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苏锐愣了一下,而秦冉龙和秦悦然同样是有些吃惊。

    苏锐在秦家的内部大名鼎鼎,那也只是限于秦家内部而已,没有谁会傻到把一个身份机密等级在绝密六星级的人名到处乱说的,而这白忘川又怎么会知道

    白忘川的眼角依然带着笑意,浑身流露出一种儒雅淡然的意味:“当然,叫这个名字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可能有个朋友和你重名?!?br />
    苏锐盯着他,眼中殊无笑意,因为他觉得这个白忘川的话语中还带着一丝别的意味。

    话说到一半就打住是最烦人的一件事情,就跟吃苹果发现了半条虫子一般,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到难受。

    白忘川表现的欲言又止,自然让苏锐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位白先生,你我素不相识,为什么我一直感觉你的话语里带着一些别的味道呢”苏锐毫不留情的直接说道:“难道说,是我太敏感了”

    “没什么,我有个朋友也叫苏锐,因为一些原因,被政府驱逐出境,甚至勒令五年之内不许回到华夏?!卑淄ㄎ⑿ψ潘档?。

    苏锐脸上的笑容不变:“华夏人还被华夏政府驱逐出境这还真是个新鲜的事情?!?br />
    驱逐出境是指主权国家为维护本国安全利益或社会公共秩序,有权将违反本国法律的外国人或外交人员驱逐离境。但是这一条规定却不会对本国籍居民实施,因此对于白忘川所说的事情,在场的人看起来都不相信。

    秦冉龙不满地说道:“嘿,我说白家二小子,我怎么觉着你今天对我大哥说话阴阳怪气的你在搞什么飞机”

    白忘川看着秦冉龙,带着微微嘲讽的语气,说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总是不长进呢小时候被我骗的掉了两次化粪池,都没把脑子泡得清醒些”

    秦冉龙可不高兴了:“我说你是来没事找事的吧,今天我看你就不对头”

    白忘川冷笑:“我今天只是想来认识一下苏锐,你并不是主角?!?br />
    “可是我大哥并不想认识你”秦冉龙怒道,他怎么看这个白忘川都觉得有些阴险阴柔阴阳怪气。

    苏锐端着红酒,在一旁默不作声,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单从外表上来看,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

    秦悦然和林傲雪的目光都集中在苏锐的脸上,这两个女人心细如发,都感觉到了白忘川话里有话,而这些话一定和苏锐有着某些关系。

    “身份绝密驱逐出境难道说的真是苏锐吗否则以白忘川的谨慎性子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秦悦然的心里闪过浓浓的疑惑。

    “你不是你大哥,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心思”白忘川调笑道:“还是围着你的胜天集团好好打理吧,小心我找几个财团把你的公司给收购了?!?br />
    “嘿我这暴脾气,姓白的,你今天想打架是吧”秦冉龙撸了两把袖子,看起来一副要打架的架势。

    “粗人总是喜欢用这种粗鲁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卑淄ú恍嫉厮档?,似乎他完全不害怕秦冉龙的拳头。

    “你别冲动,别乱来?!鼻卦萌焕抛约旱牡艿?,生怕他一怒之下搞出什么乱子来

    啪,啪,啪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放下红酒杯,忽然开始鼓起掌来。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位新贵在搞什么。

    “你说的很对,粗人总是喜欢用这种粗鲁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你们这种精细人却喜欢弯弯绕绕暗箭伤人转身捅刀?!?br />
    苏锐一边鼓掌,一边走到白忘川的面前,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声音之中一片清淡:“很抱歉,我就是这样粗鲁的人,而这样粗鲁的方法有时候会非常的有效果?!?br />
    听到这话,一旁的秦冉龙攥了攥拳头,眼中陡然出现了一片狂热之色

    被苏锐这样盯着,白忘川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布满全身,他的嘴角微微牵扯了一下僵硬的脸部肌肉,微笑道:“我有些不明白,你想做什么”

    “我非常讨厌任何想要试探我的行为,让人难过的是,我今天就遇到了两次?!?br />
    说罢,苏锐的眼中精芒大盛

    白忘川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了他本能的想要挪开步子,可是双脚却完完全全的不听使唤

    苏锐抬起脚,狠狠的踹在了白忘川的肚子处

    简单粗暴是我的行事艺术,不服就干是我的生活态度

    苏锐这一脚可不轻,白忘川的身体弓成了一个大,直接被踹的倒飞出三四米

    跪趴在地上,白忘川捂着剧烈抽搐的胃部,完全控制不住的把刚刚喝下去的红酒吐了出来

    看起来就像是在吐血一样

    突然的异变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可是代表着华夏医药行业最高端的酒会啊,在场的都是名流巨富,怎么这个苏锐竟然一言不合,抬脚就踹这当真太粗鲁了啊

    最关键的是,被踹的还是首都白家的二少爷,白忘川

    天哪,在场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脑子要懵掉了苏锐在踹这一脚之前,有没有想过他这一脚会给他自己带来怎样的灾难

    如果白家从此以后开始针对他的话,那么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年轻人实在太冲动了,冲动是魔鬼,绝对要不得

    可是,众人都在发愣,都在思考着这一脚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却没有一人想要去把地上的白家二少爷给搀扶起来就连钦晨光也忘了这件事

    “yes太赞了”

    秦冉龙看到苏锐出手,兴奋的大喊了一声

    此时秦家少爷心里都那个爽啊,简直就像是三伏天被冰水浇了个透心凉一般,让你丫的白忘川在这里装酷,让你小时候害我掉进化粪池,现在好了吧,被打的跟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起不来很舒服吧

    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不过无动于衷,尽管苏锐的表现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但是这女人一贯表情冰冷,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心情。

    秦悦然则是皱了皱眉:“苏锐,你想干什么”

    秦冉龙转过脸来,兴奋的对秦悦然大喊道:“姐,你看到了没有,找对象就得找我大哥这样血性的男人我给你说,你要是敢嫁给除了我大哥以外的任何人,我第一个不愿意”

    秦悦然真的很不想搭理这个弟弟,苏锐踹的可是白家的二少爷啊,这个家族在首都所能够发挥出来的能量,就连秦家也要避退三舍如果白家把这件事情迁怒到秦家身上可就不好了自己的弟弟简直就是个笨蛋,这个时候还跳什么跳

    白忘川趴在地上,还在大口呕吐着,苏锐刚才的那一脚简直让他五脏六腑有如移位一般,翻江倒海,血气翻涌,现在脑子还是晕晕乎乎嗡嗡直响,仿佛有无数个小蜜蜂在脑海里转悠

    白忘川可以发誓,从小到大,他从来不曾受到过这种屈辱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不出半天,这里的事情就会传到首都,人尽皆知

    感觉胃里终于舒服了一些,白忘川抬起头,两只血红的眼睛盯着苏锐,艰难的爬起来。

    此时,他那件名贵的西装已经染上了红酒和胃里的液体,至少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

    白忘川用袖子擦了擦嘴巴上的秽物,然后解开西装纽扣,直接把这件名贵的衣服脱下,扔在了地上。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白忘川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神中带着阴云,他看着苏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莫大的仇人一样。

    当然,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如此出丑,苏锐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他的仇人了。

    苏锐摊了摊手:“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威胁很苍白很无力吗我既然踹了你,自然不会在意之后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br />
    “我会让你为这一脚而后悔的,你等着吧?!卑淄ɡ淅渌档?。

    “秦冉龙,在你年少时打架的时候,那些被你揍一顿却不敢还手的家伙们,是不是都会在最后撂出这么一句狠话你等着吧”苏锐转脸,戏谑的问道。

    秦冉龙嘿嘿乐道:“是啊,这都是最没用的人才说这样的话?!?br />
    苏锐的声音清朗,盯着白家少爷,一字一顿地说道:“白忘川,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么站着,别人打了我的脸,我就要加倍的打回去。别人踹了我的肚子,我就要踹断他的命根子??墒悄隳?,被我踹了一脚,现在却只能站在那里放狠话,连动弹一下都不行,这就是最弱的表现?!?br />
    “换句话说,我现在敢杀了你,你敢杀了我吗”苏锐冷酷的问道。

    白忘川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本来只是想挑衅或是试探一下这种事情在之前他经常做,完全是轻车熟路。

    可是没想到,他却遇到了苏锐这么一个完完全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

    “我本已选择退出,你们却在逼我入局?!彼杖裾驹诎淄ǖ拿媲?,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冷意:“所以,我现在要说的是”

    “如你们所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