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这句话,无疑像是往平静的湖面里扔进了一块大石头

    不,是一颗炸弹

    美丽而高贵的维多利亚小姐,当她初次来到华夏,正向一个男人表示友好的时候,竟然被这人如此粗鲁的拒绝

    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实在是太丢华夏男人的脸了

    此时此刻,在场的男人们恨不得冲上前去,把苏锐给生吞活剥了

    可是,在场的却只有秦冉龙再一次竖起了大拇指,低声说道:“高,实在是高啊大哥这招是欲迎还拒,绝对的泡妞高招啊”

    林傲雪柔和的表情上露出一丝疑惑,这苏锐是怎么了维多利亚好歹也是异国的贵客,他怎么就这样对待人家

    按理说,这个讨厌的家伙不是应该见到美女就两眼放光开启话唠模式不停搭讪的吗怎么今天完全转性了

    不过林傲雪在疑惑的同时,心底竟掠过一丝隐藏极深的担心。当然,这一丝担心,就连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到。难道说,她是在担心维多利亚会因为恼怒而给苏锐带来不好的结果

    秦悦然听了苏锐没好气的话,高跟鞋情不自禁的一偏,差点崴脚。

    苏锐这也太奇葩了吧维多利亚是什么样的身份他竟然也能够和她这么讲话这哥们也太有个性太让人绝倒了吧

    殊不知,就算苏锐之前并不认识维多利亚,也不妨碍他这样和她讲话。在苏锐的字典里,“平等”两个字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

    以前是,现在也是,从来都是。

    比苏锐的话更加出乎在场众人的预料,维多利亚听了这种不敬的语言之后,竟然没有丝毫的不快

    相反,她脸上的笑容则是更加的灿烂

    “真的不好意思,我想我们真的在哪里见过?!蔽嗬侵醋诺厮档?。

    貌似,苏锐在这之前也对叶冰蓝讲过这句话。

    秦冉龙在一旁兴奋的两眼放光:“这就是艳福,这就是艳福,女神倒贴上来,甩都甩不掉”

    同样的,在场的男人们都对苏锐羡慕嫉妒恨,他们自认为长得也不比苏锐差多少,可人家女神为什么就不正眼瞧自己

    苏锐直视着维多利亚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你之所以会觉得你见过我,那是因为我们华夏的男人都和我一样帅,你被华夏男人的帅亮瞎了眼睛?!?br />
    本来还在为苏锐担心的林傲雪,听到这句话之后,光洁的额头上悄悄的爬上了两条黑线。

    自从苏锐来到宁海之后,林大总裁额头上出现黑线的频率呈现爆炸性的增长之前是一年都不会有一次,现在是一天就得好几次。

    被苏锐这样接二连三的拒绝,维多利亚依旧丝毫不恼,脸带微笑地说道:“不管你怎么说,我住在君澜凯宾酒店的顶层188号套房,马上我会上楼为你泡好一杯茶,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拒绝?!?br />
    说罢,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维多利亚优雅的欠了欠身子,然后转身离开。

    这是什么节奏直接邀请一个陌生的男人到自己的房间里喝茶这是约会还是约炮

    在维多利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厅里彻底实现了静止。

    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维多利亚和苏锐的身上。

    如果是别的女人说出这句话来,别人顶多会评价她一句放荡,但也会表示理解,毕竟现在这个社会,约炮都成了再普遍不过的现象了??墒?,说出这句话的人可是维多利亚啊,据说是有着高贵的英吉利皇室血统,还是贝尔王子的表妹她怎么能够公然对一个男人说出这种话来

    在场的许多男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仿佛被刀子割了一般,火辣辣的生疼

    秦冉龙的口水都快流到胸脯上了,他眼睁睁地看着维多利亚优雅的转身离去,看着她曼妙无限的背影消失在大厅转角,然后捂着自己的心脏部位,一声惨嚎。

    “好心痛”秦冉龙满脸痛苦地说道。

    秦悦然没好气的拍了自己的弟弟一下:“你又怎么了”

    秦冉龙苦着脸,指着站在原地发愣的苏锐,说道:“姐,你跟姐夫说说,一会儿让他别上楼了,我替他上去,你看成不成”

    秦冉龙说完,又发出一声惨嚎

    与之前所不同的是,这声惨嚎是真正的无法控制,歇斯底里

    因为秦悦然那七厘米长的细高跟,正结结实实的踩在秦冉龙的脚面上

    “下次再说这样的话,我就把你踢废掉?!鼻卦萌欢宰约旱那椎艿芏窈莺莸厮档?。说着,她的高跟鞋又狠狠的蹍了一下,秦冉龙都快哭了

    秦悦然说完,便转脸看向一旁的苏锐,冷嘲热讽地说道:

    “愣着干什么有这种好事情,还不赶紧上去别告诉我你是正人君子坐怀不乱”

    秦悦然之所以这样说,显然是在为自己的好姐妹夏清打抱不平了。作为铁杆闺蜜,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夏清的心思,之前的那么多年,夏清都守住心房大门,从未向任何一个男人敞开过心扉,而这一次明显不同了,秦悦然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夏清对苏锐的好感,当然,这一丝好感或许并不太深,但已经比单纯的不排斥要好的太多了。

    “姐,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要不淡定呢你是在吃姐夫的醋”秦冉龙单腿着地,捂着脚面,龇牙咧嘴地说道。

    听到这话,秦悦然冷笑着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然后再一次把高跟鞋放在他唯一踩着地面的那只脚上。

    再一声惨叫过后,秦冉龙蹲在地上,捂着双脚,痛苦无比地说道:“你还是不是我亲姐”

    苏锐从发愣中回过神来,顿时感觉到有无数的目光朝着自己射来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自己现在一定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这女人,脑子进水了吧?!彼杖衩嗣亲?,讪讪地说道。

    林傲雪有些眼神怪异的看着苏锐,后者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于是问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你认识她”林傲雪问道,不过这句话中已经是疑问的意思少,肯定的语气多了。

    “不认识?!彼杖褚豢谝Ф?。

    “你上去吧?!绷职裂┖鋈换胺嬉蛔?。

    “你说什么”苏锐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冷冰冰的林大美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这么关心自己了

    “我一会儿先走,不用你送了?!?br />
    林傲雪说完,便转身直接朝大厅外面走去,这酒会才开始没多久,她就已经先行离开了。

    不知为什么,林傲雪隐隐觉得自己有点烦躁呢。

    苏锐看着林傲雪的背影,苦笑了一下,无奈地说道:“这都算是什么事啊?!?br />
    秦悦然冷眼看着苏锐:“装什么装”

    苏锐同样报以冷眼:“去顶层贵宾套房怎么走”

    站在君澜凯宾酒店顶层188号套房的门前,苏锐沉思了一下,然后便把手放在了门铃上。

    不知为什么,苏锐这个时候似乎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他往左右看了看,通道里并没有人,再次思考了一分钟,这才按响了门铃。

    闪身进去,当苏锐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差点没喷出鼻血来。

    看来,维多利亚在回到房间之后,已经用极短的时间给自己洗了个澡,头发微湿的披散下来,那一身高贵的礼服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并不算太长的白色浴巾。

    浴巾的上围只是在胸口简单的打了一个结,雪白而高耸的山峰露出一小半,就已经足够让人惊心动魄了,看着那弧度,就能让人想象出来它的触感到底如何。

    而浴巾的下摆,只是到大腿中部而已,两条雪白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似乎都透出淡淡的芳香。

    维多利亚并没有穿拖鞋,而是光着脚踩在地面上,在苏锐看来,这无疑是个极具诱惑力的举动。

    难道说,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就只有一件浴巾

    苏锐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渴,体内的温度也在上升。

    貌似来到华夏之后,自己还从来没有泻过火,就连与自己左手右手的互动都没有。

    维多利亚站在苏锐的身前,微微仰起头,眼中亮晶晶的看着他。

    可是,苏锐却没有被这样的眼光所蛊惑,他深吸一口气,闪身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开始用冷水给自己降温。

    不过,就在准备把一捧凉水拍到脸上的时候,苏锐一转眼睛,放在洗脸台上的小内衣便不偏不倚的进入了他的眼帘。

    棉质的纯白色,还是紧窄型的,貌似是维多利亚刚才洗澡时刚换下来的啊。

    苏锐啥也不说了,眼泪汪汪的开始洗脸,鼻子里冲出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来,整个洗脸池的水都变红了。

    看来自己这流鼻血的毛病真是得好好地治一治了

    洗完脸,苏锐抓过毛巾架上的毛巾,便使劲地擦着脸。

    这君澜凯宾酒店还真是高档啊,就连毛巾都带着香味。

    苏锐一边擦着,一边深深地嗅了一口。

    “那是我刚刚擦身上的?!蔽嗬遣恢问币丫驹诹怂杖竦纳砗?,似笑非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