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有些诧异,当他看到林傲雪那平静如湖面的眼光时,灿烂的笑容顿时从他的眼里迸发出来。

    “谢谢?!?br />
    苏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林傲雪虽然是轻轻抿了一口,但是这一口的分量已经比她平时要多上许多。

    这一声谢谢,是苏锐对林傲雪所说过的最认真的一句话。

    半个小时之后,整个酒会的气氛才渐渐地恢复原状,人们的表情也似乎都轻松了一些。毕竟这是一场华夏医药行业年度最高规格的聚会,很多协议很多合作都会在看似不经意的谈话间达成,没有人会愿意因为白忘川和苏锐之间发生的小风波而中断这场聚会。

    中间也有不少人试探性的来和林傲雪谈论三矬氨仑的事情,但都被后者给拒绝了,白忘川这种投资界的高手都没有做成的事情,难道说他们还有可能成功

    本来有几家企业准备联合起来,趁着林福章不在,好好的欺负一下林傲雪这个后辈,因为三矬氨仑新合成方法的出现,让他们对必康羡慕嫉妒恨。但是由于苏锐的高调出现,他们也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谁也不想被一个桀骜的家伙当众打一顿。

    钦晨光已经在这期间去看望了一下主子白忘川,可是后者却在到了客房简单擦洗了之后,就立刻离开了君澜凯宾酒店。

    或许,这个酒店已经成了白家二少爷的耻辱之地,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发现主子把自己撇下之后,钦晨光有些忐忑不安,不过,由于一会儿在酒宴现场还会有个重要来宾,因此钦老板也不敢停留太久,便回到了酒宴大厅。

    这个时候,华夏医药协会理事长陈泰铭站在了台上的话筒前。

    能够成为华夏医药界最重量级协会的理事长,陈泰铭自然是众望所归,他曾经是华夏科学院的院士,是个人人敬仰的科学家,但是在华夏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这位每天都穿着白大褂呆在研究室显微镜前的科学家,毅然决然的决定下海,从而成就了一个传奇。

    在群雄尚未并起之前,陈泰铭旗下的阳康集团,一直是华夏医药界当仁不让的龙头老大,甚至连续几年的时间,陈泰铭都稳坐华夏富豪榜前五的位置,他从华夏科学院带出来的那些研究成果,给阳康集团带来了巨大的利润。

    不过这老人虽然有钱,但是在行业内的口碑极好,典型的儒商做派,因此由他来当这华夏医药协会的理事长,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反对。

    刚才苏锐和白忘川发生流血事件的时候,陈泰铭并没有在现场,否则的话,以他的性子,一定是会出面制止的。

    看到陈泰铭上台,人们开始纷纷朝着前面聚拢而去,都说今天有一个重量级嘉宾要到场,但是具体不知道是谁,众人都还是怀着好奇心的。

    尤其是在他们这种本来就重量级的圈子里,还能有人被称为“重量级”,那身份显然是极为不简单的了。

    陈泰铭清了清嗓子,老头子已经六十多了,但依旧显得精神矍铄,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的老态。

    “各位,今天,大家都知道有一位重量级嘉宾的到场,但是却不知道她的名字,请诸位原谅我在这之前保持了一点神秘感,实在是因为她的身份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所以我才选择了保密?!?br />
    苏锐在台下不远处轻笑:“能让这个老头子都如此慎重对待,看来这个神秘嘉宾的身份也不简单?!?br />
    “是不简单?!绷职裂┙踊八档溃骸八形嗬??!?br />
    维多利亚

    苏锐一听,浑身顿时如遭雷击怔怔的看着林傲雪,有些不可思议

    “你确定你说的是维多利亚”苏锐知道,在世界上叫这个名字的人并不算少,可是能够被华夏医药协会如此慎重相待的维多利亚可没有几个

    “是啊,当然?!绷职裂┛戳怂杖褚谎?,觉得他有些不正常。

    “可是你说的是哪个维多利亚”苏锐问道。

    对于林傲雪来说,陈泰铭所说的重量级嘉宾并不神秘,必康身为协会的副会长单位,自然有着一些权限的。

    “英吉利人,据说是英皇室贝尔王子的表妹?!绷职裂┧档?。

    苏锐不禁感觉到一阵头大,这小妮子算是怎么回事她不会真的风风火火的闯到华夏吧自己可是告诫过她不要来不要来,怎么又来了

    真是越来越不服管了自己可是好不容易过几天清静日子

    “怎么,你认识她”

    看着苏锐的脸跟充了血的猪肝一样,林傲雪不禁问道。

    这男人,刚才还是一副深沉的忧郁模样,怎么转眼就变成了猪肝脸

    苏锐咬牙切齿:“我不认识?!?br />
    陈泰铭满脸微笑,如沐春风:“诸位,这位重量级嘉宾的到来,将对我们华夏的医药行业带来重大的影响,因为,她在来之前对我承诺,将投资五十亿元,在华夏建设新的医药项目”

    哗

    陈泰铭话音一落,整个酒会大厅里顿时喧哗起来

    投资五十亿,建设医药项目这投资体量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事实上,在华夏,如果能完成实打实的十亿投资,在省里都可以算得上是排名前几的重点项目,如果单项目的投资超过五十亿元,那足以震撼整个业界

    所以,陈泰铭所带来的消息就像是个重磅炸弹一般,把平静的湖面炸出了千尺巨浪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大家,这五十亿的投资,只不过是第一期的项目而已,如果一期顺利的话,接下来还会有数额巨大的追加投资?!?br />
    “什么这只是第一期投资未免太多了点吧”

    “能融来那么多的钱,难道说是欧洲的某个财团”

    “真是大手笔啊,我倒是越来越期待了”

    苏锐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女人想要干什么”

    陈泰铭把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各位,我们这位神秘来宾并未完全确定在华夏的合作对象,因此,大家对此事还可以抱有期待”

    陈泰铭的话无疑把整个宴会的气氛推向了,拥有那么多钱,还未确定投资对象,那么无论和谁合作,那被合作方都会从中获得无穷的好处

    五十亿的固定资产投资,如果真正运营投产的话,将会转化出多少的利润

    那恐怖的数字想想都让人难以置信,呼吸不畅

    众人火热的眼光死死的盯着舞台后面的门,就像是饿了许多天的乞丐见到了肉包子一样如果维多利亚知道这个比喻的话,一定会表现的很不愉快。

    “或许,大家会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表示理解?!背绿┟娲⑿?,话锋一转:“可是,各位应该听说过半个月前的辉腾制药收购案吧”

    “辉腾制药收购案,当然听说过那才是真正的大手笔”

    “辉腾制药是全世界排名前五的巨型药企,前段时间被神秘财团出手,收购了其中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虽说是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可是已经能够达到天价了”

    “难道说,这能够收购辉腾制药的神秘人物,就是今天的重量级嘉宾”

    “这也太重量级了些吧”

    陈泰铭的话无异于又抛出一颗重磅炸弹,炸的整个宴会厅波澜起伏

    “不错,收购辉腾的神秘人物,就是我们今天最尊贵的客人”陈泰铭洋溢着最热情的笑容,说道:“接下来,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来自英吉利的维多利亚女士”

    话音一落,舞台后面的大门被从里面打开。

    八个穿着白色西装的欧洲男子分列两排,缓缓走出,目光之中充满了警惕。

    这些男人个个身强力壮,孔武有力,很显然都是训练有素的保镖。

    而在两排男人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窈窕性感的身影。

    金色的长发高高盘起,露出雪白细腻的脖颈,碧蓝的眼睛犹如大海般深邃动人,白色的礼服包裹住优美的身段,绝美的身材近乎黄金分割比例,实在是美不胜收。

    维多利亚一出现,就把在场所有人的眼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好美”

    这几乎是所有男人女人心同的想法

    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这个维多利亚的美貌绝对不输于她,当然,作为极有个性的林家大小姐,她在乎的自然不是这个。

    苏锐和所有人都反应都不一样,他捂着额头,长长叹气。

    这个时候,秦冉龙上来,搂着苏锐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喂,大哥,你看那美妞的身材多火爆,长得也很好看啊,你怎么都不看一眼”

    自从维多利亚出现之后,秦冉龙就激动地血压上升手冰凉,虽然他之前在女人方面有不少的经验,也深切体验过一些“极品”,可是这些所谓的极品跟他今天遇到的周安可和维多利亚比起来,真的是相差太远太远,完全就不是同一个级数的。

    “连长,你为啥不看”看到苏锐还不理他,秦冉龙锲而不舍的问道。

    “我眼睛进了沙子?!彼杖袼档?。

    “你眼睛进了沙子,捂住额头做什么”秦冉龙不解的问道。

    苏锐抬起头,恼火地说道:“如果再多嘴,信不信我把你给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