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陪着两个大美女倒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不过苏锐看得久了就有些无聊起来,干脆窝在椅子里舒舒服服地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等到苏炽烟把他拍醒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快醒醒,看看你家傲雪漂亮么?!彼粘阊绦γ忻械陌阉杖衽男?。

    听到“你家傲雪”四个字,林傲雪有些诧异的看了苏炽烟一眼,这种冰山女神可不懂得用嗔怪的眼神。

    苏炽烟双手环在胸前,得意的看了一眼林傲雪,后者又瞪了她一眼,然后便转移向镜子的方向。

    苏炽烟这样双手抱胸,却没意识到这种动作已经把自己的胸部衬托的更加突出,饱满的形状在手部的挤压下微微变形,却呈现出一种更加让人惊心动魄的美感。

    苏锐一睁眼便看到这样的美丽风景,某些地方情不自禁的有了一点点反应,不过这种反应也只有他知道,毕竟由于牛仔裤的遮挡,某些地方不会太突出的。

    “真是一头小奶牛啊?!?br />
    苏锐强行把目光从苏炽烟的胸前转移开,当他看到林傲雪的时候,又一次有种被太阳照耀的感觉

    用光彩照人这四个字来形容林傲雪都有些太弱了,在此时的苏锐看来,用光芒万丈来形容还差不多

    林傲雪穿着一件紫色的晚礼服,后背呈深“v”型,露出了雪白细腻的背部皮肤。

    她的头发被精致的盘起,和平日里的马尾辫完全不同,显得更加庄重高贵。

    这件紫色的晚礼服也是十分契合她的身材,轻露后背却不露前胸,完好的包裹住了林傲雪胸前的颤颤巍巍,这个小妞虽然看起来不属于薛如云的那种丰满类型,可是却某些地方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尤其是胸前,同样的颤颤巍巍,虽然比不上眼前的苏炽烟,但却更加的挺拔

    而且苏锐也知道一个常识,那就是女人在穿晚礼服的时候,都不会穿胸衣,只会选择隐形胸罩,一想到此时的林傲雪竟然用这种款式,他不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遐想了。

    有些时候,生活就是这样的旖旎。

    林傲雪转过身来,看到苏锐那色眯眯痴呆呆的眼光,嘴唇微微翘起,牵起一丝微笑的弧度来。

    “我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儿,好了叫我?!?br />
    说罢,林傲雪看了苏锐一眼,便走出去了。

    坐在休息室的豪华沙发上,林傲雪难得地想要拿出手机看看新闻,可是在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的时候,却摸到了一个用纸巾包着的东西。

    林傲雪轻轻的打开纸巾,里面包着的是一片微微泛黄的广玉兰树叶。

    看着这片树叶,林傲雪的心思似乎已经飘远,嘴角微微牵起一丝微笑的弧度来。

    又一次绝美,却依旧无人发现。

    苏炽烟关上门,拍了拍身前的椅子:“来,坐这儿吧?!?br />
    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是不是得先把灯关上不然自己老是要盯着她的胸部看,心里好像还怪紧张的。

    “过来啊,磨蹭什么”苏炽烟看到苏锐无动于衷,于是又喊道。

    “好,好,好,男人不能磨蹭?!彼蛋?,苏锐便站起身来坐在苏炽烟身前的那张椅子上。

    当苏锐坐定后,一抬眼睛,正好发现和自己眼睛平行的地方,正是苏炽烟那让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峰峦。

    而那山峰的顶端,距离自己的鼻子,不过只有二十公分的距离。

    苏锐不禁觉得自己有些脸热心跳起来,心中感慨着:时尚界就是开放啊

    苏炽烟很专业,开始给苏锐化着淡妆,这样一来,她和苏锐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也就是十公分的样子,苏锐的眼睛顺着苏炽烟的衬衫领口看进去,几乎把两个半球的轮廓尽收眼底

    那饱满的弧度,随着苏炽烟的动作而颤颤巍巍,就像是跳不走的大白兔一般,那圆润的弧线,那弹嫩的手感,真的是太诱人了

    苏锐的手本来是放在腿上的,见到此景,忍不住虚空做了个抓抓的动作。

    苏炽烟正在给苏锐专心致志地修着眉毛,哪里注意到这个家伙的眼神已经飘进了自己的胸口。

    “咦,苏锐,你怎么流鼻血了”

    苏炽烟一低头,正好看到了目光呆滞的苏锐正往外流着鼻血,甚至还呈喷射状,立刻被吓了一跳。

    “没事没事,比较正常?!彼杖裼檬帜艘幌拢骸拔乙患矫琅腿菀琢鞅茄??!?br />
    “这嘴巴可真不老实呢?!彼粘阊涛⑽⒁恍?,拿出纸巾来,给苏锐细心的擦了擦,于是,苏锐又被一阵晃眼的光芒给弄的快晕了这女人看起来也是个极品尤物啊

    自己洁身自好,虽然真枪实干的次数几乎没有,但好歹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类型,怎么一回到国内,见到那么多极品女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呢

    而且,现在不光是把持不住的问题了,苏锐甚至已经养成了流鼻血的习惯,这样可是太危险了,如果西方黑暗世界某个心怀不轨的家伙派火辣的美女来刺杀自己,战斗的时候自己要是流鼻血了怎么办那就简直可以去死了

    苏炽烟简单的给苏锐擦了一下,便已经止住了血。

    有一个美女在身旁这样晃荡着,苏锐的鼻孔中总是回荡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感觉颇为的美妙。

    高手就是高手,苏炽烟简单的给苏锐弄了几下头发,整个人的感觉便和之前不一样了,这似乎是一个短款的胭脂鱼造型,大气而不失时尚。

    苏锐的眉形很好,犹如两柄出鞘的利剑,苏炽烟只是把周围有几根杂乱的眉毛剃掉,立时锦上添花。

    “还真是个帅小伙呢?!彼粘阊掏溲驹谒杖竦纳砗?,从镜子中端详了一下他的面容,媚眼之中飘过浓郁的笑容。

    “帅是一贯的?!?br />
    “来吧,跟我到更衣室,我给你挑几件衣服?!彼粘阊膛牧伺乃杖竦募绨?。

    每次一遇到这种女人,苏锐的气场就无限地弱了下来,他跟着苏炽烟走出化妆室,来到一个偌大的衣帽间。

    在这衣帽间中,挂着数不清的名牌礼服,几乎都是欧洲顶级裁缝手工打造,随便拿出一件来都是价值不菲。

    苏锐并不知道的是,这间衣帽间是苏炽烟的特殊地带,一般是不会带客人来到这里的,即便是一些关系很硬的客户,也没法尝试这里的衣服,因为这些都是她的收集品。

    有些人喜欢集邮,有些人喜欢收集古玩,而苏炽烟则喜欢收集衣服,而且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

    如果不是和她关系极为亲密的那种朋友,苏炽烟是绝对舍不得把自己辛辛苦苦通过很多渠道收集来的衣服给别人穿的,可是苏锐只不过是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而已,苏炽烟怎么会把他带到这里来

    “来,试试这几件?!?br />
    苏炽烟挑了一套男士礼服,递给苏锐。

    “不用看尺寸的吗”

    “我的眼睛就是尺子?!彼粘阊套孕诺厮档?。

    “我的眼睛也是尺子?!彼杖褚苍谒低幕?,不过这个家伙的意思可就不是那么的简单了哥哥的眼睛,那可是专业测量女人三围的。

    苏锐准备换衣服,可是苏炽烟却没有丝毫走开的意思。

    “喂,就算你长得很漂亮,也不能盯着我换衣服吧?!彼杖窨此粘阊桃廊徽驹谡饫?,无奈地说道,“男女授受不亲?!?br />
    “我都不怕,你脸红什么”这苏炽烟看起来比薛如云还要彪悍,她双手环胸,把足够柔软高耸的山峰再次挤压的微微形变,弄的苏锐又是一阵口干舌燥:“我要是不在这里看着,怎么知道你的衣服合不合身”

    “那也不用盯着我换衣服吧?!彼杖竦难劬υ谒粘阊痰牧成侠椿孛榱嗣?,似笑非笑地说道:“难道说你对我有意思”

    “我只是履行一个造型师最基本的职责?!彼粘阊塘成系男θ菀廊徊患?,不过眼中却流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怎么,你不敢怕我这个弱女子会吃了你”

    “我怕你会吃了我”苏锐冷笑:“谁吃谁还不一定呢?!?br />
    苏锐说罢,直视着苏炽烟的眼睛,开始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

    而在他解扣子开始,苏炽烟并没有和苏锐继续对视,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胸膛之上。

    随着扣子一个一个的被揭开,苏锐的胸膛也慢慢的展现在苏炽烟的面前。

    解开最后一个扣子之后,苏锐干脆利落的把衬衫脱下,整个上半身便大大方方的暴露在了苏炽烟的眼中

    苏锐的身材很匀称,肌肉紧致,但却不是那种让人感觉到恶心的纯肌肉男,身上散布着一些伤痕,并不是太显眼,应该是采取什么方法处理过,所以颜色才会变得那么淡。

    当然,如果不是有故事的男人,绝对不会拥有这种伤痕。

    而苏炽烟一直盯着苏锐的胸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把苏炽烟的表情尽收眼底,苏锐道:“不是该给我穿衣服了么难道是被我的身材迷住了”

    苏炽烟如梦方醒,收回眼神,拿过衣服给苏锐,道:“你换上吧?!?br />
    苏锐冷笑:“我为什么要换你都把我衣服脱了,作为礼尚往来,我是不是也得把你的衣服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