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开玩笑吗”苏炽烟看着苏锐的眼睛,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

    这一丝慌乱很隐蔽,但却没有逃得过苏锐的眼睛。

    “我没有开玩笑?!?br />
    苏锐往前走了一步,他赤着上身,胸膛几乎已经贴在了苏炽烟的那没有束缚的高耸山峰之上

    “你觉得我现在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苏炽烟抬起头来,她清晰的从苏锐的眼中感受到一股危险的味道来

    苏锐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只不过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而这急促的呼吸无疑说明了她此时心中的不安

    苏锐伸出手来,轻轻的放在了苏炽烟的雪白脖颈的侧面,那手似乎只要再下滑一些,就能滑进苏炽烟的领口。

    后者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脸色微变:“这里是很多名人都常来的地方,我警告你,不要乱来?!?br />
    苏锐冷眼看着这个女人,说道:“可是,我想我也要告诉你,如果我在这里对你乱来,没有人会知道?!?br />
    苏炽烟从苏锐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这气场远比她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炽烈,让她被压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尽管对方的话语很平淡,但听起来却让人没有丝毫的勇气反驳

    苏锐的手指轻轻下滑,几乎已经滑落到苏炽烟的衬衫扣子上

    由于苏炽烟的紧身衬衫是微微敞开的领口,上面的两颗扣子并没有扣上,因此那第一个扣着的纽扣几乎已经处于了胸部位置

    而苏锐的手,则是已经压在了那片雪白的山坡上

    “说说吧,把你的目的告诉我?!彼杖竦纳粢黄謇?,即便面对如此尤物,他的眼睛中也没有任何的成分

    清澈而犀利这就是苏炽烟对苏锐眼神的的最直观感觉

    “怎么,还不说话么”苏锐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你有能够撼动我的实力,听我的话,是唯一的选择?!?br />
    从始至终,苏锐对那些不怀好意或者是别有目的的人,都不会太善良。

    对这些人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从一见面开始,这个苏炽烟的表现就有些不正常,直到刚才,苏锐终于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苏炽烟还是不讲话,眸光却微微动了动。

    “我的耐心很有限?!彼杖竦氖种盖崆嵋荒?,那个阻挡着神秘山峰的纽扣便被解开

    苏炽烟的身体再度紧绷

    不过还好,苏锐虽然解开了纽扣,却没有掀开衬衫,他的手还是按在衣襟上。

    “说吧,你在试探什么你在寻找什么”苏锐冷冷问道:“我身上有什么你指的寻找的东西”

    其实,到这儿,苏炽烟的表现已经出乎苏锐的预料了,如果换做普通的女孩子,恐怕早就在苏锐的强压之下吓得崩溃掉,而她却没有任何心理崩溃的迹象,顶多是比较紧张而已。

    “你完美的利用了你的姿色,可是你却不知道,我在某些时候虽然会流鼻血,但绝对不至于被所谓的美色迷的神魂颠倒?!?br />
    苏炽烟还是不吭声,不是她不想吭声,而是觉得自己的解释很苍白,很没有说服力。

    “还不准备坦白吗”

    苏锐也明白,这个苏炽烟和普通的女人绝对不一样,不是太好对付呢??墒?,再不好对付的女人,落在苏锐的手里,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苏锐不是个善良的人,因为善良的人根本无法在弱肉强食的西方黑暗世界中生存下去

    “我说过,我的耐心很有限?!?br />
    说罢,苏锐两只手抓住苏炽烟的衬衫衣襟,用力一扯

    一排扣子顿时崩飞

    那两座毫无束缚的山峰,已经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展现在苏锐的面前

    浑圆雪白高耸饱满,绝对可以称之为顶级美胸让人只看一眼就无法自拔

    在山峰的顶端,苏锐并没有看到两点嫣红,因为上面贴了白色的乳贴,挡住了那凸起的地方

    可是,即便如此,这也能够称得上是人间极致的美景了

    这样把上半身暴露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苏炽烟尽管思想比较开放,但脸庞还是变得通红想用手臂挡住胸前的春光,可是苏锐却清楚的把她敞开的的衬衫从肩膀处直接扒下,把双手在背后捆在了一起

    苏炽烟的脸上涌现出来怒意,不过,这怒意伴随着通红的脸庞,却比较引人眼球。

    “你知道你这么对我会有什么下场吗”苏炽烟被反绑双手,胸前的两座山峰毫无保留的在空气之中晃荡着,她可以发誓,自己过往那么多年的人生之中绝对没有遭受过比这还要大的屈辱

    “这句话好像应该是我对你来说吧,你今天为什么老是抢我的台词呢”

    苏锐的眼中释放出无限的冷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在你们这些人看来,只有你们欺负别人,别人不可以反击,否则的话就是主动招惹你们,你看看,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就像现在,明明是你在步步试探我,我只不过稍稍反击一下而已,就被你如此出言相威胁,你说,这世界还有没有公平和道理可以讲”

    苏炽烟被反绑着双手,屈辱万分:“我马上就喊人了”

    苏锐闻言,冷笑更甚:“喊,你尽管喊?!?br />
    苏炽烟一听,反而不喊了,她低头看了看胸前那白皙高耸的山峰,看着苏锐的眼睛,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苏锐伸出手来,在空气中做了一个抓的动作,此时,他的手指距离苏炽烟胸前两团晃荡的山峰已经不足十公分。

    只要苏锐把手指再向前移动一下,那么就可以触摸到那团让人感觉到心颤的柔软

    苏炽烟的呼吸明显急促了一下

    “我想,这个结果应该是你早就预料到的吧?!彼杖竦氖种覆⒚挥性偌绦蚯埃骸昂臀乙黄鸫粼谡饫?,极有可能付出自己的身体,可是,在这样的代价之下,你却依然这么做了,那么这就说明,我身上有对你而言价值非常大的东西,让你不惜甘冒此险”

    苏炽烟的身体震了一下,呼吸也比之前的急促更加急促了

    很显然,苏锐说到了点子上

    说到这儿,苏锐的脸上不禁掠过戏谑的表情:“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或许是你看我长得太帅了,想要强行把我推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必须义正言辞的告诉你我不是个随便的人?!?br />
    如果可以喷血的话,苏炽烟恐怕已经吐出一大盆了。

    这个家伙怎么能那么贱,怎么能那么不要脸

    “当然了,你长得那么漂亮,胸部那么大,我就算再正经,也可以勉为其难的考虑你一下?!?br />
    苏锐盯着自己虚空抓着的手,道:“形状那么饱满,我都忍不住要碰一下了?!?br />
    苏炽烟冷声说道:“我保证,如果你这么做了,你一定会后悔的?!?br />
    苏锐闻言,完全的不屑一顾:“我这辈子最讨厌两件事情,一是别人试探我,二是别人威胁我?!?br />
    说罢,苏锐的大手直接抓住了那一团高耸的山峰,不,由于山峰的弧度实在是太过可观,苏锐的一只手根本不可能将其完全覆盖住

    苏炽烟的身体骤然紧绷,狠狠颤动了一下她的脸色已经红的要滴出水来眼睛中是即将把苏锐焚化的怒火

    “手感真的不错?!彼杖竦氖种羞盼奘腥讼胍磺追荚蟮姆嵊ヂ?,但眼睛中却是一片清明。

    “说吧,你到底在意的是什么倘若还不说的话,我保证,我的手会游遍你的全身?!彼杖窨戳丝窗谧约菏掷锏难┌咨椒?,笑道:“而且,这句话绝对不是威胁?!?br />
    “我要杀了你?!彼粘阊桃а狼谐莸乃档?。

    美女就是美女,就连咬牙切齿的样子都那么的可爱。

    “这种威胁真的很苍白,很无力?!彼杖衿廊瞬怀ッ乃档溃骸澳憧?,你的胸部都在我的手里,你却不跟我说实话,这样很没劲啊?!?br />
    苏锐那摸着胸部的手从山峰上一路下滑,沿着山峰来到谷底,滑过平坦的肚皮,美好的触感简直妙不可言

    苏锐的手指就像是在弹钢琴一样,一路滑过的同时,还轻轻的点着那弹嫩的肌肤,终于,在苏炽烟的急促呼吸之下,他的手指停在了裙边上。

    只要苏锐把裙子的纽扣解开,那么苏炽烟的身体便会彻底的暴露在苏锐的眼前。

    当然,这是在她没穿内内的前提下。

    苏炽烟真的后悔了,为什么自己要如此莽撞,为什么自己不能等一等再动手,为什么还是按捺不住性子

    根本都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性格实力身份背影,自己就这样莽撞的试探,实在怪不得别人

    “你还有十秒钟的思考时间?!?br />
    苏锐捏着裙边扣子的手已经开始微微的用力了。

    苏炽烟想要挣扎,却根本没用,她的身体被苏锐紧紧的挤在墙上,完全不能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击动作

    就在她已经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林傲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学姐,你在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