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炽烟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如释重负。

    而苏锐则是再次伸出手去,用力的抓住了那一团惊心动魄的丰盈柔软开什么玩笑,他还没摸够呢

    就算对方对他有一些企图,可是人家好歹也是个美女,还是个身材爆好的美女

    送上门的美食,不吃白不吃

    苏锐用力的抓住那座山峰,任其在自己的手中被捏的变形,雪白的肉从自己的指缝间溢出

    盯着苏炽烟,他的声音发寒:“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说法的话,那么我就会主动来找你讨一个说法。到那时候,我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温柔了”

    说罢,苏锐这才把苏炽烟给放开

    而此时,后者的雪白山峰之上已经清晰的留下了五个红红的指印

    那两座圣女峰,可是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的啊竟然就被他这么粗鲁之极的抓住了

    在刚才苏锐说话的时候,苏炽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寒意所笼罩了

    “来,穿上吧?!?br />
    苏锐把绑着苏炽烟双手的衬衫袖子解开,由于这件的扣子已经完全崩飞,于是从衣架上重新找了一件,帮她穿上,甚至很细心的一颗一颗扣上扣子。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苏锐的手和那两座山峰不可避免的会发生一些接触,就好像是小虫子钻进鼻孔中的感觉,痒痒的。

    苏炽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在思考别的,竟然一时间没有任何反应,任由苏锐给自己穿上衣服

    待穿上衣服之后,苏锐又轻轻的拍了一拍苏炽烟胸前的山峰,即便是隔着衬衫,也丝毫不影响那种极致劲爆的手感

    在来之前,苏锐也不会想到,今天自己竟然如此的艳福不浅

    “好了,快去开门吧,不然我家傲雪要等急了?!?br />
    苏锐说罢,便转身走开,而苏炽烟则是呆愣了两秒钟,等到再次传来敲门声之后,才朝门口快步走去。

    门被打开,林傲雪看着苏炽烟通红的俏脸,有些疑惑地说道:“学姐,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苏炽烟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她的脑海里还是刚才被苏锐强行撕开衬衫的模样

    “房间里有些热?!彼粘阊滩蛔匀坏厮档?,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把苏锐的“兽行”告诉林傲雪。

    “不是热,是她看到我太帅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br />
    这个时候,苏锐戏谑的声音在苏炽烟的身后响起。

    林傲雪一抬眼睛,正好看到了换上了礼服的苏锐。

    白色的修身褶皱花边衬衫,衬托出他极好的身材,一身纯黑色的短款礼服,更是显得庄重而不失轻松,一个小小的黑色领结系在领口,烘托出一股大气的氛围。

    简约而不简单,苏炽烟给苏锐挑出来的礼服确实很不一般,本来就出自于名家之手的衣服,配合上苏锐的身材和气质,显得十分匹配,无懈可击。

    不仅是林傲雪,就连苏炽烟的眼睛也有种被照亮的感觉。

    一想到这个男人刚才简直犹如魔鬼一般,把自己非常隐蔽的计谋完全识破,并且还把自己的衬衫整个撕开,苏炽烟的脸颊就红的滴血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br />
    林傲雪眼中的亮光一闪而过,转瞬即逝。

    说完,她转身便先行下楼。

    苏锐揽过苏炽烟的肩膀,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别忘了,我还会回来找你的?!?br />
    被苏锐口中喷吐出的温热气息打在耳朵上,苏炽烟的身体控制不住地轻轻颤了一颤。

    她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了苏锐一眼,没有吭声。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再见吧,美女,顺便说一句,你那里的手感真的不错呢?!?br />
    等到苏锐离开之后,苏炽烟回到自己专门用来收藏衣服的衣帽间内,把那件衬衫和散落在地上的扣子全部捡起来,放在了一个抽屉里。

    苏炽烟站在一面巨大的穿衣镜前,再一次把苏锐扣上的纽扣一颗颗的解开,轻轻掀开衣襟,露出了那雪白高耸的浑圆山峰。

    在山峰的顶端,五个指印依旧通红,如此的刺眼。

    这一次全华夏医药行业的年度聚会在君澜凯宾酒店的一号宴会厅中举行,由于今天到来的都是在医药圈内很有地位的大佬,作为东道主,秦悦然自然要站在门口迎接。

    事实上,按照其君澜女王的地位,真的不需要这样做,不过,正因为如此,秦悦然的名声也越来越响,朋友圈更是越来越广。

    林傲雪的车子在红毯上停下,当她一身礼服和苏锐现身在宴会厅门口的时候,来往宾客的议论声忽然停止了

    因为,他们把目光都集中在了林傲雪的脸上

    这一场年度酒会是可以带女伴出席的,但是结果很显然,这些大老板所带出来的老婆小蜜情人什么的,都远远无法和林傲雪相提并论甚至相差不止一个级数

    能够勉强和林傲雪的容貌相比的,在场的恐怕也只有君澜女王秦悦然了

    当秦悦然的眼睛看到苏锐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神色,然后笑着迎了上去。

    “林总,欢迎大驾光临?!鼻卦萌坏男θ菁咔缀土?,当然,她和林傲雪也是老熟人了,虽然没什么私交,但是后者经?;嵩谡饫锞筒?。

    林傲雪微微点头示意,而苏锐却哈哈笑道:“我说悦然啊,好几天没见,你的身材又变好了”

    听到“悦然”这两个极为暧昧的字眼,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秦悦然则是有些愣住了。

    “这个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秦悦然正在纳闷的当儿,她忽然想起了那天苏锐对自己竖的中指。

    “混蛋?!鼻卦萌徊唤宰潘杖褚а狼谐?。

    “秦总,你说什么”林傲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向举止得体的秦悦然怎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哦,不,没说什么?!?br />
    秦悦然连忙摇头,她从来不会想到,苏锐竟然会让自己如此的失态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了

    林傲雪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苏锐一眼,后者正对着秦悦然一脸微笑地摇晃着手指头,似乎很是高兴的看到对方吃瘪的模样。

    “喂,人家男女进入大厅,似乎女人都是挽着男人的胳膊的?!?br />
    苏锐看着自己和林傲雪并排而行,却没有挽住手臂,于是低声说道。

    林傲雪瞥了苏锐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没必要?!?br />
    苏锐的心中不禁非常郁闷,怎么就没必要了,怎么就没必要了,自己就那么不招你待见吗

    “为什么没必要为什么别人的女伴都挽住男人的手”苏锐锲而不舍。

    “因为我不是女伴,你充其量能算是我的男伴?!绷职裂┎恍嫉目戳怂杖褚谎郏骸熬退阋焓?,也是你这个男伴挽住我的手?!?br />
    “好吧,那好吧?!彼杖袷翟谖弈瘟?,这个林傲雪的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她以为她还生活在女权主义时代吗她以为现在这个社会是母系氏族的吗

    不过,苏锐的脸皮真是厚到了极致,就在林傲雪说完没有五秒钟之后,他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极不和谐的挽在了林傲雪的手臂上

    你不是不挽住我的手吗那哥哥就来当一次彻彻底底的小白脸

    当林傲雪感觉到苏锐的手臂挽在自己的胳膊上时,她的脸上已经彻彻底底的布满了黑线

    这个家伙,当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了

    在场那么多名流,那么多富商,他怎么就能贱的那么从容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苏锐和林傲雪本来俊男靓女的就比较吸引眼球,这一下颠倒的男女关系更是让人把目光牢牢的锁定在了他们的身上,根本挪不开半分

    秦悦然站在后面,正好看到了苏锐的举动,实在是憋不住笑却还不能失态,捂着嘴在一旁,身体微微颤抖着,憋得好辛苦。

    估摸着再过一分钟,这苏锐就能把头靠在林傲雪的肩膀上,完完全全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状态来

    果然,秦悦然没有猜错这个家伙的眼中真是没有任何的规则可言,当真随性到了极点

    林傲雪停下脚步,满脸黑线的把已经微微歪头靠过来的苏锐不着痕迹的推开

    “你好贱?!绷职裂┑蜕档?,目光直视前方。

    “怎么样,现在可以反过来了吧”苏锐笑眯眯地说道:“如果你不挽住我的手,我就犯贱到底?!彼杖竦募逼铺旒柿?。

    小样儿,哥哥还治不了你

    林傲雪看着不远处大厅中人的目光,低声说道:“算你狠?!?br />
    而后,她便伸出藕节一样的小臂,轻轻挽在了苏锐的胳膊上

    女神

    苏锐昂首挺胸,倍儿有面子

    这一下,大厅中的议论声戛然而止,然后再次爆发

    “站在林傲雪身边的男人是谁啊怎么之前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是啊,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林傲雪的身边出现过别的男人,这次还是头一回见到”

    “你们可就太孤陋寡闻了,我早就听说,必康集团有了乘龙快婿好像还是来自首都的顶级大少”

    “来自首都的顶级大少这样的身份,也难怪平日里不屑找对象的林傲雪会看上眼呢”

    宴会大厅里议论纷纷,而苏锐却浑然不觉,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