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锐的样子,林傲雪点了点头,她从一开始就不紧张,如果有人敢针对她的话,那么将要做好承受必康最猛烈报复的准备。

    “那你回去准备一下,我马上把这次的参会名单发给你,必康是副会长单位,所以这点权限还是有的?!绷职裂┧档?。

    “好,我可是很期待和你一起参加晚宴?!彼杖袼蛋?,便端着那个精致的茶杯走了出去,看到这个情景,林傲雪的眉头忍不住的挑了挑。

    这个混蛋,竟然真的把杯子拿走了那可是自己在美洲的某个民间艺人的摊子上淘来的,估计全世界也就这么一份而已

    林傲雪看了看已经被关上的门,然后拉开抽屉,看到里面静静躺着的半袋晒干了的莫斯比花。

    而苏锐回到座位上,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茶杯,长得很漂亮很精致的杯子,上面的图案带着一些美洲风情。

    苏锐靠在座位上,轻轻的抿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莫斯比花茶,清爽的感觉渐渐弥漫了全身。

    关于这场酒会,苏锐早就有听秦冉龙说起过,事实上这每年一度的行业聚会已经渐渐的不止百强来参加了,很多想要进入医药领域的人都会托关系再动点心思,搞到一张入场券。

    看着那张夹在参会名单中的入场券,苏锐不禁玩味的笑了笑,因为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小排英文naradakempinhotels,这是这次会议的举办地点,也就是君澜凯宾酒店的英文名称。

    一想到君澜凯宾,苏锐的脑海中就自动出现了秦悦然的那两条晃眼的大长腿。

    第二天中午下班之后,苏锐便在无数人的羡慕眼光中,跟林傲雪一起出了门,他们要去宁海一家非常有名的造型工作室,这个工作室的老板传说关系网很广,只做高端客户,口碑颇佳,许多大明星来到宁海,都宁愿不要自己的化妆师,也要到这间工作室来做造型。

    林傲雪虽说天生丽质,素颜已经是极美,但是若要出席这种重要场合,还是要庄重一些,她并没有自己的化妆师,每次需要化妆的时候,就去这家工作室做造型。

    林傲雪的房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一处僻静的巷子里,在如今日新月异繁华无限的宁海,能找到这种青石板路铺成的巷子可是十分难得,而绝大部分的弄堂都被平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所取代。

    而最难得的,则是巷子尽头的建筑。

    一栋由青砖建成的四层小楼,外墙长满了爬山虎,看起来郁郁葱葱之间,还透着一种古色古香的意味。

    在车子停下之后,苏锐的眼光就一直没离开过那幢建筑,他眼神之中的意味有些难明。

    “这幢小楼,至少也得是民国时期的吧?!彼杖裥α艘幌拢骸罢庋慕ㄖ?,都可以称得上是文物了,随随便便都是几个亿的价格,竟然还有人把它用来当造型工作室,可见这个人是多有钱?!?br />
    林傲雪不置可否,一声不吭的样子,算是赞同了苏锐的话。

    不过,既然要做顶级的造型工作室,要吸引那些最顶级最大牌的客户,没有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工作地点又怎么能行呢

    林傲雪是这里的??土?,她之前有过电话预约,因此才刚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穿着低领紧身白色衬衫的漂亮女人迎了出来。

    “傲雪,没想到你来的那么快”

    苏锐看了看她,再看了看林傲雪,有一种被两轮太阳同时照耀的感觉

    衬衫的袖子挽到肘弯处,露出藕节般雪白的小臂,显得颇为干练,衬衫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扣,露出若隐若现的沟壑和一点点雪白的山坡。

    光从那一点山坡的弧度就能够判断出来,如果真的攀登到峰顶的话,这两座山峰将是多么的雄伟。

    都说男人要有博大的胸怀,女人又何尝不是呢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比海更辽阔的是天,比天更辽阔的,是女人的胸怀应该是这么说的吧

    为什么苏锐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他从看到这个漂亮女人的第一眼起,就开始把目光聚焦在了她那堪称极致的胸部上再也挪不开。

    在这个假胸泛滥的年代,苏锐却有一项本事,能够清楚明白的判断出来女人的胸部是否装了填充物,很显然,从这个漂亮女人某些部位的跳跃程度上来看,她显然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真胸,而且堪称汹涌无限。

    什么是汹涌两只形状饱满充满弹性的大白兔在你的眼前跳啊跳晃啊晃的,怎么能不晃眼

    从山峰的跳跃弧度上来看,苏锐清晰的看了出来,这个女人没有穿内衣顶多是贴了两个胸贴,防止凸点。

    对于国外的那些豪放女明星来说,这应该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就像美国曾经的歌坛天后小甜甜,上街的时候甚至被狗仔队拍到了没穿内裤

    可是,那不是在国外吗国内的明星哪里会有这么豪放

    但眼前的这个发育极好的漂亮女人,的的确确是没有穿内衣。

    白色的衬衫在阳光下变得微微半透明,苏锐那锐利的双眼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不一般的弧度,是的,真的太不一般了。

    衬衫本来就是紧身的,又塞在紧紧包着臀部的紧身裙内,显得整个身体被紧致的衣服勾勒的更加清晰

    这漂亮女人一上来就牵住了林傲雪的手,而后者竟然出奇的没有放开,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学姐?!?br />
    “傲雪,这位是”漂亮女人看着苏锐,眼睛中惊奇的神色一闪而过。

    当然,这种惊奇的神色出现在此时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因为林傲雪事先并没有说明要带男人过来。

    “苏锐,今天和我一起参加酒会?!绷职裂┘虻サ慕樯芰艘幌拢骸八杖?,这位是炽烟,也是这家造型工作室的老板?!?br />
    “美女都是那么有能力的,而且名字还那么个性?!彼杖竦难劬Υ诱飧鼋凶龀阊痰钠僚肆成仙ü?,笑着说道。

    “你好,我叫苏炽烟?!?br />
    漂亮女人苏炽烟伸出手来,眼中惊奇的神色已经收了起来,笑着说道:“这么巧,我们都姓苏?!?br />
    “如果你愿意把姓氏也当成套近乎的手段的话,那我倒是不介意?!彼杖窆笮Γ骸捌僚俗苁怯刑厝ǖ穆??!?br />
    苏锐这称赞女人漂亮的话倒是一点也不让人反感,相反,听起来很自然很舒服。

    苏炽烟闻言,也笑了起来,这个女人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人看了之后不觉心中怦然一跳。

    “走吧,快跟我来?!?br />
    苏炽烟并没有认真询问苏锐的真实身份以及他和林傲雪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她和林傲雪是多年的朋友,既然她没有说,苏炽烟也就不会问。

    苏锐看着院子里停着的几辆豪车以及等候在车子旁的司机们,很自来熟地啧啧说道:“炽烟美女,你这里一年可挣不少钱吧?!?br />
    或许苏锐并没有意识到,他是在这里第一个问出这种问题的人。

    作为一个只做高端客户的顶级造型工作室,苏炽烟每年的收入自然是很多,可是来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钱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常见的东西,谁也不会问出这种话来这样会太让人觉得他们太掉价了。

    可是苏锐不一样,他很自然而然地说出了这句话对于他而言,经济收入总是一项比较让人感兴趣的话题。

    苏炽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用手捋了捋波浪般的头发,说道:“还可以,虽然比不上你们这些阔少,但也勉强够维持生活?!?br />
    苏锐说道:“我长得很像阔少吗”

    苏炽烟微微一笑,眨了眨眼,流露出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当然?!?br />
    “你想多了,我就是林傲雪的保镖?!彼杖裼酶觳仓馀隽伺隽职裂┑母觳?,“你说是不是”

    被苏锐这样碰一下,林傲雪觉得很别扭,连忙往旁边闪开了一步。

    “怎么可能,傲雪的保镖我可都见过,就是没见过你?!彼粘阊痰比皇遣换嵯嘈?,苏锐这种身形气质都卓尔不凡,只不过眼中偶尔流露出一丝不太正经的“痞气”,这样的人会是保镖

    再说了,普天之下有哪个保镖能对雇主直呼其名的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傲雪,你说是不是”

    林傲雪点了点头。

    苏炽烟微微有些吃惊,很显然,林傲雪的态度说明了一切,这个苏锐真的是林傲雪的保镖

    可是,一个保镖怎么会被林傲雪带进自己的造型工作室中呢林傲雪又怎么会和他一起参加下午的年度行业酒会

    苏炽烟并不是个八卦的人,因此也并没有问太多。

    这间工作室的生意真的是极好,客人贵精不贵多,每个房间中都有人在化妆做造型,如果仔细看的话,或许还能看到几个经常在电视上抛头露面的明星。

    苏炽烟把二人带到了顶楼一个装修豪华的单间中,很显然,作为林傲雪的学姐,她是要亲自操刀了。

    “苏锐,你先在一边等一下,等我给傲雪定妆之后再给你化妆?!彼粘阊桃槐咚底?,已经开始动了起来,作为业内的顶级造型师,她的造型技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因人而异,各种造型信手拈来,实在是厉害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