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雪挎着苏锐的手臂,并没有听清周围的议论声,不过,即便她听清也没什么,林傲雪一贯信奉技术和资本至上的原则,对于人际交往并不是太看重,虽然在场的这些人同是国内医药行业的前百强,但是林傲雪和他们却从来没有深交。

    人的经历是有限的,如果林傲雪把许多的精力倾斜在生意场和人际交往上,那么她在科研方面也绝对无法取得如今这样显赫耀眼的成绩,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方法也绝对不会在她的领导之下被研究出来

    就连必康集团的首席科学家杨振武老人也表示,如果林傲雪能够完完全全抛开公司的管理,把所有的精力和热情全部投入到科研上来的话,将会取得让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成就

    以往这种酒会从来都是林福章参加,可是这次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要把女儿林傲雪推出来,竟然让她和苏锐一起参加,他的用意虽然有些不明不白,但是在外界人看来,就有的揣摩了。

    让林傲雪和女婿单独参加酒会,难道是说林福章准备放手了,然后把必康集团整个传给林傲雪或是说,林福章准备向外界释放一个信号,说明他自己准备逐渐退居幕后

    一时间,众人看向苏锐的眼神就变得炽热起来这里面的种种猜测,每一种猜测都可能成真,每一种猜测都可能形成巨大的投资机会

    在商场上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信息都可以造成局势的逆转,一个小小的苗头都可以引出巨大的内幕,把握住了,你就是扶摇直上,错过了只能摇头叹息。

    没有灵敏的嗅觉和赌徒式的心态,根本别想把生意做到那么大的地步。

    看着苏锐,看着林傲雪,在场这些名商巨贾们一个个心思电转。

    如果这个苏锐真的是必康集团的乘龙快婿,如果他真的从林福章的手中接过了必康集团,那么这个年轻的男人将是整个华夏医药行业冉冉升起的一颗超级新星

    百亿的身家加上一个如此美艳的老婆,哪个男人不羡慕

    已经有许多心思活络的人准备开始过来打招呼了,这些人在商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个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必康集团的乘龙快婿并不能经常碰到,今日得见,自然要把握好机会拉拢关系才是。

    由于三矬氨仑新合成法的研制成功,林傲雪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今天酒会的主角,许多集团或者财团都已经或多或少的开始打起了这方面的主意。

    一旦这种合成方法真的进入了量产阶段,那么对整个华夏乃至世界的精神病药品都是一次巨大的革新其中的巨大利润,简直是不能以亿来计算的那是整个世界医药行业所掀起的山呼海啸啊

    就像当初林傲雪才刚刚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出了这一篇文章,必康的股价就连续十天涨停

    仅仅是一个消息就能造成这样的后果,如果三矬氨仑新合成法彻底投入量产,那么必康究竟能够达到怎么样的高度,谁都猜不到

    总之,是会让所有人都仰望的高度

    而林傲雪和胜天集团秦冉龙合作建设的首都新医药产业综合体,就是在为这次地震而造势

    很快,林傲雪和苏锐就成了宴会的中心人物,周围的人开始慢慢聚拢过来。

    “傲雪,恭喜恭喜,必康马上就要赚大钱了,到时候可不能忘记我们这些老朋友啊?!?br />
    林傲雪点头示意。

    “林总,我当初就听说你读书时从来没考过第二名,一直是第一,当真是智慧超群啊,远远的把我们甩在后面?!?br />
    林傲雪继续点头示意。

    “傲雪,如今的必康即将踏上康庄大道,可是要把咱们几个兄弟企业全部远远甩到后面了,傲雪,到时候你可得给我们分一杯羹啊”

    林傲雪还是点头示意。

    “林总,得知你终于找到了真命天子,我特地来敬上一杯酒,祝你和苏先生白头偕老,永浴爱河到时候咱们可都得来讨一杯喜酒喝啊”

    林傲雪继续点头示意。

    不过,这一次点头之后,便立刻开始猛地摇头

    苏锐已经快端不住自己的酒杯了,笑的浑身颤抖,杯子里的红酒都快洒出来了

    这兄弟是谁啊,怎么看起来那么可爱呢真是有眼色啊自己的想法都被他给说出来了

    看着林傲雪想要出言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苏锐强忍住笑,走到刚才说要讨喜酒喝的那个老板旁边,亲切无比的握住他的手,说道:“这位老哥,你的祝福和热情我们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但是傲雪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一杯酒,我们干”

    说罢,苏锐和他碰了碰杯子,把红酒一饮而尽

    林傲雪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黑线我怎么就不好意思了,我怎么就不好意思了

    苏锐喝完之后,对着那兄弟耳语了一句。

    那兄弟看着苏锐,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猥琐笑容,道:“哈哈,我懂的,我懂的,林总裁身子不方便,自然就要由苏先生你来替她喝了?!?br />
    苏锐非常满意,这兄弟实在是太上道儿了

    林傲雪简直听的要抓狂了,什么叫自己身子不方便这个苏锐究竟跟他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等到周围的寒暄渐渐散去,林傲雪才终于感觉到了轻松一些,她看着一旁还在不停举杯示意的苏锐,心中不禁升起了一股冲动真想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就地掐死啊

    “傲雪啊,早就听说你们研制出来了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法,正好我最近也有心要往这方面发展,不如咱们强强联合,你看叔叔的提议怎么样”

    这时候,一个秃顶的中年胖子端着一杯红酒,笑呵呵的来到了林傲雪的身边,挎着他胳膊的是一个波大腰细的年轻女人,走起路来扭来扭去十分妖媚,看起来得比他小上二三十岁,典型的老夫少妻。

    这位是全华夏医药协会的副理事长钦晨光,手底下的集团并不比必康的实力差多少,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则是他近期新包养的模特。

    对于人际交往,林傲雪并不擅长,但是她也不是傻子,既然知道今天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形,她早就有所准备。

    “钦叔,不好意思,我主要负责技术上的事情,如果真要谈合作的话,你还得去跟我爸商量一下?!绷职裂┎宦逗奂5幕鼐?,脸上依旧没有多少笑容。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个性,从小到大,真的很少有人能够让她当面笑一下。

    不过,苏锐已经做到了几次这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个奇迹了。

    钦晨光闻言,脸上的肥肉抖动了几下,他何尝不明白,这已经是个比较明显的拒绝了,可是这胖子依旧笑呵呵地说道:“现在想要和必康集团合作的人很多啊,傲雪,你一定得和你父亲商量好,选择一个有资金有实力有信誉的合作伙伴?!?br />
    “多谢钦叔关心?!绷职裂┚倨鹁票?,和钦晨光轻轻地碰了碰。

    而钦晨光旁边的女人,正妙目看着苏锐,还不时对其眨了眨眼。

    跟了这个老男人之后,虽说有花不完的零花钱和随便刷没上限的信用卡,但是在床上总是得不到满足,她也正是最需要激情的时候,平日里没事就喜欢跟帅哥联络联络感情,之前听说苏锐是必康集团的乘龙快婿,还是首都某个家族的顶级大少,因此便春心骚动,开始眉目传情起来。

    苏锐则是笑眯眯的瞥了一眼她露出来的人工胸部,然后同样眨了眨眼。

    “不知这位是傲雪你也不给钦叔我介绍一下?!?br />
    钦晨光把目光转向苏锐的脸上,笑呵呵地说道。

    “苏锐?!泵坏攘职裂┙樯?,苏锐便主动说道。

    “果然是年轻有为啊,以后的世界肯定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年纪一大把了,冲劲不足,不行了不行了?!鼻粘抗庑呛堑厮档?,只不过,当他听到苏锐的名字时,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了一丝惊奇。

    “钦总,您太客气了,有时间的话,还是要把您的那些宝贵经验传给我们啊?!彼杖窠患势鹄?,倒也是像模像样,别人丝毫看不出来,他只是市场部的一个小小“业务员”。

    “小伙子真会说话啊,有时间咱们一定要好好聚聚?!鼻粘抗庑ψ潘档溃骸澳忝羌绦?,我去看望看望别的朋友?!?br />
    等到钦晨光带着他的小蜜转身离开之后,林傲雪依旧看着他的背影,淡淡地说道:“你怎么看”

    苏锐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试探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br />
    “他的女伴好看么”林傲雪冷不丁的问道。

    似乎不习惯这种突然的话题转变,苏锐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自觉的答道:“好看?!?br />
    林傲雪闻言,脚步稍稍停下,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

    苏锐一见苗头不对,他的反应也足够快了:“好看个什么呀,再好看能有你好看”

    林傲雪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苏锐继续说道:“你看她那胸部,虽然很大,但明显就是后期隆起来的,而你就不一样了,即便没有她的大,但是胜在真实啊,这年头想找到个你这样的放心奶真是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