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们所愿。

    苏锐这句话说的很轻很淡却很认真。

    落在白忘川的耳中,这句话却无异于晴空中陡然响起一声雷霆

    林傲雪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她发现,现在的苏锐和之前的苏锐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却说不出来。

    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更高大,更桀骜,更沉重林傲雪的心情很复杂,但却说不出来到底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她心中的感觉。

    此时此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苏锐的了解,还太少太少。

    她也发现,在过往的二十几年间,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生出过这种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已经隐隐的发出了一种渴望,渴望去了解这个男人的过往只是因为现在展现在她眼前的复杂背影。

    这个男人的身上,恐怕有着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或许那些故事,都与美丽和雄壮有关。

    秦冉龙也被苏锐的情绪所感染,他攥着拳头,站在原地,眼睛中开始慢慢地布满了血丝,曾经在退伍的前夜脱下军装喝的烂醉如泥哭的痛快淋漓的样子也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秦悦然的眼神同样复杂,因为此时的她已经彻彻底底的确信了,眼前的苏锐,就是曾经给秦冉龙带来翻天覆地改变的苏锐,就是拥有绝密六星级身份的苏锐,就是那个让秦家高层都得到严厉警告的苏锐

    只是,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

    而这个白忘川,明显知道很多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听到从苏锐口中说出“如你们所愿”几个字,白忘川的心脏狠狠地颤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掩饰着说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们在一个频率上吗”

    “白忘川,这样的掩饰真的很没有意思?!?br />
    白忘川冷笑,只不过笑容却很不自然。

    苏锐冷淡地说道:“这次回到华夏,我并不准备和以往的那些事情纠缠不清,我只是来帮别人的忙,事情结束后,我会自己离开?!?br />
    “可是你呢可是你们呢”苏锐盯着白忘川的眼睛,语气中透着一股严寒,说道:“你们做了什么虽然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你,但千万别以为你的小聪明我看不出来?!?br />
    白忘川忽然觉得,自己今天主动试探或是挑衅的行为,真的愚蠢到了极点当年国家的几个大佬都拿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办法,即便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依然被几大势力联手保下,最后只落得个“驱逐出境、五年为期”的结果

    自己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白忘川真的很想给自己一个巴掌,因为自己实在太健忘不过五年而已,就已经忘记了那个男人当初是怎么样的恐怖

    “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无疑是被迫脱去那身军装?!彼杖竦难劬χ型缸盼尴薜恼交鹣跹?,他所说的话并没有避讳在场的任何人:“我曾经幻想自己是会成为一辈子的职业军人,幻想是这个共和国最优秀最顶尖的战士,幻想终有一天,我的肩膀上会扛上金灿灿的将星?!?br />
    说到这儿,苏锐的声音微涩:“可是你们,却剥夺了这样简单的理想,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br />
    白忘川发现自己根本无言以对他只是凭着一些猜测才做出今天的举动,但对于事情的全部细节,他并不是非常详细的了解

    “五年已过,我回来了,因为某些事情回来了,但却不准备纠结以往的那些事情?!彼杖袼档溃骸翱墒悄阏饷刺隼?,用心如此的险恶,如此的明显,你以为我会猜不到你想做什么”

    说罢,苏锐又是一脚,42码的鞋子重重地踩在了白忘川的胸膛处

    白忘川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巨石砸中了一般,呼吸在这一刻陡然停滞,一股浓烈的腥甜味道顺着食道和气管便冲了上来

    这一次,白家二少同样倒飞而出,在他飞出的同时,仰天喷出了一口鲜血

    苏锐这一脚,直接震伤了他的肺腑

    这次吐出的是实打实的鲜血,而绝对不是红酒

    如此高规格的酒会上,竟然这样高调伤人而且打伤的居然还是大名鼎鼎的白家二少爷

    苏锐站的笔直,看着趴在地上的白忘川,脸上满是冷漠。

    “今天我本不该说那么多话的,可是你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于是说的多了一些?!?br />
    苏锐看着不断咳血的白忘川,道:“回去记得把我的话给带到?!?br />
    白忘川一呼一吸之间都带着浓烈的血腥气,努力把眼中的阴狠目光隐藏的更深一些,这一次,他真的是不敢再找茬了。

    钦晨光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扶白忘川一把。如果站出来了,那么会不会同样遭到苏锐的暴打

    就在他还在思考该怎么站队的时候,秦悦然已经示意两个工作人员把白忘川搀扶了起来。

    她是君澜凯宾酒店的总负责人,不管真正的立场是什么,不管站在谁的队列里,都必须为了酒店而平衡各方的态度。

    “扶白先生去客房休息?!鼻卦萌坏纳舻?。

    不过,发生了这种事情,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想着去报警,他们都知道,白忘川的层次和他们并不一样,这些人或许是白手起家的名商,或许是借助着时代改革的机遇冒出头来的投机者,他们和白忘川这种大世家子弟的身份是两个概念。

    这种层次的争斗,如果受委屈的那一方报了警,恐怕这才是最让人嘲笑的一件事吧

    如果今晚真的有人选择报警的话,苏锐一定会因为打架斗殴而被警察带走,但是白忘川可就连脸都没有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一些潜规则总是让人很难理解。

    在白忘川离开之后,这一场酒会还在继续,只不过味道和气氛和之前相比大有不同,已经没有人敢上前来和苏锐打招呼了。

    此时的苏锐正在端着一杯红酒慢慢品着,可是这名贵的红酒喝到嘴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

    秦悦然早已经给秦冉龙使了个眼色,把这个还在兴奋头上的弟弟拉到一旁,不知交代什么事情去了。作为秦家的一份子,秦悦然虽然和家族因为婚事而有一些不愉快,但她必须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用最快的速度传回首都,至于家里人会选择怎么站队,那就不是她能够决定的事情了。

    至少,现在在这位美腿女王看来,这个苏锐绝对不简单。他今天之所以这样做,之所以借用白忘川的口向首都的那些大人物发出警告,一定一定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肯定是经过了缜密的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一个能够在华夏政府最高绝密档案上拥有顶级六星级级别的人,会是一个头脑容易发热之徒吗

    绝对不会

    至于今天的这场酒会以及酒会上所遇到的白忘川,只不过是个契机而已

    秦悦然不愧是从大豪门世家中走出的子弟,眼界眼光远非普通女子能比,虽然不知道她分析的是对是错,但至少已经形成了自己鲜明的判断。

    苏锐刚才说了很多话,也若有若无的抛出来一些隐秘,秦悦然用五分钟的时间来仔细的咀嚼了苏锐之前所说过的每一个字,但是仔细的咀嚼之后才发现,虽然他说了很多话,看起来也有些激动,但是这些话中并没有透露出太多有价值的信息

    是的,苏锐的话语给人许多的遐想,让听者猜测无限,但是仔细品读,真的发现除了他曾经参军又被迫退伍之外,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也没有透露出来

    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抑或是说,他根本什么都不想透露只是单纯的为了传达一个信息

    隐隐的,秦悦然从苏锐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可是,这种危险的味道却让她感觉到了隐隐的兴奋

    说实话,秦悦然并不功利,因此她并没有搞清楚,这种轻微的兴奋感是从何而来。

    苏锐轻轻抿着酒,林傲雪站在她的身旁,犹豫了一下,淡淡说道:“需要帮忙吗”

    需要帮忙吗

    这是苏锐第二次听到这个冰山女神说出这句话来,虽然是第二次听见,但也同样意外。

    听了林傲雪的话,苏锐微微笑了一下,眼中无尽的战火硝烟渐渐消散,他看着美丽的姑娘,眼光中显出一抹柔和来。

    “不用,我自己应该可以搞定?!?br />
    看着苏锐柔和的眼光,林傲雪忽然有种感觉,或许这样的苏锐才是他的真实面目,平日里的那些猥琐和色眯眯都是伪装出来的模样。

    也许,伪装的久了,就会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脸孔,哪个是假面。

    林傲雪端着酒杯,眼神一直停留在苏锐的身上,但是脑海中却一直回荡着苏锐的话。

    “我曾经幻想自己是会成为一辈子的职业军人,幻想是这个共和国最优秀最顶尖的战士,幻想终有一天,我的肩膀上会扛上金灿灿的将星??墒悄忝?,却剥夺了这样简单的理想,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战士都是让人尊敬的。

    林傲雪想到这儿,纤细修长的手指端起酒杯,和苏锐的杯子碰在了一起,轻轻的说了一句:“敬你?!?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