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的确确是个市场部的异类,没有业绩指标考核,每天上班要么是看看比赛,要么是看看电影,偶尔玩上几把英雄联盟,当然,他的实力非常菜,属于专门坑队友的那种货,玩上几局就会被人给踢出来。配合上他那形象的id坑中之神,真的是坑你没商量。

    “他妈的,连个和我组队的人都没有,几个意思啊?!彼杖窀崭瞻牙钛粽夂诎锢洗笫瘴〉?,但心情却没有一点激动的样子,愤愤的丢下鼠标:“老子不陪他们玩了?!?br />
    “是他们不陪你玩吧?!辈芴炱皆谝槐吆懿豢推陌阉杖窀鸫骸靶榭章佣嵴吒静皇钦饷从玫?,正面冲击只能死的越快,而且你正面冲击就罢了,还那么迟钝,你的队友都被你给坑死了,谁还和你玩”

    苏锐把椅子一推:“说的跟你很厉害似的,来,我就不信你这个胖子能比我还要灵活?!?br />
    没办法,苏锐平时在任何方面的悟性都可以称得上是极高,可是在这英雄联盟上面却是一点都不开窍。

    曹天平看起来很笨重,可是一拿起鼠标来,立刻变得容光焕发,仿佛是指挥若定的将军。

    看着曹天平熟练地操控着游戏中的人物,苏锐的眼睛简直都要冒出来了

    这个胖子,手指跟萝卜头似的,怎么能灵活到这样的地步

    一个玩,一个看,两个人正津津有味,总裁林傲雪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边。

    其余的市场部员工都看到了此景,一个个都没法出言提醒,只能做着鬼脸。

    陈雷刚则是阴险的笑了笑:“让你们每天潇洒快活,看看,要栽了吧”

    这货并没有看到之前苏锐在广场上收服李阳的场面,否则一定不会这么说了。

    “嘿嘿,看我这打野的水平怎么样”

    曹天平很得意,嘿嘿笑着,却没有得到苏锐的回应。

    “哎,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被我的技术吓傻了怎么不说话”

    曹天平一边操作着鼠标,一边转过脸来,结果差点没吓个半死

    林傲雪就站在他的身后,冷脸看着屏幕

    苏锐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个家伙很不讲意气地一边笑一边做出个“你完了”的眼神。

    “呃,总裁,没想到您老人家也在这里啊?!?br />
    当看到林傲雪那冰冷的眼神时,曹天平顿时如坠冰窖,觉得自己身上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冷汗瞬间从他的后背冒出来,把衬衫都湿透了

    上班时间公然玩网络游戏,把公司的规章制度完全抛之脑后,这下绝对是死定了

    曹天平到现在还记得,之前有一个哥们,就是因为上班时间打游戏打的太过投入大喊大叫,而直接被当时的市场部总监开除了

    市场部总监都可以这样,那么总裁林傲雪想要撵走自己,可不就是比勾勾手指头还要简单

    听到曹天平说“您老人家”四个字,林傲雪的眉毛轻轻的挑了挑,这个家伙,自从跟苏锐呆在一起之后,怎么都变得那么贱呢

    “你跟我过来?!?br />
    让曹天平不再提心吊胆的是,林傲雪并没有多看他一眼,而是对着苏锐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曹天平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他看看苏锐,对他做出来一个鄙视的眼神。都怪这小子,如果不是他勾引自己玩游戏,怎么会被林傲雪发现

    苏锐乐呵呵的拍了拍曹天平的肩膀:“曹大组长,你可别这样对我,我马上到总裁那里多说你两句坏话,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br />
    曹天平闻言,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苏锐则是趾高气昂的走进林傲雪的办公室。

    “傲雪,找我什么事”苏锐坐在沙发上,见到上面有个精致的茶杯,直接端起来,喝了一口。

    林傲雪抬起头,正好看到苏锐端起自己刚刚用过的茶杯,几乎差点拿不住手中的文件夹

    这个家伙,不是相当于和自己间接接吻吗

    看来,这个杯子自己是没法要了恶心的家伙

    茶水还是温热的,一股淡淡的花香进入口中,苏锐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着那一股暖流在体内慢慢化开。

    林傲雪刚想气的拍桌子,却听到苏锐说道:“这花茶真是不错,傲雪真是有品位?!?br />
    “你再装?!绷职裂┑难壑新潜墒?,很显然,她认为苏锐是在附庸风雅。

    “从阿根廷潘帕斯草原上专门运来的莫斯比花,泡出的茶果然不同凡响?!彼杖竦囊痪浠?,就让林傲雪的脸上微微露出惊容。

    他怎么知道这是专门从阿根廷运来的莫斯比花仅仅喝一口就能尝出来可是这种花茶可以说得上是极为稀少,如果不是经常喝的话,根本别想尝出来

    “莫斯比花,只有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上才有,人工无法养殖,只能自然生长,每年的产量极低,恐怕整个草原也不过搜集个几百斤左右,一晒干之后就更少了,因此每一两都能卖出天价来?!彼杖裼智崆崦蛄艘豢冢骸班?,确实是那个味道?!?br />
    不知为何,从苏锐品茶的样子上,林傲雪竟然看出来几分颇为高贵的感觉,这种感觉和苏锐平日里纨绔贱贱的样子完全不同。

    “能够买得起这样的茶,说明傲雪你的品位也确实不错呢?!彼杖裼置蛄艘豢?,看似回味悠长。

    林傲雪轻轻点了点头,她仿佛想起自己到阿根廷考察的时候,第一次品尝到这种花茶的感觉,味道并不惊艳,却足够温柔绵长。

    只是一口而已,她就爱上了这种感觉。

    从相遇,到痴迷,有些时候真的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从那之后,无论过程有多么困难,无论价格有多么高,林傲雪都会每年为自己买上半斤花茶。

    她不是买不起更多,只是怕自己会喝惯了这种感觉,那种喜爱也会随着习惯而变得平淡。

    从这一点来看,林傲雪还是一个挺感性的姑娘。

    “你是怎么知道这种花茶的”林傲雪沉思过后,还是说出来心中的疑问。

    苏锐微微一笑:“因为我是这种花茶的唯一垄断者,阿根廷政府跟我签了五十年的独家买断协议?!?br />
    “吹吧?!绷职裂┳匀皇遣幌嘈?,这莫斯比花简直比黄金还要贵得多,每年的产量虽说只有几百斤,但真正的利润真的不会比必康一年的总利润少多少

    为了自己的这个爱好,林傲雪每年真的要花上不少的钱。

    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用绿幽幽的眼光盯着这小小的花瓣,每年的新花茶一出来,就会有很多名人贵妇蜂拥而上,一抢而光。如果说苏锐真的拥有莫斯比花的独家经营权,林傲雪是绝对不信的,那得是关系多么通天的人才能办到的事情

    “我就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彼杖衿财沧欤骸霸缰牢揖筒凰盗??!?br />
    “我也没让你说?!绷职裂┮痪浠熬桶阉杖窀?。

    “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到明年你买不到莫斯比花可不要怪我?!彼杖裼置蛄艘豢诓?,看了看这精致的茶杯:“这杯子不错,送我了吧?!?br />
    林傲雪冷冷说道:“就算你还给我,我也不要了?!?br />
    “那敢情好?!彼杖窭趾呛堑陌驯臃旁谑掷?,上下摩挲着,那动作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明天下午有个华夏医药协会举办的酒会,我要去参加?!绷职裂┧档?。

    “我和你一起去?!彼杖裰苯铀档溃骸盎箍梢钥纯疵琅??!?br />
    “我就是这意思?!绷职裂┑溃骸安蝗灰膊换岚涯憬欣戳??!?br />
    苏锐顿时眉开眼笑:“进步了啊,你现在觉悟很高啊,也意识到身边需要有个帅哥来撑场子了”

    “我只是缺个保镖?!?br />
    “你们这行业酒会是做什么的”

    “这种行业协会举办的酒会可以称得上是整个华夏医药行业最高规格的聚会了,每年只有一次,参加的都是国内医药行业前百强的公司负责人,一张门票动辄可以炒出天价?!?br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锐认出了莫斯比茶,让林傲雪的心情挺好,因此她今天也愿意耐心给苏锐解释。

    “所有的人都不会缺席这次酒会,协会有约定,大家可以信息共享,许多的商业机密在这里都不是秘密,当然,这也是一个结实大企业大老板的好地方,如果一个小型药企老板攀附上了前十强中的任何一家,那么就足以保证他以后若干年内发展无忧了?!?br />
    “以前都是你自己参加吗”

    “我只是偶尔去,绝大部分都是董事长去?!绷职裂┛醋潘杖瘢骸澳阋膊灰粤?,这次去参会,主要还是因为”

    “三矬氨仑?!?br />
    林傲雪还未说完,苏锐便已经很自然而然把答案说了出来。

    林傲雪点了点头,她知道苏锐是一等一的聪明人,因此对于他能够猜出答案来并不是显得太过吃惊。

    三矬氨仑的研制成功,几乎可以代表着精神病药品的革命性突破,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必康,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林傲雪,他们都想要看看这个烫手山芋的主人会做出什么反应。

    而这一次行业酒会的举办,正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

    大家都是竞争对手,谁也不想要看到本来就已经比较强的必康再突破一层楼,如果可以的话,其他人绝对可以联起手来抵制必康

    “放心吧?!彼杖衽牧伺淖约旱男靥牛骸坝形以?,没人敢为难你?!?br />
    ps:感谢老狼兄弟、wdew、颖丽奕的给力支持,一张又一张的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