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奶

    这个家伙是怎么想出来的

    在林傲雪的心中,如果贱是可以分级的话,那么苏锐一定是顶级中的顶级,还是无人可以超越的那种

    林傲雪的雪白俏脸瞬间布上了一层红晕,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总之煞是好看。

    这个苏锐,怎么就那么可恶为什么要抓住一切机会来调戏自己

    居然说自己没有那个小蜜的胸大,真是可恶林傲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山峰,也还是很有料的啊,比一般的女孩都要大许多,怎么就比不过她了

    等等怎么开始比较了呢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心思怎么跑到这上面来了都是该死的苏锐,把自己的所有想法都给带偏了

    在这之前,林傲雪从来不曾在身材或者容貌上生出过任何的攀比心思啊

    而在苏锐出现之后,这一切似乎都变了样子自己好像已经开始被他潜移默化的改变了

    苏锐正在暗自得意,忽然感觉到肋间传来一阵疼痛

    这疼痛感觉还不轻,让他结结实实地倒吸一口冷气

    低头一看,林傲雪的纤细手指正好拧住了自己腰间的肉,可不,还在使劲拧呢

    苏锐疼的脸都歪了,压着嗓子,龇牙咧嘴:“林傲雪你想谋杀亲夫吗”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一声不吭,面无表情,手上则是继续在使着劲儿

    都说“软肋”,这个词可是一点不假,无论你把全身修炼出多少肌肉,肋间依然是你最脆弱的几个地方之一

    即便强大如苏锐,被林傲雪这么掐了一把腰间,也是疼的有些受不了

    当然,这是他没有反抗的结果,否则倘若别人想要这样对他,根本就近不了身

    “好了,好了,我投降成不”苏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又不好意思挣扎,只能开口求饶,不然林傲雪这个冰山女神还不知道得掐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苏锐吃瘪的样子时,林傲雪不仅仅感觉到胸中的一口恶气被吐出来了,而且甚至有一种想笑的感觉。

    天啊,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变化

    苏锐揉着发酸发疼的肋间,瞥了一眼林傲雪,小声说道:“林傲雪,咱们上次的打屁股赌注都还没兑现呢,你就那么对我,小心我把赌注兑现啊”

    林傲雪一听,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俏脸之上已经悄悄的布上了一层红晕,毕竟上次的事情是自己理亏在先,此时苏锐提起来,自己倒也无话可说。

    不远处的人群里,钦晨光带着性感小蜜走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身边。

    一见到这个男人,钦晨光立刻露出了毕恭毕敬的神色,他往四周警惕地看了看,然后便把最灿烂的笑容展现给这个穿黑色西装戴红色领结的男人。

    能够让全国百强医药协会的副理事长露出这种毕恭毕敬的神情,这个年轻男人得是什么样的恐怖身份

    想想都让人觉得心颤

    “你们都说什么了”

    年轻男人捏着高脚杯,轻轻摇晃着杯子中的红酒,并没有看钦晨光一眼,他的目光穿过了攒动的人头,落在了不远处的林傲雪和龇牙咧嘴表情痛苦的苏锐身上。

    “白少,看来林傲雪完全没有一点找别人合作的意思?!鼻粘抗饪醋挪辉洞蓝⒌牧职裂?,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贪婪:“我已经把我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白了,可是她还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意向?!?br />
    被称作“白少”的男人微微颔首,表示听到了钦晨光的话。

    他长得面皮白净,五官秀气,精致修饰的头发却被染了一线淡淡的金边,眼睛中偶尔流露出和他浑身气质不太一样的阴柔,看起来就像是个南韩明星。

    而一旁的性感小蜜,看了看这个气质阴柔长相帅气的“白少”,眼神中同样露出迷醉的神色,对于她而言,只要一个家里有钱稍微长得比钦晨光好看的年轻男人,她都愿意尝试一下毕竟已经又饥又渴的太久了。

    “白少,这个林傲雪有点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要不要采取一点措施逼她就范”钦晨光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站在这个位置上,他非常不喜欢被别人拒绝,尤其是被一个可以称作晚辈的小姑娘。

    “哦为什么”白少的脸上掠过一丝笑容。

    这看起来很简单的笑容落在钦晨光的眼中,竟然是如此的复杂,他需要立刻分析一下,白少这样的笑容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

    因为这个男人的地位让他无法企及,必须要好好揣摩他的每一句话,乃至于他的每一个表情

    “白少,三矬氨仑新的合成方法可以带来庞大无边的利润,每一个可以分一杯羹的人都会获得超乎想象的巨大回报,这是一个天才的构想,甚至可以称之为一次革命?!?br />
    “一次革命”

    “的的确确,白少,你不是医药行业的人,可能对这一行不是太了解,三矬氨仑新合成方法,将会给必康带来无法想象的利润空间,他们将会利用这一专利成为国际上的寡头到时候,他们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制药企业都有可能”

    “第一制药企业吗”白少眼中闪过了不知名的光芒:“你说的对,我对医药这行业确实不太了解,相比较而言,我对钱和女人则是更感兴趣?!?br />
    在说道女人两个字的时候,白少瞥了瞥林傲雪,微笑着说道:“比如林傲雪这样的?!?br />
    钦晨光看着他的眼神,心中顿时了然,连自己都非常觊觎林傲雪的美色,更何况是年轻气盛的白少呢

    “白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鼻粘抗馕⑿ψ潘档?。

    “哦你明白什么了不妨说说看”白少依旧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眼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林傲雪。

    “必康的新方法虽然是极为先进的,但是也不那么容易实现,如果想要把这种方法大规模的投入到实际生产运行中,前期必须需要极为大量的资金,这种庞大的资金流将会给必康带来极大的风险?!鼻粘抗獾牧成瞎易爬湫Γ骸熬菸宜?,国内的几家大型药企都不希望看到必康做大做强,因此在资金方面也会给他许多阻挠,到时候我们几家联合起来,必定会让林家的资金流断掉”

    “到那个时候,咱们就不怕林傲雪不投降了”

    “听起来很轻松?!卑咨傥⑽⑿Φ?,依旧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

    “这个操作起来确实有难度,但只要白少愿意给我支持,我想我还是可以办得到的”钦晨光道。

    白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据说今天的酒会还有个尊贵之极的神秘嘉宾,是谁”白少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

    钦晨光撇撇嘴,道:“只有白少您才配得上尊贵之极这个称呼”

    “少拍马屁,说实话?!卑咨倨沉饲粘抗庹飧雠肿右谎?。

    “今天的神秘来宾叫维多利亚,是英吉利皇家军工集团的总负责人,据说还有着英吉利皇家血统,早在半个月前,她就让秘书联系到了华夏医药协会,找到了理事长和我,说想要进入华夏的医药行业?!?br />
    白少闻言,轻轻抿了一口杯子中的红酒,显得很优雅,依旧看不出表情。

    “那你们这些老板还不都得抢着贴上去”

    “所以,如果今天晚上维多利亚真的亮相的话,将会引起华夏医药行业的地震”钦晨光提起这件事情,眼睛中都放出绿光来,他最早和维多利亚的秘书进行了接触,因此也主动作为东道主安排了接待方案,如果能和他们搞好关系的话,那么自己搭上维多利亚的顺风船将不是太大的问题

    一想到这儿,钦晨光的眼睛中都流露出炽热的光芒。

    而白少却冷笑道:“事情不会像你想的那么简单?!?br />
    钦晨光闻言,立刻如小鸡啄米一般的连连点头:“白少高瞻远瞩,眼界确实不是我们能比的?!?br />
    “那个男人是谁搞清楚了没有”白少看着出现在林傲雪身边的苏锐,略微有些不解,他是不相信这个男人真的是林傲雪的男朋友,即便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已经超出了普通的朋友范畴。

    “据说是林傲雪的男朋友,名叫苏锐,和白少您一样,都是从首都来的?!鼻粘抗獾溃骸拔铱淳褪歉龀匀矸沟男“琢??!?br />
    “从首都来的还能得到林福章的赏识这就有点意思了?!卑咨偬秸饩浠?,脸上透出玩味的神情来:“等着看吧,今天晚上,指不定能上演许多精彩的节目呢?!?br />
    不知为何,白少隐隐觉得苏锐有些熟悉的感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钦晨光道:“白少,您不去跟林傲雪喝一杯”

    白少看了他一眼,似乎暂时没有交谈的兴致:“我该怎么做,应该不需要你来指点?!?br />
    钦晨光闻言,浑身顿时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一不小心,惹主子生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奔驰m级停在了宴会厅的门口,穿着礼服却未系领结的秦冉龙从里面意气风发的走了出来。

    一身旗袍的秦悦然看到秦冉龙,眼睛顿时眯了眯,脸上的笑容也全然消失

    而意气风发的秦冉龙见到了秦悦然,则是瞬间堆上一脸谄媚的笑容:“姐,我来看望你了?!?br />
    :感谢老狼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