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林傲雪,右手秦悦然,尽享齐人之福

    不得不说,秦冉龙的这个提议真的让人有些怦然心动。

    苏锐的心脏跳动频率稍稍加快了一些。

    他的脸上竟然爬上了一层浅浅的红色。

    真是让人好生害羞啊

    如果让林傲雪知道他现在的想法,恐怕又得大骂苏锐人至贱则无敌了。

    可是,这所谓的齐人之福听起来这味道怎么就那么不对呢

    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这句话来还算比较正常,可是秦冉龙是秦悦然的亲弟弟啊,为了拉拢苏锐,就这样把自己的亲姐给卖了

    如果秦悦然听到秦冉龙所说的话,恐怕会用她那极品长腿来上一个爆踢,让自己的弟弟下半辈子再也不能行人事了。

    齐人之福,齐人之福,苏锐咀嚼着这句话,忽然意识到了不对之处在哪里。

    如果是两个温婉的妹子在身旁,那么齐人之福大被同眠还有些可能性,可这是两个绝对的辣妹子啊,如果真的大被同眠了,恐怕自己第二天根本起不来床因为身体已经骨折了无数处

    当然,苏锐也意识到了一些情况,因为他知道,秦家的高层曾经在背地里调查过自己。

    身为秦家四小姐的秦悦然,绝对也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自己暴露的那么快?!彼杖癫唤谛闹锌嘈Φ?。

    秦悦然收起震撼的心神,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调整出一些笑容,朝着苏锐走过来。

    “姐,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大哥苏锐”秦冉龙一把拉过苏锐的手,又拉过秦悦然的手,把两只手握在一起。

    于是乎,苏锐和秦悦然真正意义上的一次握手,就这样完成了。

    握住苏锐的手,秦悦然并没有立刻放开,而是大有深意地说道:“看来我们要重新认识一下了,我叫秦悦然?!?br />
    苏锐同样扬起灿烂的笑容,但话语中也同样带有着深意:“我叫苏锐,我们不需要重新认识,因为我们早就已经认识了?!?br />
    听了这句话,秦悦然脸上的表情便轻松了下来。聪明人之间的对话总是不需要解释太多的,有些东西,她并不需要挖掘的太深,她和苏锐的关系,一如往常。

    当然,从这以后,秦悦然就算再暗示自己,也没法再继续用平常的眼光来看待苏锐了。

    因为这个名字曾经给了她、也给了秦家太多的震撼,她忘不掉这名字所代表的流光溢彩。

    这种对话的真正含义也只有当事人才能够明白,即便以林傲雪的智商也猜不透,她站在旁边,忽然感觉到自己有种局外人的样子。

    “只不过,我有一个疑问呢?!彼杖窈鋈谎銎鹆忱?,笑道:“秦悦然,你明明是秦家的四小姐,为什么不留在首都享福,到这酒店当个大堂经理做什么”

    听了苏锐的话,林傲雪的嘴角牵起一丝弧度,而秦悦然的脸上则是涌起了明显的怒意

    “什么大堂经理我一直是君澜凯宾酒店的总经理好不好这两个词的差距还是很大的”秦悦然被苏锐的话搞得很不悦然,但还是压低了声音,提醒对方道。

    “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彼杖窈芗乃柿怂始?。

    “那是因为我姐想逃婚,这才从首都跑出来的?!鼻厝搅笞彀偷亟踊暗溃骸罢庖慌芸删褪橇侥臧??!?br />
    “秦冉龙,你不要乱说”秦悦然连忙制止,毕竟这种事情可不能被太多人知道。

    苏锐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旋即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贞洁烈女啊?!?br />
    秦悦然顿时气结。

    “管你屁事?!?br />
    苏锐继续调笑道:“如果你不喜欢你那个未婚夫的话,不妨考虑考虑我”

    一旁,林傲雪面无表情。

    秦冉龙顿时一拍巴掌:“我觉得可以啊姐夫,如果你嫁进我们家门,呸,如果你娶了我姐,家里绝对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秦冉龙这家伙倒是嘴甜,这八字还没一撇儿的事情呢,就已经改口了,刚才大哥大哥喊着正欢,现在一秒钟就变成了姐夫,当真是苏锐带出来的兵,都是一样的贱。

    秦悦然一瞪眼,杀气腾腾地说道:“秦冉龙,你再这样大呼小叫,信不信我现在把你踢死”

    秦冉龙看起来对这个四姐很是惧怕,一看到她有发飙的趋势,顿时不做声了。

    不过,这货转脸看到苏锐,顿时眼珠一转,道:“姐夫,你看我姐发火了,你可得为我撑腰做主啊”

    秦悦然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会那么奇葩

    苏锐推了一把秦冉龙:“滚一边去,我跟你姐的事情我俩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插手?!?br />
    秦悦然闻言,开始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是妥妥的双贱合璧啊

    这四个人站在宴会厅的中央,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们的身上。

    钦晨光压低声音问道:“白少,秦冉龙来了,您不去见见他吗”

    “暂时等等,我还想看看那个神秘的皇家军工集团负责人到底是谁呢?!卑咨僖』巫疟又械暮炀?,淡淡说道。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看到秦悦然面带红意的模样,看到了苏锐脸上的笑容,一些往事好似也开始划过他的脑海,眼中忽然闪现出了玩味的神色来。

    “我想,我改变主意了?!?br />
    说罢,白少把红酒杯往钦晨光的手中一塞,便朝着苏锐走了过去。

    远远的,秦冉龙也看到了白少,他冷冷一笑:“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还能遇到熟人?!?br />
    苏锐问道:“谁”

    “白家的老二,白忘川?!鼻厝搅淅湫Φ?,这笑容看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善。

    “我怎么感觉到你和他有仇似的?!彼杖竦母芯鹾苊羧?。

    “确实有仇?!鼻卦萌坏男那槟蠛闷鹄?,在一旁接话道:“秦冉龙小时候打遍大院无敌手,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唯独拿这个白忘川没有任何的办法?!?br />
    秦冉龙有些恼火的说道:“姐,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锐玩味的笑道:“他功夫很高”

    “比我菜多了?!鼻厝搅蜕推厮档溃骸熬褪钦套庞械阈〈厦?,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阴险狡诈?!?br />
    “那你为什么打不过他”苏锐好奇的问道。

    秦冉龙重重的哼了一声,看起来不愿意说。

    不得不说,在曾经的年少时期,秦冉龙就是孩子王,能够让他吃瘪的人还真的不太多。

    “因为白忘川曾经有两次都把他引到了化粪池里?!鼻卦萌恍γ忻械厮档?。

    “姐”秦冉龙满脸涨红,恼火非常。

    苏锐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秦冉龙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历史,真是让人有些意外啊。

    能够看着自己弟弟吃瘪,秦悦然也很开心。

    “姐夫,你不许再笑了,你要是再笑,我就不把我姐给你了”

    秦冉龙的威胁实在是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这次反而轮到秦悦然满脸黑线了。

    这弟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礼物吗想送给谁就送给谁

    白忘川脸上带着微笑,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显得很优雅。

    他关注的重点不在秦悦然身上,也不在林傲雪身上,更不在秦冉龙这个从小的“仇人”身上,他的目光中只有苏锐。

    事实上,白忘川的名头并不小,首都白家的二少爷从一出生开始,就坐拥无数资源,成为许多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白忘川也展现出来惊人的智慧和天赋,他并没有像哥哥或是家族中的其他长辈一样,选择从政或者从军,反而自己创立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本来就不错的智慧,加上先天的人脉资源优势,让他在金融界玩的风生水起。

    这几年来,白忘川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他做出的每一项投资决定,最后都能给他带来极为庞大而可观的利润,毫无疑问,他是首都那群孩子中屈指可数的商业天才。

    在和他同样年纪的人群里,秦冉龙顶多还算可以,许多和他们年纪相仿的人还在玩着跑车泡着夜店睡着?;?,他就已经取得了这般耀眼的成绩,不让人不心生佩服。

    在场的许多人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里的白家二少爷,此时才个个如梦方醒,怎么刚才就没注意到他呢如果早些时候看到他,现在说不定早就聊的熟稔了呢

    这个著名的世家大少,这个著名的风险投资人,此时出现在这里,无疑说明了一切。

    他在寻找投资项目

    而在场最有可能被他选择的投资项目,毫无疑问就是必康集团新研制成功的三矬氨仑合成方法

    此时,到来的宾客们都渐渐的放下酒杯,情不自禁迈动脚步,慢慢地往苏锐和白忘川所在的中央位置走去

    被白忘川这样微笑注视着,苏锐的眉毛挑了挑。

    白忘川走到苏锐的面前,看似非常友好的伸出手来:“你好,白忘川?!?br />
    苏锐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苏锐?!?br />
    白忘川眼中的精芒一闪而过,笑道:“苏锐,我听说过你的名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