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传十十传百,看着逐渐走来的李阳和他的手下们,必康的员工们不禁议论纷纷,甚至他们已经忘记了马上就过了上班刷卡签到的时间迟到可是要扣钱的

    这位黑帮老大这个时候来必康来做什么呢

    难道是说必康的领导跟他有什么不愉快,他要到必康来砸场子了如果这位爷真的发起狠来,真的可以实现那天秦冉龙一怒之下所说的话从必康集团的一楼直接砸到天台

    所有人都认为李阳绝对不是来谈生意的,因为他不会有那个兴趣

    苏锐微笑着打量着这个排场很大的黑帮老大,玩味的笑了笑。

    李阳远远的看到了苏锐,他的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腿上的力量差点支持不住身体完全没有任何一点黑帮老大的感觉了

    因为一看到这个男人,李阳就想起了前天晚上他手持军刺的威武场面不仅以雷霆之势杀了自己的几名手下,还不战而屈泰隆生这样的场面,恐怕李阳一辈子也别想忘掉

    面对这样一个来自于首都并且身份极其高贵的顶级大少,李阳不可能不紧张因为他知道,今天是决定他命运的一天

    说的再严重一些,他能否继续活下去,完全取决于这个男人的态度甚至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要了自己的命

    就在众人无数目光的注视中,李阳一步一步朝着苏锐走来,而那些跟在他身后的黑衣人也很自觉地排成两排,低垂着眼神跟在身后朝着这边走来。

    这些往日杀气腾腾横行霸道的家伙,此时完全收敛起了那些嚣张的气焰

    不过,由于苏锐跟林傲雪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阳的目标是林傲雪呢,陈大武等几个保安连忙手持着警棍站到了林傲雪的前面,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高声喊道:“各就各位?;ぷ懿冒踩裉煳蘼廴绾味疾荒苋盟强拷?br />
    林傲雪冷冷地瞥了陈大武一眼,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br />
    陈大武听到这话,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些黑社会,难道不是来找总裁的吗他们是集团的安保人员,自然要负责总裁的人身安全不然工作可就要丢了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还没看出来吗总裁是不想你们打扰我和她的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陈大武有些惊奇,这广场上少说也得上百人吧,哪来的二人世界

    不过,还不待这个悟性奇差的家伙想明白,身边的小李就已经把他生拉硬拽给拖走了。

    要是放任这个愣头青小队长留在这里,还不得让总裁对安保部的印象继续变差

    看着走近的李阳,林傲雪淡淡的瞥了苏锐一眼:“来找你的”

    在这清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诧异。

    苏锐摸了摸鼻子:“算是吧?!?br />
    林傲雪转脸便向集团内走去,在得到了苏锐的答案之后,她连多一秒钟的停留都没有这个姑娘真的酷到了极点

    林傲雪是聪明的,她明白今天的事情完全是因苏锐而起,李阳的到来也是为了他。

    因此,林家大小姐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至于这里会引起怎样的乱子,她懒得去想,想必苏锐这个家伙会处理好一切的。

    这个看起来极不靠谱的男人,在某些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当人们看到林傲雪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禁有些诧异。

    是的,现在在他们的眼中,站在门厅上的苏锐,竟然似乎有一种必康集团男主人的感觉

    即便面对着李阳这个带着一干手下的黑帮老大,苏锐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气场竟丝毫不弱

    薛如云站在侧面,远远看着苏锐,眼前不禁浮现出前一天晚上苏锐手持长刀浑身染血的场面来,美眸间的神色一时有些复杂。

    谁也不清楚,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薛如云的心理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那些变化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李阳走到苏锐的面前,停下了脚步,那些跟着他的黑衣人也全都停下了。

    在场的人不禁都有些替苏锐担心,姑爷是怎么了,竟然惹到了李阳这个黑道大佬现如今,整个宁海都没有几个人敢惹到他

    “你来做什么”苏锐的脸上似笑非笑,他看着两排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来参加葬礼的呢”

    轰

    听到这句话,李阳简直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炸开了,双腿也差点站立不住

    李阳毫不顾忌形象的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双手紧紧贴在裤子的侧面,头部微微低垂着,声音艰难干涩地说道:“苏少,对不起”

    苏少,对不起

    在场听到这些话的人可不在少数

    这一瞬间,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什么问题

    苏少他是在喊苏锐吗

    堂堂的宁海黑道老大,竟然会这么对一个年轻人说对不起这看起来岂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吗

    苏锐看着毕恭毕敬的李阳,他不出声,李阳就不敢把头抬起来

    “请苏少原谅?!?br />
    李阳再次开口,他低着头,眼睛只能看到苏锐的脚尖。

    “请苏少原谅”

    这一次,所有的黑衣人都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异常的响亮齐整就连对面马路上的人都听到了声音

    围观的必康工作人员再一次被震撼了

    看来这一次李阳真的来给苏锐道歉的只是,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对方可是堂堂的宁海黑道大佬啊就算是要道歉,也得挑个私下里才行啊

    集团的姑爷原来这么强悍啊,就连黑帮老大李阳都得摆出这种极低的姿态在这一刻,这些必康的员工们竟然会有一种异样的自豪感油然而出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需要你的道歉吗”苏锐冷眼看着李阳,冷冷说道。

    我需要吗

    李阳闻言,心中一阵惶恐,他艰难的抬起头来,他并没有从苏锐的眼中看到任何的情绪,有的只是冷意

    他并不能够猜出苏锐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必须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触怒了苏少,回去之后十分惶恐,我不奢求苏少能够原谅我,因为我确实不值得原谅?!崩钛艨嗌厮档溃骸八凳祷?,我坐立不安,因此必须来道歉,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让苏少知道我的态度?!?br />
    苏锐抬起头,看着那排成两列的黑衣人,看着李阳这个威风不再的黑帮老大,戏谑地说道:“在我看来,你真的很没有骨气,好歹也是宁海的地头蛇,就这么投降了是不是有些太丢人了”

    李阳再次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毕恭毕敬地说道:“在苏少的面前,一切都是浮云,我不在意这些东西,那些所谓的地位之类的,在您面前,真的连渣土都不如。我不是投降,而是理所应当的服从?!?br />
    李阳抚了抚急速跳动的心脏,让自己的呼吸尽量别那么急促:“事实上,我从来都不曾想过和您作对,都是薛洋和宋亿利蒙蔽了我的双眼?!?br />
    苏锐的目光依旧很冷。

    李阳继续说道:“当然,这结果是我造成的,主要原因还是在我自身,我自然不会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推给宋亿利和薛洋,该我承担的,我会一力承担,需要我付出的代价,我也会毫不含糊?!?br />
    “这态度还算可以?!彼杖竦懔说阃?。

    李阳闻言,如获大赦,浑身骤然轻松起来

    苏锐这句话,已经非常明显的表明了他的态度也就是说,李阳从此安全了

    能够在如此顶级大少的手底下逃得一命,李阳怎能不喜

    “谢苏少宽容”李阳激动地说道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善于钻营的人,但是在今天,你的表现还算让我满意?!彼杖竦?。

    “苏少谬赞了?!崩钛羟暗厮档?,虽然他比苏锐可是要大上二十岁,可是却一点架子也不敢摆出来。

    “希望我不是谬赞吧?!彼杖窀菏侄?,一股难言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渐渐的透发出来,接着说道:“想要跟着我,身上得有点血性?!?br />
    苏锐的话语很淡,但是其中却清晰的流露出一种似警告似提醒的意味来

    李阳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一下,毫无疑问,在警告的同时,苏锐也表明了他愿意收下自己的意思

    可是,自己都还没有说明这种意图,他就猜到了这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还是顶级大少所流露出来的敏锐嗅觉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宁海的青龙帮老大,随随便便的归顺一个人,必须那个人要让自己心服口服才行。

    关于这一点,苏锐在前一天晚上的表现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那么李阳就会已经身首异处,他带来的那两百来人,完全挡不住苏锐。

    “请苏少放心,从此以后,我必定为苏少鞍前马后”李阳举起右手,攥着拳头,放在自己的左胸心脏位置

    他身后的两排黑衣人也举起拳头,放在胸口,做出了和李阳一模一样的动作。

    当然,他们的声音就要比李阳响亮许多

    “必定为苏少鞍前马后”

    响亮的喊声在整个广场上回荡