说道,笑容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挑逗意味。

    “你在玩火?!彼杖袼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看到终于没有流血,便放下心来。

    “我只是不想掩饰对您的爱慕之心?!蔽嗬堑哪抗庾谱?。

    “你这么主动,让我觉得自己好怂?!彼杖袂崆岬呐牧伺奈嗬枪饣改宓募绨颍骸拔以诨暮芎?,大本营那边,你可以帮我盯着一些?!?br />
    “能够追随您是我的荣幸?!蔽嗬俏⑽⑶扒闵硖?,她做这个动作是发自内心的,可是却让自己胸前的沟壑山峰暴露的更加明显。

    苏锐再一次从自己的鼻孔间摸到了温热的液体,连忙夺路而逃。

    维多利亚听着关门声,不禁有些无语。

    她对着镜子良久,终于把两只手放在浴巾上围,轻轻一解,那美妙无限的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维多利亚的脸颊微微有些红晕,她的纤手轻轻放在发热的侧脸上,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一次,是我对您太主动了?!?br />
    苏锐从套房跑出来,在转角正好见到了秦悦然,后者正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这才几分钟,你就结束了”秦悦然话里有话,完全不掩饰嘲讽的神情。

    “是啊?!彼杖竦故敲惶隼凑獠阋馑迹骸澳阋晕倚枰嗑谩?br />
    “看不出来,你外强中干啊?!鼻厮男〗阒沼诒敛蛔×?,脸上的笑容如花般绽放。

    苏锐摸了摸鼻子:“这你都知道你试过”

    “就你这样的,脱光衣服站在我面前我都不会有感觉,也就那个洋妞对你有兴趣?!鼻卦萌凰祷暗挂彩瞧奈美?。

    开玩笑归开玩笑,秦悦然自然不会真的认为苏锐和维多利亚在房间里是干那种事了,自从秦冉龙出现,让自己把这个苏锐和几年以前的苏锐对上号之后,秦悦然就知道,自己貌似再也不能随意看低这个人了。

    不说别的,但论勇气,有几个人敢在如此的公众场合把白家二少爷痛揍一顿的他就不担心白家的报复吗

    或许,拥有六星级绝密身份的男人,真的不需要在意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这或许只不过是一场小打小闹而已。

    “请我喝点东西吧,我快渴死了?!彼杖竦姑凰祷?,刚才被维多利亚撩拨的火烧火燎,体内火苗乱窜,自然是嘴干嗓子哑了。

    “我们很熟吗”秦悦然没好气的瞄了他一眼。

    “应该很熟吧?!彼杖窨戳丝醋约旱氖种?,说道:“你见过两个不熟的人互相比划中指吗”

    “是你对我比划中指,我只是对你挥了挥拳头而已?!鼻卦萌槐缃獾?。

    “什么拳头,在我看来,我对你伸的只是一根中指,而你对我伸出来的却是五根中指?!彼杖衿沉饲卦萌坏某ね纫谎郏骸罢庋蠢?,应该是你比较过分吧?!?br />
    “苏锐?!鼻卦萌豢醋潘杖?,眼神很真挚,语气很认真:“你为什么可以这么贱”

    苏锐用中指抠了抠鼻孔:“我劝你还是别这样说我,不然我雇千八百人来,堵在你的酒店大门口,数一二三,然后一起对你竖中指?!?br />
    :感谢神剑、笑看红尘8612、wdew、洋洋洋689、颖丽奕、书友2745654、老狼兄弟的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